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給自己挖了一個大坑,白送中國一幅好牌

微信號:九龍軍事

微信號:jiuloog

1月20日,特朗普正式就任美國第45屆總統,在其成為肯尼迪第二的道路上邁出了決定性的一步。肯尼迪在從軍、從政方面有許多值得誇耀的地方,在任總統時也有出色的表現,如古巴導彈危機的處理,雖然也有如入侵古巴失敗的事例,但在做入侵古巴的決定時肯尼迪的能力和威望讓朝野信服,幾乎未有人反對或提出質疑,所以在生前媒體方面對其評價是很高的,比爾·蓋茨希望特朗普能成為像肯尼迪一樣出色的總統是可以理解的。

但是,肯尼迪擔任總統不到兩年就遇刺身亡,因此說出讓特朗普成為肯尼迪第二這句話來後勢必會讓人產生聯想,肯尼迪遇刺至今是個迷,許多的資料、證據也不敢公開,其中的原因在美國也只有少數人知道,一個很有意思的事情是,從此以後每當現任總統對外干涉不積極或未達到某些人的心意時,關於肯尼迪的話題都會立即出來,敲打總統的意味很重。

特朗普因其是商人出身,競選時的發言或表態關於振興美國經濟的話自然而然地成為重點,雖然他也因有提高美國軍費開支的言論得到了軍方絕數人的支持,但也許有人怕特朗普上台後不屢行承諾或在這方面打折扣,所以才用雙關的語言向其示警。

能成為什麼樣的總統終究要在特朗普卸任後才好進行綜合評價,他最初的理念、政策也會因形勢的變化而變化。在成功當選到正式任職的這段時間內,特朗普的言論讓許多國家或企業忐忑不安甚至極度恐慌,但還是有國家非常坦然的,也有非常高興的,最樂意特朗普任總統的不是俄羅斯而是以色列,俄羅斯頂多能算跟中國一樣比較坦然的,但其它國家無論表態如何恐怕心情都極其複雜,這裡說的是在國際上或地區有一定影響力的國家。

以色列跟歐巴馬時期美國的關係有些不愉快實質上症結不在美國而在以色列,是以色列對美國的要求或期望太高所致。以色列認為猶太資本是控制美國的一支強大的力量,無論以色列做什麼事美國都要無條件支持,以色列反對的或不願看到的事美國不能做。

但是,在美國還有一支能跟金融資本實力懸殊不大的實體資本具有同樣控制美國的實力,在讓雙方都能受益的對外行動時二者是同流合污的,但在國家控制金融和具體的鑄幣稅有美聯儲受用還是作為政府收入方面二者又是死敵,歐巴馬的金主是矽谷等實體資本只是其不能如以色列所願的一個方面,作為總統他也不能只考慮金融資本和以色列的利益,他也要照顧其它方面的利益。

實際上歐巴馬時期美國仍延續了偏袒以色列的政策,憑以色列在其占領的阿拉伯人土地上所做的絲毫不亞於當年納粹的種種行徑及其對敘利亞的肆意侵犯,現在滅了以色列都不為過,正是由於美國在中東的強大存在才導致以色列胡作非為而世界上對其又無可奈何。

在以色列強烈反對的伊核協議上美國只是在尋求自己的利益而沒有損害到以色列的利益,讓美國為了以色列的絕對安全而斷絕美國跟那些以色列認為的敵對國家斷絕關係甚至打垮,以色列的要求著實過份且會損害到美國的利益。

在安理會通過的涉以色列定居點建設的決議上,美國只是投了棄權票而非讚成票,從另外一個角度講,以色列的所做所為引起了世界公憤連美國都看不下去了,這樣的事情若發生在其它國家身上,也許早就被美國強烈譴責甚至對其進行軍事打擊了。應當反思的正是以色列,特朗普家庭中的猶太人背景或許是其支持以色列的原因之一,也許特朗普在政治上就有這種傾向,但特朗普上台足夠讓以色列欣慰。

