貨幣戰爭打響第一槍?特朗普「匯率操縱」火力全開

微信號:華爾街見聞

微信號:wallstreetcn

關注並置頂,重要資訊不錯過!

來源:華爾街見聞(ID:wallstreetcn)

特朗普的「恐嚇」顯然奏效了,大選以來高歌猛進的美元在今年遭遇了「當頭棒喝」。

整個2017年1月美元指數大跌2.6%,創下了1987年以來最差的1月表現。

值得注意的是,1987年正是裡根執政時期,當時裡根主導了美元的貶值以應對飆升的日本貨物進口,而他也被市場廣泛拿來與如今的特朗普政府做類比。

最近,特朗普「匯率操縱」火力四射,先後指責德國和日本,說他們操縱匯率,讓歐元和日元過度貶值,占美國的便宜。

此前,特朗普在競選期間一直表示將把中國宣布為「匯率操縱國」,並罕見警告「強勢」美元,貨幣戰爭可能來臨了嗎?

美國密集炮轟德日「匯率操縱」

上任之初,美國總統特朗普關於「匯率操縱」的指責,也落到了日元身上。

特朗普周二表示,日本等國多年來操縱外匯市場,「他們玩轉貶值手段,而我們就像一群傻瓜一樣坐視不理。」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今日公開表示,關於日本央行正試圖讓日元貶值的說法是不對的,日本央行採取的措施是為做到物價目標。任內並未進行匯率干預,外匯管制不應成為貿易談判的一部分。

日本內閣官房長官菅義偉此前回應稱,日本並未設定匯率目標,將遵循G7與G20協議實施匯率政策。

除了抨擊日元匯率以外,歐元也未幸免。

美國總統特朗普首席貿易顧問納瓦羅周二指責德國利用「嚴重低估」的歐元「揩油」美國及其歐盟合作夥伴,歐元是一個「隱性的德國馬克」,其價值低估使德國和其主要貿易夥伴相比具有優勢。

隨後,德國總理默克爾作出回應,稱德國一直要求歐洲央行保持政策獨立性,德國不可能影響歐元匯率。

美國財經媒體的美元指數在兩人講話後相繼下挫,已抹平了去年年末歐洲央行和美聯儲會後的所有漲幅。

德日只是特朗普的「前菜」?

過去30多年來,中國經濟高速發展、一路趕超,如今已經成為全球經濟體量第二大國、全球貿易和製造業第一大國, 無疑成為美國最大的競爭對手。特朗普要讓美國「Great Again」,對中國經濟各層面進行施壓已無懸念。

那麼,為何特朗普對墨西哥、德國和日本提出各種具體要求之後,沒有馬上針對中國提相關要求呢?

中泰證券首席經濟學家李迅雷認為,特朗普是想先試探一下這些國家的應變舉措,積累經驗找以到對付中國更有效的方法。

墨西哥是緊挨美國的發展中國家,對付起來相對容易;德國、日本與美國均屬於市場經濟國家,理念上並無根本衝突,貿易交涉上充其量就是一個討價還價過程。

迄今仍沒有對中國出重拳,可能這也是他的謀略,把最難打的對手留在最後攻擊。

那麼,中國應該如何應對呢?李迅雷認為中國需要加快改革節奏,因為時間就是生命,時間就是金錢。

逆全球化趨勢早在特朗普競選總統之前就形成了,因為全球經濟的話語權仍在西方國家手裡,當全球化對西方國家不利時,他們就選擇貿易保護。俗話說打鐵還需自身硬,只有靠改革推進、結構改善,應對特朗普的挑戰才有實力。

貨幣戰爭真的要來了?

德國商業銀行分析師Ulrich Leuchtmann警告稱,在納瓦羅對歐元評論之後,讓人討厭的貨幣戰爭可能來臨。「納瓦羅的表態實際上已經在貨幣戰爭中打響第一槍,美國政府正在對戰全球。」

此前1月17日,特朗普在正式就職前親自接受《華爾街日報》專訪時明確的提出「強勢美元正在將我們推入深淵」(it’s killing us),隨後特朗普顧問Scaramucci也在達沃斯演講中提到,「有必要對強勢美元給予足夠關注」。

Brown Brothers Harriman全球匯率策略主管Marc Chandler稱,特朗普是第一位強調美元過於強勢的美國候任總統,他所說所做在美國總統中沒有先例。

美國近代歷屆總統從未通過口頭言論刻意讓美元走高或者走低,而且從克林頓時代以來,美國政府的政策傾向都是保持美元強勢。Chandler稱,盡管美元強勢對美國經濟帶來一定阻礙,但歷屆政府基本放任不管,至少口頭上是如此。

Chandler認為,如果在任的美國總統開始通過口頭言論讓美元走低,那麼就將迎來真正的貨幣戰爭,而這也會讓那些我們此前認為是「戰爭」的事件變得不值一提。

不僅如此,讓美元下跌還會導致貿易戰的進一步升級。英國《金融時報》援引康奈爾經濟學家Eswar Prasad稱,一系列貨幣戰爭可能會為範圍更廣的貿易戰埋下伏筆。

特朗普在競選期間一直表示將把中國宣布為「匯率操縱國」,截止目前尚未有表態。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