規矩我懂,但哥們你別勸,這酒我不喝!

微信號:新聞哥

微信號:newsbro

昨天哥在新聞串燒裡說了「研究生參加導師飯局後猝死」的新聞,其中提到了我的觀點:勸酒的都不是什麼好東西,從虐人中汲取快感,享受權利。不少網友留言表示讚同。

近年來,因飯局喝酒導致猝死,屢見報端,學校師生飯局喝死也不見少。每次看到這樣的新聞,哥挺遺憾的,我們的人才沒有倒在科研一線,卻犧牲在了酒桌上。

雖說勸酒本身也是一種禮儀,但由來已久的酒桌文化,不乏變質為與利益相關工具的。俗話說「上有所好,下必甚焉」。其實「研究生喝酒猝死」,與官員喝酒猝死沒有本質區別,都是對權力膜拜和屈從的結果,區別只在權大權小。強者用逼人喝酒彰顯權威和控制力,弱者用自虐式主動喝酒表白忠誠和服從。

在中國,別人給你敬酒不喝就是不給面子。「感情深,一口悶;感情淺,舔一舔」,這搞的是情感綁架;「不幹瞧不起我」,這搞的是尊嚴綁架。兩招下去,一般人就撐不住了,只能喝。

哥有個不錯的朋友老徐,曾經上學時候滴酒不沾,畢業後去到一家大型國企上班,平日酒桌上的應酬多。為了在職場混得下去,老徐奉行「酒桌如戰場」,每次都拼盡全力沖鋒陷陣。不把自己撂在酒桌上,就覺得對工作沒有盡職盡責,所以十回有八回是醉酒歸家。

可這樣他媳婦受不了了,兩人因為這事吵了很多次,他媳婦一邊心疼,一邊責怪老徐「不願意喝就別喝」。對此,老徐說自己也很無奈,自己不愛喝酒但架不住主管勸啊,不喝怎麼開展工作呀,而且一般這時候光喝不行,還要喝多喝大喝到醉,因為不醉表不了忠心,不醉看不到誠意。

恕我直言,這種「中國式勸酒」在本質上是一種非常落後的江湖文化,甚至可以算作是「奴性文化」。敬酒的是奴才,被敬的是主子,主子以殘害奴才為樂,而奴才以自殘顯示忠心。

有人跟哥辯稱「無酒不成席,中國人本身就愛喝酒,酒是文化、禮儀、歷史、風俗;最後酒酒歸一」,哥對此只能呵呵一笑。

因為有研究表明,一旦離開等級分明的場合,中國人的飲酒量也會大幅降低。加拿大滑鐵盧大學調查發現,華人移民加拿大後,酒精消費立即大減,最高降幅達70%。

有時候感覺真的挺矛盾的,說個怪現象:從網上的言論來看,似乎每個人都對勸酒深惡痛絕。但是在現實中,勸酒又是每個酒桌上的保留節目,朋友間也是勸得不亦樂乎,明知酒傷身,還要勸君醉。

對於那種勸酒說「不喝就不把我當朋友」的那種人,您是怎麼猜到我內心活動的?我還真沒拿您當過朋友。

真正的好朋友在一起,會喝酒,但會適度,大家碰一下杯,意思意思就好。或者彼此知道酒量,就會勸對方「不能喝就少喝一點」,哥有幾個大學同學,在一起吃飯的時候就會這麼勸我。

在酒桌上,哥最看不起的就是以敬酒的名義強迫女性去喝酒,對女性勸酒,其實是在試圖撬開女性矜持的外殼。

如果女性表現出「配合」的意思,觥籌交錯間,或嬌滴滴或粗獷豪邁,都能讓酒桌上的氣氛瞬間濃烈起來;如果女性不配合,或者表現出不樂意,少不了悻悻然一場,眾人不會責怪勸酒者,而只會責怪女性「不會來事」。無論是哪一種情況,都暗含著男權「征服」遊戲的曖昧。

回頭想想之前伴娘幫忙擋酒猝死的事件,婚禮變葬禮。這到底是烘托了氣氛,還是毀了氣氛?這與中國古代的飲酒文明相比,當下的酒文化已然南轅北轍,成為一種「飲酒暴力」,好伐?!

眼看著春節要來了,各種聚會吃飯都逃不開喝酒。

若有小孩在場,經常可以看到這樣的畫面:大人拿著筷子在酒盅裡蘸酒,讓孩子舔一舔,而當孩子嘬上一口時候,飯桌上的大人還會發出陣陣喝彩:「有出息」、「是條漢子」、「再來一口」!

只要是有點常識的人,都知道讓喝孩子喝酒是變相索命。

但在這些大人眼裡,喝點酒算什麼,小時候「酒」經考驗,長大後強身健體,長命百歲!

不知道你們有沒有這樣深受其害的經歷:十多歲的時候,哥就被推著向長輩敬酒,當時真是好氣哦,可是還要保持微笑。

為什麼一定要敬酒?敬茶、敬可樂、敬番茄蛋花湯怎麼就不行了?問問自己的內心,其實,我們不需要那麼多的酒肉朋友,不需要那麼多的所謂人情,更不需要那麼多的無謂的交際。記住小酌才怡情,有人勸你酒時,別慫,該拒絕的時候就拒絕。

你說不知道該怎麼拒絕?哥知道,一時之間要憑一己之力與如此根深蒂固的勸酒文化相抗衡,其實還是很困難的一件事。所以,哥找人給你們支招。親愛的哥迷們,你們都是如何拒絕別人勸酒的呢?動動腦筋,留下你們最特別的理由,哥來給你們上牆,咱們一起對「勸酒陋習」說NO!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