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演員在演戲的時候,他究竟在說真話還是假話?

微信號:果殼網

微信號:Guokr42

當你在與他人交流的時候,怎麼判斷他內心真實的想法?

很多時候,我們都會通過表情來傳達。然而,人是可以「控制」情緒的,可能他不喜歡你,卻還是能對你言笑晏晏。這是社交偽裝。

我們能有辦法進行辨別嗎?

心理學有個詞,叫做「微表情」。它是社交偽裝沒有掩飾住而流露的真實感情。那麼,我們平常在電視劇裡或者網上搜尋的關於微表情的規則,是正確的嗎?它又在刑事案件中如何發揮作用?

【時長30’43”,建議在WiFi條件下觀看影片】

(影片選自2016年萬有青年大燴

一句話標準不能用

講到微表情一定繞不開《lie to me》,2009年,大多數人看到它之後,才爆發式地感覺到微表情的厲害——可以在一個人不說話、說假話或者是非常複雜的表達中,憑借一個毫不起眼的細節看破它的真實想法。如果給這個劇的專業知識部分打分,我覺得100分滿分可以打80分。如果你想深入學習,可以關注我的新浪微博,上面深度解剖了《lie to me》裡面的專業知識。

另外,還有一個電視劇,它的專業知識只能勉強打10分。這部劇講的是一個互聯網專家靠網上搜尋出來的一句話,來判斷別人的心理狀態。舉個例子,在劇裡面非常痛快的告訴觀眾,XX就是嫌疑人,因為XX在被問到有沒有殺人的時候,眼睛往下看,雙手開始抽動,軀幹彎曲,屁股往後挪了兩公分,雙腳一前一後擺出了逃跑的姿勢,所以實際上XX非常害怕。當別人質疑那個所謂的高智商嫌疑人的時候,他打死不承認,而只要專家一說話就坦白殺了人。所以想學習的同學盡量不要學這個劇。

除此之外,我們可以在互聯網上搜尋出一些關於」微表情「的標準。第二條是跟我交流的人最多談及的。」當一個人回答問題的時候,如果他的眼睛向左轉,說明他在回憶說的是真話。當他的眼睛向右轉,說明他的大腦在進行編造,所以他在說假話。「

這個標準對不對呢?百分之百是錯的,這個標準沒有任何可以成功立足的邏輯依據以及事實依據。我們可以做一個非常快速的測試來驗證一下。

第一個問題:請問你家客廳裡掛的窗簾是什麼顏色的?

第二個問題:如果你看到一匹藍色條紋的斑馬,請你描述出來它的尾巴是什麼樣子的?

此時你回憶一下,當你在回答這倆個問題的時候,眼睛有沒有向左或者向右轉。你也可以用手機錄下來回看自己的表情。

事實上,這個標準並不能用來分析你對面的人說的是真話還是假話。我知道,肯定會有人說如果經過上萬次嚴謹的科學測試,發現有一個人的習慣就是眼睛往左代表回憶,眼睛往右代表編造,那這個標準也不對嗎?

是的,也不對。你看,演員演戲全部靠回憶。如果這個人真的是這樣的話,那麼他演戲的時候眼睛會往左轉,你就可以判斷他在回憶。然而事實上他說的全部都是「假話」。什麼叫假話?假話是跟他的認知不符的外顯表達,腦子想的是A,嘴裡說的是B,這個才是假話。

又有人說,那編造的時候,這個人難道就不是在說假話嗎?這總不能再否定了吧?

