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航:對不起,不玩了!笑言成真是易到之殤?

微信號:汽車頭條

微信號:qctt_app

不到一年時間,照片中笑靨如花的三人,如今一人已選擇「分手」,另一人離職的傳聞也在坊間「甚囂塵上」。


事實上,關於易道CEO周航離職的傳聞早已是「愈傳愈實」,雖然易到方面表示「周航先生並沒有離職」,但已有微博媒體發布消息稱:「找到接近順為資本方面人士確認,‘周航已加盟順為,出任投資合夥人’。」

▲易到CEO 周航


不過媒體還猜測,如果周航「離職加盟順為資本」是一種解讀,如果「周航加入順為資本還兼任易到 CEO 」,那就是樂視和小米之間的另一台戲,因為順為資本的另一個合夥人是雷軍。不過「科技圈」的故事這裡暫且不聊,我們還是聚焦周航的易道和易道背後的樂視出行生態。

去年6月21日,周航的朋友圈裡刷屏了一張血淋淋並註文為「道別」的倒計時海報。在那場名為「道別」的記者會上,周航的一句「對不起,不玩了!」著實語出驚人。事實證明,對於當時的易道而言這確實是一個玩笑。


彼時,對於經歷了去年3月2日易到用車和樂視「聯姻」新人士任命記者會的易道而言,剛剛「起死回生」的周航當然不會在「高點崩盤」。 2015年的10月19號,樂視以7億美金70%控股易到,易到和樂視正式的走到了一起,並開始了一場絕地反擊的戰役。

那場「道別」記者會不過是從「易道用車」變為「易道共享汽車生態」,但這意味著易道已經正式升級到「樂視出行生態」的重要一環。


而此時,在整個網約車行業進入「新常態」的背景下,依然沒有獲得網約車牌照的易道已經陷入政策僵局。要知道,春節後一場「網約車牌照爭奪戰」下來,現在的網約車行業巨頭們已經開始努力獲批地方政府牌照了。而在不久前隨著網約車地方細則過渡期窗口時間的臨近,滴滴已經在北京市場關閉了為外地號牌車輛派單的通道。


從易道本身來講,雖然充返活動依然進行的如火如荼,但在關閉人工電話窗口後,易道充值後如何退費就已經引起很多用戶的擔心。一位在今年1月份充值後要求退款,在春節後才退款完成的易道用戶向筆者吐槽:「感覺像自己的錢被別人白用了三個月」。

而事實是,「在參加易到生態充返活動後的3天之內,用戶可享受3天退款服務充值超過3天的用戶,將無法享受申請退款服務」,已經得到易道官方的確認。與之相對應的則是「易道叫車成功率不足50%」的報導頻頻見諸各大媒體。


在易道網約車行業屬性以外,作為樂視出行生態中的一環,易道背後的樂視也苦苦掙扎在媒體的質疑旋渦中。


3月20日,在樂視生態中糾結1年半之後,丁磊便對曾經的CP賈躍亭說了「分手」。 在丁磊自己微博中發布的離職聲明中,他表示:「決定將不再擔任樂視超級汽車全球副董事長、中國及亞太區CEO等職務,不過,將受邀擔任樂視生態研究院的戰略顧問」。

▲初到樂視汽車時意氣風發的丁磊


令人唏噓不已的是,去年12月的CES展會前夜,丁磊還強勢回擊了外媒對其離職的傳聞,其在微博上高調辟謠稱:「這次居然是我被離職了,我只能呵呵了,我會繼續加速樂視造車計劃的推進。」賈躍亭也第一時間默契地點讚,賈躍亭在丁磊微博下留言稱「沒有被狂黑過的夢想,不足以去做到。1.3,一起見證新物種。」


更加容易引發聯想的是,CES之前,樂視汽車中國工廠舉辦的奠基儀式上,丁磊同樣並未現身。在經過四個月的病假之後,一直以來都是賈躍亭造車左膀右臂的丁磊,卻悄然從樂視汽車正式離職。

於此同時,外媒則報導「樂視正與正中集團商談,計劃作價2.6億美元出售矽谷聖克拉拉一塊近20萬平方米的辦公用地,以籌措資金。就在去年樂視斥資2.5億美元購買了原屬於雅虎的這塊辦公用地,計劃開發成樂視矽谷生態園區EcoCity」。對於賣地傳聞,樂視則給予了一個非常模棱兩可的「辟謠」。


時至今日,易道共享汽車生態的困局與樂視超級汽車的僵局意味著樂視出行生態的布局依然是賈老板口中「被狂黑的夢想」。不過與樂視超級汽車相比,樂視通過收購股權構建的「共享汽車生態」在遇到困局時或許更加脆弱,而這種脆弱對易道創始人周航來說或許用「艱難」來描述其處境更加恰當。這也與之前丁磊的離職不盡然相同。

企業創始人黯然離場對於國內的創業公司來講早已是見慣不怪了。從汽車頭條App了解到的情況來看,樂視派駐到易道的管理者在總裁的職位上負責市場和經營工作。那時易道剛剛在與滴滴的爭奪中「傷筋動骨」,新「東家」派來的人依靠「鐵血」手腕達到了與滴滴分庭抗禮的效果自然得到擁護。


換句話說,就是對內集權管理,厘輕管理邏輯;對外依靠高額補貼進行充分的市場競爭。


再說回到網約車行業,作為國內最早提出「專車」概念的易道,周航的理想是「一部專車的經營要同時滿足高素質的車、高素質的司機、高素質的乘客三個條件」,而在與滴滴交鋒失利及其後樂視入主所採用的與滴滴如出一轍的做法這一過程中,周航心目中「易道」或許漸行漸遠。

這兩個因素相加,前者使得周航在權力核心的較量中漸漸遠離;後者使他的理想更加難以堅持——這可能更加讓周航「難受」,從眾多媒體的報導中我們可以發掘的周航是一個極具理想主義情懷的創業者。


「對不起,不玩了!」一句戲言若巧合成真是易道之殤,還是樂視之痛?但筆者想,除去「別有用心」的人看笑話外,輿論對易道和樂視的關注更多是因為「很高的期待久久得不到滿足」,而這也算是一種變相的鼓勵吧。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