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旅打不下75人守衛的小鎮?這些糗事夠笑一整年的了

微信號:鳳凰網軍事頻道

微信號:milifengcom

最近,微博上熱傳美國陸軍在演習中各種烏龍事件頻出,甚至有實彈當成空包彈來使用,並且連續掃射的情況發生。經觀察者網軍事小編查詢,演習內容主要來自一個名為「U.S ARMY W.T.F! moments」的Facebook帳號,該帳號主要吐槽美國陸軍一些令人哭笑不得的事件。從帳號吐槽內容看,此人似乎是歐文堡基地或者假想敵部隊「紅軍」人員,對演習經過比較清楚。據報導,參加此次演習的主要是美國陸軍第25步兵師第1斯特瑞克旅(以下簡稱1/25旅),代號「北極狼」(Arctic Wolves)。演習地點是歐文堡國家訓練中心(NTC),當地的假想敵部隊第11裝甲騎兵團(紅軍)的感受是:我們可能遇到了一支假的「藍軍」。

歐文堡國家訓練中心

下內容來自該帳號Facebook原文節選編譯

1月12日

幾個軍士長跑到戰友家吃飯並發博的截圖

José從NTC發來報導,1/25旅的一級軍士長下令士兵不允許到營地的商店裡買吃的,然而他們自己跑到當地一個戰友的家裡去吃飯,還拍照上傳到他們團的Facebook上,1/25旅的Facebook帳號也隨後轉PO這張照片。士兵們在Facebook上對此事寫下大量負面評論,隨後他們刪掉了這張照片,並且把所有士兵的手機沒收掉,並且鎖起來放著。這引起了更大的憤慨。

「北極狼」旅的斯特瑞克裝甲車

25師1旅部隊前往歐文堡,注意,圖中沙漠色迷彩的車輛是隔壁某個重型裝甲旅的,該旅只有「斯特瑞克」和M777超輕型榴彈炮

1月13日

依然是José從NTC發來的報導,正如我昨天所說的,1/25「北極狼」旅的士兵們依然士氣低下。在我發布了昨天的吐槽內容之後,旅指揮部派出一些人調查我,並試圖找到我。幸運的是他們比邊境巡邏更容易躲過去。

旅部的一些長官決定在開始前去搜刮一些啤酒來喝,這對「北極狼」來說是非常壞的影響。

演習集結營地RUBA

“紅軍」第11裝甲騎兵團(實際兵力規模超過一個旅)所屬的M1A1主戰坦克(扮演誰呢?)

盡管11團擁有一整個美軍裝甲旅的裝備,但要模擬理想中的「假想敵」還有所不足,因此還有不少用M113改裝的「紅軍坦克」

在演習開始前,士兵們吃完了口糧,他們去找上級索要MRE(美國軍用即食口糧)時被告知,MRE只在緊急情況下發放。士兵們說,我們餓肚子難道不是緊急情況嗎?1/25旅的軍官表示,你們餓肚子確實不是緊急情況。這些士兵不得不冒著被處罰的危險去營地的商店裡買吃的。

所以正如我所說的,在進入訓練場之前,任何在集結營地的士兵都要想辦法自己搞定吃的,因為只有在訓練場才有足夠的食物。正如你想的那樣,這完全就像是一支菜鳥部隊進行第一次部署那樣,整個後勤統統亂套。

1月14日

當我們(指U.S ARMY W.T.F! moments主頁管理)聯繫到José時,更多的「北極狼」士兵陷入崩潰狀態。

這裡是José,我在Coyote峽谷遇到一個作戰單位,當時他們正在猶豫是否進入訓練場開始行動。這大概是在20小時之前,當時第一支車隊行駛了大約1英里,隨後就停了下來,然後第二支車隊也到了那裡並停在了第一支車隊後面。我依靠偽裝服裝在沒有被發現的情況下靠近了他們,並找到一個向我透露消息的士兵,他告訴我說不知道為什麼這兩支車隊搞混了,搞不清誰到底應該往哪邊走。並且一個連只有3個無線電台,而另外一個連卻有10個,有10個的那個連在無線電裡盡說些貧嘴的廢話。

