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好色好酒,縱橫香港30年,一代鬼才之後再無大師

微信號:投行資本論壇

微信號:touhang88

投行資本論壇祝:雞年鴻運滾滾來,四季都發財!

來源:時代精神

好色無膽,好酒無量,好錢無能,

鬼才黃霑,如此自評。

大情大性,至情至性

江湖在哪?在金庸書筆下,在徐克電影裡,在黃霑詞曲中。

當年,寫武俠的金庸,寫科幻的倪匡,寫美食的蔡瀾,寫歌詞的黃霑,並稱「香港四大才子」。黃霑卻說不敢當:「以後別人提起金庸,能捎帶想起我們三個,就很榮幸啦!

黃霑一生,喜歡的人不少,服氣的不多。 90年代「四大天王」大熱,黃霑批劉德華作詞文理不通,「沒見過寫情寫得那麼笨的人,要不是他自己唱,根本沒人聽!」2001年林夕為楊千嬅作詞的《如果東京不快樂》大紅,黃霑又批「寫得不知所以」。

然黃霑卻說自己後來和金庸「鬧翻」了,97香港回歸,兩人支持的特首人選不一樣。金庸捧董建華且在報紙寫文章指責黃霑捧的那個人。黃霑大笑:「我(捧那個人)是因為收了人家錢的!你(金庸)為什麼啊?!

黃霑跪下向林燕妮求婚,請金庸為證

八八年除夕夜,黃霑找來金庸證婚,玩迎娶林燕妮。黃霑當眾跪下求婚,成一時佳話。左起:倪震、林燕妮、金庸、李嘉欣、羅德丞。而李嘉欣之所以也出現在現場,是因為倪震乃黃霑契仔,而當時李嘉欣是倪震馬子。

林燕妮幾乎令黃霑自殺

黃霑跟林燕妮走在一起整整十四年,但最終亦分手收場,據黃霑表示,當時是林燕妮不愛他,攆他出屋企的,由於黃霑太愛林燕妮,分手後整整不開心了兩年,甚至一度想過自殺。後來兩人雖然在公共場合閉口不提對方,但是說到這段感情在他心中的地位,在他為鐘鎮濤填詞的《讓一切隨風》中還是可見一二。

再說徐克,為給電影《笑傲江湖》作曲,黃霑前後寫了6個版本,徐克皆不滿意。一日,黃霑偶見「大樂必易」四字,醍醐灌頂!所謂大音希聲、大象無形,舍繁求簡,方為曲之大道!於是,黃霑只用「宮商角徵羽」五音簡單排列,奏樂也只選笛子、三弦、古琴三種。

江湖傳言,黃霑寫好第七版後,在曲譜下面畫了一個大大的大JB,意為:最後一版!老子不改了!愛要不要!

張國榮、周潤發、成龍、羅大佑、曾志偉那幾期當真難得。節目中很多話,這幾人在其他地方再也沒說過。請張國榮那期,哥哥最後還是沒躲過黃霑大大的一個吻。後來每次見到張國榮,黃霑都非要親上一口,理由很粗暴:「他靚仔嘛!忍不住啊!」

黃霑被稱音樂「鬼才」,創作過程自然也是非同凡響。據說某日吃壞肚子,黃霑拉了一夜稀。第二天一早,「浪奔!浪流!浪裡濤濤江水永不休……」《上海灘》就這麼被「拉」出來了。

《上海灘》

(無線電視劇《上海灘》主題曲)

據說黃霑有個毛病:一喝大就愛洗澡,去別人家洗澡!去金庸家洗過不止一次,蔡瀾家也洗過,為此還「欠了帳」:為補午夜吵醒嫂夫人之過,特書新欠單,再欠蔡瀾兄嫂拙作二首,即前後共欠四首。欠曲人:黃霑。可惜,所欠之曲,終也未得兌現。

《不文集》是黃霑將自創的小笑話和身邊朋友講的笑話的整理匯編,引幾句,看官自行感受:

1、通奸:一對不對的人對著做對的事。

2、天堂沒有男人自慰,因為飛機在天堂的雲層之下。

3、柳下惠但曰不亂,非曰不好也!男女相悅,大欲所存:天地生物之心,本來如是。

4、如果沒有《不文集》這類不三不四的拆爛污文字,又如何顯得出真君子載道鴻文的光彩?

