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女生洗澡,二狗拔腿就跑……

微信號:我們愛看內涵圖

丁二狗原名丁長生,今年十七歲,按說他現在應該是在高中讀書,可是由於去年的一場山洪,他的父母雙雙在山洪去世,一時間沒有人管他了,而家裡的財產也被幾個不懷好意的親戚瓜分一空,所以不到一年的時間,一個原本前途光明的高中生就以令人嗔目的速度退化成了一個二流子。天天偷雞摸狗欺負大姑娘小媳婦。

今晚他出來,圍著整個梆子峪轉了一圈,也沒有什麼可偷的,正感到失望時,走到了村長家門前。

丁二狗慢慢的走過去,隔著厚厚的圍牆,他聽到裡面有一瓢一瓢的澆水聲,而且那些水穿過圍牆底下的暗溝,直接流到了街上。

丁二狗知道,那是村長家的廁所兼洗澡間,整個梆子峪只有村長家有這樣的洗澡間,丁二狗曾經進去過,裡面全是用白的刺眼的瓷磚鋪的地面,在梆子峪,那是首屈一指的豪華,至少丁二狗是這樣認為的。

丁二狗慢慢的走進圍牆外,側耳傾聽裡面的動靜,居然聽到了一個女人小聲的哼唱著什麼調調,丁二狗心裡一喜,居然是村長媳婦在洗澡。

看著汩汩的流水穿過圍牆流到了街上,丁二狗想到了裡面那個女人豐滿的身體整矗立在昏暗的燈光下,腎上腺不由得一陣激蕩,於是轉身尋找可以攀附的東西,但是放眼望去,並沒有什麼可以依仗的東西,直到看到村長的鄰居家門前有一株老榆樹,於是翹首翹腳的走過去,沒幾下功夫就爬到了牆頭上。

丁二狗就像是一只貍貓一樣匍匐在牆頭上慢慢的向那亮著燈光的地方爬去。

直到一具光滑白皙的身體映入眼簾,他才停了下來,這個時候村長的媳婦甄美麗並沒有意識到自己完全走光了,而且是走在一個半大孩子眼裡。

農村的女人一般都比較健壯,但是村長丁大奎的老婆甄美麗是個異類,因為丁大奎家的土地根本不需要甄美麗去侍弄,村裡有的是巴結丁大奎的人,這些人都是先把丁大奎家裡的莊稼收割完才會忙自己的莊稼,所以甄美麗基本就是不大出門的,這樣造就了她三十多歲了,都是兩個孩子的媽了,身材依然是那麼好,像是城裡常健身的女生們一樣,當然最重要的是白,渾身白花花的……

丁二狗看著看著,一個沒有忍住,居然咕咚咽了一口口水,甄美麗好像是聽到了什麼聲音,於是停下了手裡的動作,從旁邊的架子上拿過一塊毛巾護在了自己的胸前。

丁二狗也是很緊張,這個時候他想縮回去,但是偏偏一點不敢動,生怕弄出什麼動靜來驚動了甄美麗,然而,很多事是躲不過去的,甄美麗突然抬頭看向了對面的牆上,正好看到一臉憨笑的丁二狗,一口潔白的牙齒能去做牙膏廣告了。

「啊……」甄美麗的尖叫劃破了夜空。

「撲通」。丁二狗從牆上直接摔了下去,他已經沒有時間再回到老榆樹那裡了。

他不敢回家,因為村長已經糾集了一幫人打著手電在村裡找他,於是他直接上了臥虎山。躲在了這個他認為是安全的地方,一個樹洞裡。

「你這是去哪兒啊,天這麼黑,咱還是回去吧」。一個女人,身穿警服的女人坐在一輛桑塔納的副駕駛上,對身邊一個很富態的男人央求道。

「老是在屋裡沒意思,老霍不是去縣裡執行任務了嗎,我帶你出來散散心」。駕駛座的男人淫笑道,一邊說,一邊將手伸向了女警的前胸。

汽車的燈光刺破了山裡的黑暗,在拐彎時,車燈一下子將昏昏欲睡的丁二狗驚醒了。

「日你娘,不就是看了看你老婆洗澡嗎,還開車來找老子,真是小氣」。丁二狗罵了一句,想鑽出樹洞向山上跑,但是這個時候汽車居然停下了,等眼睛適應了新的黑暗之後,也沒有看到有人下車來,丁二狗的膽子又壯了起來,重新窩回了樹洞裡。

遠處的汽車燈光滅了,可是車內的燈光打開了,在這山裡就像是鬼火一樣,影影錯錯,丁二狗心裡不禁打起鼓來,這輛車是幹什麼的。

過了很長時間,那輛車裡的人依然沒有下來的意思,丁二狗雖然不知道這輛車是幹什麼的,但是他知道,能開得起車的人都是有錢人,趁著這夜黑風高的,幹麼不幹他一票,這樣也能把明天的飯錢解決了。

