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人物 | 郭樹清:為中國金融業改革發展砥礪前行

微信號:銀行家雜誌

微信號:The-Chinese-Banker

中國金融業正在面臨的可能有風險暗流洶湧、前所未有,防范和化解金融風險亦是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屢次、重點提到的「更加重要」和「決心處置」的問題。在當前錯綜複雜的國內外金融形勢下,又一次處在關鍵發展階段的中國金融業應如何謹慎選擇改革發展方向、如何有效應對國際金融風險、如何穩妥降低杠桿和助力實體經濟發展,以及如何提前規避各類預期中的風險暗礁,迫在眉睫。急需睿智深刻、經驗豐富、果敢有為、剛柔相濟的復合型人才,獻灼見之策、發砥柱之力、建長久之功。作為間接融資體系為主的國家,銀行體系對中國金融業舉足輕重。2017年2月24日,原山東省省長郭樹清回京履新,出任中國銀監會主席。

睿智深刻

2010年11月20日,以吳敬璉、周小川、郭樹清等人作為主要貢獻人的「整體改革理論」獲得第三屆中國經濟理論創新獎。該理論被認為是改革開放以來中國經濟改革和發展最具代表性的經濟理論之一,主張推進配套改革,在搞活企業、建立和完善社會主義統一市場、做到宏觀經濟管理模式轉換等方面相互協調對構建市場經濟的基礎起到重要推動作用。

在中國,有「學者型」稱號的官員不少,但郭樹清確是實至名歸。郭樹清畢業於南開大學哲學系,中國人民大學經濟系碩士,獲社科院法學博士學位,在社科院讀書期間即被借調國務院體改委。1988年、1992年兩度獲得中國經濟學界最高獎「孫冶方經濟科學獎」。僅據公開資料,1980年以來,郭樹清在宏觀經濟學、比較經濟體制領域發表論文300餘篇,出版著作17部,2007年出版的《直面兩種失衡》被認為是其最有代表性的著作,涵蓋對貨幣政策與金融改革、財政改革,以及從各個層面對中國外匯管理體制改革的探討。

在深度及廣度上,郭樹清在深刻涉入中國金融業改革實踐的同時,對中國經濟體制選擇、改革與發展的思考和研究所達到的高度,可比肩者不多。兩次獲得「孫冶方經濟科學獎」不僅體現了其認識的睿智深刻,也是對20世紀八九十年代那段對中國經濟體制改革探討最激烈、思想火花迸發、深刻影響中國經濟改革方向的重要時代的見證。吳敬璉、厲以寧等為代表的一大批對中國經濟改革方向具有深刻影響的經濟學界標誌人物,在那個時期激情辯論,許多思想依然是今天中國經濟體制改革發展的理論參考,郭樹清深刻參與和見證了彼時中國經濟改革思想的碰撞,對中國經濟改革和發展的把握高屋建瓴。

2011年10月29日,郭樹清從建行董事長崗位出任中國證監會主席。2011年12月1日,郭樹清在深圳中小企業融資論壇開場白中說自己「剛剛從間接融資領域轉崗到直接融資戰線,對資本市場並沒有多少成熟的想法」,這顯然是謙辭,即便是後來2013年郭樹清離開北京出任山東省省長期間,亦並沒有離開中國金融業改革發展主線。此間的全國「兩會」上,郭樹清作為公務繁雜的一省之長被媒體圍追堵截後,更多是被要求就金融問題發表看法。正是在郭樹清任上,中國證券市場迎來雷厲風行改革階段,業內回顧「回想2012年平均每周出台一項新政的節奏」。至2013年3月卸任證監會主席時,郭樹清擔任證監會主席的506天,提出的各項制度調整政策達70項,相當於「七天一新政」,郭樹清也因此被稱為「改革家」,獲得「郭旋風」稱號。

此期間,圍繞中國證券市場存在的頑疾,郭樹清開出三劑良方——「推進制度改革,倡導價值投資,劍斬內幕交易」。隨後,一系列具有深刻影響的改革措施先後出台:強化上市公司分紅制度、推出改進後的退市制度、推出中小企業私募債、增加IPO審核透明度、降低市場交易費用、引入QFII和RQFII等長期資金等,同時,轉融通、新三板等相繼面世。在促進分紅、打擊證券違法違規行為上,這一時期的證監會成效顯著:2012年共受理證券期貨違法違規線索380件,比2011年增長31%;2012年,境內上市公司實際現金分紅4772億元,同比增長22%。從發行前端、到上市公司治理端、再到投資者利益保護與機構重塑的中端,最後到退出機制的後端,郭樹清用500餘天的任內時間詮釋了改革速度推進的最大可能性。「郭樹清擔任證監會主席的時間雖短(任職期短於以前各任證監會主席),但影響深遠,他改變了中國金融市場的生態環境,使行業更加充滿活力,競爭和創新成為現實。」(陳志武語)。

