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敢說,玩大話的沒有人不想要它!

微信號:大話西遊手遊

微信號:dhxy_sy

遊戲中的它

年作為大話中速度的極致代表,一直上演著先發制人的神話。

無數玩家的夢想,不管是超敏年還是敏攻年,都讓人十分羨慕。

年:我一頭下去,你可能會死哦。

大話異聞錄——年

你所知道的年,是年嗎?

天地初開,鴻蒙初辟,便有許多先天神靈異獸誕生其間。

有獸年,生而混沌,蒙昧無知。修煉千年而開靈智,生性殘暴,常與龍鳳搏。修煉萬年而通天意,往來三界無阻。

年嗜血無情,漫漫歲月並無磨滅它心中的野性,反而愈發強勁,起初只是在山野林間獵食,後每逢年末就屠戮人類城鎮,人人聞風喪膽,後來發現年懼怕紅色和炮竹聲,成功驅趕年獸後,便將這一天定為除夕。

……

歲末天寒,又是一年除夕日,年再次來到城鎮中。

城中張燈結彩,煙花絢麗,炮竹震天,家家戶戶貼著大紅對聯,街上嬉鬧的孩童手裡也點著花火,食物的香氣彌漫,大紅燈籠從街頭掛到街尾,好不熱鬧。

年非常厭煩,紅色也好,炮竹煙花也罷,都是它厭惡的東西。順著街道走去,只要它想,就沒人能看到它。身邊的孩子嘻嘻哈哈的鬧著,門口的大人也在笑著談論著什麼,仿佛已經忘記當初他們是怎麼在它腳下跪地求饒。

一條小河把這座城分成兩半,一座小巧玲瓏的木橋搭在橋上,它站在橋下,望著橋上一名女童。

那女娃穿著大紅棉夾,留仙裙上細細繡著金線牡丹,一雙小巧棉鞋綴著白絨球。寒風順著河道陣陣吹著,她的臉蛋被凍的泛紅,只見她閉著眼睛,雙手合十,默默的祈禱著:「希望新的一年爹娘能夠身體健康,希望年關裡,年獸行行好,不要來殘害百姓。」

祈禱完,那女童睜開眼,長出一口氣,搓了搓手,朝著橋下走去。路過身邊時,年看到這女童黛眉描月,杏眼含光,是個美人坯子。年笑了笑,跟著她走去,直到那她進了一扇朱紅大門,它方才停下腳步,繼而轉身向城外走去。

……

日月如梭,歲月轉瞬,時至除夕,它再次來到這座城,這座橋,它倚在橋上,看著旁邊的女童閉目祈願,它心中一直在沸騰的暴躁也平復了下來。

「希望新的一年,爹娘平平安安,也希望年獸今年行行好,不要來殘害百姓。」

年似乎找到了新的樂趣,每逢除夕,它就來到這座城中,靜靜的聽著小女孩的祈禱,城未變,橋未變,它也未變,唯一變化的就是當年的女童漸漸出落成一名亭亭玉立的美人。當年除夕安靜的橋下也漸漸多了不少仰慕者。

男大當婚女大當嫁,年對人間的習俗也再熟悉不過,它明白當年的女童已經要成為他人的枕邊人,心中難免有些低落。

「我只不過是她每個除夕看不到的朋友而已。」年低頭嘲笑,就要轉身離去。忽然橋下幾名男子一聲驚呼,只見那女子手裡捧的香爐掉進了河裡,濺起一串水花,沉了下去。

「江姑娘不必難過,我明日就送一個香爐到貴府。」見到機會來了,橋下的男子都忙獻殷勤。那女子苦笑一聲,說道:「無妨,這香爐伴我許久,雖是可惜,但也無奈,各位公子,失陪了。」說罷便朝著橋下走來,年呆呆的望著她,彎柳輕蹙,翠目含波,一種前所未有的感覺從心底萌發,像是一縷清風掠過心尖,又像一捧寒水劃過喉嚨。那女子挨個向橋下眾人行禮後,便回去了。

等人群散了,年才回過神,它一頭紮進河裡,把香爐撈了出來,用息火焙幹,就要給女子送回去。

它抱著香爐走到那扇朱紅大門前卻停住了,想想自己的相貌,怕是顯形會嚇壞她。

躊躇了許久,年還是抱著香爐回去了。

……

道是人間日短,他界時長。離那天除夕已經過去半年時日。

年輕輕搓著手裡的香爐,眼前不斷浮現那個女子的音容相貌,耳邊不斷響起每年的祈禱,那聲音由稚嫩變得清脆婉轉。

「人道是相見傾情,不思茶飯,又道天地悠悠,情頭難消。情的滋味是這樣嗎?」年獸苦笑,它吃過無數人,男的女的,老的少的,美的醜的,形形色色不計其數。可是它為什麼會對一個女子產生這種感情呢?