說到特朗普是俄羅斯在數年之前就暗中扶植以便能掌管美國大位的人而且還是許多人之一及其夫人是俄羅斯的燕子、俄羅斯總統親自下令利用黑客干涉美國大選這樣的故事情節恐怕只有善做這等事的美國才能編得出來且做得出來,在我看來此說只是不希望特朗普當選的美國人失敗後的歇斯底裡,在自我麻醉的同時也娛樂全世界。

特朗普的第三任老婆梅蘭娜·特朗普,模特出身。

在當今美國的政治生態中反俄、反華將在美國發生政治革命前一直占主流,有所不同的只是美國的政客們的策略在不同時期側重點不同和松緊程度有別,中國的經濟超越美國也許用不了十年,中美俄的三國世界趨於穩定,別指望二滅一後分贓這樣的事情出現,三國之間的相對關係不同於冷戰時期中美蘇之間的相對關係,不到生死關頭中俄滅不了美國。

有俄羅斯想融入西方不僅被拒絕反而遭擠壓的前車之鑒,作為曾經當事人的普京絕對不會忘記,俄羅斯人也不會忘記,因此美國的聯俄反華只是幻想。不排除特朗普本人對普京或俄羅斯有好感,但在美國,總統只是一個高級打工仔,權力有限,當他的親俄路線損害到反俄人士的利益時他做肯尼迪第二的日子就要到來了。

從西方國家出現的許多事情看,在美國開飛機或持槍的神精病不在少數,好多飛機失事或美國總統、議員遇剌都是神精病所為,最後的鑒定結果或法律判決如是說。

跟中蘇交惡時期兩國劍拔弩張、緊張對峙甚至兵戎相見不同,現在中俄兩國都確信美國在搞垮一國後的目標就是另一國,所以才有了雙方背靠背這一說,兩國也正是這樣做的,中美聯手坐掉俄羅斯這一設想在中國主管人心中不存在,美國的分化圖謀也得不逞。

因此為了維持美國長期以來的世界老大的霸權地位,無論誰任美國總統都會將實力正在向美國接近的中國當做打壓對象,兩國的政治制度不同是在美國政客腦中揮之不去的陰影,但也只是一方面,最重要的是美國不能容忍別國實力超越自己,當年的盟友日本在經濟上將要趕上美國時,美國依然對其下手。

在美國眼裡別國只能弱小可能為美國服務。所以特朗普執政時期原歐巴馬圍堵、遏制中國的亞太再平衡戰略不會被廢棄,也許會換一個有特朗普特色的名字,但力度不會減小。

美國圍堵、遏制中國的策略注定不會成功,因為在歐巴馬時期中國就在美國具有優勢的海洋方向派小股力量跟美國周旋,而國家的大部精力都向西拓展一帶一路去了,包括亞投行的成立,這一戰略不僅避開了美國的鋒芒,而且是沿線國家發展的重要推動力和增長點。

中國不僅找到了突圍方向,還給沿線國家提供了發展機遇,美國對一帶一路和亞投行搞破壞,就是跟地區和國際社會鬧翻臉,一帶一路戰略是中國化解美國攻勢發展自己的大智慧。

在西太跟美國打遊擊的中國部隊也是戰果豐碩,不僅自己發展到在第一島鏈內戰勝美國的實力,還能對第二島鏈開始有威懾效果,更可喜的是,在歐巴馬卸任前成功地將美國在西太將部署重兵的菲律賓感化過來,在杜特爾特任菲律賓總統期間,美軍在菲律賓大規模部署的可能性幾乎沒了,換言之,第一島鏈上的菲律賓這一節美國臨時指望不上了。

上面說了這麼多只有一個目的,就是為了如何將獅子鱷魚般的大嘴特朗普變成受氣的蛤蟆作註腳,也是為即將到來的中美之間可能發生的衝突尋找化解之道。包括特朗普本人在內的許多美國總統參選人在競選時無不在外交上將對中國的強硬發聲做為手段且效果不錯,根本原因是上世紀兩次世界大戰期間共產主義運動給資本主義國家的資本家和當政者帶來的噩夢般的恐懼太大了。

