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誤傷友軍,美軍不比意呆利差哪去

微信號:軍武次位面

微信號:junwu233

關於被豬隊友誤傷這種事情不管是遊戲還是比賽裡都是讓所有人痛恨的,但是如果到了戰場上被豬隊友傷的話,那就不是僅僅是痛恨,而是死掉多少隊友了,要說印象最深刻的豬隊友誤傷電影,在我印象裡最深刻的果斷是《戰略大作戰》了,片頭最開始主角美軍就在被火炮轟炸,結果是己方炮兵乾的。然後主角撤離時釋放了那個俘虜的德軍上校,結果那位上校被不長眼的己方德國坦克打死,之後主角在尋找黃金的路上需要過一條河,他們從將軍那裡偷來航拍照片好不容易找到一條可以通過的橋,還沒來的及歡呼,天上飛來一架友軍飛機「轟」把橋給炸了,沒辦法那就開車繞路走唄,天上又飛來一家友軍飛機「轟」把他們的車給炸了。。。

在整個二戰期間誤傷事件數不勝數,在這之前軍武發過一次豬隊友文章也算是其中一部分,我們就不再重復,今天我們要聊的是那些在二戰中被豬隊友坑死的將軍們!

▲你打的是友軍!!

首先大家最熟悉的坑隊友誤傷事件就是二戰義大利的空軍元帥伊塔洛·巴爾博被己方防空部隊擊落事件吧?巴爾博是著名的法西斯頭目之一,黑衫黨領袖,墨索裡尼的指定接班人,是墨索裡尼主管下的四人核心之一,擁有超凡的個人魅力和能力,當時精銳的義大利空軍幾乎是由他一手打造,在北非他還曾單槍匹馬駕駛飛機炸死過數以千計的埃塞俄比亞人,1933年他率領24架馬爾凱蒂S55水上飛機完成了從義大利到芝加哥的跨大西洋飛行。芝加哥為此把他的名字命名了一條街用以紀念(至今還在用),羅斯福總統請他共進晚餐並授予了十字勛章,功高震主再加上反對同迫害猶太人的德國聯盟,結果為此引起了墨索裡尼的猜疑妒忌,導致1933年11月他被升為空軍元帥和利比亞總督,但是被免去了空軍的所有職務。

▲中間是墨索裡尼,左一是巴爾博可見他還是蠻帥的

1940年義大利人即將對同盟國宣戰,為了象徵性的保衛托布魯克,派主力軍艦怕被英國海軍擊沉得不償失,於是「明智」的選擇一艘老掉牙的裝甲巡洋艦吉爾季奧號去當替死鬼,這船建造的時候飛機還都沒怎麼應用,所以壓根就沒有防空火力也沒有水平裝甲,為了應對敵人飛機,「聰明」的義大利人在軍艦上堆滿了大量的沙袋,把軍艦蓋成水上堡壘防止轟炸,但是沒有高射炮怎麼辦,經過艦長反復的向上提出申請,終於在1940年5月拆掉了主炮安裝上高射炮。

▲巴爾博駕駛的馬爾凱蒂水上飛機

結果剛過一個月到了6月28號,我們聽聽當時船上的神炮手馬佐拉的回憶:我們什麼命令也沒有接到,因為當時軍官都上岸消遣了,英國的飛機天天來轟炸,那天轟炸剛結束十多分鐘,我們又看見兩架飛機從敵機剛才撲來的方向飛過來,但是看不清標識,於是我們就開火了,剛開出第一炮我就覺得能打中,果不其然其中一架飛機立刻冒著黑煙墜毀在岸上,我們這才發現是我們自己的馬爾凱蒂水上飛機。。。

▲這恐怕是二戰意軍最大戰果了

在這裡肯定有很多網友再說:意呆利在整個二戰都是個逗(和諧),但是也不要太片面,這種誤傷事件不光呆萌的意軍有,高大上的美軍可比意軍的還要多,比如在諾曼底行動,因為是第一次大型登陸戰,上層要求為了鼓舞士兵和方便指揮,在D日當天各部隊無論軍銜大小都要和士兵一起上陣沖鋒,這個命令好處特別明顯不過也有壞處,著名的101空降師師長和士兵一起跳傘落地時扭傷了腳,而由於空降的混亂降落在他周圍的除了師部文職人員只有兩名士兵,苦逼的兩名士兵一整天都只能抬著師長的擔架到處跑來跑去,直到後來找到一個谷倉建立了師部(其實就是躲了一天),第二天才和大部隊成功匯合。

