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江憶舊錄||一場綁架案引發的廿年豪門恩怨

微信號:藍小姐和黃小姐

微信號:misslanmisshuang

引子

2016年10月香港《大公報》樓市版推出一則報導:

▲開盤當天人頭湧湧,不少是一口氣買2套以上的豪客。

這個地處將軍澳的號稱絕版海景靚盤的最高尺價去到了令人怎麼舌的二萬五,香港人說的尺是英尺,基本上11尺相當於一平米,也就是說一平米最高去到近三十萬,這在樓市淡年確實是讓人側目。

而報導指這個豪宅是麗新集團和帝國集團合作的一個項目。

麗新集團大家都熟,老板林建嶽,哈哈,娛樂版老熟人,台灣女星謝玲玲前夫還有九十年代港片大美女王祖賢的前男友,電影大亨。

而帝國集團則顯然是新公司,聽上去耳生,但熟悉香港財經的人都知道帝國集團的幕後老板是香港老牌地產商郭氏家族的大兒子郭炳湘。

說起郭大少,不得不提1997年震驚香港的張子強綁架案。

所有的恩怨,所有的是非,皆從此事而起。

驚天綁架案

1997年,剛剛做正香港新地集團主席的郭炳湘遭遇了一次惡性綁架事件。綁匪是外號為「大富翁」的張子強,專門鎖定香港富豪榜,在這之前綁架了李嘉誠的兒子李澤鉅,獲得了數十億港元的贖金,犯罪所得金額之高曾錄入 金氏世界紀錄大全。

▲香港四大賊王之一的「大富豪」綁匪張子強,1998年因非法購買800公斤炸藥被大陸警方拘捕。

而根據香港報紙的公開報導,被綁架的過程大概是這樣的:

1997年9月29日,郭炳湘下班後一個人開車駛入海灘道方向,在一處彎道的地方道路非常狹窄,只夠一輛車通行。張子強的同夥甘自強在路的另一頭等候。當郭的車子逐漸靠近的時候,甘的車子便橫在馬路中間,前行的路被堵上了。

另一邊,張子強和另一輛同夥的車緊緊尾隨郭炳湘的車,當郭的車因為前有阻擋停下來的時候,張子強則把車子橫在路中間,打開引擎蓋假裝修車狀,以擋住後面經過車輛的視線,而跟在郭後面車上的綁匪趁機將郭綁走。

換句話說,第一輛車擋住的前方的去路,郭的車被卡在中間,第三輛是劫匪的車,第四輛是張子強的車用以擋住後方車輛 。在全部車停下的瞬間,在第二輛車裡面的郭炳湘火速被第三輛車裡的劫匪擄走。

整個過程是經過精心設計的,在很短時間內迅速完成。

   

至於被綁之後的真實生活大家可以參看2016年香港電影《樹大招風》中的場景,由陳小春扮演的綁匪暴打公子之後,將其脫去衣服關入一個籠中,在烈日下暴曬,還不給水喝。

由於張子強所犯案件題材有戲劇性,故中、港兩地都有電影或電視製作。

1995年,香港電影《賊王》,任達華飾演的任家華

1998年,香港電影《驚天大賊王》,任達華飾演的張子豪

1999年,香港電影《轟天綁架大富豪》,呂良偉飾演的葉子強(據說是張子強和葉繼歡兩大賊王的復合體)

▲其中有趣的是一段模擬張子強與李嘉誠聊人生哲學的對話,一句「在最短的時間裡賺更多的錢」,道盡所有鋌而走險走上不歸路的劫匪們的心聲。

2001年,中國內地電視連續劇《插翅難逃》,趙彥國飾演的張世豪

2016年,香港電影《樹大招風》,陳小春飾演的卓子強:

和李澤炬被關二十四小時即被釋放不一樣,郭柄湘吃盡了苦頭。一開始他態度強硬,多次拒絕綁匪提出用他手提電話給家人打電話的要求,招至虐打,以及被關木籠,9月的香港酷熱難耐,在木籠裡關了四天之後郭不得不服軟。

而贖金的談判和營救人質的過程更是充滿戲劇性,張子強開出了20億港元現金的天價贖金,但郭家兄弟為資金由誰承擔而爭論不休,而負責與綁匪「講數」的郭妻李天穎不得不將自己的錢墊上,後經過多次周旋降到了6億(有說法是7億)。