雖然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為對抗德意日,資本主義和社會主義國家間還建立了軍事同盟,但二戰結束後兩大制度便從新對立起來,相對平衡時期就是人們常說的冷戰時期,蘇聯解體是兩大社會制度間的執政者之間能力與意志較量的產物,世界共產主義運動進入低潮,真正的社會主義國家只剩下中國、朝鮮、越南、老撾和古巴,因絕對實力太小,此時的社會主義大國中國也進入了韜光養晦期,所以那時的美國並沒有將這些國家放在眼裡。

一超獨霸的美國因忘乎所以出現決策失誤,伊拉克、阿富汗兩場戰爭下來不僅掏光了美國國庫還讓美國背上了十萬億美元的債務,歐巴馬執政團隊雖然看到了問題所在,也在尋找解決之道,但資本當政的美國制度讓歐巴馬政府難有作為,不僅問題沒解決,反到讓美國的國債飆升到十八萬億美元。

而同期的中國雖然在國際問題的處理中略顯被動和難堪,但綜合國力卻迅速上升。歐巴馬將這一現象描繪成中國搭美國的順風車,實際上沒有美國不斷地給中國和世界製造麻煩,中國會更好,中東北非會更好,正是美國不負責任的行為阻礙了中國及其它國家或地區更好發展的道路。

中國的發展是中國人民用智慧、辛勤和汗水換來的,不是美國的恩賜,真正的原因正是美國不顧中國等國的勸阻或反對,盲信武力造成的惡果。對共產主義和追趕者的恐懼疊加在一起,再加上幾十年對共產主義和中國的抹黑影響著美國大眾的思維,所以反華、反俄在美國很有市場,特朗普才有如此多的反華言論。

特朗普是個商人,但在政治上是個素人,他的團隊中不乏政治、經濟、軍事精英,但美國長期霸權也造成了這些精英們的思想僵化,美國國力相對衰落後,在遇到問題時美國精英們又因苦思無良策產生了恐懼和焦慮,二者結合起來就導致了特朗普在正式任總統前的推特治國言論屢屢招來熱議。看似口氣不小,有些國家和企業聽了也膽顫心驚,在我看來大可不必如此,未來是會更好的。

也許有人會問為何如此樂觀,道理很簡單,特朗普和他的團隊就個人而言都是很有能力的,他們對美國的了解要比我們深的多,因此特朗普的絕大多數發言只不過沒按精英編好的文辭,但真實地反映了美國的現狀一一美國經濟出現了很大問題,他直白地說美國利益優先,為了達到這一目的,他對美國所有重要的經貿夥伴開了火,似乎所有國家都欠了美國的情。

他應該知道,現在的國際經濟秩序是美國人利用經濟、軍事優勢以美國為中心建立起來的,就是一個為美國服務的體系,主導者正是美國,正是依靠這套體系和規則,在美蘇對抗中美國笑到最後,也使美國能輕鬆控制其夥伴和打壓異己、收割別國的勞力果實。

美國現在出現的產業空心化不是別國搶了美國的企業,而是由於以前美國收割他人成果來得太容易,而美國將其中一部分以福利的形式發放給了社會,高福利、高薪水導致美國企業的生產成本(主要是用工成本)上升,使美國企業為獲取更大利潤而將企業轉移到了生產成本低的國家,還有就是美國將高耗能、高污染等企業轉移到了發展中國家,發展中國家是美國這一措施的受害者。

特朗普在這方面對別國放話越狠越顯示美國的危機程度,相當於揭了美國的老底,也暴露了特朗普的戰略意圖。行軍作戰最忌暴露自己的意圖,而特朗普不僅暴露了意圖連採用的方式都說了出來,更甚者是他要推翻原有的協議重來且針對的幾乎是全世界,除了美國的信譽損失外,所需要的資源、人力和時間恐怕美國都承受不起。

