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一個趨勢跟蹤交易者的進化

微信號:交易門

微信號:tradingmen

馬麟稱自己是個懶人,上學時不愛上課,畢業後不想上班。本科學金融學(證券期貨方向)時,馬麟覺得學完這個專業,「在家躺著玩兒,敲敲鍵盤炒炒股」就能把錢掙了。

不管你是不是感到吃驚,直到大四馬麟都還是這個想法。

下定決心學好交易這門手藝後,馬麟2009年進入著名操盤手Q在北京的工作室學習。在那之前馬麟讀Q的書讀得心潮澎湃,還特意從北京飛去上海聽Q的講座。馬麟至今認為,Q講交易的道理,講得非常透徹,只是太喜歡做短線交易了。

馬麟覺得如果有機會進Q的工作室,端茶倒水都可以接受。他交給Q一篇文章,詳談自己對交易的理解。他得到一個在工作室打雜的角色,一邊琢磨交易,一邊看書。

跟「偶像」一起工作,馬麟非常興奮,三天兩頭覺得自己發現了新大陸,跑去跟Q討教。「有時候他脾氣挺大,可能那天正好交易不順,說了我一頓,說你自己到底測算過沒有,弄個半成品就跑這裡來說這些有的沒的。」

馬麟當然沒測算過,那時他連這個意識都還沒有。馬麟開始炒股時根本沒測試,隨便買買就把錢賺了。

1

挨了一頓訓斥後,馬麟灰頭土臉地回家。這天晚上他非常偶然地翻到美國人布魯斯•巴布科克的《高級技術分析》。巴布科克35歲時結束聯邦檢察官生涯,專注期貨交易,出版過多部關於商品期貨交易的專著。

巴布科克在序言中正告讀者:在有條件使用強大的電腦技術的時代,人們不再有任何借口使用未經測試的方法進行交易。

看完這本書,馬麟「就知道交易應該怎麼去弄了,感覺要踏入門檻了」。

馬麟2007年初開始炒股,2008年接觸期貨。炒股趕上大牛市,馬麟還兼職做股票經紀人,小賺了一筆。剛做期貨時,馬麟做橡膠、PTA、豆油等,表現差強人意。2007年到2009年,馬麟瘋狂閱讀各種金融投資主題的書籍,「摞起來比人高」。一個網銷店主推薦了很多台版投資書籍給他。

尚未得到更多實戰經驗前,書本率先帶領馬麟探索這片交易叢林。明白許多道理,但他依然受困於自己的執行力,總是不遵守紀律。腦子裡有了交易系統、回測的概念之後,馬麟開始像布魯斯•巴布科克所教誨的那樣,嘗試先梳理自己的交易理論,構建自己的交易系統,用歷史數據進行回測,再進行實盤交易。

一切從簡單測試、條件單執行開始。每次交易之前,馬麟會先設定好入場、止損點位,慢慢脫離憑感覺交易。

馬麟白天盯盤,收盤後繼續做研究,經常後半夜才睡覺。「(他)一會兒充滿希望,一會兒自我懷疑,有時候以為找到不二法門,驗證卻不是那麼回事兒,不過都是在正確的方向上。」馬麟的太太Z回憶他早期的交易狀態。

2009年初,Z找到一份房地產銷售工作。她跟馬麟是同學,畢業後回老家廣州工作一年,後到北京開店創業失敗。媽媽給算命,說Z適合「土相」(傳統的五行理論)。於是她進了房地產行業。

Z記得在地產公司剛開始她就900元底薪,馬麟在全職折騰自己的交易。那是小兩口最困難的階段。Z說她整個2009年都沒買什麼衣服,直到年底局面才改觀。

2010年新年,他們早早吃完年夜飯去劉家窯閒逛,在橫七條一家川菜館宵夜——點的是水煮魚和幹煸四季豆。「那時候心裡充滿願景。他交易賺錢了,我賣房子一年多掙了三十多萬。那變成我們的原始資本金。之前就十幾萬。」Z說。這家川菜館因此成為小兩口的「轉運小餐廳」。

2

馬麟做趨勢跟蹤,他把自己的交易比作打獵,有人扛著槍到處跑,他說自己是那個放夾子的。

交易門曾經在交易員張展湯隆的故事中討論過趨勢跟蹤策略。遇到震蕩行情,交易員可能持續幾個月、半年都不賺錢。時間越長,對交易員心性的考驗越嚴酷。

「很多交易員都死在執行力上,有時候可能在成功前的一刻就放棄了。」馬麟說。

新手常犯的錯誤就是懷疑策略有效性,去做一些手動干預。「這夾子是不是放的地兒不好,挪挪。放夾子的沒事滿山跑,反倒不好,裹亂(添亂)嘛!」馬麟說,「最邪的是,你只要忍不住,不遵守信號,咣當下一個,準是真的信號。」

