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前後,去杭州的龍井村尋找一杯茶的前世今生

微信號:國家地理中文網

微信號:NationalGeographicCN

若沒有公路的聯通、商賈遊客的打擾,龍井村一定是一個外人羨慕的世外桃源。

攝影、撰文:佐螞

  西湖邊上的群山,似乎是上天對杭州城的恩賜。這裡山形委婉,植被豐富,又有大大小小的河流溪湖穿插其中,氣候宜人,讓進入其中的人們流連於此。山中質地優良的白沙土,滋養著萬畝茶樹,又締生出龍井茶綿延千年的名氣。

龍井村周邊山上的白沙土,質地松軟,養料充足,很適合茶樹生長。

  清明前後,正是西湖龍井采摘炒制的季節,也是各地茶商遊人問茶龍井的時候。龍井茶按產地分為「獅」、「龍」、「雲」、「虎」、「梅」五個字號,而居於首位的獅峰龍井,又是龍井茶的上品。在獅峰腳下的龍井村裡,即使是不怎麼識字的農家婦女,也能對這龍井茶的講究娓娓道來,話語之間無不透露著生長於斯的自豪。

清晨,走在虎跑路上的采茶女,她們要去虎跑後山摘采新鮮的茶葉。

龍井村坐落於群山環抱之中,閒適清淡。

  龍井村坐落於群山環抱之中,灰白相間的屋頂,映襯著山上整齊種植的茶樹,閒適清淡的時光。若沒有公路的聯通、商賈遊客的打擾,這裡一定是一個外人羨慕的世外桃源。

清晨,獅峰山上的茶田間忙碌著辛勤的采茶工。

山間的霧氣還未散去,茶樹上的露水在初升太陽的照射下閃著點點亮斑。

不僅要采茶,對於雜草過多的地方,采茶工們也要做好雜草去除工作,為茶樹的生長保證充足的養分。

  初到龍井村是在這春天的清晨,貪睡的遊客尚未蘇醒,但茶農們的一日生計已經開始。村子裡,茶農們忙著撿茶炒茶;村兩旁的山腰上,勤勞的采茶工星星點點的分散在成片的茶園中。我踩著泥濘,褲腿沾著露水上到茶山。這裡是正宗的獅峰龍井產區,此時正是明前茶采摘炒制的最佳時節。采茶工是茶農家裡請的短工,大部分來自杭州周邊的省市,每年也只有清明前到谷雨之間的二十多天在此采茶。這期間的采的茶葉鮮嫩,加之產量較少,因此價格也是極高,被好茶之人稱為「明前茶」和「雨前茶」,再往後的茶葉就略顯粗老,口感也差,也就沒有那麼值錢了。

茶樹新生的嫩芽在陽光下色彩鮮艷。

茶園是包產到戶的,這是龍井村169號農戶家的茶園。

  獅峰的茶園是包產到戶的,據村裡的茶農說,以前生產合作社解散之後,村裡就按每家每戶的人頭數將山上的茶園分到各家,交由各家打理。茶田上的茶樹整齊規劃,一排排錯落有致,分布在傾斜的山坡上。采茶工們就在這茶田間忙作。

來自江西上饒的采茶女已在獅峰采茶9年,經驗豐富,手法嫻熟。

獅峰上茶田之間連接的小路旁,綻開著初春的山杜鵑。

茶田裡豐富的植被就是這土地肥沃的最佳佐證。

  采春茶是很有講究的,可以采摘炒制的須是茶樹新發的嫩葉。在獅峰後山的茶田裡碰見幾位來自江西上饒的采茶女,她們好奇我這麼早就進山。我與她們攀談,中間一位年長的大姐告訴我,這已是她在獅峰采茶的第九年,她們采茶要采「兩葉一心」,即兩片嫩葉及之間發出的單只新芽,而且還不能直接用指甲掐,要輕提下來,以減少對芽葉和莖桿的損傷。如此細致的慢活,加之今春氣溫較低抽芽較少,所以一早上下來,采的茶葉並不多。太陽逐漸升高,沿著茶山的小徑我準備下山,山間留下采茶女們談笑的聲音和忙碌的身影。

采茶要采「兩葉一心」,這是茶樹上最鮮嫩的部分。

采好的茶葉放在通風良好的竹簍裡,有利於散熱,可以保持茶葉的新鮮。

近處的茶樹映襯著遠處采茶女忙碌的身影。

 

經過村間的道路,你會發現這裡每家每戶都在炒制茶葉。雖然現在有電動的炒茶機器,但是大部分村民還是選擇人工炒制,畢竟炒茶是一項講求手法的工藝,很多東西機器是替代不了的。在一戶姓來的農戶門口駐足,看年長的女主人坐在鍋前炒茶,她說已經炒了三十多年龍井茶,手藝是自學的,以前家裡男人在外奔波尋找生計,家中產茶的擔子只能自己扛起來。在高溫的炒鍋裡徒手炒茶並不輕鬆,手指肚被燙傷是技藝不熟練的炒茶工經常遇到的事情。我看著一撮茶葉在她的手下蹭著鍋底翻動,龍井茶特有的香氣就從那指尖散發開來。