李天穎(右)是郭的第二任妻子,和郭柄湘(左)在英國認識,兩人的戀情招致當時的郭父嚴重反對。婚後,李天穎與郭炳湘生育了二子一女。在綁架案中她一個女人家單槍匹馬,不但成功壓低了贖金,還現行墊付了這筆錢。多年後,當她提到與腰纏炸彈的張子強見面時說「好痛苦」6天後受盡煎熬的郭炳湘被成功解救,其智勇表現深得婆婆鄺肖卿(中)的喜愛。李天穎為人低調不茍言笑,曾在尖沙咀帝苑酒店開設高級日本料理餐廳,她亦是為有自殺傾向人士提供電話輔導的「生命熱線」的主席。

紅顏知己禍起蕭牆

醫學上有這麼一種判斷, 那就是個體經歷、目睹或遭遇到一個或多個涉及自身或他人的實際死亡,或受到死亡的威脅,或嚴重的受傷,或軀體完整性受到威脅後,所導致的個體延遲出現和持續存在的精神障礙,人稱PTSD症。

郭公子這一周的痛苦經歷對他影響甚大,從小備受保護與善待的公子因此性情大變,對世界的看法有了一個巨大的轉變,在綁架案之中暴露出的人性(郭家人對贖金該由誰承擔出現過多次爭論)更令他對於家人在營救他的過程中的表現出來的各有參差的態度頗有微詞。

在經歷綁架噩夢之後他如驚弓之鳥,一度根本不敢回家,據說就因為避禍,有一段時間就寄居在與自己毫無關係的舊相識唐小姐家中,後來更聘用大量退役警隊人員做保鏢,更以半山帝景園做為保鏢的宿舍,港真,讓保鏢住豪宅,這花費和排場也是簡直了。

被綁架後的好幾年裡,處於創傷平復期的郭炳湘幾乎沒有過問公司業務,直到2002-03年,才開始慢慢恢復了在新地的工作。

不過在他淡出的幾年間,兩位弟弟已經慢慢統領了集團在香港的主要業務。老二郭炳江漸漸穩固在了自己在兩大核心部門建築和工程部門的統領地位,老三郭炳聯則掌管集團的財務和法務部門。

▲郭氏三兄弟:長子郭炳湘(中)、次子郭炳江(右)、三子郭炳聯(左)

而再次進入管理的郭柄湘則被人發現多次與家人發生激烈爭執,而最大的導火索則因為郭柄湘的生活裡出現一個紅顏知己。

在他從綁架陰影中逐步恢復的幾年中,不得不提到一位對他幫助很大的紅顏知己——唐錦馨(Ida Tong)。

唐錦馨(左)比郭年長三歲,外界形容她「個子嬌小,嘴大鼻大,樣子黑實」 。她結過婚,前夫是前香港私家醫院聯會主席劉國霖,育有三個孩子。就是這樣一位在顏值上遠不及郭妻的失婚婦人卻得到了郭的極大信任。起初是一起作伴滑雪,打高爾夫球,後來成了生意上親密無間的戰友。

對於郭炳湘和這位紅顏知己過從甚密的關係坊間流傳了兩種說法。

一種說法是其實郭與唐年輕的時候就已相識,無奈當年因郭父的極力反對而沒有下文。雖然兩人各自結婚,九十年代兩人在一次地產活動中重遇,特別是在郭經歷綁架事件之後,好像只有唐才能讓他卸下心防,郭大公子的世伯四叔李兆基就曾爆料說:「有時一個人經常找另一個聊天……有時給多了意見,就變成了是非。」

香港媒體極少拍唐小姐的照片,據說她炒樓從不失手,父親亦是香港早期知名企業家。

在唐錦馨的陪伴和鼓勵下,郭炳湘逐漸走出綁架陰影,開始回到新鴻基地產主持工作。更重要的是,唐在投資方面頗有經驗,在生意上給了郭很多意見。那時就是唐建議郭大力開辟內地市場。據說二人一起做過500億元的生意。

另一種關於郭唐兩人來往的說法是郭炳湘太太李天穎疏於防范而致。因為兩家的兒女同校,李天穎和唐錦馨因參加學校活動認識,是某種程度上的「閨蜜」。而唐錦馨的弟弟是郭炳湘的「發小」,是從小玩到大的朋友。

唐錦馨的胞弟唐基華與名媛前妻寇鴻萍及一雙女兒(唐貝詩、唐貝欣)

因為這兩層關係,離婚後的唐錦馨常常應邀出席郭家的家庭聚會、遊船派對等活動。豈料本是出來「散心」想認識新朋友的唐錦馨與經歷綁架磨難失落消沉的郭大少擦出火花。可能李天穎也沒有想到老公會戀上這位其貌不揚的失婚婦人。

