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QQ小號調戲表姐,發現她的隱私,我驚呆了……

微信號:笑的合不攏嘴

微信號:gaoxiao2015

住在姨媽家的第一晚,我就領略了表姐宋麗的嫵媚和風采。

她很晚才回來,根本就沒有看我一眼。她天仙般的美麗,但一副柔柔弱弱的樣子,一看就是溫柔賢淑的那種小女人。她進門就喊:「媽,我陪客戶喝多了,洗洗睡覺了。」

姨媽讓我今晚就在客廳的沙發上睡,說明天把那個小臥室收拾出來才能住人。我早就在沙發上瞇著眼睡了一覺。

表姐洗完澡,披著浴巾從我的面前走過,然後,「哐」地一聲把門關上就沒有動靜了。

我睜著兩眼,看著她白白的大腿從我的面前晃過。我心裡有一點慌亂,也有一點激動。

我不爭氣,初中畢業就回家務農了。可是,我討厭農活,總是出工不出力。天天跟著父親去田裡,不是坐在樹底下乘涼就是偷偷地跑回家睡覺。因為我是家裡的獨苗,父親只是在肚子裡生悶氣,從來沒有訓過我。

母親的閨蜜從青島回家,母親就托我的這位姨媽在青島給我找份工作。姨媽立即給她的女兒打了電話,她的女兒答應幫忙。

姨媽的女兒在青島開發區的一家鞋業公司作業務,說是挺有本事的。第二天,就來電話說可以去他們公司的食堂工作。

我巴不得早一天離開這個窮山溝,就爽快的答應了。

今天,我就跟著姨媽坐火車來到了青島,住在了她的家裡。

凌晨三點,姨媽悄悄地開門走了。她是環衛工人,每天都是這個時候去工作。

正當我昏昏沉沉又一次進入夢鄉的時候,從表姐屋裡傳出了「滋滋滋」地聲音。這聲音時斷時續,時高時低,亂的我立刻沒有了困意。

我緊張起來,有可能是表姐的屋裡出現了耗子,表姐喝了酒,睡得沉,可別讓耗子傷害到她。於是,我一咕嚕從沙發上爬起來,來到表姐的門前,想也沒想,抬手就敲起了門。

不一會兒,表姐出來了。她打開客廳的燈,看到我,竟然渾身哆嗦了一下。接著,她就平靜了,問我:「你就是跟我媽一起來的那個鄉下人?」

我打量著她,見她氣喘噓噓,嬌羞而又凌厲,有一種區別於我們農村女孩的那種華貴和傲慢。我老老實地回答:「是,今天來的。謝謝你給我找了工作。」

她懶得看我,好像我滿身都散發著臭氣似得,冷冷地說:「果然就是個鄉巴佬的樣,怪不得昨晚都沒看見你。」她用手理了下散亂的頭髮,問我:「剛才你敲我的門幹什麼?」

我說:「我聽到你屋裡有動靜,想去幫忙看看有耗子什麼的。」

「看你這土裡土氣的樣,你有資格幫忙嗎?我告訴你,我有時候做遊戲,有動靜正常,你不要大驚小怪的!」說完,就懶洋洋的回屋了。

我不知所措的呆站了一會兒,就關燈回到了沙發上。很快,那「滋滋」地聲音就又響了起來。

我又一次起來,好奇的回到表姐的門前,想找一個縫隙看看她在做什麼遊戲,可是,找了半天,這門嚴絲合縫的,什麼也看不到。抬起臉,我發現,上面的玻璃窗上,有紅色的燈光溢出。於是,我搬過來一個高凳子,屏住呼吸,小心翼翼地站到了凳子上。