於是貓著腰,慢慢向那輛車走去,昏暗的車內燈光裡,丁二狗看到了他一生中最向往的一件事,他完全沒有意識到,這輛車裡的人改變了他的一生。

他隱藏在路邊的樹叢裡,撥開一叢叢的枝條,隱隱看到了兩人在汽車的後座上抵死纏綿。

「現在的有錢人真是會享受,家裡搞不完,還到野地裡來搞,真是有意思」。丁二狗自言自語道。

看看周圍黑漆漆的夜,丁二狗從樹叢裡鑽出來,慢慢的向汽車走去,直到離汽車還有幾米遠時,他看到了終生難忘的場面,而且他也喜歡上了那個動作。

就在丁二狗欣賞這難得一見的畫面的時候,男人一頭栽在女人胸前,一動不動,開始時,女人還沒有意識到什麼,但是隨即感覺不對勁,於是拍著男人的腦袋。

「大鵬,你怎麼了,醒醒啊」。可是男人一動不動,這個時候男人一百八十多斤的身體壓在她身上,她根本就動不了,並開始有窒息的感覺,這個時候,求生的欲望高過了一切,明知道這裡不可能有人,但是她還是拍打著車窗,艱難的發出求救的聲音。

丁二狗猶豫了一會,直到快要聽不見聲音時,他才意識到可能真有危險了,於是上前一把拉開了車門,裡面的女人當時嚇了一跳,這裡怎麼會有人,但是快要死的人能得救,這是多麼值得慶幸的事情,而且新鮮的空氣使她意識到自己得救了。

但是隨即感到自己還被一個男人壓在身下,不由得心裡一陣羞怒。

借著燈光,眼前的這個女警讓丁二狗大吃一驚,因為這個女人他認識,正是鎮上的戶籍.警,雖然不知道她叫什麼名字,但是去年自己為了高考去辦身份證時就是這個女人給辦的,所以印象深刻。

「你看什麼,快點幫幫我」。女.警看到這個半大小子居然這麼毫無顧忌的看著她,心裡很惱怒。

「哦,他這是怎麼了?」

「我怎麼知道,快點讓我出去,壓死我了」。

經過一番折騰,終於將女.警給拯救了出來,她急忙拿出自己的衣服穿好,這才注意到還有一個人沒有救過來呢,不由得啊的一聲,壞了,這要是傳出去我可怎麼辦啊

「快把他拉出來,快點」。女.警很著急的說道。

丁二狗看著拉出來的這個胖子,五官端正,但是由於肥膘太多,整個人顯得很臃腫,不由得又回頭看看身邊著急的女.警,心想,這女人什麼眼光,長這麼漂亮居然找這樣的男人,真是瞎了眼了。

「你,看看他怎麼回事?」女.警慢慢挪到胖子身邊,卻不敢伸手去摸他,丁二狗本想一走了之,但是看到女.警帶著哭腔的求助,他又不忍心了。

丁二狗看了看胖子,用手指伸到胖子的鼻子下面,感覺到還有呼吸。

「應該死不了,還會喘氣呢」。丁二狗很肯定的下了結論。

「真的嗎,大鵬,大鵬,醒醒啊,寇大鵬……」女.警一邊喊,一邊用手扇著胖子的臉蛋。

「寇大鵬?鄉長不是也叫寇大鵬嗎?難道這家夥是鄉長?」丁二狗一個機靈,這下可壞了,鄉長野合的事情讓自己知道了,自己還能有好啊,不行,趕緊走,於是慢慢的向後退,可是剛想拔腿就跑時,居然被一塊石頭絆倒了。

「你幹什麼?還不過來幫忙」。女.警對跌倒在地上的丁二狗喊道。

後來丁二狗才知道,可能兩人在車裡的時間長了,由於車窗緊閉,車內空氣不足,而寇大鵬的運動量又大,缺氧導致昏迷,要不是丁二狗,可能兩人都得窒息而亡。

不一會,寇大鵬悠悠醒轉,滿眼迷茫的看著身邊的兩人,當看到丁二狗時,眼睛裡更是不可思議的神色。同時還有震驚,於是看向女.警,女.警搖搖頭,示意他什麼也不要說。

「警.察姐姐,既然寇鄉長醒了,那我就先回去了」。丁二狗說道,他不說這句話還好,說了這句話,寇大鵬怎麼能讓他走呢,於是使了眼色給女.警。

「年輕人,別忙著走,坐下來我們說說話」。寇大鵬說道。

丁二狗雖然年輕,但是小說沒少看,他知道這個時候最有可能發生的就是殺人滅口,於是他蹲在不遠處,看著這一男一女,隨時準備拔腿就跑……

微信字數限制,點擊閱讀原文,後續劇情更精彩!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