而乘坐滑翔機空降的第101副師長唐普拉特準將就沒那麼幸運了,為了防止副師長的滑翔機被德軍擊中,本著關心主管的士兵們在機頭上加裝了一層鋼板,結果滑翔機脫鉤以後並沒有順風滑翔而是一頭栽了下去,(兄弟連裡好像有這一段)由此成為了D日盟軍陣亡的唯一一名高級將領。

▲這才是好心辦錯事的經典案例

如果上面的僅僅算豬隊友不算誤傷的話我們再看看南邊西西裡島的空降行動,行動分為兩個階段,第一階段的空降行動已經完畢且損失甚微,於是負責第二階段的第82空降師504傘兵團立刻乘C47運輸機前去支援,可惜事與願違剛剛靠近西西裡島,然後便遭到部署在灘頭陣地本來已經接到告知的一門美軍高射炮的攻擊(注意是一門),有一門高射炮起頭後,緊接著數以百計的灘頭高射炮和海軍艦艇隨之跟著開火,後來被指控的高射炮手回答的理由居然和上面擊落自己元帥的義大利士兵驚人的一致:敵軍飛機剛走,你們就來了,我們看不清楚只能開火。

結果140多架運輸機被友軍擊落了23架,擊傷37架,損失將近三分之一,82空降師的查爾斯·基蘭斯準將就在這三分之一當中。不過據說雖然基蘭斯將軍的飛機被擊落,但是本人卻幸存了下來,他只身一人落地後曾遇到過一名可能是505傘兵團的士兵,在詢問士兵是否可以護送他一程被否決後,便自行離開,從此音訊全無連屍體也沒有找到,美軍只好把他列入失蹤者名單。

▲自己人擊落自己人,這戰績算誰的

如果覺得這還不夠,下面重頭戲來了,美軍二戰中陣亡的最高將領和意軍同樣是被自己人幹掉的,只不過之前都是陸軍打空軍,這次換成空軍還擊了!萊斯利·麥克奈爾中將生於明尼蘇達州,1904年畢業於西點軍校,參加過一戰,1941年晉升為中將後任馬歇爾的助手,1944調往法國任第一集團群司令,沒多久7月份的諾曼底前線蒙哥馬利在卡昂突破失敗後,布雷德利開始進行新的突破行動,即2430架重型轟炸機向目標投擲約4000噸的炸彈和燃燒彈,在德國防線傷炸開一個缺口以便讓美國地臉部隊通過進而打破諾曼底僵局。

而在「剛毅」欺騙計劃裡麥克奈爾中將偽裝成巴頓在前線陣地上進行視察,這時地毯式轟炸開始,數以萬計的炸彈被撒落在德國人的陣地上,德國陣地瞬間被夷為平地,不幸的是由於機群過於龐大,一部分炸彈落入了美軍己方陣地,造成近600人的傷亡,其中一枚炸彈便正中前來觀戰的麥克奈爾中將,硝煙散去,士兵們只能依靠衣服上的三顆將星才將他分辨出來,他便是二戰中美軍陣亡的最高級別將領,並死在自己陸軍航空兵的手裡。

▲誰說意軍逗?美軍也沒強哪去

誤傷這種事情其實誰有無法避免,即使到了現代的海灣戰爭和伊拉克戰爭,先進的北約軍隊誤擊事件同樣時有發生,曾經在伊拉克戰爭美軍和英軍互相誤傷,雙方攻擊了近半小時。既然無法避免,唯一降低發生概率的就是加強部隊控制協調能力,現代戰場空間廣闊,參戰兵種多樣,敵我雙方部隊混雜在一起呈犬牙交錯之勢,敵我識別更加困難,這也是近代各國軍事演習都是盡量多國家多兵種聯合訓練,為的就是讓士兵能夠熟悉與陌生友軍的識別和配合,盡量減少誤傷讓犧牲的士兵光榮的死在戰場上,而不是自己人手裡。

參考資料:

知乎

二戰戰史

閱讀原文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