大家還記得剛才的小實驗嗎?第二個問題是藍色條紋的斑馬長什麼樣的,無論你的大腦想得有多細,一定會試著去做了一個編造。然後我們的答案是沒有藍色條紋的斑馬,這句話是實話還是假話?這是他大腦當中的真實認知對吧,所以應該是實話對嗎。即便是大腦進行了編造加工,你說的也不全是假話。

在2012年《Lie to me》下檔之後,我們在互聯網上進行了中英文關鍵詞的搜尋,一共搜了187條這樣的一句話標準,全都是沒有應用效度的。你偶爾可能蒙對一個樣本是符合那個標準的,但是極大概率是不能夠用來證的。那麼這就是我今天的第一個部分,簡稱叫做打假。

推導邏輯很重要

為什麼會有微表情?其實它是大腦接受了外部的刺激,做了認知處理之後產生的主觀判斷。比如我現在感覺很冷,或者是我覺得這個人非常可惡。但是社交環境決定你不可以充分的把你的狀態表達出來。所以才有微表情。

為什麼有「微」字?因為這些情感是藏不住的——如果你心裡的真實感受足夠強烈的話,情緒所支配的外形反應是藏不住的,因為情緒對肢體的控制力在某些情況下高於Logical thoughts,它比你的理性決策要強大得多。

這位老前輩叫做保羅艾克曼,Paul Ekman。他是一個正經的心理學家,專門研究表情、情緒和微表情的,是他開創了微表情的先河。雖然他研究的東西有很多爭議和錯誤,但是他在1970年代的時候發表的Facial Acting Coding System(FACS的臉部標準化表情代碼),在六十年之後的今天,所有全球研究臉部識別和表情識別的機構,一律都會從它開始學起。所以這組五六十年之前發布的標準非常厲害。

當然這裡面也有一些錯誤,比如最右邊這張臉,這是表達笑容的其中一個acting code,從中國人的角度來看,你有沒有發現那張笑容的面孔似乎不是真笑。所以這裡其實會有一些標準化的問題。

第一列組圖我們自己做的,請感受一下這組圖片裡傳達的表情。

什麼叫微表情?它有很多定義。中科院心理所的定義是200毫秒以下出現在臉上未知原因的肌肉運動就叫做微表情。雖然我並不太同意,但沒關係,學術之爭很正常。我認為微表情就是情緒化的表情,只是因為它被當事人主觀的抑制住了,停留在運動幅度比較小以及保持的時間比較短的狀態下,所動用的每一條肌肉和造成臉部器官每一個形態改變。這種變化就和跟第二排的大表情完全一樣,所以情緒的力量不是理性思考所能夠比擬的。

在存在刺激源的情況下,人的情緒會有排序。按照學界的一個通用的標準,人有6種基本情緒。如果出現了一個刺激源,你首先會驚訝,因為你不知道這個刺激源是什麼,會給你帶來什麼,然後在驚訝的快速判斷之下會產生兩個方向,第一個方向是好的,也就是這個刺激源對我是有好處的,所以我會隨著刺激深度的加強而產生更積極的情緒,我的優越感或者收益感就會越強。

同樣,如果你經過判斷,覺得這個刺激源對你來說是不好的,你的情緒會立刻分成幾個檔次。第一個檔次是,這個不好的刺激源沒有我厲害,你對它縮產生的情緒就是厭惡、煩、排斥、遠離,或者是罵兩句,但你並不想消滅他。

第二個檔次,這個刺激源跟你差不多厲害,能夠傷害到你的利益,你就會對它憤怒,希望消滅他保護自己不受傷害。

第三個檔次,這個刺激源比你厲害,你覺得完全沒有辦法戰勝他,就會產生恐懼。

第四個檔次,這個刺激源已經造成了某種傷害,你沒有辦法挽回這個傷害,比如說生理受傷、親人去世等等。這時候你就是純粹的悲傷,典型特徵就是無力感。這就是刺激源給你造成情緒的分級。

基於此,當你的臉部出現了特定的形態組合,我們可以根據廣大數據的支持,分析出你的大腦中處理的情緒種類是哪一種。舉個例子,比如上圖處理出來的結論是恐懼,因為她的眉頭升高,眼睛睜大,是典型的生理恐懼的表情。所以我們就可以知道他的大腦中有恐懼的情緒,而這個恐懼情緒應該是跟一個特定的刺激源有關聯的。比如說一個兩米二的黑人拿著槍指著你的頭說,把錢包給我。所以你就可以根據他臉上的微小表情確定他對刺激源是什麼樣的想法和感受。

