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靠政府補貼做到盈利,今年首季最少降187%,大富科技業績持續性存疑

微信號:光電與顯示

微信號:TPDISPLAY

2017年4月10日,大富科技(300134)發布年報,2016年全年營業收入達到24.07億元,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淨利潤為1.25億元。而其扣除非經常性損益的淨利潤(扣非淨利)卻為-555萬元,同比下滑120.13%,這已經是大富科技扣非淨利的連續第二年下滑。

大富科技2016年非經常性損益達到1.30億元。而在各非經常性損益項目中,巨額的政府補貼,對大富科技業績的支撐作用尤為明顯。大富科技2016年政府補貼高達1.26億元,是2015年的5.17倍,已經超過去年全年的淨利潤額。而就在年報發布的同一天,大富科技還發布了2017年一季度業績預告。今年一季度,大富科技預計虧損2100–2800萬元,比上年同期下降187.89%-217.18%。一連串的數字背後,大富科技業績的成長性,引起了行業人士的懷疑。巨額政府補貼帶動公司「盈利」公開資料顯示,大富科技於2010年10月26日在深圳市證券交易所創業板上市,公司實際控制人為孫尚傳,持有大富科技9.57%的股份。公司主營業務是移動通信基站射頻產品、智能終端產品、汽車零部件的研發、生產和銷售。在2016年,政府補貼對大富科技的業績起著重要的支撐作用。大富科技年報顯示,2016年政府補貼金額為1.26億元,是2015年的5.17倍,占到大富科技營業外收入的92.65%,超出公司2016年的淨利潤總額。《證券日報》記者查閱大富科技近幾年的年報,發現2016年是大富科技獲得政府補貼金額最高的一年。在2015、2014、2013年,政府對大富科技的補助分別為0.24億元、0.84億元以及0.14億元。而在1.26億元的政府補貼中,一項高達1億元的「產業扶持資金」項目格外引人關注。大富科技董秘林曉媚告訴《證券日報》,上述補貼項目,分別來自於大富科技的全資子公司安徽省大富重工技術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大富重工」),以及安徽省大富機電技術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大富機電」)所獲得的產業補貼。2016年,為支持蚌埠高新區投資柔性OLED顯示模組產業化項目,蚌埠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財政局撥付大富重工產業扶持資金5000萬元;為支持大富機電在懷遠縣投資USB3.1Type-C連接器擴產項目和精密金屬結構件擴產項目,懷遠縣財政局撥付大富機電產業扶持資金5000萬元。公開數據顯示,2016年,大富重工營業收入1.11億元,營業利潤-7027萬元;大富機電營業收入4.94億元,營業利潤9078萬元。業績持續性存疑依靠政府補貼做到盈利的同時,大富科技的業績持續性也引發了業內人士的關注。2016年大富科技的扣非淨利為-555萬元,同比下滑120.13%。而在2015年,大富科技扣非淨利為2757萬元,同比下滑89.80%。連續兩年,大富科技的扣非淨利都出現了下滑。2017年伊始,大富科技主營業績低迷的狀況,有進一步加劇的態勢。大富科技發布的2017年一季度業績預告顯示,一季度大富科技預計虧損2100–2800萬元,比上年同期下降187.89%-217.18%。大富科技解釋道,此番業績大幅下滑,一方面是因為通信市場需求持續下滑,通信業務收入較去年同期有所下降。另一方面,智能終端客戶需求放緩,2016年四季度以來,因部分智能終端客戶新機型推出的節奏放慢、產品生命周期進入尾聲等因素,公司智能終端業務的收入有所下降。盡管業績大幅下滑,但大富科技對未來前景依然較為樂觀。大富科技表示,公司圍繞著通信行業,在5G萬物互聯時代有望全面受益,而隨著2016年四季度公司首次再融資完成,募得34.5億元資金,公司將加速新產品成果轉化,做到量產。2015年,大富科技發布非公開發行股票預案,擬募集資金淨額不超過34.5億元,分別投入柔性OLED顯示模組產業化項目、USB3.1Type-C連接器擴產項目、精密金屬結構件擴產項目、補充流動資金等項目,投資金額分別為15.65億元、8.40億元、5.45億元、5億元。另外,前3個項目的投資回收期分別為5.9年、5.7年、5.7年,項目內部收益率(稅後)分別為27.1%、22.9%、19.7%。在2016年2月,上述預案正式獲得證監會審核通過,而募集資金也於2016年9月全部到帳。截止2016年年末,柔性OLED顯示模組產業化項目、USB3.1Type-C連接器擴產項目、精密金屬結構件擴產項目的投資進度分別為1.22%、3.04%以及15.56%,均未做到效益。大富科技能否借此做到業績的回升,有待繼續觀察。(張文湘)

