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 | 銀監會嚴查吃空餉官太太 強監管落實到人

微信號:財新網

針對股東出資來源合規問題、離職監管人員的公關嫌疑、「官太太」問題、無任職資格高管履職等十大市場亂象,強調一次性問責到位

記者 吳紅毓然

近期,銀監會掀起監管風暴。財新記者獨家獲悉,4月7日,銀監會印發了《關於集中開展銀行業市場亂象整治工作的通知》(5號文),要求組織全國銀行業集中整治市場亂象。據財新記者了解,該工作由銀監會現場檢查局牽頭,梳理了十大方面的亂象:這包括股權和對外投資,機構和高管,規章制度,業務,產品,人員行為,行業廉政風險,監管履職,內外勾結違法行為,非法金融活動。監管的關鍵是人。對於銀行人員,銀監會要求檢查是否存在:以優惠條件錄用當地黨政主管幹部家屬子女、客戶的親屬或子女,發生風險就將員工辭職;對於監管人員,銀監會要求,檢查是否存在:離職到被監管機構上班後,利用原有工作關係,謀求監管機構取消或放鬆監管要求。

近期,銀監會掀起監管風暴。視覺中國

銀監會要求,各機構要以法律法規為準繩,排查本機構、本單位、本地區存在的突出問題,「有什麼排查什麼、查實什麼整治什麼、有什麼問題解決什麼問題。」「要一次性問責到位。」銀監會要求,對違法監管法規的要依法處罰,對出現風險的要問責到人,「一案三問」「上追兩級」;對違反黨紀政紀的,要交紀檢監察部門處理;對涉及違法犯罪的問題,要移送司法機關懲處等。整肅監管及內外勾結銀監會指出,持續監管不力、濫用職權等,是監管履職亂象。比如,對機構籌建盡職調查不到位,數據不真實;按照規定標準實施監管評級,人為抬高或降低機構年度評級;現場檢查不盡責,對違法違規機構和人員不問責,準入限制低於法律法規要求等。據財新記者了解,人為抬高機構年度評級確有其事,某些金融機構業務粗放,監管年度評級卻很高,一度引發監管內部爭議。同時,銀監會還將檢查,離職監管人士到金融機構任職,是否存在公關嫌疑。這包括,利用監管職權,未履行必要手續,直接安 排本機構人員到監管對象從事經營管理工作;介紹關係人與被監管對象開展業務;安排關係人到被監管機構工作;離職到被監管機構工作人員,利用原有工作關係,謀求監管機構取消或放鬆監管要求以及其他特殊照顧等。在內外勾結方面,銀監會要求檢查,是否監管部門工作人員有意接受被監管單位提供的虛假文件、證明資料、未審計的財務報告,進行市場準入審批;向當事人或關係人泄露現場檢查、案件核查信息。同時,也要檢查金融機構與客戶是否存在勾結。包括:未盡職調查接受殼公司貸款、關 聯方融資、重復抵押、違規擔保;辦理權屬證書不真實、抵質押 行為不合法、帳實不相符的抵質押業務;私刻、盜用印章為客戶辦理開戶、支付、存貸款業務或帳外經營;超出授權額度審批信貸、債券交易以及其他業務交易報價等。嚴查股權代持在「嚴查違法違規代持銀行股權」的總基調下,股權治理被銀監會重新放到了聚光燈下。7號文指出,將針對銀行業目前存在的突出風險,補充完善股東管理等監管制度。「三套利」中,銀監會也要求檢查,是否存在通過掩蓋關聯關係、股權代持、股權轉讓等方式,違規超比例持有商業銀行股權、變更持股或股份總額5%以上股東的情況。據財新記者掌握的5號文內容,銀監會指出,要對股東、股權、對外投資、員工持股對照檢查。股東方面,要求檢查:是否初始入股或增資擴股時不符合規定資質條件;是否未經批准持有股權,或行使股東權利;入股資金來源不符合自有資金要求,或入股資金未真實足額到位;未經批准超過規定比例持股,或抽逃資本金等。部分上市銀行年報顯示,有保險公司借保險產品買入銀行股份,比如安邦通過投資型保險產品買入工商銀行、民生銀行股份,天安財險通過保險產品買入中信銀行股份,其資金來源是否符合自有資金的規定?股權方面,要求檢查:自然人之間、公司或事業法人之間、自然人與 公司或事業法人之間代持股份;頻繁變更股權,股東行為短期化,或借機牟利等。對外投資方面,要求檢查:違規對外投資;違法持有多家金融機構股權;為大股東融資進行對外投資;以貸款、理財、信托計劃等形式為實際關聯方提供資金用於股權投資或兼並重組等。