厲害了老嶽父,一個新婚青年陪山東媳婦回娘家的拜年路

微信號:新聞哥

微信號:newsbro

本來哥打算今天跟大家聊聊被爸媽催婚,被奶奶催娃,被大伯、大姑、小姨數落不孝,被表姐家熊孩子撕書以及摔壞電腦的春節闖關歷險記,不過,看了後台的留言哥改主意了,有位哥迷洋洋灑灑寫了一篇宏文,訴苦他婚後第一次到山東拜見嶽父大人的經歷,哥看了很感動、很心酸,不知說什麼好,只有送上哥最爽朗的笑聲。

下面是哥梳理的吐槽點,並作了一些修改調整。人家不讓署名,說妻子也關注了哥的公眾號,呵呵噠,好像妻子看了文章不知道是誰在吐槽似的,祝你好運。

開工吧,分割線!


哥,你一定沒被人灌醉過吧,記得前幾天你還說春節敬酒的事情(亂入一下,應該是指《規矩我懂,但哥們你別勸,這酒我不喝!》),希望大家能不喝就不喝,現在我只能說理想很豐滿,現實醉醉的。

今年跟妻子說定了回她娘家過年,親戚聚會難免要喝點酒,這個心理準備我還是有的,只是萬萬沒想到,山東人喝酒的套路防不勝防啊,上到嶽父下到妻子的兄弟子侄,個個都是酒桌上的老油條。

Round1,除夕夜。

酒桌上的較量從除夕夜就開始了,不過這次程度只算大戰前的摩擦性小規模戰鬥。坐到飯桌上的那一刻我還小清新呢,以為交流感情不一定推杯換盞,喝茶喝飲料都成,大家聊聊天多好。不過自從嶽父落座的那一刻,我就被一股力量裹挾了,就像張學友的歌詞「飄零在風中,聚散不由我」。

嶽父自始至終帶著慈祥和藹又含蓄的微笑,現在想想,那笑容裡包含了一個父親被搶走女兒之後的複雜情感。他幾乎是寒暄兩句就舉杯,從小到大也沒人教我這種情況該怎麼應對啊?跟工作場合上似的找點冠冕堂皇的話擋回去?可這些酒桌老油條基本能瞬間看穿你的小心思,經過短暫又劇烈的思想鬥爭,我覺得為了將來的長久和平,在這個酒桌上多說多錯是必然的,最後橫下一條心,喝。

兩手端起酒杯,碰杯時保證自己的杯口比嶽父的低很多,杯口高了可不是有禮貌的舉動。接著仰頭喝酒,斜眼裡註視嶽父吞酒的速度,他要是一口悶,做女婿的若只有蜻蜓點水,大不敬的標籤算是注定了。

按照老丈人的節奏,他喝完我也喝完,他喝半杯我還得喝完,彼此都說少喝點,可誰真正少喝過?新聞哥等你結婚後就知道了。好在是啤酒,咱年輕人也算火力旺,眼看著桌上的酒瓶逐漸減少,勝利在望啊。誰知妻子又從桌底搬出十幾罐。當時我的眼神是複雜的,我的酒量她知道啊,最後妻子小聲跟我說,難得看爸高興,你倆喝得也挺開心,繼續唄。

我……TMD

後面的事情我已經記不清細節了,只記得兩個人他說我笑,我說他笑,偶爾他叫我兄弟,我喊他大哥。期間嶽父回憶自己的婚姻生活,吐槽嶽母管老公太嚴格,而我只能說他女兒如何溫柔體貼尊重自己,對他女兒的讚美之詞有多少說多少,平日裡他閨女兇猛的真相是只字不能提的,雖然暈酒,這點警覺意識必須要有。(哥P個S,在嶽父面前吐槽新婚妻子,很想知道後果是什麼?)

