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淚目】心酸!一家三口咫尺天涯!相隔12年才能吃一頓年夜飯…

微信號:央視財經

微信號:cctvyscj

春節將近,人們與家人團聚的心越發迫切,春運也逐漸進入高峰期。今年,你回家了嗎?早上6點50,記者來到北京南站,感受流動的中國,趕緊跟隨記者的鏡頭去春運回家路上看看…

熟悉鐵路行業的人都知道這個行業有一個特點,就是這個行業常常會出現一家人都在鐵路系統工作的現象,在全國各條鐵路線上,這樣鐵路家庭比比皆是。為了確保鐵路安全暢通,讓億萬旅客能平平安安地趕回家,吃到一頓年夜飯,鐵路職工常常自己吃不到年夜飯,而在鐵路家庭,幾代人、全家人都在鐵路線上上班,吃團圓飯難,吃年夜飯更難。

超艱辛!翻山越嶺去上班!秦嶺之巔艱難爬行取水

這是90後鐵路職工馬馳最普通的一天。1月8日上午不到8點鐘,他匆匆地趕到了陜西省寶雞市長途汽車站。他不是要出遠門,而是要去上班。馬馳工作的地方,在秦嶺深處的一個火車小站——青石崖車站。長途車行駛了40多分鐘後,在半山坡上,馬馳下了車,從這裡到青石崖車站還有三公里,這一段路,他不得不爬山了。濕滑的通道,冰冷的石壁,這就是馬馳上班的路。

陜西省西安鐵路局寶雞車務段青石崖車站值班員馬馳:我們鐵路上每天早上有一個七點半的通勤車,今天早上沒趕上。因為我奶奶她一直有高血壓冠心病,要天天吃藥,昨天給她買了藥,就只能我去送了,所以說今天就沒趕上那慢車。

由於錯過了上山的通勤列車,馬馳只能坐完長途汽車再爬山。他小心翼翼地手扶著石壁,緩慢爬坡,防止滑倒。記者注意到,這條路不是普通的山路,而是山上的一條泄洪道。除了上山的通勤火車,這是唯一的通道。

馬馳是青石崖車站值班員,這天要值晚上6點的前夜班,而上山的通勤車只有早上7:30從寶雞火車站發車的一趟。從他的家到火車站要40分鐘,早上7點從家出門就已經趕不上通勤車了。央視財經《經濟半小時》記者發現,馬馳挎著一個背包,手裡還拎著一個手提袋,裡面拎著菜。

馬馳:車站原來有個師傅是做飯的,最後人家退休了,由於我們的車站信號不太好找,然後沒什麼娛樂設施生活特別單調,去找那些人來做飯,沒人肯來。現在吃飯的話,職工誰上班回去誰就帶點菜,自己做飯自己吃。

這條艱難的上山路,除了濕滑的泄洪道,還得攀爬亂石堆,穿過灌木和草叢,有些地方還殘留著積雪。三公里的路程,馬馳用了近一個小時,才趕到了他上班的青石崖車站。他把菜拎到廚房放下,拿出一個帳本做了登記,然後回到了宿舍。這一天白天該馬馳休息,但一進屋子,他就換了工裝,拿起手機忙活了起來。

馬馳:過年了給我們團支部的那些青工們做一個新年賀卡,讓他們回去發給自己的父母看。

原來,1992年出生的馬馳是青石崖車站的團支部書記,臨近春節,他想發揮特長給車站的職工家屬們設計一個微信慰問賀卡,跟父母報個平安。除此之外,馬馳還策劃了一個特別的活動。在青石崖樓門口,記者看到了一張廚藝大賽的通知。

馬馳:舉辦這個比賽的初衷就是因為咱們車站條件比較艱苦,沒人願意來,所以說我們的職工就自己帶菜回來做飯。大家基本上都做過飯,所以說就冒出了這麼一個想法。

青石崖車站位於秦嶺之巔,冬天寒冷多雪。央視財經《經濟半小時》記者進行採訪的時候,車站的水管已經被凍住,當天下午,馬馳和站長還有一個青工帶上工具去取水。

從青石崖車站到水源地不足1公里,取水之路卻異常艱難。青石崖崖車站本來已經地處秦嶺的山頂,要想取水還得再爬上一座山頭。由於是下雪天,崎嶇不平的山路更不好走。從這裡到水源地裝有兩個陡峭的梯子。沈磊站長師徒仨一手拖著大桶一手扶著梯子,艱難地向上爬行。爬上梯子後,還得從水管底下身體緊貼地面鑽過去,然後手扶著水管小心翼翼地緩慢爬行。臨近水源地要爬第二個梯子,這裡的石頭被厚厚的冰包住,下面已掛了冰柱。

這個時候,雪又大了一些。沈磊師徒仨爬上水源地後,移走一塊白雪覆蓋的水泥板,要從下面的水池裡取水。取了一桶水後,把它分成兩份。因為下山比剛才上山更難,不能把水裝得太滿。

