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報今天頭版頭條:打造陸軍新銳

微信號:軍報記者

微信號:jfjbdzzy

有網友曾問:多年未戰,中國陸軍是否還能讓強敵膽寒?

也有網友曾問:軍改以來,陸軍變得怎麼樣了?

這些問題,我們不妨一起去看看!

隨著#2017新春走軍營#的腳步,我們來到陸軍第1集團軍某旅,看看他們如何轉型領跑,打造陸軍新銳。

△中國陸軍宣傳片

江南丘陵,寒氣逼人,一架無人機悄然升空。

爬升、突防、盤旋……靈巧的「空中鷹眼」很快完成對「藍軍」前沿及縱深目標的空中偵察,抵近潛伏的偵察兵林持燦果斷呼叫火力支援,給「敵」致命一擊。

農歷雞年的腳步臨近,記者一行來到陸軍第1集團軍某旅採訪,正趕上旅裡組織指揮保障演練,一股濃烈的硝煙味撲面而來。

某新型自行火炮正在進行實彈射擊。李 勇攝

「近兩年來,隨著數字化新裝備批量列裝,我們旅成為現代化新型陸軍的探路者。使命如山,誰能怠慢?」正在組織演練的旅主管說,「全旅數十種新裝備,涵蓋百餘個專業,沒有現成的樣板,一切都要從零開始。」

從機械化到信息化,跨越有多大?「以前,偵察手段很單一,只能獲取數公里內的情報;現在,依靠先進裝備能獲得百公里外的信息。」作為偵察兵,林持燦用直觀形象的比喻說。

「以前,優秀步兵的標準是大嗓門、鐵腳板、滿手繭;現在,一個合成步兵營就有十餘個兵種、數十種專業,戰士們都得掌握多種技能。」登上新型裝甲指揮車,四級軍士長曾榮華這樣回答我們的提問。記者眼前的新型指揮車,內部空間是整齊的各型通信和指揮終端。一字排開的螢幕上,數百公里內的地形、路況、水文以及兵力部署等戰場態勢一目了然。

「新型步兵,是一群插上信息化翅膀的‘鋼鐵人’!」說話間,我們乘坐的戰車已開始突擊。越過溝坎、翻過障礙、蹚過水坑,強大的8輪驅動技術讓鐵甲身軀如履平地。

「沒有新裝備心急、有了新裝備心慌。」一邊操作指揮網,曾榮華一邊向記者介紹當初的窘迫。靠「吃老本」玩不轉新裝備,只有初中文化的他為此「好幾天沒睡著」。可曾榮華也有自己的絕招——問!「問,要問透,問到別人不耐煩,問到後來師傅們見了我就想跑。」曾榮華笑著調侃。

正是這求知若渴的「問」,讓曾榮華和戰友們在短短的半年內順利完成指揮網路系統構建攻關任務,編寫完成13萬字的《信息系統訓練指導手冊》,為新裝備形成作戰能力奠定了堅實的第一步。

這是一場與時間的賽跑。他們沒有停下腳步,而是用打仗的姿態,爭分奪秒地完成了800多個課目的聯調聯試,發現並解決問題2200餘個,采集各類數據3萬餘條。不到一年,指揮控制、情報偵察、火力打擊等作戰要素初步做到「互聯互通」!

夕陽西下,營區周圍的鞭炮聲此起彼伏,過年的氛圍越來越濃,可官兵們卻絲毫沒有回撤的意思。偌大的訓練場上,閃動著官兵奔走忙碌、埋頭苦練的身影。

「有了信息指揮系統,不等於具備指揮能力。」訓練場一隅,正在測試電台新功能的旅長朱大治坦言,「現在,各型武器平台高度聚合,如何攥指成拳,考驗指揮員的素質。」過去一年,旅黨委加快腳步,制定剛性學習訓練機制,採取模塊編組、能力升級、隨學隨考等多種形式,逼著機關幹部從頭學、從嚴練。去年年底,近百名機關幹部成功考取了關鍵崗位操作手資格證。

