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羅斯的投資秘訣,如何做到富可敵國?

微信號:東方財富Choice數據

微信號:choiceinfo

真的土豪敢於富可敵42國,敢於在全球金融市場上興風作浪,翻江倒海,刮去了許多國家的財富。不論功過是非,他絕對是投資界大師,在今年舉行的達沃斯經濟論壇上他宣布終極退休,以後不再管理投資,將全力推動慈善事業。在此總結4場索羅斯的經典戰役,來看看他是如何擊垮英鎊、抨擊泰銖、閃襲香港、做空日元的。

索羅斯是索羅斯基金會的創辦者,在1970年時,他和吉姆·羅傑斯一起創立了量子基金。在接下來十年間,量子基金回報率每年大約142.6%,共回收了33.65倍的利益,也創造了索羅斯大部份的財富。索羅斯的財富至少要比聯合國中42個成員國的國內生產總值還要高,富可敵42國,其一生率領的投機資金在金融市場上興風作浪,翻江倒海。

英鎊危機,淨賺10億

1992年,德國經濟的發展如火如荼,德國的官方貨幣馬克兌美元的匯率也因此不斷攀升。德國春風得意,英國經濟卻一直處於不景氣的境地,它需要實行低利率政策,以刺激經濟的增長。但德國政府卻因為財政上出現了巨額赤字,擔憂引發通貨膨脹,於1992年7月把貼現率升為8.75%。

但英國政府卻受到歐洲匯率體系的限制,必須勉強維持英鎊對馬克的匯價。而一場英鎊的曠世危機的導火索也由此被點燃:過高的德國利息率引起了外匯市場出現拋售英鎊而搶購馬克的風潮。在過去的200年間,英鎊一直是世界的主要貨幣。然而到了1992年9月,投機者開始進攻歐洲匯率體系中那些疲軟的貨幣,英鎊首當其沖。

1992年9月15日,索羅斯出場了。他開始大舉放空英鎊,英鎊對馬克的比價一路狂跌,英國政府也因此亂了陣腳。到了16日清晨,英國政府無奈宣布提高銀行利率2個百分點,幾小時後又宣布提高3個百分點,將當時的基準利率由10%提高到15%,並同時大量購進英鎊,希望可以吸引國外短期資本的流入,以增加對英鎊的需求以穩定英鎊的匯率。然而,就在英國央行布局的同時,索羅斯早已開始對英鎊的空襲。大量英鎊被拋出,大量德國馬克被買進。

盡管英國央行購入了約30億英鎊以力挽狂瀾,但未能阻擋英鎊如雪崩般的跌勢。16日收市,英鎊對馬克的比價在一天之內大幅下挫約5%,英鎊與美元的比價也跌到1英鎊等於1.738美元的低位。此後的一個月內,又再度下挫約20%。英國政府不得不宣告這場貨幣保衛戰以失敗告終,並同時宣布英鎊將退出歐洲匯率體系,開始自由浮動。索羅斯和他的量子基金則在此次英鎊危機中獲取了逾十億美元的暴利。

泰銖淪陷,百億入帳

在英鎊危機爆發的5年後,索羅斯將他的目標鎖定在了東南亞。1997年的東南亞,大部分國家都沉浸在一場資產的盛宴中,對自身經濟體制的漏洞並無察覺。索羅斯再次抓住了機會。由於泰銖具有在東南亞各國流通性良好、風險較小、資產泡沫巨大等特點,這種貨幣很快就成為索羅斯中意的突破目標。

1997年3月,泰國央行宣布國內數家財務公司及住房貸款公司存在資產質量不高以及流動性不足等問題。索羅斯將其視為採取行動的信號,下令拋售泰國銀行和財務公司的股票,導致泰國銀行儲戶在泰國所有財務及證券公司發生擠兌。

就在大家因為突如其來的崩盤不知所措陷入慌亂時,以索羅斯為代表的空頭們開始大量拋售泰銖。5月,泰國政府動用了300億美元的外匯儲備和150億美元的國際貸款試圖挽救這場危機,但這筆數字相比數量龐大的遊資而言,無異於杯水車薪。1997年6月,索羅斯再度出兵,下令旗下基金組織出售美國國債以籌集資金,擴大「空襲戰」資金規模,並於當月下旬再度向泰銖發起了猛烈進攻。

然而,在擊破泰銖城池之後,索羅斯並不以此為滿足,他斷定,如果泰銖大貶,其他貨幣也會隨之崩潰,因此下令繼續擴大戰果,全軍席卷整個東南亞。這股颶風瞬間席卷了印尼、菲律賓、緬甸、馬來西亞等國家。然而,與泰國類似的是,這些地區央行的救援再度陷入「彈盡糧絕」的境地。此後的局勢發展開始變得有些無法控制:泰國宣布放棄固定匯率機制,實行浮動匯率機制,當日,泰銖兌美元匯率暴挫逾17%,外匯及其他金融市場陷入混亂。在泰銖波動的影響下,菲律賓比索、印度尼西亞盾、馬來西亞林吉特相繼成為國際炒家的攻擊對象。