黃霑患上癌症後化療脫髮,

與麥嘉、羅家英共同主持一檔節目,取名《三個光頭佬》。

絕世鬼才,才情入樂

黃霑愛聊能侃善吹牛,但說到作曲填詞,無一不倚真才情。

提到電影《青蛇》主題曲《流光飛舞》,黃霑像一個做了好事生怕沒人表揚的孩子:「耐聽的很呢!」

古箏開場,王祖賢輕嗅焚香的畫面配陳淑樺悠悠嗓音:

半醉半醒之間,再忍笑眼千千。

就讓我像雲中飄雪,

用冰清輕輕吻人臉,帶出一波一浪的纏綿。

白蛇媚蠱,青蛇妖艷,但這部讓人渾身酥麻的電影卻無絲毫輕佻做作。想來,為王祖賢和張曼玉酥麻一回,憑你是誰都不冤枉。

當年太小,搞不清許仙到底鍾情白蛇還是小青,然:

留人間幾回愛,迎浮生千重變,

跟有情人做快樂事,莫問是劫是緣。

黃霑既這麼說,答案便也無所謂了。

兒時另一首錯過的歌曲,是《男兒當自強》。如此口號、標語的歌詞真是霑叔寫的?且此首「性別屏蔽」太甚,哪有女人會聽這首歌?

而且此首在電影中分明就是罐「紅牛」,音樂一響,黃飛鴻就該解除封印發大招了。如今想來,此首的重點不是「讚」而是「鼓」!

以鼓為樂,以鼓為魂,鼓巍巍中華之男兒勢!

傲氣面對萬重浪,

熱血像那紅日光。

膽似鐵打,骨如精鋼,

胸襟百千丈,眼光萬里長。

《男兒當自強》

(電影《黃飛鴻》主題曲)

誇父、范蠡、曹操、張騫、衛青、楊業、岳飛、戚繼光、林則徐、鄧世昌……自古中華遍英豪。

清末列強入侵、國運衰微,然想來我中華大地,處處救國好男兒。配合影片中眾精壯少年海邊習武,不禁聯想梁任公之《少年中國說》:「美哉,我少年中國,與天不老!壯哉,我中國少年,與國無疆!」

1982年,日本文部省在審定中小學教科書時,公然篡改侵略中國的歷史。黃霑憤慨而作《我的中國心》。

2002年,香港經濟蕭條,朱鎔基向香港市民深情吟誦黃霑《獅子山下》:

在獅子山下相遇上 ,

總算是歡笑多於唏噓。

同處海角天涯,

攜手踏平崎嶇。

此曲被認為是香港市歌。獅子山在,香港就在。

萬古中國心,脈脈香江情。鐵打男兒漢,熱血熱腸熱。

在1986年的《當年情》裡,黃霑這樣填詞:「輕輕笑聲在為我送溫暖,你為我注入快樂強電。輕輕說聲漫長路快要走過,終於走過明媚晴天。聲聲歡呼躍起像紅日發放金箭,我伴你往日笑面重現。輕輕叫聲共抬望眼看高空,終於青天優美為你獻。」這是《英雄本色》的主題曲,片子已成一代人的記憶,香港電影的符號之一。

《當年情》

(電影《英雄本色》主題曲)

若說《男兒當自強》是儒,《楚留香》便是道。楚留香是古龍小說中一個近乎於神話的人物:

《楚留香》

(1979年香港無線電視劇《楚留香》主題曲)

湖海洗我胸襟,

河山飄我影蹤。

雲彩揮去卻不去,

贏得一身清風。

「聞君有白玉美人,今夜子正,當踏月來取,君素雅達,必不致令我徒勞往返也。」幾十年來,香帥心裡的到底藏了誰,始終爭論不休。

人生休說苦痛,

聚散匆匆莫牽掛。

未記風波中英雄勇,

就讓浮名輕拋劍外。

相見一壺酒,飲罷各西東。

月而去,絕塵江湖。

莫相問。

後在1995版《香帥傳奇》插曲《留香曲裡他這樣寫道:

披 一 肩 輕 風 淡 雪

帶 一 點 不 經 意 的 狂

信 步 抱 星 抱 月 舞 一 場

也 算 無 枉

飛 千 山 追 花 逐 翠

帶 一 笑 飄 向 煙 雨 清 涼

看 盡 紅 綠 藍 白 紫 青 黃

與 美 麗 來 往

留 下 數 個 腳 印

沾 上 一 些 花 香

做 人 痛 痛 快 快 走 一 場

隨著一點點的酒意,一聲聲的笑浪,親一親你唇邊香。留下每個吻印,沾上千種幽香,忘記你我結識一場。隨著一點點的酒意,一聲聲的笑浪,看一看你唱一唱。

《道》
(電影《倩女幽魂》插曲)

道道….

道可道非常道

天道地道人道劍道

黑道白道黃道赤道

乜道物道道道都道

自己個道系非常道

我呸呸呸呸呸胡說八道

呢度個度邊度系路

哈哈…

黃霑不僅創作了這首歌,還用他那獨特的煙嗓子親自詮釋了這首歌。這首歌的歌詞相當精彩,「海底隧道,天後廟道,皇后大道,羅便臣道,馬頭圍道,牛頭角道,金馬倫道,銅鑼灣道。條條大道條條系路,哈 我自求我道。」當一個個人們熟悉的香港街道名在歌中被串在一起,一種後現代主義的氣息和借古諷今的趣味便油然而生。在Rap音樂尚未風行的當年,它的出現無疑具有啟蒙的意義。

《長路漫漫伴我闖》
(電影《蘇乞兒》主題曲)

「合情合理,開心稱心,一心想做快活人。未愁未怨,實在有自信,終此生,始終都會行運。」看到如此灑脫不羈的歌詞,人們無法不和黃霑本人聯繫起來,其實在黃霑的內心深處確實住著一個我行我素、特立獨行的韋小寶,每當他心中的韋小寶出現時,都會留下了浪蕩不羈的好詞。為周星馳的喜劇片《蘇乞兒》創作的主題歌《長路漫漫伴我闖》、為電影版的《鹿鼎記》創作的主題歌《開心做出戲》,都是這類風格的延續。

「讓我們找開心快活去,讓我們尋開心快樂去,快樂的人生,一切是遊戲。歡樂的人生,是我和你笑一聲醉醒之間,難得糊塗,開心做一出戲。

敢做亦敢言:香港樂壇氣數已盡

黃霑曾說:

「李宗盛老了,我們都老了,林夕也快老了。像我們這些毛都白了還有誰聽我們的?

也可能是香港音樂界氣數盡了。樂迷年紀越來越小,8歲、10歲已經開始去買唱片,十幾歲就去追星,他們懂什麼,小學都沒念完,有什麼眼光去看歌詞好不好?只知道長得好。

唱片公司發現了這個,就投‘老板’所好。‘老板’是沒有眼光沒有耳朵的,所以就拼命包裝,找幾個漂亮的出來。現在都是‘看’歌而不是‘聽’歌。

有些歌星,一唱就哮喘,要斷氣的樣子,這種‘口喘歌王’都能出唱片?不會唱就去當明星當模特嘛,為什麼非要唱歌?」

後來黃霑為自己刻了一方印,上書:「不信人間盡耳聾」。

那時香港,盡是傳奇

論才學,港大中文系畢業,任化古詩、古曲於樂中,行雲流水;

論影響,香港、電影、武俠、金庸、倪匡、徐克、羅文、張國榮、林青霞……提到哪個,轉個彎都是黃霑,避不開的;

論情愛,華娃、林燕妮、陳慧敏,他負過人也被人負過;

論起伏,獎項一人獨攬,經商傾家蕩產,63歲死於肺癌,人生如戲。

人世一遭,黃霑夠本。

黃霑的萬人追思會上,背景配樂是他自己作詞的《楚留香》,最後一句久回響:

千山我獨行,不必相送……

後語:大量粉絲還沒有養成閱讀後點讚的習慣,希望大家在閱讀後順便點讚,以示鼓勵!堅持是一種信仰,專注是一種態度!

版權聲明:若文章涉及版權問題,敬請原作者聯繫我們。

閱讀原文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