那什麼叫測謊呢?當你問他,兄弟剛才你害怕嗎?這個人說我沒怕,我很勇敢。他的外顯表達與內部認知不一樣,就叫撒謊。

一句話的標準不能用。這並不代表微表情是偽科學,或者是不能用的知識。微表情的推導邏輯很重要,如果你只記死的公式,那發生錯誤的可能性很大。但如果你根據情緒的歸屬,判斷出他的大腦處於什麼樣的情緒狀態,再去邏輯歸因刺激源的話,你很容易判斷出他說出來的話和表達出來的姿態,是不是心口合一。

微表情破案

當果殼的主辦方跟我說,薑老師你要不要講講你們平常怎麼利用微表情破案。

你知道我心裡面的真實感受是什麼嗎?

是輕蔑。

我的真實想法是:直接就講破案嗎?觀眾能聽得懂嗎?但是我給他們回的微信是好的,就這樣。

目前在中國利用微表情進行實際應用的,只有兩家。一家是我所在的政法大學團隊,一家是公安大學的偵察系的實驗室,他們有一個非常好的實驗室。那麼為什麼只能夠在刑偵裡面才能夠找到素材呢?這其實是我的觀點——我認為只能在刑偵裡找到素材,因為在實驗室裡你會遇到兩個突破不了的瓶頸。比如我們找來50個學生做被試樣本,測試人在憤怒的時候表現出來的微小的表情。那麼你遇到的第一個障礙就是你怎麼激怒這50個被試者?打他、罵他、悶他一個小時?在實驗倫理學的約束之下,很多實驗設計理論上可以能夠排列出來一個個條件規則,但真正做起來恐怕沒那麼簡單。比較傳統的方法看錄像——顯示器裡放一段錄像,上面有一個錄影頭,然後讓被試者看一段比如南京大屠殺的錄像,實驗的設計者認為這組錄像會激發中國人的憤怒情緒。但事實上,我們會遇到第二個障礙——怎麼證明?你怎麼知道他憤怒了?事後用調查問卷嗎?當時看錄像的時候你有沒有憤怒?就算有,這有用嗎?所以這對本身就要克服表達隱藏的一個研究項目來講是不嚴謹的。

因此,在刑偵應用當中有天然的兩個便利條件,第一個就是所有的在偵嫌疑人真的會有情緒;第二,所有的在偵嫌疑人都會設法進行虛假表達,如果他們有什麼都直說的話,結果就會入獄。所以這是天然優質的實驗素材。

應用一:走訪排查

在刑事應用裡,微表情基本上有三個運用。第一個是走訪排查。舉個例子,左邊是警察,右邊是被調查對象。在十字路口公共區域有人被殺了,死者突然倒地,然後沒有人看到明顯的行兇,經過調取周圍的監控,發現也沒有非常好的角度拍到了到底是誰在擁擠的人群當中捅了受害者8刀。

因此,需要把畫面當中的有可能存在的目擊者進行走訪排查。這一群人大約7、80個,盡可能多的找到現場的人。警方一般會問,我們在某地發生了一個兇殺案,有一個人死掉了,他是誰誰誰,死者的身份已經找到了,你認識他嗎?

你們會選擇說不認識,這樣說最輕鬆,因為可以把所有的動機性的嫌疑排除掉了。畢竟你都不認識他,為什麼要殺他呢。

但是客觀上,如果你們確實存在關係,比如你們是同班同學,你就肯定不能說我們不認識了,因為有物證。所以你會說認識,緊接著警方會問死者生前跟你關係怎麼樣?你會怎麼回答?不熟,這是最簡單的答案,因為他的一切我都不知道,所以我的嫌疑度再次被降低。

但如果你們是同寢室同學,你會怎麼說?基本上你會說,他人很好,我們沒有矛盾,這句話是中心思想,你可以描述非常非常多的細節來證明這一點,比如說他經常在我們深夜的時候給我們煮泡麵吃,整個宿舍的小夥伴都指著他那一箱泡麵過活。你會講很多細節證明你跟他之間是沒有矛盾的,為什麼?因為這樣答是最沒有作案動機的答法。

這就出現了一個問題,行兇的人也會這麼答。謀殺是有預謀的,他很早就已經策劃想好了。而且有預謀的殺人犯罪在被調查的時候所說出來的答案,裡面邏輯的完整和自洽性要遠遠高於不是嫌疑人的人。因為嫌疑人已經仔細想過了,如果有一天警察找到我,我應該怎麼說?如果我想完美的實施犯罪的話,我應該做哪些準備?要怎樣把所有的回答合情合理?