前面說過,特朗普不會改變美國遏制中國的戰略,甚至會將他經商獲得的經驗用在這一戰略中而加大針對中國的壓力。所以特朗普執政的前段時期中美間會摩擦不斷,並且是全方位的。從他拿放棄堅持一個中國原則換取中國在經貿和匯率上的讓步就可看得出來。就這一條就涵蓋了政治、經濟、軍事諸多領域。特朗普及許多人或許會認為對美國而言這是一副好牌,我的觀點恰恰相反,我認為這是特朗普給自己挖了一個坑,白送了中國一幅好牌。

大家都知道,聯大決議中明確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是代表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是將台灣的代表驅逐出聯合國的,確立了台灣是中國一部分的性質,這是包括美國在內世界上跟中國建交的所有國家都首先要堅持的原則,不是特朗普想不堅持就不堅持的,放棄一個中國原則就意味著要跟中國斷交,若不跟中國斷交還要提台灣是一個國家並向其售武甚至在台灣駐軍就是違犯國際法並干涉中國內政,這是特朗普辦不到的。

可如此應對美國:

一、在跟美國進行經貿或匯率談判時,只要美國提出中國若不讓步或美國不滿意就放棄一個中國原則,那麼中國就立即終止談判,美國想打貿易戰或貨幣戰隨它便,中國則採取報復性應對措施,看誰先支撐不住;

二、若想給美國製造點麻煩,中國可利用記者會等方式去詢問美國是否堅持一個中國原則,若其官方發言態度不堅決,中國就按計劃好的行事;

三、充分利用台`獨`分`子在台灣執政時機,美國若在南海給中國製造麻煩,中國可先將太平島上的美國雷達炸掉,在火力到達太平島前的一兩分鐘前通知上面台灣的海巡人員躲避,解放軍炸雷達而不傷人,若發現美國人上島就立即進行火力打擊。這樣做的好處是既看住太平島不讓美軍上島又在南海拉住台灣,其實在民進黨心中早就把南海放棄了,只是這樣的話不敢說出來而已。

四、在中美三個公報中有一中原則和美對台售武的相關條文,若美國放棄一中原則並對台售武,完全可視其為放棄中美關係干涉中國內政,中國可對所有相關的軍火供應商及關聯企業以危害中國國家安全為由進行制裁;

五、做好解決台灣問題的準備,只要美國提放棄一個中國原則雙方談崩,立即對台採取行動,斷掉美國的念想;

六、做好在南海或台海跟美國打一仗的軍事準備,只要美國敢動用航母來恐嚇中國,中國專挑美國航母來打,只有這樣才能讓美國放棄用軍事要脅中國的想法。

在地區或國際上,中國在繼續推進對其它國家的經貿聯繫外,要將一帶一路戰略向縱深發展,同時在軍事上對幾個點重點關注,一、有薩德問題的韓國。二、潛在的印巴衝突可能。三、高危險的美國可能對伊朗或葉門胡塞武裝的打擊。四、俄羅斯在敘利亞的反恐。

1.若想對薩德入韓進行冷處理,中國就在經貿文化交流方面加大對韓限制措施,用時間去迫使韓國放棄薩德。若想將美國拖入戰爭,就設法摧毀薩德反導系統。

2.緊防印度在美日挑唆下採取激化印巴矛盾的行動,做好必要的準備。

3.美國親自對中東什葉派國家或地區下手的可能性極大,必須加快中伊防務協議的落實。

4.積極協助敘利亞政府鞏固勝利成果爭取更大勝利。

5.在巴基斯坦設一到兩個類似青銅峽的中巴聯合訓練基地,做成簡易的或野戰條件下的基地並將其設在恐怖分子進入巴基斯坦的通道上或巴基斯坦恐怖活動高發區,規模應在團一級,以戰代訓,邊訓邊戰錘煉中巴軍隊,一保兩國平安二為可能的軍事衝突做準備。

以制裁美企的方式讓美企向美國政府施壓效果也會不錯。

光打嘴仗是沒用的,只有讓口無遮攔的特朗普得到教訓後他才會懂得什麼叫謹言慎行。

覺得文章不錯,歡迎朋友關注【九龍軍事】查看更多精彩好文。長按下面二維碼,點擊「識別圖中二維碼」即可關注!

閱讀原文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