果7果6沒什麼大不了,他用一台iphone 4就拍出了絕美的西藏!

微信號:國家地理中文網

微信號:NationalGeographicCN

框哥說:「你正在用什麼手機點開本文?依然是那台「古老」的iphone 4嗎?如果是,那麼說明它已經陪伴了你很久,更為重要的是,這裡將告訴你,用你手中的這部手機,可以裝下整個西藏。很多時候,攝影不在於手中的器材,而在於內心的色彩。

攝影、撰文:澍先生

所有圖片由iPhone4拍攝於2011年至2013年,三年之中跨過喜馬拉雅,穿過藏北草原,拜過古城寺廟,在一聲聲的誦經聲中拍下我的西藏。目前這部iPhone4在前幾天已經徹底退役,西藏雖已遠去,但是記憶依然清晰,每一次的快門,給大家看見路上的那些西藏,我所懷念的那些色彩。

所有的風景,在漫長的時間裡,依然是風景。但是風景中的人,在轉瞬即逝的時光裡就會逝去,第一篇讓我們看看那些年西藏的人與寺。

1、人文

牧羊| 我知道,大多數人的西藏應該是這樣子,藍天、白雲、雪山、羊群、草原、牧民。這也是我曾經想像的西藏模樣,那是一次初春,偶遇心中的西藏。

街足|在拉薩期間,沒事兒就會到八廓街的巷子裡面瞎轉,轉到後來,已經熟悉到知道哪條巷子去往哪裡,巷子裡面有雜七雜八的客棧,有生活著的居民,流浪著的貓狗,藏族小孩兒在這裡長大,去往世界各地。而我們,待得再久也只是路人。

眾生|這面牆是大昭寺的西牆,世界上唯一一尊釋迦牟尼12歲等身像就供奉在大昭寺內,也是聖城的中心。冬日裡的陽光很暖,拿著相機路過的我卻用手機按下了大昭寺前的朝拜的眾生。而就在照片的左側,是2012年被拆除的著名的大昭寺艷遇牆。在佛的面前,選擇艷遇,還是選擇跪拜,蕓蕓眾生,佛由心起。

畢業| 川藏北線丁青縣城的一次偶然,看上去像是一次年輕喇嘛的畢業典禮,考試的人走到毯子中間,面對三個主考官通過類似辯經的方式進行答辯,上面打著傘坐著的是寺廟仁波切。我這個異鄉人站在他們中間,拿著手機,費勁的想留下下面描述的這張照片。

節慶| 江孜達瑪節,也就是傳統意義上的賽馬節。除了江孜本地,附近的人們在七月裡的那幾天都會來到江孜體育場,背靠宗山,參加一年一度的這場盛會,男人們從早上喝到晚上,女人們圍坐聊天,孩子們肆意玩耍。看吧,連廁所上面都坐滿了人。

籃球| 工作期間無意中按下的一次快門。海拔3500米的高原,藍天大山下,我們小跑一下都大喘,高原的孩子還可以大步上籃。一處高原,十年青春。

獨處|那天天氣很陰,寺廟也在維修,誦經過後一位喇嘛手拿念珠獨自坐在牆角,舉起手機拍下一半紅,一半白的寺廟。藏傳寺廟的三種顏色白色,紅色,黃色,莊嚴肅穆而又漂亮的配色。除了紅牆白屋,藏區的五彩經幡也是大家喜歡拍攝的對象,老天給了惡劣的環境,卻讓這片土地的人民如此燦爛。

山城| 此山城非重慶,此山城已不在。樟木口岸,陸地出關去尼泊爾的小鎮。有出租,有歌舞廳,有川菜飯館,有國際青旅,這一切都在地震中失去。世上每一天都有人文風景在逝去,走過越多的路,見證逝去的幾率越大,可我們還是希望走得更遠,因為有些地方再不去看就沒有了。

母子| 在西藏期間拍照從不講究光影,因為天空會給你,在西藏期間出門也從不帶相機,因為都是人們的日常。誰曾想到這些日常,頂光之下手機隨意的一瞬間,在西藏最平常的色彩,卻成為我們眼中最美的瞬間。