這些日子年也沒閒著,在人間四處遊逛,學習人間之事,記下女人最喜愛的相貌,然後一遍一遍練著化形之術。

「從未覺得這化形之術這麼難以掌握,那些個狐妖山怪也是有些本事。」年忍不住嘟囔,心裡又期待著下次與她的見面。

天氣又轉冷,鵝毛大雪蓋了一地,還未到除夕,年早早就來到鎮上,化成人形,在街上遊蕩。

到了除夕,大紅燈籠又飛在枝頭屋簷,那扇朱紅大門吱呀一聲打開,那女子從裡走了出來,朝著橋的方向走去。年遠遠的看到她,急忙趕上前去。

「姑娘,請留步!」年捧著香爐跑了過去。

那女子回頭,驚訝的看著年:「請問公子可是在喚我?」

年撓撓頭,不好意思的笑道:「是,去年見姑娘的香爐落入水中,甚是可惜,於是就撈了起來。」說罷就把香爐遞了過去。

那女子接過香爐,嘴巴驚訝的合不攏,看了片刻說道:「這的確是我丟失的香爐,沒想到公子如此用心,真是……」此時,女子才注意到面前站著的這個少年,劍眉星目,器宇不凡,但身上只著了一件青色單衫。

女子接下身上的貂裘,遞給年:「這天寒地凍的,公子一身單衫著實不妥,先拿去取暖吧。」

年一愣,發現自己光顧著相貌,卻忘記了冬天人類是要穿得暖和。當即嘿嘿一笑,接過了貂裘。

女子捂嘴輕笑,發現這個少年非常耿直,換做平日那些公子哥,定是凍得打顫也不肯接過這衣裳。

「我幫你去取幾件衣裳來。」

「等等,我還不知道你名字呢!」

「我叫江婉儀,公子呢?」

「我叫年!」

「撲哧,那你的名字和年獸一樣哦。」

「啊……對,爹娘希望我能和年獸一樣兇狠霸道!」

「我可看著你一點都不兇狠呢。」

……

次日,江婉儀剛梳妝完畢去東廳拜見爹娘,一出門就看到牆頭冒出個腦袋,正是年。

「哎呀,你上那麼高幹什麼,快下來!」

年一個跟頭就翻了進來,拍了拍身上的土,樂呵呵的笑道:「這點高度不算什麼!我可是攀過萬丈高峰,潛過碧海……」似乎意識到自己說漏嘴,年趕忙閉嘴,嘿嘿的傻笑。

江婉儀笑著點了點他的額頭:「那你不是比年獸還要厲害嗎?」

就這樣,年在小鎮上找了一份零工,每天都偷偷翻牆去和江婉儀見面。兩個人在接觸中,似乎也萌生了一種奇妙的情愫。江婉儀剛開始只是覺得年非常的有趣,可是隨著接觸時間越久,她發現每當看不到年時,心裡就像是打亂結的線團,亂糟糟的。

隨著江婉儀長大,出落的越是大方漂亮,加上家境殷實,每天上門說媒的人絡繹不絕,可是越這樣江婉儀越是愁眉緊鎖。很快就被爹娘發現了不對勁。

「比武招親?」江家老爺眉頭一挑。

「是……」

江老爺思索一會,放下茶杯說道:「好,就依你,下月十五,擺台設擂,比武招親。」

比武招親也是年支的招,論其他不行,論武力,怕是天王老子來了也拿他沒招。

……

新婚之夜,江婉儀已經沉沉入睡,年卻始終睡不著。他怎麼都想不通,為什麼自己會喜歡上一個人類。

當年妲己對他說過:「人乃萬物靈長,奪天地之氣,蘊日月之精,從輪回之道。妖要千年方可靈智初開,人自降生就悉知萬物,如此妙物,怎能不愛?」

看著枕邊的江婉儀,年撫著她的發絲,笑道:「當真如此嗎?」

燈影交疊,花紅飄落,鴛鴦纏綿,芙蓉帳暖……

……

她愛琴,他便學琴,兩人泛舟江湖,在瀟瀟竹林中彈廣陵散,竹葉折疊光影,不自覺就出了一股灑脫傲視之意。又於江上奏高山流水,空靈飄忽,江面寬廣卻難納琴意,流水湍湍不及音急。但是所有曲子從年手中傳出,都透著一股疼愛之意,旁人或許聽不出,江婉儀聽的卻是真真切切。

