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見了家鄉,北上廣才是我的鬥獸場

微信號:LinkedIn

微信號:LinkedIn-China

你問我多麼熱愛這座城市,似乎也不至於。

但對於大多數年輕人來說,只有在這裡,雄心萬丈的二丫、狗蛋和翠花才有可能蛻變成Mary、Mike和Elena。

本文為LinkedIn原創,作者劉卿,知乎大V,資深廣告行銷人,現從事新媒體行業。微信公眾號劉卿的自華屋(id:liuqingdezihuawu)。

1

2016年12月起,霧霾像紊亂的大姨媽,每隔幾天就光顧一次帝都。

每次霧霾來襲,都能明顯聞到一股難以言說的氣味,不至於臭,但你明顯感覺空氣裡混入了不明物體,帶著金屬與石棉的分子往鼻孔裡鑽。

2016年12月20日早晨九點,我從窗台向下俯瞰,還以為北京下雪了,房頂、地面和樹梢都凝了一層厚厚的灰白。

等我戴著口罩出了門,才發現哪有什麼霜雪,是北京的霧霾太大了,從高處看去,像霰雪一樣,漫天紛揚。

有條件的朋友都請了年假去泰國廈門三亞躲霾。無奈留下來做了人肉吸霾機的,呼吸道或多或少都出了問題。

最可憐的是孩子。朋友圈裡有當爹當媽的,三天兩頭抱著孩子往醫院跑,照片上幾歲大的小朋友,小臉罩在口罩裡一臉的無助。

我問醫生朋友是霧霾導致的嗎?

他答不完全是,冬天本就是呼吸道疾病高發期——但霧霾絕對起了催化作用。

有些公司在霧霾天允許員工在家裡工作——說得好像家裡就沒有霧霾一樣。

其實光把空氣淨化器開到最大是無法消除房內的PM2.5的,你必須緊閉門窗,就連門窗的縫兒也得牢牢封死。

春節臨近,霧霾終於散去,因為霧霾而拖延的工作要趕在這幾天完成。年終尾牙,大家都忙,天天加班到十點。不過又怎麼樣呢,超負荷加班本就是北上廣的常態。

還在海南工作的時候,我從來都沒想到過,原來下班後上司可以一個電話就把你叫回公司,每個周末還要工作。

在三線城市,上班時間和下班時間往往分得很開。

而在北京,要麼你在工作,要麼你在為工作待機。

2

今年混的是新媒體影視行業,因為霧霾太大無法開機,加上年底活兒少,我很幸運地在1月17日就踏上返鄉的飛機。

對於每個在外漂泊的年輕人來說,春節回家都是一道坎。好在這幾年長輩們也長了記性,明白年輕人都煩問這個,就也沒有逼得太緊,只說談朋友了記得盡早帶回家看看。

路過海師旁邊的快餐店,發現兩年過去,他們也漲價了——兩葷三素從9塊漲到10塊。

默默感嘆可以隨便吃毫無壓力的我突然想起,在北京的時候,沒時間自己做飯總是訂外賣,一份蓋飯二三十早已習以為常。

跟留在海南的同學聊天,收入稅前6~12K不等。我在北京稅前已經有兩萬了,但是各種稅費也不少,問起來就說了個16K。

在海南,哪怕每個月只賺6K,仍然不覺得有生活壓力,因為三線城市本身就是工作量小、生活節奏慢的代名詞,尤其在這個充滿熱帶風情的島嶼。

倒是從一些已經結婚生娃的朋友身上感到了一些不滿意。他們私下吐槽是不是婚結早了,感覺已經提早步入中年。

問我的時候,我說現在單身,而且北漂結婚都晚,在大城市漂泊的年輕人需要考慮的東西比較多。

但是這絲毫不影響他們在朋友圈和微博秀恩愛曬娃虐狗。

聽到我在北京青年路租一個單間的價格,朋友嚇了一跳,因為這個價格已經足夠在海口市中心高檔小區租一個三室兩廳帶陽台和廚房的房子。

回來不過一個禮拜,聽到最多的一句話是,聽說北京壓力很大,而且霧霾傷身,要不要回來發展?