這一看不要緊,我差點從凳子上跌下來。只見表姐一絲不掛的躺在床上,在紅色燈光的映襯下,她的整個身軀時而舒展,時而扭曲,嘴裡還發著愉悅地呻吟聲。

我頓覺眼花繚亂,胸悶氣短,有些搖搖欲墜。我怕自己懸空跌落,就慢慢地下了凳子,就在拿凳子的瞬間,一根凳腿摩擦到了地面,發出了一聲「吱」地響聲。

我立刻臥在沙發上,動都不敢動。

隨即,那紅色的燈光熄滅了。

我閉上眼,想著表姐屋裡的光景,心中激動不已,要是自己有機會……

正在我做著美夢的時候,噠噠的拖鞋聲響起,表姐快步走了過來,伸出玉手扭著我的耳朵,大聲說:「你這狗一樣的東西,還在裝睡!我問你,剛才你幹什麼了?」

我睜開眼,囁嚅道:「我沒幹什麼啊?」

只見表姐穿著一件粉紅色的睡衣,那小臉不知是氣的還是怎麼的,彤紅彤紅的。她站著,高聳的胸脯急速地起伏著。她指了指她房間門口的高凳子:「說,那是怎麼回事?」

剛才由於太激動,我並沒有把那凳子挪出多遠,現在,就擺在她房間門口不遠的地方,很是顯眼。

我無言以對,只好保持沉默。表姐恨得咬牙切齒:「你、你真是流氓,剛來就偷看我的房間!以後再讓我發現,立刻趕你滾蛋!」說完,就怒沖沖的回屋了。

她妖嬈而又魅惑,生氣的時候也是那麼的好看。可是,這麼好看的人怎麼說話那麼刻薄,我心裡頭好不舒服。

早晨七點多,我跟著表姐出了門。她一身墨色的西裝,脖頸上露著白色的領口,還系著一條橘紅的絲巾,灑脫而又幹練,與夜裡我看到的情形是天壤之別。

她在前面走著,我屁顛屁顛地在後邊跟著,她不回頭看我一眼,也不和我說一句話,我怕走丟了,眼睛看著,腳步跟著,一步也不敢拉下,不過走在她後面也蠻爽的,可以肆無忌憚的看她的大長腿。

很快就到了食堂,表姐把我交給了食堂小炒組的胖大嬸。人們都叫她吳師傅,也是小炒組的組長。是專門給那些不願意吃大鍋菜的主管弄小炒的。吳師傅都是親自掌勺。

吳師傅分配我洗菜,我挽起袖子就幹。這時,一個清脆的聲音說:「慢慢的洗才行,不能把菜弄亂了。」

我抬頭一看,原來是個漂亮的女孩。一身乾淨的廚師服配上甜美的笑容,帶來清風拂面般的清新感覺。她叫吳芊芊,是吳師傅的親侄女。

我暗自高興,以後會跟這麼漂亮的女孩朝夕相處。

吳芊芊耐心的告訴我怎麼樣才能把菜洗乾淨,不同的菜又用什麼不同的方法。我看著他白嫩、纖細的小手肉乎乎的,但又是那麼靈巧和嫻熟,不禁往她跟前靠了靠。

突然,我感覺有好多敵意的目光向我射來,抬眼一看,有好多人在看著我,沒有友善,我看到的是一雙雙嫉妒、仇視的眼睛。我不知道他們為什麼這麼看我,我又沒有惹到誰,真是奇怪。

下午吃過飯,是我們最緊張的時候,幾百人吃飯的餐廳要收拾,整個廚房的衛生要打掃,忙的是不亦樂乎。我正在拿著拖把拖地的時候,有人在我的後邊用腿狠狠地搗了我一下,我猝不及防,一個嘴啃泥就趴在了地上,正在收拾凳子的人都哈哈大笑起來。

我不解,第一天上班,得罪了誰啊?於是,就又低下頭工作起來。我用眼睛的餘光仔細地觀察著,看看有沒有人還在我的後邊使壞。果然,又有人過來,他剛抬起腿的時候,我猛然回頭,就把手中的拖把打在了他的身上。他立即四爪朝天的躺了下去,腦袋也「砰」地一聲摔在了水泥地上。

