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無人喝彩到世界核心 達沃斯見證中國企業家的成長

微信號:占豪

微信號:zhanhao668

達沃斯來了中國人!這個在10幾年前是個大新聞。

在距離北京7971公里的瑞士小鎮達沃斯,由習近平主席率領的80多位中國人備受矚目,馬雲、任正非、楊元慶、王健林、井賢棟……

世界上是靠實力說話的,任何頂尖會議都是「勢利眼」。達沃斯也是這樣。

十幾年前,對國內大多數企業家來說,距離達沃斯要比7971公里更遠。

「你是第幾次來達沃斯」

到了達沃斯,人們一開口就問:「你是第幾次來達沃斯?」

這是一個內涵豐富的問題。那些上面印有「V」字母的白牌子,意味著該人參加達沃斯峰會10年以上,這可是莫大的榮譽,暗示著「我江湖坐館很久了」。

盡管每名與會者需要支付50000美元才能參加達沃斯論壇,但論壇執行的是一種用彩色徽章來區分的等級制度,表明哪位參會者重要,哪位不重要。

白色徽章代表與會者能參與任何官方活動,能使用論壇設施。其它徽章,比如紫色徽章表明佩戴人為技術或是支持人員,只能進入有限的區域。

今年達沃斯的路邊攤,這位來自巴西的香腸企業老板胸前佩戴著「白色卡片」

一般來講,受邀達沃斯的企業都是最頂級企業,企業家也希望借達沃斯推進本企業的海外影響力,探討與全球市場的合作商機。

老一輩的知名中國企業家如娃哈哈集團的宗慶後、萬向集團的魯冠球、橫店集團的徐文榮等幾乎都沒有出席過達沃斯論壇。

原因或者有兩個:一是早年達沃斯邀請中國企業家的比例不高;其次是語言上的溝通障礙,很多問題不能及時、深入地交流,帶翻譯又會破壞現場隨意的氣氛。

要論誰是出席冬季達沃斯最多的中國企業家,除了馬雲,無出其右者

早在2001年他就開始參加達沃斯,16年來幾乎從未缺席,對於達沃斯的初次印象,馬雲本人曾這麼回憶,「那時候幾乎沒有中國人,只要見到就要趕緊攢個局。」

要問參加達沃斯有什麼好處,還是馬雲,早在2005年,他就通過達沃斯年會結識了美國前總統克林頓。當時雙方就很多共同關心的問題展開探討。

同年9月,克林頓出現在了杭州,為馬雲主辦的互聯網盛會——「西湖論劍」造勢,並發表開幕式的主題演講。

在達沃斯歷史上,還出現過一些中國企業家的短暫身影,如牟其中是中國首位登上達沃斯的知名企業家,早在上世紀90年代左右,牟即受邀參加達沃斯。

但隨著南德光環的破滅,他再未現身達沃斯;無錫尚德董事長施正榮在2012年參加過冬季達沃斯,隨著尚德破產重組,施也再未出現在達沃斯。

最近幾年,華為和聯想是另兩家在達沃斯頻繁亮相的中國企業,任正非和華為董事長孫亞芳交替參加冬季達沃斯,而聯想總裁楊元慶也是達沃斯的常客。

一個頗有意味的細節是,過去到訪達沃斯的國內企業家以國企大佬為主,這幾年民企成分明顯增多。從更宏觀角度來說,參加達沃斯論壇,可以開闊企業家的國際視野,幫助企業家熟悉國際社會,和外國企業家們進行高規格高品質的交流和對接並廣交朋友。

這兩年,達沃斯上的中國企業家中,還有一位備受矚目的新人,支付寶母公司螞蟻金服CEO井賢棟。這個成立兩年多的獨角獸,擁有4.5億實名用戶,還憑借「出海造船」,將支付寶接入全球20多個國家,成為名副其實的現象級公司。

這位性格溫和、舉止周全得體、年僅44歲的螞蟻掌舵者在現場受到媒體記者的追逐,他被多家媒體要求談談對習近平講話的感受,而他的回答也顯示出這家年輕的公司能成為「中國名片」的原因。