2013年12月,郭樹清向證券期貨系統全體發問:「如何以資本市場的科學發展來促進國民經濟的科學發展?如何通過多層次資本市場體系服務於中小企業、‘三農’和創新創業活動?如何在證券期貨監管工作中體現和維護最廣大人民的根本利益?」上述「三個如何」時至今日,依然是中國證券市場乃至中國金融業應該思考和解決的深刻問題。

經驗豐富

郭樹清的才能早在其攻讀碩士期間便引起了高層注意。此期間,他曾花兩年多的時間專注於經濟體制的比較研究,在其論著《中國經濟體制改革探索》收筆之後,年僅28歲的郭樹清便被借調到國家體改委工作。進入國家體改委不久,參與到吳敬璉掛帥的課題組,參與中國經濟體制「整體改革」研究(同期研究人員還有周小川、樓繼偉、李劍閣等)。此前,郭樹清曾參與設計「價格雙軌制」方案。無論是價格雙軌還是整體改革,都對中國經濟改革產生過重要影響。理論、研究及思想經驗的豐富,為郭樹清進入更微觀層面的行政實踐提供了重要保障。 1993年,郭樹清擔任國家體改委綜合規劃司司長;1996年,被提拔為國家體改委秘書長,同時在體改委工作的還有王岐山。兩年後,郭樹清掛職出任貴州省副省長。貴州遠離北京,但北京卻正在經受1998年亞洲金融危機的餘波衝擊,圍繞人民幣匯率引發的利益博弈和摩擦不斷。2001年4月,郭樹清返京,出任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外匯管理局局長。「我要強調的是,對於一個發展中國家,特別是像中國這樣的國家,保持匯率水平的基本穩定,不論現在還是將來都是非常重要的。發展中國家如果匯率不穩定,大家都會有很多錯誤的預期,市場波動就很大」——郭樹清彼時的堅定,依然對應對2017年眼下中國匯率面臨的壓力和衝擊具有重要意義。防范金融風險,維護金融穩定,面對美元加息、歐洲崩離等因素對國際匯率市場的衝擊,當下中國依然要保持人民幣匯率的穩定,為國內金融體制改革提供堅定保障。

2003年開始,中國銀行業開啟現代化改革,隨後進入十年的黃金髮展時期,現代商業銀行制度的成型、完善,以及「中國式」金融監管制度的建立、發展,皆在此階段。換句話說,中國現代金融體系的建立與改革主要是在此階段。其中,最重要的代表性改革或攻堅性事件是對國有全資商業銀行的現代化改革。為配套改革,中央匯金投資有限責任公司作為工行、建行出資人,推進完成兩家公司的股改上市。在中國的改革模式下,中央匯金的角色定位一度引發外界質疑:中央匯金註資國有行的法律程序是否合適?巨額貨幣投放註資是否會引發貨幣危機?註資改革是否是中國銀行業現代化改革的正確起點?彼時,兼任中央匯金董事長的郭樹清頂住壓力,全力推進改革。事後再來評判,恰恰是中央匯金的角色保證了改革的完成、激發了後續中國銀行業的發展活力。

2005年,正在籌備上市的建設銀行突發狀況,建行能否上市成功牽動中國銀行業乃至金融業改革的全盤,不可失敗。正如過往任職總是在緊急時刻,郭樹清又一次臨危受命,接任建行行長,擔起只許成功不能失敗的使命——帶領建行上市。在他的強硬治理下,建行在216天後成功登陸香港聯交所,成為四大國有銀行中第一家在海外上市的銀行。以豐富之經驗完成中國金融業改革的標誌性成果之一。

豐富的經濟改革理論及實踐經驗,不僅保證了各項攻堅改革的順利完成,而且磨煉起了主管者洞察先機、高瞻遠矚的建瓴之力。郭樹清在建行期間的理念和實踐,也影響著離任後建行的持續穩健發展。2008年金融危機爆發後,建行率先推動貸款投放,卻又在其他銀行一擁而上之時降低貸款增速,甚至甘願放棄市場份額。建行在中國銀行業黃金時間發展中收獲到的,相比其他銀行或許更多。2017年3月,某香港上市的內地乳業公司股價斷崖式暴跌、或涉及財務造假問題,無法正常兌付部分融資人利息,僅據媒體公開報導即有23家金融機構涉及對該公司授信,但公開信息中債權人卻尚無建行身影。這或許不能充分證明什麼,但或許建行的風控和管理確實值得同業學習。

果敢有為

無論是任職證監會,還是處理建行上市,郭樹清被冠以「改革家」及「務實派」,都在履任新職後即刻開始系統工作,推出的諸多措施不是循規蹈矩的修修補補,而是換一種思路、另一種方法,以創新推動改革目標的做到。在證監會主席任上推出的70多項制度措施,充分展現了其果敢、堅定的工作風格。