我假裝不知,回過頭繼續我的工作。

正在我暗自得意的時候,我的頭被一個盛面粉的口袋蒙住,接著,就是一頓拳打腳踢,我徹底的懵了。這時,有個惡狠狠的聲音對我說:「以後要老老實實的,不然就天天的揍你!」

我不知道怎麼不老實了,心裡悶悶的。此刻,我有一種反擊的欲望,可是,我找不到對手是誰。

下班的時候,吳芊芊看著我的臉問:「小萬,你臉上怎麼了?青一塊紫一塊的。」

對了,我還沒有介紹我自己。我姓萬,出生的那年農村正盛行萬元戶。我的爹娘沒有本事,就給我取名叫萬元虎,希望我長大後能成為一個萬元戶。

我說:「沒什麼,地滑我摔了一跤。」

她拍了下我的手說:「以後小心點,麼麼噠。」

麼麼噠?我雖然不知道這句話的含義,但我覺得是句好話,是安慰人的。於是,我的心裡好受了許多,身上的傷痛也減輕了許多。

在回姨媽家的路上,我想起了昨晚表姐的樣子,不由得加快了腳步。我好期待那心驚肉跳的一刻,心裡在想:今夜一定要小心,不能再讓表姐發現了。

來到姨媽家的樓下時,我老遠就看到有一輛紅色的轎車停在那裡。一位西服革履的中年人從駕駛位上下來,然後,打開後門,從裡面扶下了表姐宋麗。

表姐又喝多了。朦朧的醉眼微微瞇起,紅唇輕啟,一身職業裝早已沒有早晨那般整潔利索,上衣扣子解開了兩顆,露出了大片雪白的肌膚。只見那中年男人像哄小孩似的說:「來,慢點慢點,我送你上樓。」

表姐嘴裡含糊不清地說:「王、王總,不用,我自己能行。」

那叫王總的男人仍然扶著表姐進了樓道。我看見,那男人像架著個小雞一樣,手也很不老實的在表姐的胸上腰上亂摸。

她癱了一般任由他的擺布,在二樓的樓梯口,他把手竟然伸進了表姐的衣服裡,一臉猥瑣和急不可耐的表情。正在他要掀起她上衣的時候,我大喊一聲沖了上去:「你這流氓,住手!」

我一只手扶住表姐,另一只手抬起來狠狠地打了他一巴掌。他捂著臉,躲到一旁,驚愕不已地問:「你是誰?」

我喊道:「這是我姐,你快滾!」

他沒再說話,轉身就往樓下跑去。

姨媽家住四樓,還有兩層樓要上。表姐幾乎全靠在了我的身上,她那胸前的高聳酥軟而又溫暖,我緊張的出了一身大汗。兩層樓的距離,就像是走了一天。

姨媽開門後,愛憐地說:「又喝多了,天天這樣身體可怎麼受得了啊!快把她弄床上去。」

我把她放到床上就出來了,姨媽說:「我在做飯那,你去給你表姐倒點白開水,再用毛巾給她敷一下。」

我答應著,就用溫水泡了毛巾過去敷在了她的額頭上,我看著她嬌嫩紅潤的臉頰,真想輕輕地摸一下。

吃過晚飯,我去給表姐換毛巾,她眨巴了幾下漆黑的睫毛睜開了眼,她一看是我,緊張而又恐懼的大喊:「你在幹什麼?誰讓你進來的?快滾出去!」

姨媽聽到她的嚷嚷聲,進來說:「麗麗,你喊什麼,是我讓你表弟給你敷毛巾的。」

她仍在大喊:「快叫他滾出去!」

我回到了自己的房間。姨媽已經把屋子收拾好,床單和被子都是新的,我躺在上面,很是舒服。於是,就掏出手機,充上了電。我在為那一時刻的到來做著準備。哼,看你現在高冷的樣子,正眼瞧我一下都覺得累,有你向我求饒的時候!

迷迷糊糊中,終於等到姨媽出了門,我立即支棱起耳朵,等著那激動人心的動靜響起。我怕聽不到,把門開了一道縫,然後,光著腳丫,攥著手機,蹲在門前,餓狼一樣的期待著獵物的出現。

那聲音響起來了,由弱到強,我立即拿著凳子,屏聲靜氣地站了上去。哇,簡直噴血,表姐那凹凸有致的酮體一覽無餘。我趕忙打開手機的錄像功能,對準了欲仙欲醉的表姐……

受微信篇幅尺度所限

想看未刪減版猛戳下方閱讀原文後續情節高潮迭起

↓↓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