實在扛不住的時候,我就不停跑廁所。回想起來,躲在廁所裡的時刻,安靜美好的像是在天堂。

Round2 大年初二

按照山東的傳統,這一天是回娘家的日子,也是新女婿拜見嶽父的正式日期。妻子家的叔伯兄弟一大幫人要來嶽父家跟新女婿聚聚,我在這裡才真正領略到山東人喝酒的套路,歷史傳統千年積淀,高,實在是高。

圍桌而坐的都是男性,而我莫名其妙被安排坐在了首席。當時我已經感到氛圍的奇妙,妻子也事先告誡這次能擋就別喝,不用顧忌太多。宴席開鑼,首先嶽父象徵性地向大家敬酒,然後是兩位坐在我旁邊的兄長輪流敬酒,並不斷催促我多喝。那時我心裡是拒絕的,實在不知到底為了什麼理由跟他們喝個不停,可縱然我只喝一點他們喝一杯,還是不斷舉杯敬酒。

這次的局面已經變成了一對多,盡管我每次喝的少,卻頂不住喝的次數多。後來才知道,山東的酒桌上,人員分布也是有講究的,嶽父是酒席的主導者,同時還有幾名助手分布在宴席上,名為陪客,分為客人左側的主陪和右側的副陪。如果陪客太多,排列的順序會很複雜。他們的目的只有一個,讓客人多喝,真是讓人絕望的酒局。

(再P個S,哥查了一下,山東人民酒桌的套路不是一般的深啊,大體關係如下圖,根據賓客的地位安排座次,然後保證每一位賓客旁邊都有一到兩位陪客。心機,赤裸裸的心機酒局)

知道他們來者不善,你有你的張良計,我有我的過牆梯,沒有兩把刷子誰能在自由戀愛中娶到老婆啊。水杯、紙巾都是妥妥的藏酒工具,對不起了,再好的酒也不能當成礦泉水喝,喝酒太多一不小心新婚妻子成了小寡婦那還了得?

雖然有作弊的伎倆,但我還是沒逃過喝醉的下場,我懷疑嶽父計算過作弊造成的酒精損耗。就在酒桌上幾位兄弟眾人皆醉我獨醒的時候,嶽父家門一開,進來幾位弟弟,上前就說,姐夫也在啊,來,弟弟給您端個酒。接著一杯酒就到了面前,對方眼巴巴地看著你喝完。

最後在幾個紅包炮彈的攻勢下幾個小孩才說了真話,他們是在宴席快到尾聲時被嶽父安排來的,目的也是要讓新女婿多喝幾杯……

這幾天基本天天如此,round3、4、5……我已經摸出了基本的套路,一場酒局的開端都是冷不冷熱不熱的寒暄,主人家總希望借助酒精打破尷尬的局面,直到所有人喝的你不是你,我不是我才算盡興。至於只有新女婿一個客人時,讓我酒後吐真言才是真目的。

在山東的這次酒精大作戰,其實除了大年初二的瘋狂,其他多數時候的多數人還是懂分寸的。你不想喝,「感冒」「開車」「脂肪肝」等等都是借口,說出來聰明人自然懂,不知趣的人自然也有,這時不管對方怎麼勸我就是咬定了不喝,他們勸也是虛勸,幾次拒絕下來,對方也就安分了。但是如果沒頂住一時松口,後面無論再怎麼找理由,對方也不會收手。除非你有足夠的實力,將所有人灌醉,於是一戰成名,以後他們再也不會輕易挑戰你。

我是喝醉也能走直線的分割線


看到這裡哥覺著,山東老丈人果然兇猛,哥現在想問一個問題,山東的同學,你們那邊真是這麼個情況麼?如果屬實,哥往後就不輕易勾搭山東女生了。畢竟,身邊的山東女生確實很能喝。

哥一直覺得酒除了削弱人們的理性意識,讓一幫不是很熟悉的人聚在一起吹牛逼,也沒什麼其他積極作用。這一點在春節親戚聚會上最明顯,尤其當叔伯姑舅聚在一起時,試想一年也不能見幾次的人有什麼好聊的?親近的自然無話不談,不熟的空有親戚的名頭,只能兩眼直愣愣的尷尬互懟,除了酒上的那點較量還能有什麼交集?哥真心覺得,這種聚會不要也罷。

不過對於進門女婿,酒後見人品這個方法,山東的嶽父們玩得真溜。

閱讀原文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