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的雞年春晚真是又開放又好看

微信號:毒舌電影

微信號:dsmovie

今天Sir不打攪你吃年夜飯。

就一篇,看完請你趕緊跑去抱媽媽,有一年沒抱了吧?(蛤,還有沒到家的同學?不是有毒舌電影APP麼!點閱讀原文,讓它陪你路上玩)

每近除夕夜,Sir都要經歷一種蜜汁生命體驗。

Sir管它叫做,除夕の戰栗

如果非要形容是什麼感覺,大概就類似於尿急吧。難受的同時,有一種憋尿的爽感。(一本正經臉)

恰如Sir臨近除夕的豐富內心戲——

今年怎麼撲街,好想看!」「看or不看?不看全民吐槽我獨方怎麼辦……」「眼好瞎。可是笑話多啊哈哈哈!」

Sir要說的,你肯定秒懂:近些年來的春晚

2017雞年春晚,總導演期許很高 :

希望不被大家吐槽

放心,Sir絕非殘酷無情之人。

今天Sir只想做一個安靜的美男紙,靜靜回憶一把那些年爽過我的雞年春晚。

說是那些年,其實……從1983年中央電視台第一屆直播春晚開始算,雞年春晚也就輪到過兩屆而已——1993年、2005年。

今天只說它:

1993年中央電視台春節聯歡晚會》

央視直播史上第一屆雞年春晚,不是經典最多的一屆。

卻絕對是風氣最開放的一屆。

當時才36歲的張子揚,是央視第一個競標上崗的春晚總導演。

總導演張子揚直接將舞台置於觀眾席中央,即舞台外圍就是觀眾位,「演員演完了就跑到台下,跟平常觀眾一樣嗑瓜子」。

內場開放不算什麼,但外場開放就牛了。

當時直播現場的主持六人組,緊緊團結在趙忠祥倪萍楊瀾身邊的,是——

香港的梁雁翎、寶島的李慶安和新加坡的張永權。通過他們,完成了與不同地區的直播對傳。

(這種格局我們今天怎麼看不到了?)

在總導演張子揚如此開(大)放(膽)的布置下,這些經典節目就不稀奇了。

戲曲《春童獻瑞》:年味足

這是一出小演員撐起來的地方戲曲串燒,淮劇、越劇、黃梅戲等無縫切換。

主題就一個,拜年

在Sir看來,這台戲的經典在於,年味樸拙。

相比於如今春晚的塑膠質感、工業水平的聯歡氛圍,它鄭重其事地把民間風俗請上舞台,帶著百分之一百二的喜慶。

年畫、壽桃、鬧洞房……隨便摟一眼都是過年的感覺啊!

小品《擦皮鞋》:時代感

無論哪個時代,都有裝B(名詞)

黃宏飾演的這個裝B,在外是個擦鞋匠,在家偏偏裝成高檔人。

吃的用的、言行舉止,都帶著九十年代的潮流氣。

還沒上場,就跟全國人民介紹自己行頭的來歷:

生活現在講情調,不穿睡衣睡不著覺

襯衫領結,套粉色浴袍,騷潮騷潮。

紅酒、高腳杯、餐巾、刀叉,一樣不落。

對保姆大呼小叫,用的也是高級詞匯,「用餐」「更衣」「下榻」:

吃完飯之後,把我那臥室給我收拾收拾,中午我要回來下榻

但勞力人民的本色真能偽裝得了嗎——

陰天下雨,閒著膀子難受

相聲《拍賣》:高級黑

在93年,相聲表演還沒如今這麼弱勢。

《拍賣》算為數不多的輕相聲經典之一,表演拍賣演藝圈名人的私人用品。

Sir一向認為,相聲是說話的藝術,更是黑人的藝術。

不信你看,「觀眾朋友們我想死你們了」的馮鞏,黑得多有存在感。

第一件拍賣物品,趙本山的藍布帽子,底價500元。

馮鞏:「趙本山帽子的價值就在於,買回來二十多年了就沒洗過。

說完還聞了聞,看那嫌棄的嗅感,Sir差點就信了。

第二件拍賣物,是一根白頭髮。

白頭髮的主人是當時國足隊外教施拉普納(在節目現場頂著一頭地中海造型)

馮鞏一臉痛心疾首:

放心吧,白頭髮我們就留了一根,因為您腦袋上也不富裕

略有冒犯,又符合節日氣氛,黑得漂亮。這比如今一味堆就的網路笑話高幾個level?

想重溫的,Sir給你們找好了——

| 時長:10分38秒 |

本文圖片來自網路

想看的,騰訊影片

編輯助理:請叫我的全名達聞西

閱讀原文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