這種震蕩年年都會有,馬麟要做的就是等待。在市場這麼多年,他知道等待是一種什麼感覺。「你知道它一定會來,只能硬著頭皮去等。」

在Z看來,馬麟不算是一個特別有耐心的人。行情不好的時候,馬麟會打遊戲、喝酒、睡覺——瘋狂地睡覺。「我覺得他的睡覺是一種病態的睡覺,我覺得他有時候老在睡覺。我不知道他幾點睡,下午三點才起。」Z說。馬麟也承認長時間專注交易讓自己的社交能力、語言能力有所退化。「可能跟我老睡覺有關係,睡著睡著睡傻了。」

2016年11月下旬的一個晚上,Z跟我在北京一家吵鬧的餐廳回憶他們十年過往。馬麟跟朋友在鄰桌喝酒吃烤串。

「聊什麼呢?」馬麟探過頭來問。

「說你好話呢。」Z說。

Z經常會跟馬麟討論交易,但她確信自己在交易方面毫無天賦,更多的是扮演一個傾訴對象的角色。他無條件支持馬麟的交易,並努力「不給他找事兒,不跟他鬧」。2013年Z幫馬麟手動下單,因為輸錯代碼,買到一個流動性很差的品種,一筆虧掉了好幾萬,心痛自責不已。

Z見證馬麟的交易,至今已經十年。她覺得交易中馬麟高興的時候特別少,而且高興的程度邊際效應在遞減。大部分時候都很平淡,「鬧心」。沒有行情,就沒有讓人開心的事。「以前(淨值)拉升會很開心,但是意識到過兩天就要回撤了,也就沒什麼高興了。」Z說,「更多的是修煉心態,做到生活不受交易影響。」

3

2013年,馬麟的交易陷入困頓,資金曲線別扭,不平滑。「前幾年比較好做,市場不成熟,齊漲齊跌,趨勢性行情比較多。焦炭、鐵礦上了之後市場狀況發生變化,老品種不吃香了。銅、橡膠、以前的農產品沒行情,新品種沒完沒了的行情。我做分散投資,一年下來被對沖掉了。」

這時,他偶然讀到了一篇談趨勢的文章。

文章大概是講一個班級學習好的同學上北大清華,留學歐美;學習不好的留在北京上海娶妻生子,買了幾套房子。二十年後同學聚會,學習好的同學在打工,學習不好的個個身家好幾千萬。

文章讓馬麟堅信追隨趨勢是正確的選擇,努力讓自己站到風口。但沒有人預先知道風口在哪裡,豪賭一個方向又可能竹籃打水一場空。馬麟的方式是廣撒網。他同時做多個期貨品種,初始倉位平均地尋找「風口」,好比同時開個面館、汽車修理店、小賣部(假設成本接近)問題是一年下來,賺賺賠陪,抵消掉了。

「正確的做法應該是什麼,哪個賺錢,就把錢拿去開分店,不停地去開。直到市場告訴我不能再做。」馬麟開始浮盈加倉,且沒有上限。

「扶持強者,讓弱者自己去消化,不去管它。」馬麟說,「不能雪中送炭,就是要錦上添花。雪中送炭相當於你在做逆勢交易。」

最近兩三年,馬麟交易狀態比較穩定,偶爾盤中跑出去打打高爾夫球。這個業餘選手成績好的時候能打進90桿(標準桿72桿),也經常在100桿開外。

目前馬麟全職做交易,管理著百萬級自有資金,做一些代客理財。他希望有機會把管理規模做大,但大資金管理對他來說還是一個陌生的世界。這也是他進一步發展需要應對的挑戰。

多看一眼:

「傻一點,軸一點」:基金經理詮釋一萬小時天才秘訣

管理規模猛增至近10億,他說:「該我們了!」

陸挺:見證黃金年代

高盛教我「長期貪婪」,所以我要做人工智能

講個故事給你聽

交易門跟蹤報導

徐 寧 |

韓 超 |

查爾斯 |

張 展 |

李 雲 |

更多跟蹤報導,正在進行中……

*馬麟系主角化名

*往期主角回顧:

徐寧| 韓超 | 向勇 | 關工 | 宗旺 | 張展 | 比歌 | 查爾斯 | 墨有魚 |曾盛敏 | 謝飛 | 麥克 | 夏淼 | 文波 | 楊朱 | 佩裡 | 迪恩 | 陳達 | 柯安迪 | 魏嘉 | 王磊 | 克勞德 | 晚楓 | 楊春 | 婷姐 | 周密 | 曹晉波 | Alan | 劉夏 | YY | 韋哥 | Samuel | 李奧 | 湯隆 | 思凱 | 董可人 | 慧哥 | 索超 | 石楓 | 羅烜 | 鄒志峰 | 陳旭飛 | 無謂君 | 蕭靂 | 裘慧明 | MC | 李雲 | 艾倫 | 李佐凡 | 峰哥 | 杜遷 | 王軒 | 蔡慶 | 王嘯|小薩 | 童威 | 樊瑞 | Sky | 虎哥 | 薛永 | 胖虎 | 陸挺 | 許韜 | 巍子 | 土勻 | 閆安 | 張文 | 章友

你的轉PO,價值連城。

讚賞

人讚賞

閱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