在合成三營採訪,營長郭學亮正在忙著解決演練中發現的問題。他介紹說,營前面加「合成」二字,意味著集裝甲步兵、炮兵、偵察兵、工兵等諸兵種於一體,「一個營就是一支獨立作戰力量。」但如何適應快節奏、高強度的現代戰爭?他坦言「挑戰巨大,來不得半點松懈」。

「沒有別的捷徑,只能在打仗中學習打仗!」談起去年11月的實兵演練,郭學亮兩眼放光。當時,他率領合成化「藍軍」與某特戰旅展開防衛與破襲對抗。在晝夜連續較量中,他們運用無人機、紅外、雷達等多種新型偵察手段,發現並摧毀紅方20多個要點目標,在近百個點位上靈活調配運用各種火力,堅守4天3夜,成功化解了紅方一次又一次攻擊。

「以前的夜戰,需要用各種照明彈把天空照亮;現在,只需把偵測器材切換成夜間模式。」在「編餘」營長張春雷看來,這場對抗凸顯了信息化裝備的威力。為什麼是「編餘」?張春雷笑著解釋:合成營改革,營級崗位編制壓縮,很多幹部「在崗無編」。但是,在張春雷眼裡,只有「編餘」的幹部,沒有「編餘」的工作。去年,他用4個月的時間,解決了困擾部隊多年的不同信源、不同類型情報信息融合難題。

「只要穿一天軍裝,就謀一天打仗的事。」張春雷的話道出了這個特殊群體的共同心聲。去年以來,旅裡共有數十項技術創新、重難點課題攻關成果出自「編餘」幹部之手。

其實,為轉型盡力的何止是他們!政委楊華給我們講了一個真實故事:去年,一場檢驗性演練在漫天飛雪中展開。4名即將退伍的戰士在潛伏點一趴就是兩天兩夜,完成任務時,雙腿已被凍僵。戰友們用擔架把他們抬下山,用熱水袋敷了兩個多小時,他們的腿才漸漸恢復知覺。第二天一早,這4名戰士又準時參加了向軍旗告別儀式。

豪飲孤獨當美酒,深藏功與名。如何面對改革強軍?他們用無聲的行動作出了響亮的回答!

夜色漸濃,機關辦公樓內,不少房間亮起了燈。記者走進參謀部自動化站,站長劉祖剛正在電腦前推敲指揮鏈路的改進方案。一年多來,就是在這方寸螢幕間,劉祖剛和戰友用無數個不眠之夜,拼出了信息化轉型的一個個時間「刻度」:第一次新裝備全系統網路規劃、第一次全系統實裝實距動態檢驗、第一次系統實兵對抗……

採訪中,劉祖剛的電腦「屏保」引起我們的注意:畫面上,劉祖剛和幾名將軍在訓練場合影留念,大家的笑容是那樣熱烈、開懷。劉祖剛說,去年底,該旅接受上級考核驗收,100餘項考核內容成績全優——這宣告了一支信息化陸軍新銳的破繭新生!集團軍主管聞訊,專門趕赴現場,為他們舉行了一場隆重的戰地頒獎儀式。

「軍旅難忘,是因為它給了每名戰士一段刻骨銘心、熱淚盈眶的回憶。我慶幸,自己是這場偉大變革的見證者。」走出辦公樓,路旁燈箱上的一句感言讓我們心頭一熱。

夜已深,營區外的夜空被喜慶的煙火點綴得越發美麗。記者身後,辦公樓依然燈火通明。

(本文刊於解放軍報1月31日頭版,

作者 陳廣照 錢曉虎 代烽 部分圖片來自網路

精彩回顧:新質戰鬥力

「令你部4時00分占領陣地,完成射擊準備!」2016年7月13日深夜,賀蘭山闕,銀河星空,看似寂靜的大漠卻暗藏殺機。

「不好,1號指揮車有情況!」對抗戰鬥剛打響,紅方官兵千人百車就匆匆轉移陣地。途徑一狹窄山路時,車隊被迫減速緩行。突然,位於車隊中間的1號指揮車冒出股股白煙,坐在副駕駛位置的紅方指揮員、第31集團軍某炮兵旅旅長段長林回頭一看,後排作訓科長李鵬頭頂的雷射交戰系統正嗤嗤冒煙。李科長氣憤地說:「旅長,我們遭敵伏擊了!」