1998年2月11日,印尼政府宣布將實行印尼盾與美元保持固定匯率的聯繫匯率制,以穩定印尼盾。此舉遭到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及美國、西歐的一致反對。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揚言將撤回對印尼的援助。印尼陷入政治經濟大危機。受其影響,東南亞匯市再起波瀾,新元、馬幣、泰銖、菲律賓比索等紛紛下跌。

閃襲香港,遭遇慘敗

1997年7月中旬,港幣遭到大量投機性的拋售,港幣匯率受到衝擊,一路下滑,已跌至1美元兌7.7500港幣的心理關口附近;香港金融市場一片混亂,各大銀行門前擠滿了擠兌的人群,港幣對始多年來的首度告急。香港金融管理當局立即入市,強行干預市場,大量買入港幣以使港幣兌美元匯率維持在7.7500港元的心退關口之上。

剛開始的一周時間裡,確實起到了預期的效果。但不久,港廳兌美元匯率就跌破了7.7500港元的關口。香港金融管理局動用外匯儲備,全面干預市場,將港幣匯率重又拉升至7.7500措元之上,顯示了強大的金融實力。索羅斯第一次試探性的進攻在香港金融管理局的有力防守中就這樣失敗了。

這時候的索羅斯剛剛打完一場漂亮的「掃蕩戰」,掃蕩了整個東南亞金融市場,這次出手甚至波及到了整個世界的金融市場,但是索羅斯絕不是那種肯輕易罷休的人,他開始對港幣進行大量的遠期買盤,準備再重視英格蘭和東南亞戰役的輝煌。

1997年7月21日,索羅斯開始發動新一輪的進攻。當日,美元兌港幣3個月遠期升水250點,港幣3個月同業拆借利率從5.575%升至7.06%。香港金融管理局立即於次日精心策劃了一場反擊戰。香港政府通過發行大筆政府債券,抬高港幣利率,進而推動港幣兌美元匯率大幅上揚。同時,香港金融管理局對兩家涉嫌投機港幣的銀行提出了口頭警告,使一些港幣投機商戰戰兢兢,最後選擇退出港幣投機隊伍,這無疑將削弱索羅斯的投機力量。當港幣又開始出現投機性拋售時,香港金融管理局又大幅提高短期利率,使銀行間的隔夜貸款利率暴漲。一連串的反擊,使索羅斯的香港征戰未能討到任何便宜,據說此舉使索羅斯損失慘重。這次出手也是索羅斯為數不多的「敗仗」之一。

中國政府也一再強調,將會全力支持香港政府捍衛港幣穩定。必要時,中國銀行將會與香港金融管理局合作,聯手打擊索羅斯的投機活動。這對香港無疑是一種強心劑,但對索羅斯來說卻絕對是一個壞消息。「索羅斯所聽到的」壞消息還遠不止這些。1997年7月25日,在上海舉行的包括中國、澳大利亞、香港特別行政區、日本和東盟國家在內的亞太11個國家和地區的中央銀行會議發表聲明:亞太地區經濟發展良好,彼此要加強合作共同打擊貨幣投機力量。這使索羅斯感到投機港幣賺大錢的希望落空,只得悻悻而歸。

做空日元,狂賺10億美金

與之前做空英鎊和泰銖不同,做空日元的手法似乎更加狡猾和老到。近幾年全球經濟的不景氣,讓索羅斯瞄準了日本這個動蕩的肥肉。一位業內投資人士認為日元遭到對沖基金做空的根本原因,還在於其經濟體制內部的病因。

過去的十年間,日本政府大力推銷國債,日本財政收入對於舉債的依賴已經使得日本國債如滾雪球般地越滾越大,幾乎達到收不抵支的情況。有數據顯示,與歐債危機中心地帶各國債務/GDP接近150%的比值相比,日本的這一數字竟高達200%,但仍能靠著借新錢還舊帳的「龐氏騙局」維持。

於是,「做空日元」成為當時華爾街最熱門的投機交易。據了解,從2012年11月到2013年2月,日元兌美元匯價已經下跌近20%,2013年2月更是創下33個月新低,為1985年來同期表現最差。索羅斯當然不會錯過這樣的掘金機會,不過,主導那次做空的是跟隨他20多年的得意門生斯科特-貝森特。