畢竟小米國際部的副總都已經被北京的霧霾嚇得辭職跑回矽谷了。

3

這些年,全國互聯網發展程度高的,無非就是北上廣深加上杭州。

我見到以前做廣告和行銷的同事,講了講做新媒體行業的感受。

他們感慨,對他們而言簡直超前了一個時代。

如今的三四線城市,新媒體意識完全沒有發展,推廣永遠以地推及平媒為主,互聯網推廣對他們而言,僅限於在地方性的論壇和貼吧投投廣告發發軟文。

你聊什麼PGC、UGC、UV、IP開發、新媒體矩陣、用戶習慣養成及漏鬥轉化等等,他們要麼一知半解,要麼指責我在裝逼。

我給他們看了看我關注的200多個公眾號,他們覺得不可思議,看得完嗎?

我說其實我大多數時候也只看看題目,只有從題目判斷對我有用的文章才會打開。

實際上,不單單是互聯網行業。許多行業最好的人才及資源,都在向我上述的這五個城市聚集。

也認識幾個海歸小夥伴,二三線城市優渥家庭,都說自己也不想來吸霧霾,但是留在家鄉根本找不到符合自己背景的工作。

這也就是為什麼,我們這一代的年輕人,需要忍受惡劣的空氣,忍受超負荷的加班,忍受離譜的物價和房價,卻還是願意背井離鄉,削尖了腦袋往一線城市跑。

而我很多做VC或者創業開公司的朋友,考慮到成本等問題在成都江蘇等地辦公,但是幾乎每周都會跑到這幾個城市來尋求資源和機會。

用互聯網從業者喜歡用的方式描述,這是閉環。用我本專業的說法,就是馬太效應。

當一個地方發展程度越高,人才、資金、資源和機會就越拼命往這裡擠,而這個地方的人才也會被鍛煉得越優質。

其它城市,則因為沒有創造出這樣的氛圍而難以發展起來。

4

海南這兩年狠抓雙創,創新園地及兩家孵化器的負責人在知道我回海南之後都聯繫過我,說海南這幾年對互聯網創業的需求很大,問我有沒有興趣回來創業?

他們提供的條件優渥得足以讓大部分創業者流口水。

為了做好這個決定,我用了決策樹、MECE、SWOT等我會的幾乎所有分析工具,最後得出結論:

暫時不該留在海南,因為我自己仍然不夠成熟,需要在北京這種地方得到更好的職業鍛煉。

而且,創業園和孵化器給的條件再好,也難以在短期內彌補海南島在人才和資源上的不足。

不過我突然意識到,我在做這套測算的時候,漏掉了一個重要的變量——北京這座城市給我從生理到心理造成的摧殘。

我看過一部律政題材的美劇《金裝律師》(suits)。

紐約一知名大律師被開除,而他深愛的女人又在波士頓定居。大家都勸他,這個時候最好的選擇就是離開紐約去波士頓當律師,重新開展自己的事業。

但這個律師卻不願意,他說,對律師而言,只有紐約才是鬥獸場,是全美國最強悍的律師集中、合作、拼搏與競爭的地方,而相比之下,波士頓簡直就是用來養老的。

同理,北京才是我的鬥獸場。

你問我多麼熱愛這座城市,似乎也不至於。

但對於大多數年輕人來說,只有在這裡,雄心萬丈的二丫、狗蛋和翠花才有可能蛻變成Mary、Mike和Elena。

今日互動

你為什麼選擇留在北上廣?

在評論區給我們留言吧,今天的值班小編水冰月會及時來翻牌子噠!

本文為LinkedIn原創,作者劉卿,知乎大V,資深廣告行銷人,現從事新媒體行業。微信公眾號劉卿的自華屋(id:liuqingdezihuawu)。

LinkedIn歡迎各類廣告品牌合作,發郵件至[email protected]獲取更多信息。

長按下方圖片,識別圖中二維碼,訂閱每日必讀的職場乾貨。

©2016 領英 保留所有權利

閱讀原文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