從最早參與研究和探索宏觀經濟體制改革問題,到具體思考和創新經濟金融微觀領域創新,大量的經驗積累將為郭樹清在更深入、更廣泛和整體性的經濟與金融聯動改革中提供助力。2013年初,郭樹清調往山東,隨後出任山東省政府省長,開啟了近年來中國地方金融改革的示範建設之旅。

山東是中國東部經濟最為發達省份之一,但偏弱的金融發展水平卻與其經濟地位不相匹配。提升和發展山東金融,將為中國地方金融改革乃至全國系統性金融發展提供重要范本和啟迪,山東金融改革之於中國地方金融發展的意義,不次於建行上市對中國銀行業改革的意義。郭樹清空降山東後,金融改革隨即開啟。

上任不到半年,2013年8月,山東省政府印發《關於加快全省金融改革發展的若干意見》,在這份被稱為山東「金改22條」的指導下,山東的金融舉措在全國範圍內創下多項第一。12月,山東省發布了《關於建立健全地方金融體制改革的意見》,要求省市縣三級全面建立地方金融監管機構,屬國內首創。2014年7月,《山東省權益類交易場所管理暫行辦法》成為國內第一個單獨規範權益類交易場所管理的規範性文件;8月,山東省出台《關於開展介於現貨與期貨之間大宗商品交易市場試點工作的意見》,是全國第一個指導、推動介於現貨與期貨之間的大宗商品交易市場的專項政策文件。2016年7月,《山東省地方金融條例》獲得通過,開了大陸在省級層面金融立法的先河。期間,郭樹清推動在中央經濟金融相關部委「海選」人才,為山東省大部分城市標配一名「懂金融」的副市長,一度成為轟動事件。隨著山東金改的推進,其金融短板迅速補上,金融業發展成為山東經濟的支柱產業。2016年4月,山東青島首次被納入全球金融中心排名,名列第79位。

地方金融改革和發展一直是中國經濟發展中繞不開的重要話題,這其中又涉及中小企業融資問題、中央與地方分權問題,以及中國金融監管體制如何建立與發展問題。尤其是當前垂直金融監管體制下,國內地方政府在金融發展中責任與權力不對等,正在影響著對金融監管「二元體制」等諸多問題和政策的研究與探討。這種背景下,地方金融改革的探索和實踐,為下一步如何謀劃和完善中國金融監管乃至謀劃整體發展方向(打破二元金融服務體系)具有重要意義。山東省的金融改革是迄今為止,中國地方金融改革的重要區域性整體探索。

鑒於金融改革的系統性和長期性,以及金融改革綜合效應的顯現需要一定過程,短時間內不會發生太大的變化。但在亮眼的發展數據之外,郭樹清帶給山東的現代化金融發展理念,正在潛移默化地深刻影響著這個遵規守紀但卻銳意爭先的傳統大省。「齊魯青未了」,山東省的金融改革,必將成為中國金融監管與發展改革的重要經驗。

剛柔相濟

「學者型」「郭旋風」「改革派」等是郭樹清在不同「職業」階段被外界冠以的評價,屢次在關鍵時刻接棒重要使命,亦體現了高層對其能力的認可和重視。在中國經濟快速發展的過去三十年,改革需要果敢、執行要似雷霆,過程中則需要因勢利導,將改革中的「陣痛」降到最低,以最小成本獲取最大的改革成效。

郭樹清溫文儒雅,卻在就任山東後堅定表示「來到山東工作,我就是山東人,我將夙夜在公,盡心竭力。」曾有記者回憶,在一次會議時,這位記者追上剛參會完畢的郭樹清,並提出問題:「建行是否有意進一步收購財險公司?」據記者回憶,郭樹清微笑著搖搖頭予以否認,然後令人意想不到地摘下別在西服上的那朵花說:「送給你。」另有記者回憶,一次在接受路透社記者採訪時,當記者問:「您都喜歡哪種運動?是打高爾夫,還是網球?」郭樹清的回答卻出人意料——「在家洗碗。」

對於銀行家,美國的J·P·摩根曾經為這一職業描述了他的形象:傲慢、冷漠、自我中心、權勢十足。而凱恩斯則說:「銀行家在其業務經營中必然要表現出超乎人性的傳統的體面,終身從事這種活動使他們成為最浪漫並且是最不現實的人。」以郭樹清為代表的中國的銀行家們,卻是勇於擔當、幽默風趣、緊接地氣又剛柔相濟。

2017年,大陸金融業改革與發展又一次處在關鍵時期,美元加息、歐洲崩離、外匯衝擊、杠桿高企,內外部複雜金融形勢再一次帶來潛在洶湧風險,任何一項的處理和解決都會盤根錯節牽帶出一大堆棘手問題。此種形勢下,郭樹清「揮別齊魯、再赴京華」,將以其經驗豐富、踏實持重為防范化解金融風險、改革促進金融發展而貢獻力量,砥礪前行。

(作者單位:中國民生銀行)

讚賞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