所謂的便攜式如廁套件

還記得昨天提到的那些因為沒有足夠的食物而跑去營地裡的商店買食物的士兵嗎,他們在NTC的經歷真的是越來越美妙了。後勤部門顯然不想支付流動廁所的費用,所以他們發放了一些便攜式如廁套件(Go anywhere toliet kit),其實就是些袋子。然而他們並沒有提到在哪裡統一歸集這些袋子,難道是要士兵們帶在身邊(然後把它們扔向假想敵???)。當然了,這些士兵目前為止依然沒有獲得陸軍提供的食物。

1月17日

更多的1/25旅士兵正在崩潰,旅部長官依然驅使他們駕駛斯特瑞克進入訓練場。起碼有超過10輛斯特瑞克因為損壞被平板車拉走。這些車並不是因為運氣不好而拋錨,根據旅部的消息,這些斯特瑞克缺乏發動機冷卻液和潤滑油(嚴重缺乏保養,小編註),隨後他們就拋錨了,結果只能用平板車去把這些車運出來。我想有20多輛斯特瑞克可能需要新的發動機。

猶如阿姆斯特丹紅燈區的斯特瑞克戰車故障報警燈

更甚的是,我希望沒有人因為執行維護工作的主管失職而遭受牽連。比如有個勇敢的士兵把一張自動消防系統儀表故障燈的照片發到網上,那簡直看起來像是阿姆斯特丹風月場所的紅燈。

1月18日(他們終於向「紅軍」開火了)

這裡依然是來自NTC的José,我這兩天都在NTC躲避子彈,有個娘們告訴我,也許你回來的時候需要帶個雪鏟(來擋子彈)。1/25旅的用實彈射擊了假想敵部隊(紅軍),隨後就被緊急叫停。我調查了下發現他們用的是5.56mm子彈,沒錯,他們把實彈從阿拉斯加帶來了,你們這些家夥到底在想什麼?難道這是你們計劃好的?

來自5-1團的黑手黨成員(指吐槽人的消息來源)聯繫了我,他們告訴我說該團已經沒有如廁套件了,後勤方面再次拒絕為他們運去移動廁所。1/25旅還有一些菜的不能再菜二等兵來到了訓練場,他們碰到一個軍士長就問,你是我的長官嗎?不幸的是,有人目睹說這些菜鳥最終在沒有任何武器彈藥的情況下進入了訓練場。

一個中尉在LMTV卡車裡想睡會覺,他覺得有點冷,所以試圖發動車子,結果不小心關掉了駐車制動,這導致卡車滑向懸崖。幸運的是一個正在工作中的悍馬看到了這一幕,悍馬直接擋到了卡車前面,雖然撞在了一起,但是卡車和中尉都因此獲救,沒有墜入懸崖。

我還發現了一些更勁爆的細節,這解釋了為什麼「北極狼」的車輛維護如此糟糕。看起來似乎超過100輛正在NTC執行任務的車輛在阿拉斯加沒有進行保養,這說明他們是在記錄上造假,以使其看起來更好一些。

1月20日

José目前回到了NTC,他將帶來關於「北極狼」旅的一些最新情況。

這裡是José,我之前提到的那些如廁袋,1/25整個旅已經滿是這些東西了,他們終於要去租用一些移動廁所,並且設定一個統一歸集這些袋子的地方了。

一個士兵因為如廁袋的乾燥劑過敏,緊急召喚了一架醫療直升機前來。我們武威的直升機飛行員以一個超快的速度趕來接這位過敏的老兄,他們在醫療帳篷邊上降落,不幸的是,這些如廁袋沒有被固定起來,結果被旋翼帶的排泄物在朝每一個方向亂飛!醫療用品,睡袋和帳篷都像被龍捲風襲擊過一樣。當第一架醫療直升機飛走,所有東西落回地面的時候,有人聽到遠處有個老兄在呻吟,當他們跑過去檢查之後發現,他有四根肋骨剛剛被打斷了(被亂飛的排泄物???),由於第一架直升機已經離開,他們不得不又喊了一架直升機來拉他離開。

有一個好消息是,他們終於收到了第一批MRE。

一個旅打不下一個75個人守衛的小鎮

假想敵部隊,第11裝甲騎兵團的人不得不改變計劃,因為1/25旅的家夥甚至打不下一個只有75人守衛的小鎮。第11團的人策劃了一次自殺式進攻,只是為了給1/25旅的一個陣地送人頭,結果他們居然把這個陣地打下來了。

一整個「斯特瑞克」旅,進攻75人防守的小鎮,然後……被打回來了!?WTF?!

