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為什麼不再群發拜年簡訊了?

微信號:灼見

微信號:penetratingview

Jan.

28

灼見(微信號:penetratingview)

我不再群發拜年簡訊了,我不是特立獨行也不是憤世嫉俗,我只是懷念真的東西。

作者 | 李小墨

轉眼就大年初一,從前晚開始,群發的拜年簡訊就來了,這一波是提前拜年的。不出意外,今晚明晨每個人都會被大面積轟炸,當然也可能是轟炸別人的。從簡訊時代到微信時代,流水的平台,鐵打的群發拜年簡訊!這幾乎成了通訊普及時代,中國人的新年俗!

裹挾祝福、善意而來的群發簡訊,我無法拒絕也不能抱怨。可是從很久以前開始,我就不再群發拜年簡訊了。

群發簡訊是無效社交

我也曾經不免俗地群發過拜年簡訊,還煞費苦心綜合了好幾個拜年簡訊版本裡的吉利話,編完之後甚至通讀數遍,力求用詞講究、文句通順,顯得才高八鬥、文采飛揚。

印象更深的是被不會使用群發功能的叔叔指派,替他給通訊錄裡的所有人改寫、編輯和群發一個簡訊,要求有兩個:「要強調恭喜人家發財」、「後綴換成我的名字」

後來年歲增長認識的人越來越多,每年收到的群發拜年簡訊也水漲船高地多了起來。復制黏貼的就不用說了,自己編輯的也大同小異,偶遇稍有人情味的,也因為群發性質,效果大打折扣。

有一年除夕夜,煙花爆竹此起彼伏地響,祝福簡訊接二連三的來,我拿起手機準備群發一條,突然覺得自己十分滑稽。

明明知道群發的拜年簡訊,就算寫滿文采飛揚的吉利話,也一點溫度都沒有;明明收到毫無誠意的群發內容自己的內心也是拒絕甚至反感的;為什麼還要跟著大家認認真真地走形式呢?

群發的拜年簡訊,本質就是國王的新衣,是成年人之間假惺惺的遊戲,大家你來我往一起營造一個真誠以待、互相惦念的假象。

群發拜年簡訊是為了什麼呢,無非是想通過送達祝福,來維系或增進關係。但群發拜年簡訊早就失去了這個功能,甚至開始有反作用。真的,不熟的人就算了,關係親近的朋友如果扔一條冷冰冰的群發簡訊給我,我會生氣難過好久。所以群發簡訊早已背離初衷,已經沒有任何意義了。

這種社交是無效社交。

2014年春晚,歌手郝雲創作並演唱了一首《群發的我不回》,我特別喜歡裡面的歌詞:

原來你這是群發的信息你竟然還忘了修改後綴我頓時覺得過年索然無味就好像喝了一碗溫白開水你說他怎麼能這麼棒槌我真想給這爺一錘不管你是誰群發的我不回不是我不給你面子啊實在是覺得太累不管你是誰群發的我不回這真不是面子的問題我只是懷念真的東西」

學會對關係斷舍離

人們看不到這一點嗎?我看未必。可是為什麼還要繼續這麼做呢?也許是「人脈」二字在作祟。

中國是一個關係社會,走關係走關係,走了才有關係。中國人聽到「人脈」兩個字眼睛是會放光的。群發簡訊如此泛濫並非偶然,因為所有人都以維系一個龐大的朋友圈為榮,但每個人的精力都是有限的。

也許我們應該學會對關係斷舍離。

斷舍離的觀念因為一本日本暢銷書風靡全球,一般是用於生活空間的管理,深夜書桌的第一篇推送就是《當我們在整理房間的時候,到底在整理什麼》,但其實這個觀念也可以推及關係管理。

學會對關係斷舍離,就是不再迎合所有人,不再試圖讓所有人滿意,不再對每段關係都緊抓不放手。

學會對關係斷舍離,就是放棄那些我們心裡不喜歡的人,隨緣地對待生命中可有可無的人,然後鄭重地對待那些重要的人,那些你真正在意、真正心動的人。

親疏有別,主次分明,維系一個簡潔的關係圈子,可能我們就不會這麼累了。

說回群發拜年簡訊,重要的朋友就約出來敘敘舊,重要的親人就互相走動,重要的主管客戶就登門拜訪,再不濟打個一對一的電話,再再不濟,一對一的聊聊天。

當你心裡開始鄭重其事,你自然能找到最合適的方式。也就知道,群發拜年簡訊是最壞的方式。

最真的感情是互相馴服的

為什麼群發簡訊會讓人覺得不真誠呢?因為最真摯的感情我們對彼此都是特別的。

《小王子》我讀過多遍,這本小小的書,對人,對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有一種返璞歸真的洞察。

「過來和我玩吧,」小王子建議道,「我是那麼憂傷……」。「我不能和你一起玩,」狐貍說,「我還沒有被馴服呢。」

「不,」小王子說,「我在找朋友。‘馴服’是什麼意思?」「這早就被人淡忘了,」狐貍說,「它的意思就是‘建立聯繫’。」「建立聯繫?」「正是。」狐貍說,「對我來說,你還只是一個小男孩,和其他千千萬萬個小男孩沒什麼兩樣。我不需要你,你也同樣不需要我。對你來說,我也不過是一只狐貍,和其他千萬只狐貍一樣。但是,如果你馴服了我,我們就會互相需要。對我來說,你是世界唯一的;對你來說,我也是世界上唯一的。」

「我的生活很簡單。我捉雞,而人捉我。所有的雞都一個模樣,所有的人也全部一樣。對此,我已經有些厭倦了。但如果你馴服了我,我的生活會充滿陽光。我會識別一種與眾不同的腳步聲。其他人的腳步聲會讓我躲到地下去,而你的腳步聲會讓我從地下走出來,像音樂的召喚。

再說,你看!你看到那邊的麥田沒有。麥田也不會勾起我任何聯想,這實在很可悲。但你有金黃色的頭髮,一旦你馴服了我,這就會十分美妙。麥田也是金黃色的,它就會讓我想起你。而且,我也會愛上風吹麥浪的聲響……」

對狐貍來說,所有的雞都是一樣的,所有的人都是一樣的,它和他們沒有建立聯繫,它對他們沒有任何感情。當小王子馴服了它,他們就建立了聯繫,他們會成為真正的朋友。

它會認出小王子的腳步聲,「其他人的腳步聲會讓我躲到地下去,而你的腳步聲會讓我從地下走出來」。與小王子有關的一切都會變得意義非凡起。「你看到那邊的麥田沒有。麥田也不會勾起我任何聯想,這實在很可悲。但你有金黃色的頭髮,一旦你馴服了我,這就會十分美妙。麥田也是金黃色的,它就會讓我想起你。而且,我也會愛上風吹麥浪的聲響……」

馴服就是建立一種強的聯繫。爆竹響起的時候,我會想起你夾到我碗裡的那口青菜;下雨的時候,我會想起你塞到我耳朵裡的那首慢歌,扣子扣錯的時候,我會想起你當時放肆的笑聲;聞到粉筆灰的時候,我會想起你當年的苦口婆心。

在重要的關係裡,我們對彼此都是特別的,我們曾經有過或者正在創造獨家的記憶。

這些,面目模糊的群發簡訊給不了。

我不再群發拜年簡訊了,我不是特立獨行也不是憤世嫉俗,我只是懷念真的東西。

—THE END—

☀李小墨,前海南特區報記者。我相信一個人的閱讀史,往往就是他的思想成長史和能力發育史。公眾號:深夜書桌(ID:shenyeshuzhuo)。灼見經授權發布本文。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