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大家過年軍人站崗?」「因為軍人出廠設置!」

微信號:三劍客

微信號:jiankesan

★更多精彩盡在微信公眾號:三劍客

文/劍客焱;圖 /唐建平

再過20分鐘,我即將站在林海雪原的哨所上,穿著溫暖的迷彩大衣,緊握著手中的鋼槍,堅守著祖國的北大門。

而10分鐘前,我給遠在2000公里的南方家中打去了電話。喧鬧震天的爆竹聲,讓我已經聽不清家裡人說話了。

姐姐、姐夫和外甥女都已經和爸媽在吃年夜飯了。外甥女接過電話吵嚷著要和舅舅影片通話,我說舅舅馬上要上崗了,來不及了。媽媽在免提聲外,一遍又一遍地問我吃餃子了沒,我聽得見微弱聲中有她的哽咽聲。

今年已經是第7年過年沒回家了。7年前,我轉士官後第一次過年回家,返程那天,媽媽在我走出村頭快2裡路時追了過來,往我手裡塞上了最愛吃的糯米糖。我嚼著她親手做的糯米糖,鼻子一酸沒忍住。

其實,這真的沒什麼。我身邊的戰友,第8年-第10年沒在過年回家的比比皆是。

很多人問我,為什麼大家過年,需要軍人站崗?我說,這不奇怪啊,因為這是軍人的出廠設置啊。

軍人選擇這份軍裝的榮譽,就得擔負起這身軍裝的職責。軍人的出廠設置就是為了守衛祖國,守衛人民的安寧。

有軍人在,大家安心過年!

劍客君常常和我討論一個問題,當兵有時有挺多的牢騷,但為什麼一說讓人脫下這身軍裝或多或少還是有很多的捨不得?

我說,愛之深、責之切,相愛相殺是個普適道理。

我所在的這個北方邊城,雖然人不多,但也有萬家燈火我孤守哨位的情景,這種熱鬧與孤獨的對比,不僅僅是狀態和心境,更反映了大多數時候軍人與普通人的差別:當所有人過節時,軍人不能過節。軍人只有睜起警惕的眼睛,人民才能安康。

我的一個維和戰友歸國後對我說,在國外,他們的營區和小鬼子的營區緊挨著沒多遠。每次他們幫助當地政府修路做工程時,小鬼子的工兵就故意什麼事不做,跑到村莊裡帶些垃圾藥品發給村民。小鬼子一邊發藥品,還一邊攛掇當地部落人說「支那軍人很壞滴」。

可是,公道自在人心。部落後來把假惺惺的小鬼子趕走了,沒要他們一分錢的藥。

戰友說,他們這些熱血青年遠遠看到小鬼子就想上去揍他們。不是因為我們要延續仇恨,而是因為小鬼子從來不把我們當朋友。前段時間的日本APA酒店否認侵略史的傲慢,難道還不能說明一切麼?

70多年前,我所在的這些區域曾被鬼子的鐵蹄踐踏過;70多年後的今天,當盛世中國的腳步越走越近時,敵人的惡狼本性卻不會改變,軍人擔起守衛這份安定祥和的重擔,只有時刻警惕著。

此刻,我知道,在我知道,在更多如同我們這裡一樣的祖國的邊關哨卡、大洋海疆、祖國空天上,無數中國軍人和我戰友一樣正在守衛和平,守衛人民的安寧。

有人說,我們已經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了,已經很了不起了。可是,劍客君卻說,我們中世界大國中唯一一個還未完成祖國統一的國家。

有時候,覺得我們這一代人真的很幸福,我們沐浴著祖國蓬勃生機的日光,不必為像那些動蕩國家那樣流離失所。

有時候,也覺得我們這一代人壓力責任如此的重大。我是普通一兵,有著待遇、安置、住房等等各種困擾,可是我也想見證歷史時刻,國家統一,中國軍人走向世界,想像著未來我們有兩個、三個甚至更多的航母戰鬥群航行在大洋時,我覺得自己心中有榮耀。

也希望國家和人民能夠感受到我們普通軍人的熱血。

當年,嫁人只嫁解放軍,當然也包括武警,這種風尚什麼時候再回歸與盛行,就是民族復興之時!

新年紅包27日20:30開始

口令:軍中三劍客保衛基層理念永不變!

版權所有:三劍客微信公眾號;轉載務必註明來源

投稿|聯繫:[email protected]

劍客君給大家拜年

讚賞

人讚賞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