1月21日

這裡依然是José在更新,過去的24小時簡直精彩非凡。

一個不具備相應資格的士兵被派去看管武器

我在Facebook上進行了一個小小的調查,通過FB我查看顯示在NTC的頁面,好吧,我找到一個士兵的主頁,他被派去看管武器裝備,然而根據他的資料顯示他應該不具備這個資格。更糟糕的是,他的指揮官在電話中向媒體撒謊說,這個士兵只是在保護敏感物品,而不是武器。我在想,指揮官,不知道你有沒有聽說過這麼一句話,「你有權保持沉默……」

1/25旅的主管層嘗試去挽救「勝利」,但是他們似乎忘記了最基本的指揮技能。某個騎兵連(偵察連)三天沒吃沒喝,兩架醫療直升機往同一個任務目標飛去。14名假想敵部隊人員擊殺了57名參演部隊士兵,其中只有7人到戰傷評級帳篷報導,其他50人都不知道跑哪去了。393支援營的長官全然不管自己士兵的死活,跑回了集結營地洗了個舒服澡,吃喝了一番。

1月23日

聯合司令部對1/25旅糟糕的表現看不下去了,要求旅部在發生任何人員傷亡前及時作出改正。

3-21的指揮官告訴下屬單位說,由於路途太遙遠,他們在未來2天內都不會得到補給。演習裁判都看不下去了,說如果你們不解決這個問題,我就把這個作為安全事故上報上去。

一個走失的1/25旅士兵被一支護送隊撿到,我努力的想調查清楚他到底是怎麼和自己的部隊走失的。在他失蹤的2天裡,整個1/25旅沒有人意識到他們走失了一個人,這個可憐的「幽靈」正在接受醫療救助。

當我在戰場上移動的時候,我的手機上跳出來一個提示,說附近有一個WIFI熱點,我甚至連上了這個公開的熱點,並且看了一些籃球影片。

讓我們回到演習場上,如果你穿的像一個當地人(訓練場模擬的是阿拉伯地區),一身大袍子,而不是穿得像個三等人,那你就能到達戰區的任何地方。三個勇敢的假想敵人員在這個情況下,穿著大袍子穿越了整個戰區,到了1/25旅的後方,1/25旅人拿出MRE和茶水招待他們,一些士兵和守衛還對他們有問必答。直到一個警惕的守衛拒絕了他們進去敏感帳篷的要求,他們三個掏出手榴彈就往裡扔,扔完就跑,而且是像大人物一樣離開。1/25旅的指揮官都被他們強大的滲透能力征服了,把所有的紀念硬幣給了他們。

3名勇敢的假想敵人員拿到的紀念幣

最後隨著1/25旅繼續推進,去做到更多的戰術目標,一些奇怪的戰術被拿來奪取各種城鎮。

一名指揮官帶領了150人的部隊去進攻一個15個假想敵駐守的村莊。在不使用通信設備,滾動戰術和大量火力的情況下,他們對每個建築物清繳三遍以上。我與另外一個BN的指揮官討論的時候,他告訴我說,他也感到很困惑,因為他的單位也很多年沒有進行過巷戰訓練了。

我給假想敵部隊的士兵們發放了一份匿名調查問卷,選擇的是:

A:你遇到過最差勁的對手

B:前5差勁的對手

C:中等程度的對手

D:前5強的對手

E:最好的對手

調查結果是、:A – 98%, B – 2%, C – 0%, D – 0%, E

-0%。

閱讀原文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