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懂九宮真人,才算看懂《西遊伏妖篇》

微信號:電影頭條

微信號:movieiii

坊間有個傳聞,說是星爺看了《捉妖記》,姚晨客串的美女廚神,短短幾分鐘出場卻彈眼落睛,於是星爺不惜給《西遊伏妖篇》的九宮真人「變性」,也定要找姚晨來演。

事實上,這段緣分可以追溯到《西遊降魔篇》,那年星爺就問過姚晨「約不約」,只不過姚晨當時正在拍另一部電影,十動然拒「星爺,我們不約」。沒想到啊沒想到,一個曾經拒絕了星爺的戲的演員,竟還能再次被邀請,就問你膩不膩害?

但是至此,我們也油然而生一個不成熟的困惑:到底什麼原因,讓星爺對姚晨有著如此強烈的合作意願?現在就讓我們走進《西遊伏妖篇》,一起來揭開國師·九宮真人的神秘面紗。

九宮真人登場就自帶神秘氣息,排場十足,雌雄莫辨,一眼望去就是個有故事的人。

早在《武林外傳》時期,姚晨就以裝傻充愣傻白甜的單純表演搞笑,這是星爺電影裡常見的表演方式,從而得了「女版周星馳」的封號。而到《捉妖記》,她完美實踐了搞笑的新方式,注重「開口跪」的反差。

《伏妖篇》裡姚晨塑造九宮真人時延續了這種反差感,貢獻了亦正亦邪的精準演繹。

錦衣華服是正,珍珠點綴的白色朝服,一下子與周圍人艷麗裝扮、取經小分隊的落魄裝扮拉開差距,神情端莊中不乏威儀。宣揚心法也是正,侃侃而談,似高僧論法,又似閒話家常,言辭機變中不失親和。不得不說,這跟氣場及氣質有關。

而那三分縈繞不去的邪氣,來自導演徐克向來青睞的女扮男裝的英氣和邪魅,亦來自尷尬情境下,眼角眉梢的微表情和舉手投足的小動作,比如鴿子沒能及時飛起來的笑容凝固,比如跟《大話西遊》裡紫霞手撓手指有著異曲同工之妙的擦手指。

姚晨遊刃有餘地輾轉於威儀和跳線之間,第一時間建立九宮真人兼具憨厚、自嘲的老好人形象,推心置腹,性情溫和,一如比丘國是個兒童樂園般的存在,沒有任何攻擊性。(然鵝,自帶火眼金睛天賦技能的孫悟空早已看穿了一切,但是他低調,他不說)

《伏妖篇》跟《降魔篇》一樣是三段式結構,並且都是明暗兩條線索維系。

明線皆為我來了、我看見、我打怪。段小姐作為《降魔篇》的愛情暗線,吃瓜群眾應該很清楚了。而九宮真人看似只出現在《伏妖篇》第二段和結尾,實際卻是貫穿始終的一條暗線。(友情提示,最後她腳踏蜘蛛形狀的粉紅雲,可見蜘蛛精也跟她有關)

相比包貝爾外放式的表演,姚晨大多數時候在「收」,既要鎖定在與其他演員相協調的喜劇風格之內,又不至於怎麼怎麼呼呼太過鬧騰,這讓九宮真人的戲中戲留下了值得玩味的空間。

九宮真人全程笑得人畜無害,看似處處維護唐僧,其實卻是隨心隨性地任由事態朝著嚴峻險惡的方向發展。

有兩處隱藏很深的細節,簡直細思極恐。比丘國皇宮,國王揚言砍了唐僧,她笑說「開玩笑的」,而劊子手那明晃晃的大刀真的不像開玩笑啊。隨後,她貼心叮囑唐僧師徒趕緊跑路,而彼時唐僧和孫悟空積攢了一路的難以調和的人民內部矛盾即將掀起風暴。

通常西遊途中,女妖精和女施主們目的非常明確,唐僧這麼一塊小鮮肉放在眼前,不是想吃他,就是想睡他。九宮真人卻特立獨行,她只想阻止唐僧西天取經,吃他(通過蜘蛛精)或者睡他(通過白骨精)不過是手段而已,其最終目的是看見如來等不到親自挑選的取經人時的哀怨小眼神,證明自己對佛法的理解比如來高明,心裡暗爽一把。

那句「如來,我為你而生,你可有正眼看過我一次?」的控訴,作為寵物卻不被重視的不甘與怨憤,被一語道破,也從側面解釋了她為何會有把「很萌」的齊天大聖放在身邊養起來的重口味想法。至此,九宮真人的性格和內心完整了,人物現了她的「原型」。

好的表演往往能補足人物性格和內心世界的搭建。全部謎底揭曉後,再回過頭來看,就會發現姚晨堪稱整場演技MVP。與其說《伏妖篇》是姚晨的喜劇回歸,不如說是她在屬於自己的喜劇標籤上又添了富有層次的註腳。

當你以為她演的是單純的喜劇之際,她讓你看到了人物的腹黑做戲,當你以為她演的是邪魅之際,又發現了人物以孩童視角(比丘國)挑戰成人世界規則的叛逆調皮。九宮真人主張隨心隨性,而姚晨的表演也仿佛信手拈來,複雜的人物性格屬性被她一點一點地剝離、呈現出來。

從系列的宏觀角度來看,《降魔篇》是團隊組建,《伏妖篇》則是團隊磨合,每支隊伍的每次成長都需要一個強大的對手,這一戰,姚晨的九宮真人做到了當之無愧的強大。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