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我們的10年相聚。

微信號:龐門正道

微信號:Artman_Design

春節,是一個無論平日多忙的人,都可以有個理由減速下來的理由。

每當到年關,就會安排回到老家之後,應該跟誰聚,怎麼聚,作為一個「外出務工」的一員,那些年和大部分人都一樣,回家馬上想和一年甚至多年沒見的老同學老朋友們見一下面,聊一下天,吃一下飯。

大概是2000年,高一高二的時候吧,我們班裡5個玩得特別好的同學,由於那一年冬天,我們幾個不知道勁兒,每天一起去小賣部買一根雪糕,然後圍在一起邊吃邊聊天,然後我們給自己起了個組合名字「雪糕黨」。

剛畢業那幾年,我們基本上每個春節都會越好聚在一起,說說各自一年來的一些變化。

我幾個人裡面,很巧,有一位和我基本上是同一個職業:設計師。

也是我特別羨慕的一位,一直都很羨慕。

就叫他華仔吧。他大學期間拿了金犢獎,畢業就進了奧美,然後去過李奧貝納,4A的設計總監,進入過全國創意人的前30名,後來開了自己的廣告公司,事業蒸蒸日上,當然更讓人嫉妒的是,他還高大帥氣,有點像金城武。

另一位,就叫豪吧,因為他名字裡面有豪字,更重要的是,他真的很豪。

大概是2007年,我還在上海,他在北京,我剛剛接觸互聯網設計,他已經是技術大咖(程序開發),然後邀請我一起創業,當時我才是個工作2年的菜鳥,希望多學習點專業技術,所以拒絕了。

過了幾年,他在行業裡面風生水起,我們還在想著過完年,還可以剩下多少生活費頂到下一波發薪水的時候,他已經是進出高檔商場購物不看標價了,人生贏家的姿勢啊。

回到10年前,說說聚會的奇葩事。

那時候我們都是剛剛參加工作不久的小夥兒。

由於我們這群人都是比較個性,不走尋找路,所以每年的第一次聚會都會在同一個特殊場合見面,那就是湛江赤坎沃爾瑪商場樓下的肯德基裡面。

一開始都是正常的,點一個全家桶一夥人一邊吹牛逼一邊吃雞。

OK,吃完了,變態的事出現了。

我們多點幾杯可樂,然後全部倒進空的全家桶裡面,然後石頭剪刀布,誰輸了誰馬上當著那麼多顧客面前全喝了。就是這麼變態!

還好那幾次的聚會,我都沒有輸過,喝可樂沒事,但是在店裡抱起全家桶喝可樂,這個需要勇氣(臉皮)啊。那些年我還沒有做得到那麼不要臉。

另外華仔個性特別外向,也很放得開(不然怎麼成為優秀的廣告人),特別喜歡調侃女孩子,例如他可以跑到單個女孩子在吃薯條的時候,坐到對面問女孩子可以請他吃根薯條嗎?這個我還真的不敢,不過我相信這些年他也被打得不少吧。不過這個看臉的世界,帥哥這樣做是搭訕,醜逼這樣做就是騷擾了。也多得這樣,我才可以那麼專心努力學習,獲取今天的成績不是?哈哈哈哈。。

當然,我們聚會不僅僅是吃KFC那麼沒營養,畢竟是大湛江啊。

湛江,全球最大的對蝦出口城市,海鮮王國啊。

不過說真的,我18歲離開湛江,還沒吃得起高檔海鮮的年齡就告別了,沒有什麼鮑魚龍蝦的回憶,最深刻的回憶應該是湛江燒蠔了。

不是吹牛逼,湛江燒蠔這一個火遍全國的吃法,就是我家樓下的大排檔發明的。

90年代初,湛江沒有什麼燒蠔一說,當年的大排檔最流行的,不外乎是白鴿粥,說去宵夜,就是去南橋河邊的白鴿粥(如果你是90後,哪怕你是湛江人你也不會知道白鴿粥的流行的程度),後來其中的一檔燒烤店,不知道怎麼回事,就拿生蠔用炭火烤,然後上面放一些蒜蓉。一燒而紅!不到幾個月,整個湛江的宵夜檔都有這玩意了!後來傳到了外地,上了廣州,甚至更加北的地方。

當年我吃燒蠔的時候,還是1塊錢一只呢!那就可以大概知道我的年齡了。畢竟現在深圳百味館的燒蠔是9塊錢一只了。

聚著聚著,吃著吃著,一下子10年過去了。

很多東西變了,很多東西也沒變。

沃爾瑪的那個肯德基還在,

那家燒烤店沒有變,

但是我們幾個都變了,變老了。

我們從一個個學生狗,變成菜鳥,變成資深職場人,甚至變成大咖。

但,

歲月變遷,友情不移。

點擊閱讀原文,可以看到一個有兄弟情的H5~

你也說說你和最好兄弟們的有意思事兒?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