「伴隨中國從全球治理的參與者向引領者轉變,支付寶已經開始融入世界,和當地的合作夥伴一起去服務印度、泰國及世界各地的用戶、和小微企業。這正是中國企業用全球化理念,將普惠金融的中國模式、中國經驗普及到全球更多地區的一種體現。」他說。

馬雲做支付寶的靈感,來自達沃斯

在很多參加過達沃斯論壇的中國企業家印象中,最突出的感受是平淡和隨意,達沃斯論壇有一條規定,任何與會者只能一人進入會場,不得帶助手入內。

在達沃斯,每個人的身份只有一個:參會者。無論你是多大公司的CEO,是億萬富翁還是當紅明星,你都要自己提行李入住,排隊存衣服,自己倒水,領會議資料,很少看到有前呼後擁的人。

戒備森嚴,環境簡陋的達沃斯

在晚宴前的雞尾酒期間,出席宴會的國家總理也和其他出席者一樣,端著杯子在人群中擠來擠去。在會場上,無論你是不是名人,都沒有指定座席。開大會時由於人太多,無論是誰,來晚的人都要站在過道上聽會;發言時大家機會平等,爭論也好、討論也罷,可以無所顧忌暢所欲言。

達沃斯論壇的形式,是名符其實的研討會,論壇關注的行業話題,是行業發展的方向,今年的問題,到了明後年就會是行業的流行趨勢,而在此過程中,最早參與總體設計的企業有可能由於掌握先機而獲取巨大的效益。

馬雲曾談及在達沃斯找到的靈感,「2004年做支付寶的一個重要原因,源於當年其在達沃斯受到啟發,那時候我覺得阿里巴巴要推進整個電子商務的發展,必須解決支付問題、必須解決支付中的誠信問題,所以我從達沃斯打了一個電話回來,我說立刻、現在、馬上,我們啟動支付這個項目。」

當然,很多企業也有正經生意可談,比如萬達集團董事長王健林2015年利用達沃斯的機會,落實了一筆價值20-30億英鎊的投資項目談判。

越來越多人都想和中國企業家換張名片握個手

對於迅速發展的中國,達沃斯論壇從來沒有停止過關注:2005年,中國經濟的前景及其對世界經濟的影響在論壇上成為備受矚目的話題;2006年,達沃斯論壇高度評價中國金融市場的穩定和改革為國際金融業帶來的機遇;2007年,達沃斯論壇再度關注中國經濟的可持續性等話題。

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或許是一個分水嶺。08年前,在達沃斯出現的中國人不超過50個。國際金融危機後的2009年,達沃斯第一次有了「中國之夜」,或許是因為中國經濟的一枝獨秀,許多國外重要嘉賓願意協調時間,主動接受中國媒體的專訪。

達沃斯論壇對中國的關注,不僅體現了中國經濟增長的成就,更反映出中國已經成為推動世界進程不可或缺的重要力量。

近年來,中國經濟一直是達沃斯論壇關注的一個焦點。比如2015年年會議程,圍繞中國議題設置的會議就有五六場,涉及中國經濟前景展望、中國對外投資展望和中國經濟發展評析等。

再比如2017年有近10餘場會議聚焦中國問題,相關議題包含中國中產階級不斷壯大、全球繁榮與中國角色、亞洲市場前景展望等等。

從近年來出現在達沃斯的企業來觀察,可以感覺到,中國經濟正經歷從製造業到科技業的崛起。從邀請的企業領域來看,達沃斯已經偏愛新興產業領域,早年參加達沃斯的中國企業家有海爾集團董事長張瑞敏、新希望集團董事長劉永好、伊利集團董事長潘剛、萬科集團董事長王石等人,近年來都沒有出現在達沃斯舞台。

而阿里巴巴、華為和螞蟻金服是在達沃斯最受矚目的三家中國公司,三家公司的大佬馬雲、任正非、井賢棟都頻繁現身達沃斯。

而與之相應的是,隨著科技發展的理念逐步深入人心,並對全球經濟產生了越來越大的影響,科技公司成為達沃斯被追逐的焦點

比如,在19日,全球知名金融網站Business Insider將舉辦題為「全球金融科技革命」的會議。在會議上,來自中國的世界最大獨角獸——螞蟻金服CEO將和瑞典央行副行長探討數字身份識別,監管科技和推廣區塊鏈技術等金融科技領域的最前沿話題。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