兩人走走停停,來到了長安,正直十五夜長安舉行燈會,二人高閣相依,眼前燈光花火,魚龍亂舞。

「火樹銀花合,星橋鐵鎖開。暗塵隨馬去,明月逐人來。」年突然感慨:「人果然是非常奇妙,琴棋書畫,茶酒味道,真是驚奇。」

江婉儀在他懷裡溫柔的笑道:「人生而敬畏天地,仰慕自然,不孤傲,不造作,繼古人精神,開新世之意,怎麼會不讓人驚奇呢?」

年低頭笑著揉了揉她的腦袋。

……

夫妻二人恩愛異常,行走江湖,憑借年的一身好本領,總能賺些盤纏,一路走來,風雨霜雪,晴日雲霞,萬頃汪洋,千仞高山,各色各樣的風景都有過他們的身影。

對於年來說,歲月是沒有概念的,他超脫輪回,歲月只能帶走他身邊的事物,卻無法撼動他。

然而……這次不一樣了。

江婉儀躺在竹床上,白髮蒼蒼,彷如碎裂的皺紋,密密麻麻布在臉上,陽光透過竹葉散落在她身上,依舊難掩暮年垂老的氣息。

「年,我的時日不多了吧。」

年此時的相貌正直壯年,剛毅的臉龐,溫柔的眼神,正是相貌相差過大,在江婉儀年老後,被人指指點點,無奈之下,年隨著她一起隱居在山林之中。

「是。」他溫柔的笑著,眼裡卻有複雜的情緒。他已經盡力延長江婉儀的壽命,如果再想延壽,只能去地府強改生死簿,可是一但這樣,怕是江婉儀入不得輪回,只能為妖了。

江婉儀輕咳了起來,望著年笑道:「我們江湖相伴數十載,我已經非常知足了,你其實就是年吧,那個吃人害怕炮竹聲的年。」

年低頭沉默,他盡力讓自己快速衰老,然而也趕不上人類衰老的速度。

「那我每年的祈願,你都有聽到嗎?」

「有,我都有聽到。」

江婉儀望向天空,從交錯的竹葉間露出片片湛藍,思量許久,說道:「那你……還愛我現在的樣子嗎?」

她形如枯槁的手已經失去昔日的細滑,年抓起她的手,把她摟在懷裡說:「愛啊,怎麼會不愛呢?不管你變成什麼樣子,我都愛,世上最動情的不是外貌,而是靈魂。」

江婉儀笑著,兩行淚水從眼角滑落,漸漸的,她感受著年的體溫,閉上了雙眼……

年一愣,心裡一陣疼痛,淚水奔湧而出,他繼續笑著說道:「你是不知道,當年長安煙花下的你,多麼美麗……」

「那年大漠中,你救助旅人的樣子多麼溫柔……」

「西腸道上,你的歌聲那麼悠揚……」

「洛道雲霞裡,你寫的詩句多麼令人驚艷……」

「跟你喝的每一杯酒,我都懷念,跟你說的每句話,我都難以忘記……」

「縱使你垂老將死,我看的亦是你明德湛湛的靈魂……」

最終無法按捺內心的悲痛,年伏在江婉儀身上,失聲痛哭,哭聲在竹林回蕩許久,漸漸消散……

後來,每當入夜,年總能夢到江婉儀,如同仙人緩步移來,拂袖沾花,朦朧悠長……

……

年怕炮竹嗎?怕,可是他陪著江婉儀行走江湖時容不得他怕,漸漸的,炮竹已經無法驚嚇到他。

在江婉儀去世後,年又回到了獸形,他每逢除夕出現,配合著炮竹,裝作被嚇跑的樣子。

他在期待,江婉儀如果殘留一點前世的記憶,可能就會找到他……

……

人至高至美的是靈魂,妲己愛人之奇妙,當她面對紂王時,也如陽春融雪,陷了進去。

年也如此,他愛江婉儀,非外貌,非家境,而是她的靈魂,是平凡中帶著一點善良,是包容中帶著一點溫柔……

……

年的故事講完了,除夕也到了。

鐵蛋在這裡不得不說一聲,陪大家走過許久,歡樂、苦惱、震驚、羨慕,我們一起體會過,但是靈感總有枯竭的時候,鐵蛋也難以避免。

感謝各位對鐵蛋的關注和支持,鐵蛋也一直致力於提供更好的內容給大家。

但是必須遺憾的說一聲,這期是鐵蛋最後的內容了。

你們的每一條留言,鐵蛋都有用心讀,每一次的鼓勵,每一次的讚賞,都讓鐵蛋為之興奮,為之鼓舞。想到以後鐵蛋無法再看到你們的留言,內心非常的難過。但是山水常轉,說不定哪天鐵蛋就回到大家身邊了呢。

所以,新的一年一定要保重自己,一切都要順順利利的哦!鐵蛋呢,就陪你走到這裡了,山高水遠,接下來的路就不再有鐵蛋了,你一定記得想我哦!

沒錯,雖然鐵蛋不在了,但是鐵蛋二號將會接班!為大家提供更豐富的內容,更奇妙的圖文!

接下來的路程,就由鐵蛋二號陪你走下去!翻山越嶺,降妖除魔!在所不辭!

每周五鎖定公眾號,大話異聞錄帶你走進更加玄妙的大話世界哦!想要了解誰的故事,請留言點👍哦!

精彩推薦

存百億經驗不轉的秘密竟然是…..

你可以沒有神獸,但是你不能沒有它!

點下面「閱讀原文可以尋獲遺失的美好…

閱讀原文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