諾亞財富巨虧5億,「嗜血模式」走向末路?

微信號:互金派

微信號:webjinrong

來源:中國經濟網、網貸之家及網路綜合

諾亞財富最近有點背,輝山乳業的債務危機不僅涉及諾亞財富代銷的債券,還拖累了諾亞財富旗下的全資子公司歌斐資產管理有限公司。歌斐資產涉及輝山乳業債務危機的產品有兩只,即歌斐創世優選一號投資基金和歌斐創世優選二號投資基金,涉及投資者資金共5.64億元。現在,這部分資金也面臨無法兌付的窘境。

代銷產品問題頻發

諾亞財富是第三方銷售,它的模式非常類似於「返傭」的收費模式,它的收入來源於代銷產品傭金。因此在這種返傭的模式下,諾亞財富與資產管理方通過管理費分成形成利益捆綁,與第三方銷售機構應有的獨立性原則相悖。

為了賺取更多的銷售傭金,平台經常會誇大產品的收益率,同時隱瞞產品的風險,讓投資者買入巨額的高風險資產,而高風險的產品極易導致投資者血本無歸,說是「嗜血」一點不為過。

踩雷輝山信用債

2017年3月,輝山乳業資不抵債,陷入風險的債務達百億元以上,超過70家金融機構被裹挾進這場債務危機,包括23家銀行金融機構和部分互聯網金融平台。

為了追回債務,歌斐資產曾向香港法院申請凍結輝山乳業的資產,但被法院駁回,當投資者和記者詢問如何解決輝山債務危機時,諾亞財富和歌斐資產均選擇沉默應對

萬家共贏計劃8億資金被挪用

萬家共贏公司是諾亞財富的子公司,萬家共贏專項計劃是由諾亞財富銷售的「萬家共贏售房受益權轉讓項目專項資產管理計劃。是市場上較為常見的基於售房收益權的資產證券化產品,預期投資人的投資收益為8%~9%。

產品投向為受讓中行雲南分行已經通過貸款審批但尚未發放的一手個人房屋按揭貸款受益權,銀行方承諾在規定的時間內將按揭貸款足額發放給基金,並由中銀保險對中國銀行雲南分行的支付義務提供履約保險。

諾亞將這一產品稱為「諾亞最安全ABS」。但就是這款「最安全ABS」,在2014年8月12日被曝出遭到挪用,其中2億元用於兌付中行深圳上步支行所代銷的深圳吾思一期、二期、三期,另外5.9億則出現在金元百利的「金元惠理吾思基金城中村及棚戶區改造系列專項資產管理計劃」的帳上。

資金被挪用後,直到現在也沒有成功追回,投資者不但沒得到預期收益,連本金都虧了。

悅榕項目被指「爛尾」

諾亞財富還向投資者推薦過一款私募股權基金–「悅榕基金」,並承諾「4倍回報、4年半收回本金、6年後上市」,其實就是投資一家新加坡公司修建的酒店項目,結果酒店項目成了「爛尾樓」……,投資者面臨巨額損失,至今投資者和諾亞財富仍在打官司。

返傭模式走進死胡同

合規難題

從上圖中可以看出客戶風險等級為穩健性、但基金產品為中高風險,同時風險匹配情況也顯示不匹配,理論上來說這已經履行了代銷平台的風險揭示業務,屬於合規操作。

但問題在於時間錯位,投資人表示:受理單是2月11號簽署的,但在工作人員的要求下2月9號就已經打款了,既投資者打款時並不知道這款產品和自己的風險承受能力不匹配,明顯諾亞財富的工作人員違反了相關合規規定。

和保險銷售一樣,諾亞財富很那避免銷售人員在銷售過程中誇大產品收益、違規承諾保本收益等問題。而投資者的預期收益一旦沒達到,就會覺得諾亞財富虛假宣傳、騙錢……,此時本應做為獨立銷售平台的諾亞財富也很難說自己就沒一點責任。

傭金綁架平台

諾亞財富2003年孵化於湘財證券公司私人金融總部,2005年在上海正式成立,成為中國財富管理行業的先行者。2007年,其已擁有3家分公司,並由此獲得紅杉資本註資500萬美元。

真正意義上的第三方財富管理存在的基本邏輯是為沒有精力、缺乏專業知識、對金融市場不甚了解的人群提供咨詢顧問服務,他們服務的核心是按照客戶的資產情況、風險偏好,並結合五花八門的金融產品的各自風險和收益情況,提供一種配置,這種配置是個性化的量身定做的,這需要有非常專業的能力,這樣的機構相對於客戶和金融機構是相對獨立的,所以叫做「第三方」。

而以諾亞等為代表的中國第三方財富機構作為金融銷售公司,盡管具有較強的客戶基礎,但是在業績壓力面前,難以做到獨立。因為國內所有的財富管理公司的收費結構都是來自於金融產品商的銷售傭金以及績效的提成,這個盈利模式就不可能讓第三方財富機構做到獨立,一般來說,收誰的錢,自然就聽誰的話,區別僅僅在於多聽點還是少聽點。

而且金融產品的銷售跟普通商品不同,銷售給客戶以後,其實才是服務的開始,真正的服務還在後邊,如果出現產品違約,則銷售公司的責任難以劃分,這讓國內的第三方理財機構面臨很大的風險。

有事加派先森↓↓↓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