炒茶是一項講求技法的手藝,這家的女主人已經有30多年的炒茶經驗。

有外地的茶商來村裡訂購茶葉,這家全家上手,為客人打包茶葉,一袋袋稱重裝好的新茶碼放整齊,它們將被運往外地,供祖國其他地方的飲客品嘗。

龍井村每家每戶都是龍井茶的「生產車間」,攤放的新鮮茶葉不久便會被炒青鍋(殺青)。

  村口的190、191號民居,還保留著民國的木質老宅,如今已被杭州市列為文物保護對象,應該算是村子的門面,屋裡的桌上陳列著毛主席等歷屆主管人調研龍井村的影像資料,似乎像外人宣示著這村子的光輝歲月與歷史厚重。這家依然有人在門口炒茶,炒茶師傅告訴我,炒茶一般要炒兩遍,第一遍叫做殺青,然後經攤涼回潮和第二遍炒制收灰之後才可以成為成品幹茶。

龍井村的190、191號木制民居被政府評為「杭州市歷史建築」。

被評為「杭州市歷史建築」的190號民居。

毛主席等歷屆主管人到訪龍井村的照片被陳列出來,這是村裡人引以為傲的談資。

龍井村190號的炒茶師傅向我展示經過「殺青」的龍井茶葉。

  走累的時候找一戶農家,花三五十元泡一杯今春新制的龍井茶,看著幹扁的茶芽在透明的玻璃杯中逐漸飽滿、煥發生機,仿佛又看到了它們曾經長在樹上的雨露時光。龍井茶清香入口,但誰會去想這一杯茶水背後的艱辛與繁瑣……

玻璃杯中的龍井茶葉顏色鮮嫩,就像從樹上剛摘下來時一樣。

追求精致的龍井茶作坊會安排專人把剛摘下來的新鮮茶葉按大小、形狀進行分揀,之後再進行殺青炒制。

  沿著村中道路一直深入,就到了老龍井,路上除了遊人商賈,見的最多的仍然是掛著竹簍帶著草帽的采茶女,她們三五一堆走在一起,形成這山間獨有的風景。老龍井景區雖然占地面積不大,但是卻大有可觀。景區入口處有當年乾隆皇帝禦封的十八棵茶樹,如今已被石欄圍了起來,樹依然是樹,和山上的萬千茶樹並沒有什麼區別,但多了故事,也就顯得不那麼普通了。

老龍井位於龍井村深處的山腳下。

乾隆皇帝敕封的十八棵禦茶樹。

  龍井是一個圓形的泉池,泉水依舊清澈,在陽光的照射下倒映著夢幻的藍色,古人認為這泉水與海相通,其中有龍,因此叫做龍井。這附近原建有龍井寺,俗稱老龍井,龍井茶亦得名於此。千年以前,有一位高僧辯才法師在這老龍井寺裡隱居,於附近的獅峰開山種茶,招待前來探訪的文人墨客,這其中就包括大文豪蘇東坡。或許在辯才之前,已有農戶於此種茶制茶,但因有辯才蘇軾這樣的名人出沒,龍井茶才能名揚四海,被天下所知,所以,後人奉辯才法師為龍井茶的鼻祖,並於山間修亭建碑以示紀念。

龍井的泉水依舊清澈,在陽光的照射下倒映著夢幻的藍色。

山間的辯才亭為紀念龍井茶鼻祖辯才法師而建。

  辯才法師當年用佛教天台宗的教義教化吳越之地的百姓,由於修行和功德較高,龍井寺也被視為天台宗的祖庭之一,至今仍有江浙一帶的僧人來此尋訪辯才曾經的蹤跡。出老龍井的時候,碰到從寧波前來的德弘和尚和他的師弟,他與我講述了這辯才法師與老龍井的故事,又為這次訪茶之行增添一抹歷史傳承的色彩。

九溪源:九溪十八澗的源頭也位於老龍井景區內。

采茶工在獅峰山上的茶田間忙作。

獅峰那頭,梅家塢的茶田間,采茶工們依然忙碌在這一年之計在於春的時光裡。

  龍井村的一頭連著獅峰山下的老龍井,另一頭又通著九溪十八澗的山間步道。從村口十裡瑯璫的石階翻越獅峰又可以途徑五雲山,到達山那邊的梅家塢。梅家塢是「梅」字號龍井茶的產區,這裡的茶園分布在山間的平地上,和獅峰山間的茶田相比,又是另一番景色,但茶田間分散著的依舊是忙碌的采茶工,她們,依然不知不覺地裝點著遊人眼中的風景。

點擊左下角「閱讀原文」,將世界收入囊中!

讚賞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