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風31射程威力均不理想 新時代戰略核威懾還需東風41

微信號:鳳凰網軍事頻道

微信號:milifengcom

據說99%的軍事迷都關注了鳳凰網軍事頻道

廣告合作:13810176571

郵箱:[email protected]

在農歷新年到來之前,有關東風-41洲際彈道導彈又傳來了新消息。一方面是一些東風-41洲際導彈所特有的8軸大型TEL車在中國北方進行寒帶地區試車的新照片的公開,另一方面則是有消息稱,中國在今年一月剛剛進行了一次東風-41的分導多彈頭系統的測試。加上外媒對於中國即將部署東風-41導彈的猜測,這種人們關注了許久的武器似乎馬上到了呼之欲出的時候。

傳言中在黑龍江部署的東風-41

如果不深究具體的技術細節而純粹只是按照編號來看的話,東風-41其實是中國研制的第一款固體燃料彈道導彈。當然此東風-41非彼東風-41。

上世紀50年代末,大陸在幾乎沒有蘇聯方面的援助指導的情況下,開始自行研制固體火箭燃料和固體火箭發動機相關技術,並在不久後初步研制成了小直徑的固體火箭發動機,隨後在上世紀60年代初,專門研制固體火箭燃料和固體火箭發動機的部門開始研制一系列可用於彈道導彈和遠程火箭用的大直徑固體火箭發動機,並計劃以此為基礎研制一款射程幾十公里的戰術火箭裝備炮兵部隊。這一型戰術火箭最初的名稱,便計劃定為「東風-41」。

當然當時的所謂「41」並不像後來研制的彈道導彈一樣有著諸如標識導彈級數等其他內涵,而僅僅是和同時期的比如「紅旗-41」一樣代表一系列新型號的開始。

不過這型「東風-41」並沒有被實際製造出來,該型導彈後來被更名為「東風-61」,然而沒等導彈的原型被製造出來,相關的技術力量就被轉移到研制潛射彈道導彈,也就是後來的「巨浪1型」上來,而最初的「東風-41」則悄然下馬,成為中國早期彈道導彈研制中一段短暫的記憶。

「東風-41」第二次上馬則是上世紀70年代末80年,當時大陸基本完成了第一代的東風3、4、5型液體戰略彈道導彈和巨浪1型潛射彈道導彈的研制,開始開始下一代彈道導彈的研制,這一時期雖然不像」文化大革命「初期那樣還有諸如東風6號環球導彈這樣不切實際的冒進項目,但實際研制的項目依然不少,除了技術難度相對不大,由巨浪1型導彈上陸改進而來的」東風-21「導彈外,還包括液體遠程彈道導彈」東風-22「、固體中遠程彈道導彈」東風-23「、潛射固體遠程彈道導彈」巨浪2「以及洲際固體彈道導彈」東風-41「。

這些項目中,有些項目比如東風-22和巨浪2型在性能指標上相似,但一個是液體彈一個是固體彈;有些項目比如東風-23和東風-41則還處在預研階段。為了縮短戰線,集中精力取得技術突破,在80年代中期的調整中,東風-22這樣反應速度不佳的液體導彈和東風-23這樣進展較少的導彈宣告下馬,巨浪-2這樣符合彈道導彈發展方向的導彈則拓展為東風-31和巨浪-2兩種,分別滿足陸基發射和潛射兩種不同的使用環境。

而當時的東風-41也處於預研階段,並未投入全面研制。從大陸後來研制東風-31時遇到的困難看,似乎這樣做還比較明智,不過隨著時間到了新世紀,東風-41的必要性確是越來越凸顯了。

在2016年,五個常任理事國全都進行了洲際彈道導彈和潛射彈道導彈的試射,中美還進行了反導實驗,連印度都不甘寂寞試射了烈火5,核武器的升級改進計劃幾乎家家都有

長期以來,大陸的戰略核威懾主要依靠的是不斷改進的東風-5系列洲際彈道導彈,借助各種長征2號系列運載火箭的發射,該型導彈在本世紀初先後完成了增程型東風-5A和多彈頭分導型的東風-5B,在射程和威力上滿足了對北美大陸實施戰略核打擊的基本需求。

之所以說是」基本需求「,是因為這種打擊能力雖然存在,但是一來東風-5不具備機動發射能力,主要依靠地下發射井進行戰備值班,但這類發射井因為數量有限且防護水平無法無限度加強,因此在戰爭條件下的生存能力堪憂;二來東風-5作為一款上世紀70年代研制的導彈,其性能潛力早已發掘殆盡,面對新一代的導彈防禦系統,其突防水平也面臨挑戰,而東風-31及其改進型東風-31A,甚至傳聞中具備多彈頭分導的東風-31B,受限於射程,投擲量和發射車機動能力,都無法達到理想的水平(俄羅斯的白楊-M戰略導彈也有類似的不足,不過俄羅斯的地理位置以及其較為先進的發射車相對掩蓋了這一不足)。

這就是為什麼中國新一代的洲際彈道導彈要強調這幾個特點,尤其是TEL車的裝備,是提高彈道導彈生存能力的關鍵手段,這也是為什麼這幾年除了東風-41的TEL車,我軍還同時推進多款7軸TEL車的研制,用於東風-41以下級別的戰略導彈的搭配。

對於現代精確制導武器而言,單純的「硬」的防禦思路已經不夠用了,「跑起來」的戰略導彈才有更好的威懾效果

至於所謂發射車測試與部署地點的關係,筆者倒以為並非是八竿子打不著。畢竟這種洲際導彈發射車的主要任務模式並不是漫無目的地在荒原上馳騁,而是在接到指令後,從防禦良好的掩蔽陣地裡駛出,全速「沖刺」到預設的發射陣地後盡快發射彈道導彈,因此發射車測試地區的交通條件和地貌特徵往往與實際部署地區有著很大的關係。這其中的聯繫,不是僅僅從射程上計算就能說明的。

當然,從充分利用既有彈道導彈發射與後勤設施的角度考慮,在研制和部署東風-41固體彈道導彈的同時,利用這些年大陸在液體運載火箭技術上的成功,從現有運載火箭型號基礎上發展一型運載能力比東風-41更大的洲際彈道導彈,部署於現有的發射井內,也不失為增強戰略核威懾力量,做到大陸戰略彈道導彈部隊更新換代的合適策略。

冷戰時期,在美蘇冷戰核武器軍備競賽的「恐怖平衡」之下,中國得以憑借「最低限度核威懾」以較少的核武器維持本國的戰略地位。而隨著蘇東劇變之後俄羅斯的戰略核力量的不斷凋零,特別是SS-18「撒旦」戰略導彈面臨老化退役而接替的導彈還未開始裝備,即將帶來俄羅斯戰略核武庫不可避免的萎縮,冷戰結束初年俄羅斯憑著核武庫這一最後防線與西方對抗的景象也將難以繼續;面對大陸戰略機遇期最後的時間窗口,盡快加強和擴充大陸的戰略核武器力量,才能讓包括東風-41在內的新一代戰略核武器只在發射架上展現其威懾力。

特朗普上台已經承諾了核武改進這一重中之重絕對不會有所延誤,美國空軍的新一代洲際導彈GBSD,海軍的下一代彈道導彈核潛艇計劃都在緊鑼密鼓進行著。對於中國而言,只有擁有對等的戰略威懾力量,才能把戰爭的風險降到最低。東風-41的「保衛世界和平」的意義正在於此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