讚!這個醫生登上了央視春晚

微信號:人民日報

微信號:rmrbwx

來源:醫學界(ID:yixuejiezazhi)

作者:丹萌

  他是不知疲倦的老馬,要把病人一個一個馱過河……
  今年的央視春晚,除了北京主會場外還設了4個分會場,其中在上海分會場,一首《紫竹調·家的味道》熱熱鬧鬧,歌唱家廖昌永一家、舞蹈家黃豆豆一家、奧運冠軍吳敏霞一家等明星家庭紛紛登場。

  令人沒有想到的是,有一位年屆九旬的老醫生,也在家人的陪伴下參與獻唱。

  他就是「中國肝膽外科之父」吳孟超,曾經獲得國家最高科技獎。

  1922年8月,吳孟超出生於福建閩清一貧苦農戶家。5歲時他跟隨母親來到馬來西亞投奔前期過來打工賺錢的父親。在馬來西亞,幼年吳孟超一邊幫父親割橡膠一邊讀書。

  1936年,吳孟超升入初中時,他自己做主,把名字由「孟秋」改為「孟超」。4年之後,18歲的吳孟超和6名同學相約回國抗日。到達雲南後,他們一時去不了延安,留在昆明求學。

  1949年新中國成立時,同濟大學畢業的吳孟超成為第二軍醫大學的前身華東軍區醫院的住院醫生。

  當時的醫學院有個規定,哪門課得到了最高分,就能留在醫學院裡做該科醫生,吳孟超當年考得最好的是小兒科,95分,外科只考了65分,但他並不想去小兒科。「我為什麼想做外科,有很多因素。第一,因為我的手,我覺得自己的手還是比較巧的。第二,我在當學生時看到的外科醫生,尤其是裘法祖教授,他從德國回來。看他做手術,從頭到尾都做,很帥。我很羨慕他,敬仰他。」

  1956年,吳孟超迎來人生最為重要的一年,他稱之為「三喜臨門」:參軍、入黨,還成為一名主治醫生。

  他師從大陸外科學老前輩裘法祖教授,關於未來的方向,也曾向裘老請教,裘老說,「現在在中國,肝臟外科還沒有人專門研究,你假如有志氣,就從這方面努力吧。」

  聽從了裘老的話,吳孟超在肝臟外科領域一乾就是60年。

天上有一顆「吳孟超星」

  上世紀50年代末,國內肝臟外科領域幾乎是「零基礎」,相關書籍寫得非常簡單,難以解決臨床問題。吳孟超與團隊中的幾名成員先是將《肝臟外科入門》一書進行翻譯,而後開始親自感受、突破解剖結構。

  吳孟超團隊為了製作肝臟腐蝕標本,曾嘗試用塑膠、X光膠片等作填充材料,但都不理想。中國乒乓球隊容國團獲得世界冠軍的消息傳遍國內,啟發了吳孟超。

  他買來了乒乓球剪碎了放入丙酮溶解,再從乒乓球廠買來賽璐珞,在裡面加入紅藍白黃幾種不同顏色,分別從肝動脈、肝靜脈、門靜脈和膽管注入,使得肝臟內部縱橫交錯的粗細血管全部充滿。

  最後,肝臟血管構架清楚地呈現出來,由粗到細,枝杈般向外延伸開來,顏色各異,像珊瑚一樣——中國第一具結構完整的人體肝臟血管模型終於灌註出來。

  而吳孟超提出的「以中國人肝臟大小數據及其規律,正常人的肝臟解剖按內部血管走向可分為五葉六段,在外科臨床上則分為五葉四段最為實用」,沿用至今。

  如今吳孟超的手,被中國肝臟外科界譽為「上帝之手」。

  1960年,這雙手成功完成中國第一例肝癌切除手術,開創了中國肝臟外科;

  還是這雙手,完成了世界第一例中肝葉切除手術,把中國肝臟外科帶到了世界前沿;

  這雙手,已經前前後後搶救過一萬多個肝癌病人,而且還未停歇。

  「說我膽子大敢闖禁區,其實在手術上我一向是小心翼翼、慎之又慎的。」吳孟超說。從醫幾十載,他看似完成過數不勝數的高難度肝癌手術,但說到底是有過硬的解剖理論與實踐作支撐,更重要的是,他始終將裘法祖老師的教誨裝在心裡,從醫,是為了將病人「一個一個馱過河。

  他被評為「CCTV感動中國2011年度人物」,頒獎詞中寫道:60年前,他搭建了第一張手術台,到今天也沒有離開。手中一把刀,遊刃肝膽,依然精準;心中一團火,守著誓言,從未熄滅。他是不知疲倦的老馬,要把病人一個一個馱過河。

  2011年5月,中國將17606號小行星,命名為「吳孟超星」。

做醫生,要一切為病人著想

  在吳孟超心中,治病救人是天大的法則,為了讓病人看得起病,作為東方肝膽醫院院長的他定了3條規定:只要確保療效,用藥能用便宜的,不用貴的;能用國產的,不用進口的;不能給病人過度檢查,做B超管用就不做CT、核磁共振,病人在其他醫院做了檢查,只要能看得清楚,就不用在本院重做。

  他已經95歲高齡,卻至今堅持看診,甚至手術。每一次給病人查體前,都會把手先焐熱;病人親吻他時,他也會回吻病人。

  「做醫生,要一切為病人著想。」吳孟超說,「我幹了60年醫生了,覺得自己對病人還是比較有耐心的。事實上病人也培養了我,我有今天的技術水平,今天的醫學手段,都是從病人當中總結提高的。」

  面對未來,他自知沒有太多時間,恐怕也很難看到肝癌被完全攻克的那天,但他對自己的人生並不遺憾:「我要趕緊建立平台,把科學院、研究院建好;培養人才,把人才培養好。有人有平台,就能研究下去,研究到30年、40年,只要能解決問題,我在天上看。」

推薦閱讀

習近平和咱在一起!看看有沒有你朋友的身影


本期編輯:田豐、石磊

覺得不錯,請點讚↓↓

閱讀原文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