展佛| 一年一度的雪頓節哲蚌寺展佛,摩肩接踵的人群就這樣一直排到巨大的佛像跟前,在拉薩最舒服的季節,享受一場吃酸奶的節日。

2、高山與大海

西藏的山,西藏的海子,讓無數的人向往,很多人都把去一次西藏當作此生的向往,去一次幾乎要帶上全部的拍攝設備,換做是我,現在也會這樣做。不過我們還是看看iPhone4裡西藏的高山大海,日出日落。

羊湖日落| 我很少去守候日出日落,但關於羊湖的這一次日落,是去江孜看達瑪節。下班後從拉薩出發,翻過崗巴拉山埡口,看到夕照,雪山,頭頂上空的雲,用手裡的iPhone4記錄下羊湖日落。

土林| 最直接的兩個字,概括了西藏最為獨特而遼闊的一片土地。雨季的阿里能夠見到金色的土林實屬幸運,遠方的喜馬拉雅被白雲遮住,若非雨季可以一眼望到盡頭。大海遼闊,無邊無際;西藏遼闊,雪山為界。滄海桑田,土林為證。

源頭| 來古冰川,然烏湖的源頭,也是帕龍藏布江的源頭之一。面前的大石頭是萬古冰川流動留下的痕跡,多想徒步到冰川跟前去看看碩大的冰體。站在雪山面前,每一塊石頭都是古老的遺跡,每一滴湖水都是純淨的源頭。

日出| 清晨的長途班車,車拐過埡口,刺眼的陽光也沒有擋住我的眼睛,這時旁邊的藏族司機嘴裡念念有詞,祈福平安。我拿起手機對著窗外按下了這雲海之上的南迦巴瓦峰日出。

粉藍| 西藏有你可以想像的所有藍色,這是雨季暴風雨來臨之前的馬爾地夫式粉藍色,站在湖邊直到第一滴雨水打在臉上我才捨得跑回車裡,離開那一次最印象深刻的粉藍。

血脈|降落拉薩的航班記得要靠窗的位置,那可以看見墨綠色的雅魯藏布江流淌在西藏冬季荒蕪的土地之上,那是高原的血脈。

絕路| 一條絕對著名,絕對美麗,絕對危險的公路。川藏線業拉山「天路99拐」的另外一個角度,伸出車窗外面按下這樣的公路,只為第一眼見到他時候的興奮與驚嘆。

荒野| 邦達草原,十月初雪之後,眼前的天地一片混沌,遠方的雪山卻清晰可見,天空漏出一塊藍色。荒野中的電桿,傳遞著溫度。前路再混沌,遠方有藍天,藏地荒野,心中藍天。

夢境| 圖是2012年拍的,2015年再去的時候桃花還在,雪山也沒有變,只不過沒有了青稞田,雅魯藏布江的水也沒有這麼清澈。山河易變,夢境猶在。

輝煌|在布宮廣場前的十月的一次日落,如今重新翻到依然心潮澎湃,大海的日落很美,西藏的日落很輝煌。

冰封| 川藏線的冬天,安久拉埡口旁邊的安久拉湖,被寒冷凍住之後湖面一片白色,從遠處厚厚的雲彩可以看得出湖的背後一定在下雪,那也是然烏湖的方向。在冬天,在湖前,看見天邊大雪落下。

我的西藏,我的iPhone4,是在三年裡隨意拍攝的數千張照片中選出上面這些圖,即使這樣也遠遠無法完全展示西藏之美。西藏依然還在,而我的iPhone4卻已退役,無論帶著全畫幅,還是帶著小手機,用心去看世界,凝固的一剎那就是最美的瞬間。

近年手機攝影發展很快,各種手機廠商也將拍照作為手機終端最重要的賣點之一大做文章,手機拍照帶給我們的不僅僅圖片,更重要是在最需要拍照的時候他就在你手裡。

所以,帶著手機,去拍下屬於你的世界。

點擊左下角「閱讀原文」,將世界收入囊中!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