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讓9000解放軍折戟金門,也曾單車突破60萬解放軍的重兵重圍

微信號:鳳凰網軍事頻道

微信號:milifengcom

鳳凰軍事 金昊

國民黨軍12兵團在雙堆集被圍,黃維和胡璉求生無望,分頭乘坦克突圍。黃維命苦,半道坦克壞了,被俘。胡璉卻在解放軍眾兵包圍中如魚入水,蹤跡皆無,不久後在南京現身。楊勇上將頓足道:寧要一胡璉,不換十黃維。胡後來果然給解放軍以重大殺傷。這回,就說胡璉。

戰場上的胡璉狡詐如狐,其少年時便可見端倪。今日父母但求子女學習能好,而胡璉小時因資質聰慧,成績極為優異。高小畢業後,縣裡舉辦會試,胡璉又是名列前茅。同學驚異其聰明出奇,送他個外號「鬍子奇」。若生在今天,胡璉面前招手的恐怕應是清華北大,可惜,家貧、戰亂讓胡璉就此輟學。

不願當老師,做不來生意,又不甘為富戶打工,胡璉的出路成了問題。正趕此時,黃埔軍校招生,其實當軍官帶兵正是胡璉的希望,如此便可不再受富戶的欺負。胡妻變賣首飾和莊稼,湊了路費供胡璉南下廣州。自此,黃埔四期多了一位日後將星。與之同列者:謝晉元!張靈甫!李彌!伍中豪!劉志丹!林彪!……

戰場是軍人的試金石。黃埔畢業後,作為初級軍官,胡璉顯示出過人的堅定果敢。蔣馮交戰,國民黨軍第十一師猛攻歸德。守歸德的馮玉祥部隊也異常兇悍,不但炮火猛烈,更以其擅長的大刀隊沖鋒。看這陣勢,部分官兵肝膽俱碎,爭相逃命。任連長的胡璉持手槍擋在自己連隊前大喝:逃兵立斃!該連遂守住陣地。

十八軍軍長兼十一師師長陳誠,甚愛胡璉勇猛,準備調其去十四師擢為營長。然而胡璉竟然拒絕,此舉足見胡璉之狡詐。陳誠不解,召胡問話,胡璉答:寧在十一師當兵,不去別的部隊做官。十一師乃陳誠命根,聽胡連此語,陳誠十分感動,由此記住了這個能打仗、有情義的部下。多年後胡璉當上了十一師師長。

國軍中愛國將領,無不在抗日戰場舍身用命,胡璉亦不例外。淞滬戰場,胡璉率11師66團守羅店。日軍陸空協同猛攻,陣地堪危。敵坦克對我威脅最甚,前沿卻無火器可摧毀之。於是,胡璉征敢死隊員,貼上去以集束手榴彈爆破敵坦克,之後以機槍火力斷敵步兵通路。盡管傷亡巨大,但胡璉團成功堅守住陣地。

武漢會戰,日軍長江船運繁忙。顧祝同命海軍特種部隊布雷鎖江。日軍提防此舉,於兩岸重兵把守。為配合海軍特種部隊,胡璉指揮部隊向沿江兩岸日軍據點發動攻擊。及夜,再以小部隊輪番夜襲,使日守兵龜縮於據點內不敢出。海軍特種部隊趁機在長江贛江段遍布水雷,炸毀敵船六十餘艘,遲滯敵對武漢的進攻。

血染征袍透甲紅,當陽誰敢與爭鋒。古來沖陣扶危主,只有常山趙子龍。1940年,當陽莫敢與爭鋒的是胡璉。日軍占襄陽後南下,直逼宜昌。當陽已成江北之孤立據點,人皆言放棄。胡璉道:當陽乃宜昌屏障,斷不可失。我師即趙子龍!我師即張翼德!我們要大鬧長坂坡,讓日寇片甲不存。

6月9日,日軍向胡璉之第11師陣地發動進攻。11師官兵以師長胡璉「我師即趙子龍!我師即張翼德」之信念,展開反擊。胡璉親自向前沿增援,並以精兵迂回敵後。日軍恐遭圍殲,偃旗撤去。於當陽,胡璉部與敵激戰一周,重創敵軍,為援軍增援宜昌爭取了時間。

胡璉揚名之戰,莫過石牌守衛戰。石牌乃長江湖北段一江防要塞,1943年5月下旬,日軍兵鋒犯此。若失石牌,被視為中華大後方的西南恐將震撼,故國民政府視石牌為中國之史達林格勒,嚴令死守,寸土不得失。蔣介石思索再三,乃命國軍嫡系中之嫡系、精銳中之精銳的第十一師攬石牌防務。師長胡璉。

胡璉深知守石牌幹系重大,先將妻兒托付友人,以示與陣地共存亡。他將主力潛伏於來敵方向之山嶺中。伏擊打響,兩軍膠著,敵之坦克、重炮無從發揚,我軍健兒先以步機槍、手榴彈臨敵,繼而以白刃突擊,戰鬥異常慘烈。陳誠電話至前沿詢問,胡璉回答:成功雖無把握,成仁卻有決心!電話那端,陳誠已雙目濕潤。

內戰起,整編七十四師被圍孟良崮。張靈甫電告胡璉:求兄速救。胡與張既是老鄉,又是黃埔四期同學,情同手足。據湯恩伯後來說,胡璉接報,焦急頓足,催軍疾進,無奈解放軍阻援嚴密,整編十一師最終未能靠上去。張靈甫死訊傳至,胡璉淚如雨下。好友之死對胡璉觸動極大。

淮海戰時,胡璉輔黃維,任12兵團副司令。12兵團被圍雙堆集,胡璉並不在其中。在南京,胡璉向蔣介石表示,願飛赴雙堆集重圍中。行前,蔣招待胡璉、宋希濂看電影《文天祥》。胡璉乘飛機入死地,又於解放軍總攻後乘坦克逃出。解放軍鐵桶重圍,胡璉竟進出自由,不由令人稱奇。

金門之戰,乃解放軍最慘痛之敗。1949年10月,解放軍三個團九千餘將士渡海進攻金門島。其時,胡璉部正在海上,解放軍判斷其欲逃亡台灣。誰知胡璉半途接令往金門換防。胡璉部至金門,雙方兵力對比驟變,加之解放軍二梯隊因無船無法增援,最終失敗。胡璉因此得「金門王」之稱。1977年6月23日,金門王胡璉病逝於台北。(轉自微信:叫我金主編)

內容轉載自公眾號


叫我金主編

叫我金主編

了解更多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