2012年夏,貝森特正式接掌索羅斯基金。當遭遇9級地震的日本開始大量進口原油時,他便預測日元會貶值並積極尋找機會做空。直到2012年10月,貝森特前往日本調研,在得知「渴望」日元進一步量化寬鬆的安倍晉三當選首相幾率最大的同時,他也發現大量日本資金從澳元高息資產撤回國內後,他感覺時機已經來臨。

為了籌集巨額建倉資金,索羅斯大量拋售股票。根據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的文件顯示,索羅斯賣出通用汽車與通用電氣的股份。並且其基金在上一季度售出了110萬股LinkedIn、26萬股亞馬遜以及250萬股Groupon的股票。

若大手筆做空日元,必定會引發日本金融監管部門「注意」,貝森特的主要策略是通過日元利差交易放大杠桿融資,大量買進押註日元貶值與日股上漲的衍生品投資組合。一位接近索羅斯基金的人士透露,貝森特主要做空的日元頭寸,集中在執行價格為90-95區間的日元看跌期權,並以杠桿融資買漲日股作為「掩護」。

這也是索羅斯慣用的手法—做空外匯市場,做多股票和指數。所以,索羅斯除了增加日元空倉外,還買漲日股,日本股票占該公司內部投資組合的10%。因為索羅斯認為日本解決經濟困局的方法只有一個,就是貨幣貶值,而貨幣貶值會引發另一個現象,就是短暫的股指繁榮,注定這是一筆穩賺不賠的生意。的確,日經225指數從2012年11月份8619的低點上漲幅度達到33%,這又讓索羅斯大撈一筆。

索羅斯的投資秘訣

過去四十年,喬治·索羅斯旗下的量子基金獲利高達396億美元,稱他為史上最成功的一位對沖基金經理也不為過。

他為什麼能長期保持佳績?有什麼成功的秘訣?投資者可以從他身上學到什麼?他的成功是否完全不可復制,只是因為他擁有難得一遇的天賦和機遇?多年來,說起索羅斯的輝煌戰績總少不了提到這些問題。

賣空

永遠不要靠市場走高獲利,索羅斯早就是賣空的高手,賣空就是要押註市場會下跌。上世紀70年代,全球股市大多低迷,市場中性策略幫助索羅斯逆市狂賺,十年裡回報率超過4000%。

逆勢而上,出手謹慎

索羅斯願意和市場共識觀點對著幹,所以常被視為逆向投資者。他本人也說過,反潮流而行之有快感。但他同樣承認,自己逆向投資非常謹慎小心,因為那麼做可能就被市場走勢無情地踩在腳下。

明知有泡沫也要買入

索羅斯不但會謹慎地和趨勢對著幹,有時也樂於加入其中,即使是經濟角度看並不可取的趨勢,也跟風買入。索羅斯曾說過:我看到在形成泡沫,還會沖上去買,火上澆油。那可不是腦子發昏不理智。

反射性

索羅斯認為,驅動有效市場的不是理性的投資者,而是易錯性和反射性這兩大同時存在的力量。

具體來說,市場可以影響投資者期待的事件。不能把市場情緒和經濟基本面分隔來看,因為市場情緒其實能形成和改變經濟基本面。

看漲的情緒可以推動市場價格上漲,漲價又會產生財富效應,促使消費者願意增加開支。

反之亦然。負面的情緒同樣最終會影響消費。投資者的看法影響事件,事件反過來影響投資者的看法。這種投資者與市場的相互影響就是索羅斯所說的反射性。

他說,觀念與現實之間雙向的反射關係最初可以自我強化,自然而然地越來越強,最終會變成自我毀滅的過程,也就是從繁榮到泡沫破滅。

大手筆押註

用索羅斯的話說,如果贏面對你有利,你必須來一筆大的,「命中要害」。

索羅斯最經典的一句話是,對錯都不重要,關鍵是弄錯的時候你損失了多少,判斷正確的時候又賺了多少。

用大量杠桿獲利需要勇氣。在索羅斯看來,只要押對了,賺多少都不嫌多。

承認錯誤

索羅斯說過,我富有只是因為我知道自己什麼時候出了錯。他還說,承認錯誤讓他在市場中幸免於難。

這方面的例子也有一些,比如1987年的黑色星期一、1998年投資俄羅斯損失數十億美元、2000年3月互聯網泡沫。不過,這些打擊都沒能真正擊倒索羅斯,他每次都很快東山再起。

索羅斯的合作夥伴曾評價,他不在乎交易成敗。他是最善於挽回損失的人,是那種可以輕易走出困境的人。

索羅斯的哲學思想無疑對他這種韌性有幫助。他說:「對別人來說,犯錯可恥。對我來說,認識自己的錯誤是值得驕傲的。只要我們認識到,人類的理解不可能無可挑剔,那犯錯就沒不算羞恥之事,沒能糾正錯誤才是該羞愧的。」

希望上述「秘訣」對各位投資者有幫助。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