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初二:遇大姨大舅,宜笑臉相迎

微信號:東七門

微信號:dongqimen

大年初二,按老規矩,出嫁的媳婦要回娘家拜年;在我小時候,每到年初二,都會跟媽媽去奶奶家。一般步驟如下:

1、一大清早,我爸拎著半扇豬、或兩只雞、或兩大簍雜糧,帶著我媽和我,騎著摩托車出門。現在想想,三個人外加那麼多東西,真想像不出一輛摩托車是怎麼裝得下的。

2、進了奶奶家門,一群姨父、舅舅湧將出來,把我們仨圍在當中。半扇豬什麼的早不知道被誰接走了。所有人,包括我爸媽,笑的都很盡興,而且生怕自己說話聲音比別人小似的。院子外面有人放鞭炮,院子裡面人們用中原土話大聲打招呼,時而傳來「呸呸」的吐痰聲。幼小如我,幾乎被這洶湧的聲浪推倒。

3、奶奶家的正屋裡很黑,猛一進去,什麼都看不清。我媽帶著我給奶奶姥爺和滿屋子的大姨大姨夫、大舅大妗子拜年,我一方面看不清人臉,一方面有點被大人的笑聲嚇呆了,只知道機械地跟著媽媽說話、雙手接紅包。

4、我媽被幾個大姨大妗揪著胳臂架進裡屋,我爸和舅舅們在院子裡抽煙。過了一會兒,舅舅們開始殺雞,我媽和大姨們鑽進廚房。當然,整個過程均伴隨著巨大的笑聲、說話聲、「呸呸」吐痰聲和狗叫聲

5、在此期間,我跟著幾個表哥表姐玩,跑出院子也沒人管,直玩到中午。與此同時,院子裡的聲浪持續不斷

6、中午吃完飯,我們跑出去玩,大人們繼續圍著桌子高聲說話,一直說到桌子上油光錚亮、腰板筆挺的剩菜剩魚,全都變得萎靡滄桑、蒙上了一層灰敗的顏色,活像已經剩了好幾天。

在我老家,人們說話的聲音本來就比較大。年初二這天,我的耳朵一直到晚上睡覺時都還在「嗡嗡」直響。因為不想跟大人們說話,所以年初二見到奶奶家的人,我經常是耷拉著臉。

有一回,我悄悄跟媽媽抱怨:他們說話聲音太大了,吵的我好難受。

我媽說,這算什麼,我跟你爸談戀愛的時候,滿屋子的阿姨舅舅、姨奶奶舅奶奶全都圍著我一個,從早上一直說到傍晚。你一天都在院子裡玩,就受不了啦?

現在想想,我媽在我心目中,可能就是從她告訴我這件事之後,變得無比高大起來。

(回想當初她20多歲的時候,竟然忍受過如此飽和的攻擊。這不比現在所謂「什麼時候結婚」、「掙多少錢」的七大姑八大姨,不知高到哪裡去了?所以直到現在,凡是有朋友跟我抱怨親戚過年時催婚,我都默不作聲——因為我知道,他們根本沒見識過真正的「催婚」)

我又問我媽,那你就不能不去奶奶家嗎?他們跟你說話,你不能不理嗎

我媽說,怎麼能不去不說話呢,都是親人,大家都在關心你呀。

我說,真的有很關心嗎,明明一年也就見這一次,平時怎麼不來關心?

我媽說,你說的對啊,一年也就見這一次,甭管是不是真的關心,都不重要。他們問他們的,我說我的,大家各自盡責任而已。反正平時也沒煩著你,對吧?

我說,哦,對喔。

我媽說,等你到了快結婚的時候,你可得懂點事,要好好和他們聊天,不能再耷拉著一張臉了。知道了嗎?

我說,哦,知道了。

我心裡暗暗打定主意,一定要盡早結婚,不能在年初二給他們群起圍攻的機會。

然而,從我18歲上大學到今天,6年過去了……

但至少,我每年都在變得更堅強。我記住了當年媽媽的話,年初二時,都有好好聊天

朋友,你呢?


以下是拜年時間:

正能量使者蔡聰給你拜年啦!

「從小就學男人說話走路,根本沒法嬌滴滴。」

Galaxy Lee酷奶奶李銀河給你拜年啦!

「肯定有那些一生只愛對方的情侶,婚姻就是給他們預備的。」

假期過去一半啦!開心!

看節目意猶未盡?

點擊「閱讀原文」去分答《奇葩大會》分會場

馬上提問新奇葩!

↓↓↓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