「這不僅是伏擊,更是獵殺!」段旅長清楚:李科長現在所坐的地方就是自己平常的座位,藍方安排特種作戰力量對這個位置展開狙殺,實際上就是斬首行動,欲在戰鬥之初殲滅紅方指揮員,置紅方於死地。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這一切都在紅方意料中,只是沒想到是它到來得這麼快。段長林迅速調整行軍路線規避伏「敵」,同時將自己的指揮車又插入後勤保障梯隊……

類似的用特種力量實施精準「獵殺」的行動貫穿著演練全過程。比這更可怕的是,藍方對新質作戰力量的使用幾乎到了「爐火純青」的程度:頻頻派出陸航力量進行空中偵查、火力打擊;搭載特戰分隊實施機降突襲;全程運用技偵力量監聽紅方信號……這些讓紅方官兵吃盡了苦頭。

然而,吃「苦頭」也不止紅方。戰鬥中,藍方運用某遠程火箭炮,在紅方炮火射擊範圍之外「耀武揚威」,氣得紅方官兵幹瞪眼。在第一時間嚮導演部申請空中火力打擊被否決後,旅長段長林果斷派出兩個臨時由偵察兵組成的特戰小組,對其展開陣前破襲。不久,段旅長的電台裡便傳來報告:「敵」火箭炮被損毀!

「未來戰場上,新質戰鬥力是交戰雙方指揮員的‘殺手鐧’,可以說哪方真正運用好這些力量,就等於誰能更好掌控戰局。」全程督導演練的陸軍參謀部兵種局主管告訴記者,「在這次演習中,紅方能取得一些關鍵性突破,甚至使局部戰局逆轉,可以說配屬加強的新質力量,比如電子對抗分隊功不可沒。」

的確如此,槍炮聲未聞,電子戰先行。第31集團軍電子對抗團通信干擾1營營長王軼,去年作為電子對抗力量配屬紅方參加過「火力-2015·山丹G」演習,積累了不少經驗。今年,他又帶領38名骨幹6部電子對抗台站加強紅方參演。他向記者介紹說,部隊從東南沿海剛進入西北大漠收攏地域時,就立即展開預先偵察,組織了適應戰場環境訓練,校正裝備磁偏角,有效截獲藍方兩個頻點信號,為紅方指揮作戰提供了有力參考。

演習中,記者在電子對抗分隊偵控站上看到,紅方官兵剛轉移至炮陣地,全景顯示器上260度方位角有跳頻信號閃爍。幾番偵察發現,原來是「敵」抵近偵察力量。官兵們倒吸一口涼氣:「咦!難怪交戰不久,紅方就接連戰損火炮,要不是及時發現,可能指揮所都要被‘一鍋端’了。」

紅藍交火你來我往,戰場態勢持續升溫。藍方遭紅方炮火壓制,向上級請求空中火力支援。這一通話信息恰巧被「王軼們」截獲,紅方官兵立即做好防空襲準備。少頃,四架飛機從不同方向超低空隱蔽突襲,沒想到剛進入紅方陣地,一架飛機就被「擊毀」,其餘3架飛機見狀只能調頭就逃。

精彩妙筆可謂不勝枚舉。一次,「王軼們」還發現了藍方裝甲反擊力量的指揮協同通信和多部對講機的通信,在關鍵時刻為指揮員的精準決策、快速指揮提供了可靠依據。

新質為先、效率至上,是戰鬥力生成發展的內在機理,也越來越成為各級指揮員決策指揮的新常態。走下戰場,紅方指揮員段長林和記者交談時深有感慨:「幾輪對抗下來,敵我雙方‘快制慢’‘精吃粗’‘聚抑散’的戰法特點非常明顯。而新質戰鬥力,無疑是撬動勝負的杠桿。」

(錢曉虎 孟 坤 吳科儒)

延伸閱讀

軍改這一年,中國陸軍都幹了什麼?

新型陸軍關鍵在於飛起來

軍報記者微信發布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轉載請註明來源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