現在大家看上面這組對話,從語言上來講,我們並不能采集到有效信息,好人壞人都會這麼說。這時候加一個通道,假設在警察問話的第一瞬間,被提問人臉上出現了右邊這樣的快速表情,然後立刻轉為非常配合的,服從的,滿面歡笑的說出了後面那組話。你會不會覺得哪裡有點奇怪?

如果單看這張臉,我們至少可以說出三個字:不高興。如果用更加專業的鑒別,這張臉上的情緒叫輕微級別的憤怒,也就是有點生氣了,或者有點恨了,有點惱怒了。所以她為什麼在說好聽的話的時候,出現憤怒情緒?

所以真實可信的是表情與語言表達趨向一致,我說好聽的話,臉上是好看的表情;我說嫌棄的話,臉上是嫌棄的表情;我說悲傷的話,臉上是非常悲傷無力的表情。這種表述可信度非常高,不管他有多大的表演成分。

應用二:測謊儀

測謊儀兩大優點:敏感、客觀。它的最主要的指標是皮電——由於受到交感和副交感神經的控制,它是沒有辦法用思想來改變的。而且在公安的實戰當中,動腦子動得越多的人,測謊儀的指標波動越靈敏。那什麼人測不出來?有點呆的人。他沒有想法,腦袋反應不過來,所以你在問這個問題的時候,他可能到四個問題以後才回憶起來。這個就是沒有辦法測試的。

然而,它的敏感性也決定了它的缺點——脆弱性。如果你要進行測謊,第一,被測人面孔不許朝向測試人,被測人面前必須是靜態的、安靜的,不能有動態的畫面,不能有意外的聲音。它需要被測者自主、自願的在情緒平靜、生理相對正常的情況下,簽字說我願意接受測試,才可以進行。

微表情的缺點在於沒有那麼敏感,因為大部分人是可以控制住90%以上的行為,不一定有外顯的破綻。第二個是不夠客觀,它與專家的水平和訓練時長有很大的關係。但是它有一個優點——非常易用,無論你處於什麼狀態我們都能和你聊,事實上我們更希望跟鬧脾氣的人談,因為他會出現更多的破綻。

應用三:預審

在預審時,我們只是篩選和鑒別被審訊人員的真實情緒狀態:他慌不慌?他在什麼地方比較敏感?他在什麼地方進行了深度加工?他對審訊的人員的信息,得到的效率是高還是低?他有沒有出現反抗的意圖?他在涉案問題上面是否出現了恐懼的情緒?

得到了這些信息之後,不管被審人員說什麼我們都不在乎,因為在前80%的時間段裡,他們說的很有可能是假話。事實也是這樣的,只有在最後觸動他們真正利益的時候,他們才會進行理性的選擇——說還是不說。所以一旦我們能夠準確的抓到他們的有效的狀態,我們可以提出針對性的控制方法,能夠讓他們減少表演,加速心理的歸攏,提高預審的效率。

(文章整理自「薑振宇:微表情破案解密」影片)

關於「微表情」

有更多問題想向他提問?

來分答

語音提問,隨時收聽

月球車、火星車副總設計師賈陽:我們送「玉兔」上天

說唱歌手小老虎教你「打孩子」

大數據告訴你,95後的肚子裡藏著哪些貨?

這些黑科技太驚人!快遞小哥要失業了?

更多精彩內容,點擊「閱讀原文」就知道!

點擊「閱讀原文」看更多精彩影片

內容轉載自公眾號


萬有青年燴

萬有青年燴
了解更多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