也許對於當時的郭炳湘來說,他需要的並不是一位美貌的可人兒。在當時那個失意的狀態,他更需要一位值得信賴的可以一起並肩作戰的小夥伴。而習慣享受少奶奶生活從無野心的妻子對他來說並不是最佳人選。

無論是因為哪一種淵源結合,唐錦馨在新地業務上的高調介入成了郭炳湘被踢出董事局的導火索。本來在內地發展業務再正常不過,但據說他談成的項目地價往往偏高。但他自己去私下投資項目,地價又低的離譜。

當時很多新地員工都質疑他是一個package談下來的項目,價錢拉上補下。而這樣的投資策略,據說都是唐錦馨教他的,這樣的關係,卻極大的觸怒了一個人,那就是郭柄湘的親娘、終極大BOSS郭老太太。

父系制度下的大母神

中國典型的父系制度下,在父親去世後,最有權力的是誰?

當然就是老太太太。

從前的賈母,《大宅門》裡斯琴高娃演的白文氏都是當仁不讓一言九鼎的家庭話事人。

當,當,當,真正的大母神出場了,這個人就是郭家的豪門大家長郭老太太。

郭老太太鄺肖卿1929年生於廣州花山鎮,早年喪父,家道中落,後來遇到開雜貨鋪的郭德勝,成為其填房,郭曾有一妻早逝。1947年年僅18歲的她便隨丈夫移居香港,先後育有三子三女。

據香港媒體報導:

年輕時郭老太太就在家中相夫教子。她熟諳家庭生活之道,喜歡親手為家人製作糕點,還時常速遞茶點給親朋好友,很是貼心。同時,她很注重對兒女的培養,與而子女的關係也非常親近。

據二哥郭炳江回憶,他因天生耳疾兒時赴日手術,不懂日語的母親全程陪同悉心陪伴。她還親自到當地市場購買食材為兒煲湯,完全沒有豪門貴婦的架子。

郭德勝去世以後,郭氏家族的財富由家族信托基金統一管理,他指定妻子和三個兒子為受益人,其中規定受益人不準變賣股份。其中郭老太太在信托基金中占比最大,遺產的分配也由她掌管。郭德勝對她的信任可見一斑。

據說當年與郭德勝一起打拼的新鴻基老股東們對鄺肖卿也十分的尊重和信任。雖然她學歷低且從未真正參與公司的運作,但她是新地王國的靈魂人物。自郭德勝去世後的三十年裡,郭老太太幾乎是最大的話事人,幾次三番在關鍵時刻運籌帷幄,確保集團運作的穩定。

郭老太太有個習慣,每逢周日午飯,她都會到尖沙咀帝苑酒店與新地主要管理層共進午餐,席間向對方詢問公司事宜,了解部門運作和人事動態等。

此外她對公司運作的了解還有一條重要管道。他的弟弟鄺準自1972年起便在新地出任要職,主要負責新鴻基物苑的管理工作。作為老臣兼集團執行董事,他是物業管理體系的核心人物。

鄺準在新鴻基還有「大內總管」之稱,他會定時將新鴻基的情況匯報給姐姐鄺肖卿。此外,她與幾個兒子太太關係也不一般,在新地建築部任職的郭炳江太太梁潔芹及已離任新地法律顧問的郭炳聯太太劉寶賜亦愛向郭老太太打報告。

梁潔芹(左)是郭家老二的妻子,她為人精明,協助老公郭炳江(右)打理公司事務,在與郭炳湘的恩怨中擔任了重要的角色,2000年中期,郭炳江與郭柄湘在炙手可熱的國際金融中心招租事宜上產生了分歧,本來由郭炳江妻子梁潔芹主導的業務經由母親的勸說,全部交還給郭柄湘大哥。

劉寶賜(左)是三弟郭炳聯(右)的妻子,她在報紙上出過的最大的新聞是《新地三少奶硬拼國泰空姐》。

所以,雖然郭柄湘在九十年代之後一直出任主席,但實際上,大事還是郭老太太說了算,她就算不去公司上班,對新地的業務發展也了如指掌。郭老太太一直是郭柄湘的最有力支持者,多次教訓弟弟們要服從哥哥。

但自從出現了唐錦馨之後,郭老太太的態度就發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轉折。

▲在坊間流傳的這張郭老太太訂下的十一條家規很有意思,頭二條即是關於Ida及其子女不能入公司,後面則是更不準她自稱郭太,更不準郭大公子因為她與李天穎離婚,最有趣是最後一條,「媽不在,以上一樣有效。」