這個時候,雪下得更大了,山坡也更濕滑,下山變得異常艱難。師徒仨一會抓著樹慢慢往下溜,一會用繩子系著水桶搞接力。一步一步,手遞手,人換人,用了上山時兩倍的時間終於把兩桶水傳遞下了山。天氣寒冷凍住水管,雖然只是個意外,但青石崖車站每年冬天總得趕上那麼一兩回,不得不人工上山取水。再加上職工自己帶菜自己做飯,所以,能按時吃上熱氣騰騰的飯菜,大家就格外知足。當晚6點,馬馳開始值班,到凌晨兩點,他將一直地守候在值班室裡。

一家三口咫尺天涯!相隔12年才能吃一頓年夜飯

馬馳一家三口都是鐵路人,分別值守在寶成鐵路線上的三個小站。大家知道,秦嶺淮河一線是大陸亞熱帶和北溫帶的氣候分界線,通俗地說就是南方和北方的分界線。馬馳一家三口上班車站正好分別位於大陸地裡和氣候上的三個不同區域。兒子馬馳所在的青石崖車站位於秦嶺之巔既是南北分界線,也是南北連接點。母親盧玉霞所在的任家灣車站在秦嶺北麓,父親馬耀成所在的七裡坪車站位於秦嶺南麓。他們一家三口相距並不太遠,氣候卻迥然相異。

馬馳的父親馬耀成在秦嶺南麓的鳳縣七裡坪車站做值班員。1月9日這一天老馬趕上白天休息,但他也沒有閒著,一大早就從廚房裡端起一筐豆腐幹出去晾曬。老馬說這是要留著春節吃的,記者看到,車站院子裡還掛著幾串自制的臘肉。

老馬祖籍河南,出生在陜西,而七裡坪車站在秦嶺南麓靠近四川,飲食習慣和四川相似。由於當天是中休,老馬鑽在宿舍裡又是削又是磨忙個不停。

陜西省西安鐵路局寶雞車務段七裡坪車站值班員馬耀成:這是在山裡頭找了個棗木,做個拐杖。我有痛風,老是腳疼,在線路上中休的時候,上山找了個棍兒,還有幾年就退休了,先提前做個拐杖。

老馬樂天知命,但話語間難掩滄桑之感。他還不到55歲,卻已經在鐵路上工作了36年,多年的熬夜辛勞,讓他患了痛風、高血壓、冠心病等幾種疾病。做了一陣子拐杖後,老馬來到食堂,煮起了餃子。

馬耀成:剛一個夥計沒吃飯,加夜班沒吃飯。

由於值班員不能離開崗位,老馬把做好的餃子親自端到了值班室。從自制豆腐幹和熏臘肉,到切蔥花、調餃子湯,老馬的廚藝似乎不錯。

馬耀成:鐵路職工行車工人,只要是和車打交道的沒有幾個不會做飯的,沒辦法,因為長期在外。現在說不好聽的話,有時候有的站區炊事員也難找,就得自己做飯,沒辦法。

老馬說,在一家三口中,自己的廚藝最好,遺憾的是,全家都是鐵路人,聚少離多,老婆孩子很難嘗到他的廚藝。

馬耀成:一家人也沒說三口人齊齊地在一塊吃過飯。另外我們運轉職工,小四班大三班來回倒班,平均就是四年才能在家一次。

老馬說,鐵路職工每人平均4年才能在家過一次除夕夜,如果運氣不好,他家三口得12年才能趕上一回全家團圓的年夜飯。今年的除夕夜,老馬還會值班。

由於老馬要值夜班,下午必須休息。央視財經《經濟半小時》記者離開七裡坪趕到了秦嶺北麓的任家灣車站。作為貨運員,老馬的愛人盧玉霞此刻要去檢查一列即將出站的貨車。

陜西省西安鐵路局寶雞車務段任家灣車站貨運員盧玉霞:主要是看它這個車的裝載符不符合裝載方案的要求。

貨運列車要求一票一車,盧玉霞一一檢查票上內容與裝運貨物是否相符,裝載措施是否符合方案,車體密封及固定是否牢固等。檢查完畢後,她騎上電動車還要跑一趟總站交運費的大票。做了32年的貨運員,盧玉霞依然保持初心、一絲不茍,辦完所有手續後,裝滿鋼管的貨車就要出站。

機頭牽引著貨車安全地出站了,盧玉霞的全部工作都是在貨車的進站出站之間完成。忙碌完工作回到家中,本來就不大的屋子顯得格外空曠,這個三口之家常常是盧玉霞一個人的世界。她對自己的孤單並不在意,更在乎的是兒子馬馳。

盧玉霞:這個孩子我挺虧欠他的,真的。因為他小的時候,別人家都有爺爺奶奶接送上學,他呢有的時候我上班根本顧不上,他就一個人回去。有時候我看他一個人背著書包,有時候回來晚了,我上班特別著急,我一看過點了,我都往學校跑。有的時候我覺得確實挺虧欠孩子的。

盧玉霞說,自己一家三代鐵路人,兒子馬馳從小就學會了做飯,現在也做了鐵路人,全家就更難團圓了。前幾天兒子告訴她,要籌辦一個廚藝大賽。

苦中作樂 邊遠小站自辦廚藝大賽迎新年

在中國鐵路史上,青石崖車站是一個不能忽視的名字,它是上個世紀五十年代用300噸炸藥在秦嶺之巔炸出一塊平地建成的車站,多次獲得國家和省市共青團車站稱號。但是,車站地處秦嶺之巔,吃水買菜都不方便,到底能辦成什麼樣的廚藝大賽呢?