每經實習記者范文茜每經編輯姚治宇最近,大富科技(300134)公布了2016年報以及2017年第一季度業績預告。其2016年營收和淨利潤同比增長均超15%,但一季度業績預告顯示,公司預虧2100萬~2800萬元,同比下降187.89%~217.18%。根據公告透露,一季度預虧的原因主要是「三大經營商網路建設趨於完善,投資逐步放緩。在市場需求大幅下滑的情況下,通信業務收入較去年同期有所下降。」昨日(4月10日),《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就公司業績等相關事項,聯繫到大富科技董秘辦相關負責人,對方表示「我們能給到市場的就是公告上的這些信息,其他情況不太方便透露。」一季度預虧逾2000萬昨日,大富科技發布的2017年一季度業績預告顯示,公司淨利潤預虧2100萬~2800萬元,同比下降187.89%~217.18%。一季度預虧情況相比2016年四季度有所好轉,2016年四季度扣除非經常性損益的淨利潤虧損高達4169.08萬元。對於大幅度虧損,大富科技歸咎於兩點原因:一是4G網路建設趨於完善,投資放緩,市場需求出現大幅下滑,導致公司通信業務收入較去年同期下降。二是主要的智能終端客戶需求放緩,對公司在智能終端業務的收入造成不利影響。自2014年起,智能終端業務占公司營業收入的比重持續上升,因此該業務營收下滑對於公司的影響也不言而喻。大富科技透露,在2016年四季度首次募得34.5億元融資募集資金將投向智能終端等新業務領域。通信業務收入下降情況在大富科技年報中可窺見一斑。2014年~2016年通訊設備製造業占主營業務收入比重不斷下降,依次為96.06%、77.83%、67.57%。實際上,4G網路建設到了一個相對成熟的階段。2014年中國開始大規模建設4G網路,2015年國務院常務會議明確提出「提速降費」等5項舉措,至2017年三大經營商網路建設趨於完善。據統計,三大經營商2017年總無線資本開支約為1238億元,同比下滑21%,規劃建設4G基站63萬個,同比減少42萬個。記者就業績預虧及調整具體措施等問題致電大富科技董秘辦,相關負責人表示一切信息以公告為準,「我們能給到市場的就是公告上的這些信息,其他情況不太方便透露。」升級5G面臨不少挑戰2017年政府工作報告首次提到5G,並作出明確規劃:2016年~2018年完成第一步的技術研發試驗;第二步將在2018年~2020年進行產品研發試驗,做到2020年商用5G的目標。對於5G,部分企業早有布局。華為2009年前後至今籌備5G技術布局已有8年左右,早在2013年,華為便宣布在5G研究和標準兩個階段投入6億美元。面對新形勢,大富科技表示已作出相應舉措迎接5G時代的到來,「憑借3G、4G時代行業領先地位和全面核心能力,將有能力抓住4.5G、5G行業發展的良機,做到可持續發展。」公司方面預計經營商最早提供5G商用可能將在2018年。大富科技稱,通過自有資金投入,圍繞5G核心技術持續開發新產品,研發新技術,例如在介質盤加載濾波器、介質填充濾波器、雙模/多模濾波器、介質填充波導濾波器等,現已經儲備了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行業領先的高端技術,可適應5G網路對濾波器高性能、小型化、不同頻譜的複雜需求。對於升級5G,行業人士認為仍面臨不少挑戰。飛象網CEO項立剛認為,3G、4G的技術比較好解決,而「5G在技術方面是一個很難的東西,要求速度快、高性能、低功耗、萬物互聯等等要素,更重要的是如何平衡頻譜和速度的關係。目前掌握5G核心技術的公司不多。」易觀終端入口分析師趙子明則表示,5G建設的難點除了部分技術問題難以克服以外,主要的問題在於行業標準的制定。「標準的制定需要各大廠商和各國政府漫長的角力和博弈,才能最終達到統一的標準。有了統一的標準,才能大規模大批量地生產終端硬體。」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