當郭炳湘提議讓唐錦馨進入董事會,憤怒的郭老太太曾多次勸解無果。最終她選擇拿出了她的尚方寶劍——她是郭氏家族遺產信托基金的代理人,有權定義細則,增加或減少遺產受益人名單。

2008年,郭老太太使出第一殺招:聯手兩個小兒子,帶領董事局罷免了郭炳湘的主席之位,年逾八十的她,親自上陣做主席,而大兒子則只安排他做年薪10萬元的非執行董事,等於完全剝奪了他在公司的指軍權。

2010年,郭老太太再出第二殺招:她重組郭氏家族信托基金,將手上42%的新地股份分為三份,分配給「郭炳江及家人」,「郭炳聯及家人」,以及「郭炳湘的家人」。一字之差,郭炳湘的財產繼承權隨即消失,等於連長子的財產繼承權也剝奪了。

此事徹底讓兄弟反目,引發下一輪更大的危機。

從失去繼承權的那一刻起,郭炳湘便開始王子復仇記。

2012年,郭家卷入驚天世紀大案前政務司司長許仕仁的涉貪案件。

據港媒報導,許仕仁在出任特區政府政務司司長期間,他個人成立的顧問公司曾出任過新鴻基地產顧問。許仕仁在任職期間還透過新地免費入住禮頓山物業,被指控涉及利益衝突。廉署起訴郭炳江、郭炳聯及許仕仁等。

據推測此事是郭炳湘向香港廉政公署(ICAC)舉報,而從前郭炳湘一直被認為是這些貪污案的幕後策劃人。

許仕仁是香港前任高官,因出身富貴,一直活得至為瀟灑,他愛好賽馬,酷愛美食,最出名事情是常飛赴往歐洲和日本欣賞交響樂和歌劇,此案不但讓他顏面掃地,更讓他包養情人的事情盡露人前:2008年,許仕仁在朋友的介紹下,認識了上海女子沈莉娜,數度來港與許相聚。據知她每次來港入住金鐘的港麗酒店(Conrad),許仕仁每次也會花費數萬元,以博取紅顏歡心。聆訊時,有提及送禮予女性朋友,如手袋、手表等「不算便宜、亦非豪華」的禮物。 許仕仁亦曾饋贈一個上海物業單位給對方,以及替她買入一部Audi房車,涉及款額達港幣1000萬元,許仕仁坦言回顧過往的「奢華生活」,自己是「盲目」、「非理智」及「過分樂觀」。

此案歷時兩年半的調查、130多日的審訊,終於在2014年落定,許5項罪名成立的許仕仁被判入獄7年半,並要歸還涉案的1118.2萬港元賄款,而郭炳江則被判入獄5年,罰款50萬港元,5年不得出任公司董事。

此場「香港世紀貪污案」的官司花費了將近10億港元,不僅是香港史上最高級官員的刑事審訊,也是一場「香港天價律師費案」。而新地損失亦慘重,郭炳江郭炳聯相繼被捕之後,新地的股價單日暴跌20%,300多億港元市值蒸發。

2012年6月83歲的郭老太太因病入院,內鬥的局面開始出現轉機。

與丈夫去世時候相比,新地版圖幾乎已經覆蓋了香港、內地及世界很多重要城市。無止境的內耗帶來的是股價的雲霄飛車,對業務發展有百害而無一利。

香港媒體報導:2014年1月,家族基金再重組,郭炳湘重新列入受益人,三兄弟獲得相同數量新地股份,郭炳湘辭任非執董。

郭炳湘對此表示:「十分感謝母親」。剛剛過去2016年12月2日是她87歲的生日派對的日子。媒體猜測三兄弟會齊齊為老人家慶生。可到最後大郭生還是「甩底」沒有出席。

與此同時,他和紅顏知己唐小姐亦常被人拍到出埠遊玩以及撐台腳吃飯看電影,兩人均年過六十,子女都己出國,堪稱黃昏秀恩愛。

而年輕時曾赴英國留學,獲得英國倫敦大學帝國理工學院土木工程系碩士學位,還是英國土木工程師學會會員及香港工程師學會會員,來自顯赫的地產世家的郭炳湘,在經歷了富貴大公子、綁架、爭產以及官司近二十年不消停的歲月之後,在年近七十之際終於可以重新開始,自立門戶,取名「帝國集團」,親自站台售樓,開始了離開鴻基之後,建立帝國的新一段人生。

本文文字原創,配圖來源於網路

每一種人生都挺不容易過

讚賞

人讚賞

閱讀原文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