1月11日早晨7點30分,從陜西寶雞開往四川廣元的通勤車上,坐著參加青石崖廚藝大賽的幾個選手和家屬。沈磊的父親沈建民作為退休鐵路人受到邀請擔任廚藝大賽的評委,也算是提前來吃新年的團圓飯。

沈磊父親沈建民:鐵路人就這種特性,到過年的時候,輪你值班你就得值班,根本就不能考慮過年的事,所以在一塊過年很少。

來自秦嶺車站的張鑫也是參賽選手,他自帶著調料、食材和炒鍋一整套,對進入決賽胸有成竹。

陜西省西安鐵路局寶雞車務段秦嶺車站值班員張鑫:我自己這一次準備了三個菜:土豆絲、燒魚,還準備了一個辣椒小炒肉。

張鑫說,他在家裡還模擬比賽,讓父母做評委打分。他還給土豆絲取了一個很有寓意的名字。

張鑫:我給這道土豆絲起了一個名字叫豆蔻年華,為什麼叫豆蔻年華?因為青石崖這個站比較艱苦一些,大家把自己最美好的青春年華奉獻給了這裡。因為這道菜本來就很普通,就像我們的職工一樣,他就把自己的青春年華獻給了這裡。

1月11日上午9點30分,偏遠寂寞的青石崖車站一下子熱鬧起來。從唯一停靠的通勤車上下來了選手、評委和家屬十幾號人。上午十點,主持人楊陵車站客運主任張曼曼宣布廚藝大賽開始。

本次廚藝大賽參賽選手共6位,四位來自青石崖車站,兩位來自兄弟車站。比賽共分三輪,前兩輪自由選菜,每輪淘汰兩位,兩人進入決賽後,現場抽取比賽菜品。

由於條件有限,6位選手只能分批炒菜。大家把看家本領都使了出來。自選菜炒好之後,由主持人把炒菜人的名字貼在盤子底下,以匿名打分確保公正。6盤菜逐一亮相後,五個評委品嘗打分。

主持人 張曼曼:很遺憾,我們的張燕薑師傅,還有我們的劉卓川就淘汰了,止步於此。

賽前信心滿滿的沈磊站長和張鑫選手以及大賽發起人馬馳都晉級第二輪。這一輪,四位選手獻上了四盤硬菜。楊威的可樂雞翅和沈磊的海帶排骨湯晉級決賽。

決賽菜品當場隨機抽簽決定,兩位選手將比拼同一道菜。

主持人 張曼曼:使出你們的殺手鐧,洪荒之力來做這個西紅柿炒雞蛋吧,看看能不能做出不同尋常的味道來。

青石崖車站迎新春廚藝大賽到了最關鍵的段落,但是沈磊站長和楊威的西紅柿炒雞蛋居然都得了13分,按照規定,接下來不再加題炒菜,而是抽取撲克牌按點數決定勝者。

結果楊威以一點的優勢險勝站長沈磊,奪得了廚藝大賽的冠軍,成為最大黑馬。塵埃落定後,所有選手、評委和家屬一起拿起筷子,提前吃了一頓特殊的團圓飯。青石崖車站地處偏遠,吃水不便、買 菜困難,職工們自己帶菜自己做飯,卻能辦成這樣一個廚藝大賽,讓現場一位評委感慨不已。

陜西省西安鐵路局寶雞車務段工會副主席曹治華:這個青石崖車站在我們段上管內是一個很艱苦的車站,而且這地方年輕人比較多,他們當時提出來要搞這個廚藝大賽的時候,我們感覺到很震驚。年輕人熱愛生活,在艱苦的站區有這種想法,所以說我們也感到很欣慰,所以我們給予大力的支持。

馬馳發起和籌辦了這次廚藝大賽,他的母親作為評委和兒子一起吃了團圓飯,可他的父親並不知道兒子策劃了這麼大的一場活動,也沒有吃到這頓特殊的團圓飯。他對同樣做值班員的兒子只贈送過這樣的幾個字。

馬耀成:整個鐵路工人秉承的就是四個字:安全暢通,就是你自己堅守的底線。

1月13日零點,2017年春運正式開始;凌晨2點,老馬和往常一樣進入值班室值班;凌晨四點多,老馬由於困倦不得不想辦法來保持清醒。36年來,有無數個夜晚,老馬都是這樣度過。他希望自己的兒子也能像父輩一樣,耐得住寂寞,守護鐵路的安全。

你會喜歡

很重要!了解這幾件事,一起開開心心過大年!

【健康】經常熬夜最傷肝,在白開水裡加點它,讓肝臟越來越健康!


來源:央視財經(ID:cctvyscj)《經濟半小時》

本文編輯:薑美羊

致敬最可愛的人們!↓↓↓歡迎分享和點讚~

閱讀原文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