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單車風起潮落 | 《財經》封面

微信號:財經

微信號:mycaijing

【導讀】體量相當、彈藥充足、擴張兇猛,對共享單車這一最新的現象級市場,摩拜和ofo,這兩家理念迥異的獨角獸正在形成統治力,即將出台的監管政策會改變市場走向嗎?

共享單車風起潮落

《財經》記者 施智梁 宋瑋 沈忱 王斌斌 張黛陽/

「免費騎車」、「騎車就送紅包」,摩拜和ofo這兩家共享單車市場的主管者看上去正在模仿互聯網前輩的燒錢大戰,燒錢目的明顯——快速擴大規模,加固領先優勢。

燒錢戰始於去年12月1日,共享單車平台公司ofo率先在京滬開戰,所有認證用戶騎車免費。1月24日,摩拜跟進,在北京開啟免費騎行。

ofo的免費力度遠大於摩拜。據《財經》記者不完全統計,截至3月30日,ofo因此減少的現金流在2億元左右,摩拜在這輪的免費騎行中由於和品牌商合作,且不同車型收費不同,帳不太好算,但至少少賺了千萬元以上。

不差錢、用免費培育用戶習慣、用補貼搶占市場、雙雄鼎立,這似曾相識的一幕讓人們想起當年的滴滴和快的、滴滴和優步,並產生了摩拜和ofo是否也會合併的疑問。

ofo的學名叫北京拜克洛克科技有限公司,成立於2015年8月,其前身是2014年成立的騎行旅遊公司,但大舉進軍共享單車市場是在2016年6月推出「共享計劃」後。摩拜是mobike的諧音,學名北京摩拜科技有限公司,2016年4月成立,但項目開始時間要更早。

進入共享單車市場不到一年,摩拜和ofo就成長為獨角獸公司,迄今的融資額也都超過10億美元。但這並不意味著共享單車市場已被兩者壟斷,這是一個地域性很強的市場,在資本推動下,進入者眾多。同時,一線城市的單車投放量已顯過剩,另外路權問題、潛在安全隱患都已引發監管部門關注。

《財經》記者調研發現,至少在短期內,摩拜和ofo沒有合併可能,二者除了各自鋪量,還會合併該市場的中小玩家。而即將出台的監管政策,會對共享單車市場產生深遠影響。無論這影響是利空更多還是利好更多,長遠而言,任何一個行當都會經歷風起潮落的過程,共享單車也不例外。

……


精彩片花

戴威的ofo

如何定義剛需,戴威有個簡單易用的標準:「你做一件事情,如果是want,就不是剛需,如果是need,就是剛需。」在投資人面前,90後的戴威比較篤定,他說自己看《一代宗師》,覺得裡面對面子與裡子的闡述很契合他的狀態。「不刻意追求融資,看緣分。」

摩拜鐵三角背後

汽車記者胡瑋煒很早就認識了李斌。2015年胡帶著共享單車的想法同李斌聊,後者投資了她,據說這筆天使投資是500萬元。在A輪融資快結束的2015年底,李斌推薦了經營經驗豐富的王曉峰出任摩拜CEO,統管摩拜的所有事務,胡和夏都向王曉峰匯報,並且三人各有擅長領域,形成穩定互補的鐵三角。

平台ofo與產品摩拜

大街上的共享單車除了顏色不同,看上去大同小異,其實各企業的經營風格大相徑庭。ofo在做實平台,摩拜在優化產品體驗,後來者尋找各自的細分市場,其中迎合政府需求是後來者們最為看重的。

後來者的門道

大多數受訪單車高管表示,2016年12月後,局勢明朗了,除了摩拜和ofo,其他公司在一線城市鋪量搶市場已經沒有機會。但後來者很快找到了新的行業痛點:第一,亂停亂放引發的政府不滿;第二,二三四線城市市場仍有空缺。

ofo摩拜不會合併

綜合來看,資本方沒有推動摩拜ofo合併的強烈意願,他們正在做的事情仍然是為兩家提供擴張的彈藥。也有觀點認為,過去兩三年滴滴優步、58趕集等互聯網公司合併案之所以發生,與合併雙方擁有共同投資人緊密相關,這個條件在摩拜和ofo案例中不存在。

行業標準爭議

三年強制報廢、千分之五地面運維人員的人車配比、強制性電子圍欄技術應用要求,上海天津兩地自行車行業協會草擬的行業標準在共享單車行業引發巨大反彈。

監管改變戰局?

一旦政府實行總量控制,無論是直接分配數量還是招投標,都可能導致共享單車市場的重新洗牌也。

……

本文為2017年4月17日出版的《財經》封面文章

溫馨提示:想閱讀全文?點擊左下「閱讀原文」,即可購買閱讀權限,僅售6.6元!

監制| 李勇 責編 | 薑維敏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