此前財新記者調查,恒豐銀行就以理財資管計劃違規為管理層提供資金,用於股權投資恒豐銀行自身。(見《財新周刊》「恒豐銀行股權控制術」)員工持股方面,要求檢查:違規設立員工持股計劃;變相為員工代持 股份;為員工持股提供杠桿配資等。高管未經批准不得履職在機構方面,銀監會要求檢查:未經批准擅自設立分支機構、事業部、業務中心等;超範圍授權分支機構開展票據、同業、對外簽署合同等表內外業務;向關聯方提供授信或擔保、轉移資產、利益輸送等。在高管方面,銀監會要求檢查:董事、各級高管人員不符合任職資格條件或未經監管部門核準任職資格而履職;風險總監、合規總監、內審及財務負責人未取得任職資格而履職等。近期,民生銀行部分董事資格獲批,但安邦派出的姚大鋒、田志平等人的董事資格仍未獲批,他們是否該履職?恒豐銀行以副行長畢繼繁全權代理行長一職,但銀監會未批准其行長職責,其履職是否正當?在公司治理方面,銀監會要求檢查:黨委會審議重大事項流於形式,董事會、高管層、監事會之間的相互制衡機制不健全等;在績效考評方面,銀監會要求檢查:分支機構、事業部、利潤中心 的績效考評規則不科學,實行簡單的層層加碼、人人加壓分派任務指標等。在人員方面,銀監會要求檢查關係人員、辭退員工、非正常流動。在關係人員方面,除前文所說的以優惠條件招官員家屬或客戶家屬外,還包括,與親友任職機構發生有可能影響公平公正交易而沒有主動報告說明;存在完全「吃空額」或變相「吃空額」問題,或給予關係人員顯失公允的薪酬福利待遇等。此前多家銀行暴露的「官太太」問題,則是一種亂象。銀監會還要求檢查,如果員工假借本機構名義謀私利而形成風險, 不得在客戶要求賠償但責任未分清的情況下,辭退員工,聲明其行為與本機構無關;出現案件或風險事件後,未進行內部問責和監管問責,不得先行辭退相關負責人和直接責任人等。這多發生於銀行「飛單」銷售和票據案發時,往往銀行稱為「離職員工操作」。同時,銀監會認為,高管、中層、基層人員大批量同時期流動,導致內部控制機制失效,也是亂象。2016年末平安銀行換帥後,高管及對公部門流失嚴重,未能有效做到換帥的平穩過渡。檢查「香腸式」和「套娃式」產品在業務方面,銀監會要求檢查,是否存在超業務範圍經營、帳戶管理不嚴格、不同性質業務界限不清、虛假業務等。比如,是否出租帳戶給市場中介公司進行票據買賣等業務,定期收取固定費用;外包業務,為非本機構員工設立業務部門,實行收益分成;是否不獨立開展盡職調查,跟著其他機構放貸等。此前平安銀行曝光的劉樹雲案,就涉及銀行成立體外資管子公司,以財務顧問名義收取費用,涉嫌侵占客戶利益。而這種現象,絕不僅僅只存在平安銀行。(見《財新周刊》「平安銀行換帥」)在產品方面,銀監會要求檢查,是否將傳統金融產品「香腸式」拉長,發放貸款後要求一部分轉為存款,作為全額保證,開出等額承兌匯票;是否將資管產品「套娃式」疊加,無法識別底層資產,無法判斷最終債務人的償債能力等。此前天津銀行成都分行案,則是銀行業普遍的貸款回報利益鏈的典型案例,屬於「香腸式」產品。2014年5月,天津銀行成都分行青羊支行的一二把手被當地檢察機關帶走,據財新記者了解,這是因該銀行人員將回報資金私用放高利貸,客戶不滿銀行愈演愈烈的要求而「反目成仇」,轉向當地檢察院實名舉報。(見《財新周刊》「貸款回報鏈」)除此,銀監會還要求檢查不當銷售、亂拉存款、非法集資、地下錢莊、無照亂辦金融等行為。在「防范金融風險」被提到了國家戰略高度的背景下,銀監會疾風驟雨般出台多個政策,「強監管、強問責」成為監管工作主題。近期密集出台的文件包括,《關於提升銀行業服務實體經濟質效的指導意見》(4號文),《關於銀行業風險防控工作的指導意見》(6號文),《關於切實彌補監管短板 提升監管效能的通知》(7號文);以及,開展 「三違反」(45號文,違反金融法律、違反監管規則、違反內部規章)「三套利」(46號文,監管套利、空轉套利、關聯套利)、「四不當」(53號文,不當創新、不當交易、不當激勵、不當收費)專項工作,力度空前,其中45號文為財新獨家披露。

內容轉載自公眾號


金融混業觀察

金融混業觀察

了解更多

讚賞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