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讀】今夜,願你有沉醉的酒,也記得回家的路

微信號:人民日報

微信號:rmrbwx

1

  「魚還有多久可以出鍋?看著點表嘿!」

  「還差三分鐘!」

  「筷子都擺好了沒?」

  「十雙,齊了!」

  「燈籠別忘了通電!」

  「早就亮起來啦!」

  飯菜的香味包裹在水汽裡,氤氳的水汽升騰到燈籠上,暖紅的燈籠映襯著一家人的笑臉。除夕夜,一切都是這樣剛剛好。

  爸媽忙得不亦樂乎,根本顧不上我,全然忘記了幾天前因為我不能回家而偷偷掉眼淚的事。

  那是我的小小伎倆。臘月裡影片,我跟他們說,單位要值班,我不能回家過年了。原本興高采烈給我展示他們新買的對聯、新掛的中國結和新擺的杜鵑花的爸媽,忽然就不說話了。嗯嗯啊啊了一陣,他們像自我安慰一樣地對我說:對,工作要緊,是該你們新人值班。值吧,值吧。

  其實,我早已第一時間訂好了車票,買齊了年貨,搞定了所有工作。當我把大包小包終於都搬上樓,敲開家門的時候,爸媽愣了。五秒後,他們把我拖進了家,嘭地一聲關上門,像小時候一樣開始教育:「你知不知道這樣大半夜跑回來沒人接多危險?」「你的床我都沒給你鋪好!」「你餓了也沒的吃!」而我馱回來的大包小包,還都堆在門外。

  有天無意間打開爸爸的手機,他之前搜的歌響起來:「想兒時一封家書,千里寫叮囑;盼兒歸一袋悶煙,滿天數星鬥……」我的眼淚,撲簌簌地就落下來了。

  我知道,我回來了,就比什麼都重要。

2

  看過一個影片,在回家的候車廳裡,一位農民工兄弟向記者展示他新買的高爾夫球桿,說:「拿回去給我娃,老家的草地可大了。」然後揮舞著球桿,憨憨地笑了。

  看完,心裡的滋味說不出。對親人的愛,大概就是這樣。無論自己有多辛苦備嘗,只想把最好的留給他們,不管那看起來是否有些笨拙和不合時宜。

  朋友元元回家前拉著我逛商場,一向不捨得花錢的她卻直奔著高價櫃台而去。「給父母買,再給自己挑一件。」她說,村裡串門的習俗仍濃,她是村子裡唯一的高材生。每到過年,她爸爸就喜歡和她一起出門,親友們看到她都會稱讚不絕。那種滿足讓爸爸常年弓著的背自然地就挺了起來。她一年也回不了幾天家,而有這一天,爸爸的腰板就能直一年。

  也為了這一天,她平日裡用盡全力打拼。天資並不出眾的她,別人做一遍,她就做兩遍;不能出差,她就在辦公室跟所有能拿到的資料死磕,硬生生畫出一份比出差的同事還準確的圖紙。但這些辛苦,她不會讓父母知道。

  同樣是獨自在外打拼的我,對她的這份良苦用心,怎麼會不懂得?常有朋友感慨我跟爸媽關係好,連我暗戀誰,爸媽都知道。可我不會讓他們知道,出租屋的下水道堵了,我跪在積水裡用手一點點疏通;為了一篇稿子,我通宵一整夜,餓得發慌又想吐;得了肺炎,半夜咳到昏天黑地。報喜不報憂,想讓他們跟著我光鮮,剩下的辛苦我自己扛著就好。

  那天正忙著工作,媽媽發來一張照片。陽光灑滿陽台,爸爸在陽光裡澆花。媽媽接著發來一句:「你在北京好,我們在這裡也好,有種安居樂業的幸福感。」原本緊繃的心瞬間就柔軟了,像埋進一整塊的棉花糖裡。為了這種幸福,再多的辛苦,全都值得。

  所有在外的兒女都像遠飛的風箏,因為知道有一根線在身後輕輕地牽著,所以飛得再高再遠都不會害怕。

  我知道,有爸媽的牽掛,就有堅持的力量。

3

  小叔今年回家最晚。年夜飯前進門,上一秒還在手機上關注著倫敦的股市動向。領帶一解,圍裙一系,紅燒魚是他的拿手好菜。卸掉一整年的奔波忙碌,此刻,我們不是Linda與王總,只是翠萍和二毛。

  桌上的水仙好像還是去年那盆,年夜飯的味道也是舊時相識,讓我恍惚以為日子循環往復,我亦從未改變。可事實是,我早已過了能滾在爸媽懷裡撒嬌的年齡,不知不覺,已離家8年。

  每年的元旦與春節,給了我們兩次機會,跟時間做一個像樣的告別。

  元旦的跨年狂歡倒數中,我們鼓起勇氣,喊出心底的願望,拋向霓虹燈中的異鄉上空。兒須成名酒須醉,我們以忘我的姿態告訴全世界,我想,我要,我能。鮮衣怒馬少年。

  除夕之夜的圍爐夜話裡,我們停下匆忙的腳步,在至愛的人身邊,細細品咂一年來的點點滴滴,重新找回那個可能已經走得太遠的自我,在休憩中醞釀再度出發的力量。故園天涯歸人。

  對家的綿長眷戀是真的,而那種對淋漓人生的渴望也是真的。為夢想全心投入的時刻,如飲醇酒般酣暢。疲憊鬆弛時,回家,就是對打拼一年的自己最好的犒賞。

  再次踏上征程的時候,能聽到身體裡每個細胞怦怦躍動的聲響。那是家給我們注入的新鮮元氣,也是新年真正到來時蓬勃而出的勇氣與期待。

  親愛的每一個你,我們即將一起迎來新的一年。今夜,願你有沉醉的酒,也記得回家的路。


來源:人民日報微信(ID:rmrbwx)|作者:趙雅嬌 |主播:朱琳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本期編輯:胡洪江、趙雅嬌

覺得不錯,請點讚↓↓↓

閱讀原文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