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重別人,是最高貴的教養

微信號:視覺志

微信號:QQ_shijuezhi

中國第一視覺雜誌 最受歡迎圖文公號

點擊題目下方藍字關注視覺志

你永遠想不到,有些人為什麼而痛哭

文|粉象姑娘出處|粉象姑娘(ID:fxgn109)

01

前兩天,微博上火了一條影片,一名外賣小哥因為送餐超時,在電梯上哭了。

短短一個瞬間,卻讓人有種說不出來的心酸,隔著螢幕也能感受到他的焦急、無助、惶恐。他自責沒有按時完成送餐,害怕被顧客投訴,擔心自己可能失去這份送外賣的工作。

原來我們在寫字樓裡叫外賣的時候,有些人在風雨裡因為可能被差評而痛哭。

見過很多外賣送餐員,有一些和我父母年紀差不多,他們為了快一點送到,氣喘籲籲滿頭大汗地爬樓,遲到了一點就會不停低頭彎腰說對不起對不起,送一份餐的報酬其實只有幾塊錢,超時一次卻會扣很多。

有一次下雨,我的外賣遲了很久。送到的時候,是一個滿臉雨水的中年大叔,「真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耽誤您用餐了」,他一邊狼狽慌張地連聲道歉,一邊把有點變形的餐盒遞給我。

看到他手上有很大一塊擦破皮的傷口,我問了一下,「沒事沒事,您是摔了嗎?」

他有些不好意思地回答說,「地上太滑走急了就跌了一跤,不過我剛才看過了,您點的湯沒灑,就是盒子有點變形,唉真不好意思。」

那一刻真的讓人很心酸。「真的太辛苦了,一定注意安全啊。」 「謝謝,謝謝,您不投訴我就太謝謝了。」

02

這個世界上,很多人的生活不易。

外賣小哥的影片讓我想起有一次,在辦公樓走廊聽到一個人對外賣小哥的責難。

「這都快一個小時了,飯我也不想吃了,馬上就投訴你,你一個送飯的不能按時送到那還幹什麼啊?」

那天是零下幾度的雪天,外賣小哥凍得瑟瑟發抖,嘴唇發紫,不停懇請後還是被投訴了。

那個人我認識,平常對周圍人都很和善。挺詫異的,她會對送餐員的態度會是這樣。於理你要投訴那無可反駁,可對人說出「你一個送飯的」這種話實在很刻薄傷人。

善良這個詞真複雜啊。一個人是不是真的善良,從他對待同事、朋友、上司的態度都不一定能看出來,真正能看出來善良與否的,是一個人對待「比他地位低」的陌生人的態度。

所謂高低,其實也只是這個人主觀裡的不如他優越的群體。實際上,任何一行和任何一個人之間,都沒有高低貴賤之分。

人都是生而平等的,不是因為你是個白領,或者是個老板,又或者是個什麼有頭有臉的人,就有資格給外賣送餐員冷眼和臉色,對他們責難謾罵。

他們不是你眼中「送飯的」,是風裡來雨裡去保證人們不出門也可以吃上飯的人,也是一個行業最基礎的支撐。

每個送餐員都不辭辛苦地賺著他們的血汗錢,在惡劣天氣裡用自己的安全做賭註,只為盡快把餐送到每個顧客手中。他們不該被看不起,也值得我們多一份理解和包容。

03

社會上哪種惡意最可怕?

我想應該是「看不起」這三個字。

餐飲服務行業的,衣著外貌不體面的,以及底層體力勞力工作者,這些都是經常遭到冷眼和蔑視的群體。

最惡心的教育方式莫過於,有些家長在餐館對孩子指著服務生大聲說,「不好好讀書你以後就像他們一樣。」他們把別人當成下等人,其實他們的修養才是最下等的。

我記得看過一個新聞報導,講述了地鐵上的農民工,眼前明明有空位,可他們總是縮在地鐵的角落裡,坐在或者蹲在地上。

記者採訪後發現,他們是出自於一種「淳樸的善意」,因為覺得自己衣服太臟了,落座會給別人造成麻煩。

相比之下,有些人對這些農民工充滿了嫌惡和鄙夷。有的農民工告訴記者,自己經常受到白眼,有的人不小心碰到他,就開始使勁地拍衣服。

可以想像到這些人的嘴臉,衣著整潔,甚至精致優雅,但再美好的外表也遮蓋不住行為的醜陋,因為他們缺失做人最起碼的準則——尊重。

04

你工作的寫字樓住的小區,出入的高樓大廈,都是農民工一磚一瓦搭建的。他們是城市必不可少的值得尊重的建設者,從來就不該被歧視和看輕。

你身邊乾淨的馬路和街道,是因為每個清晨和深夜,都有環衛工人不停工作的身影。

當中很多都是五六十歲的老人,在大雪天氣時,他們在最極寒的冬夜清掃積雪,鞋子濕透,雙腳浸泡在冰冷的雪水裡,用收入最微薄的勞力換取人們出行的方便和安全。

每一種職業每一份勞力,都應該被尊重,而不是被投以冰冷的眼神。Don’t judge,是一個人最大的善良。

今天的主題,也許很多人看來是老生常談了。甚至我自己小學就寫過,清潔工阿姨很辛苦,初中高中也寫過,職業不分貴賤。現在大學畢業做了自媒體,還是忍不住想寫,如果以後能有百萬粉絲,我仍然會去寫。

因為這個世界上,還有很多遭受冷眼的人們應當被溫柔以待。

05

很慶幸,總有真正善良的人,一直去做溫暖的事。

杭州有一家圖書館對拾荒者開放。這些拾荒者在有些人眼中就是「撿垃圾的」,可他們看書前會自覺洗手,像所有人一樣安靜閱讀。

這個圖書館的舉動不光是情懷,我想他們會讓更多人知道,社會公共資源是該被社會上每個人共享的,不分地位高低經濟貧富。露宿街頭的人,衣衫襤褸的人,也應該被同等對待。

在紐約街頭,一個叫Mark Bustos的髮型師,無償為流浪漢理髮,這被紐約時報稱為「最善意的理髮」。

對這個無家可歸的弱勢群體來說,不光是減掉頭髮那麼簡單,Mark溫暖的舉動告訴他們,你們不是灰頭土臉的,是值得體面地活著的。

國內也有這樣的形象改造,廈門的一則公益廣告影片中,給一對環衛工夫妻化妝,換上筆挺的西裝和優雅的長裙,形象徹底轉變,夫妻兩見到改造後的對方,都捂著嘴笑了。

有一個攝影工作室幫路人免費做了形象改造的寫真,其實有一組外賣大叔的改造讓人印象最深刻。

改造前,他就像我寫到的所有外賣大叔一樣,不計穿著,滿臉風霜,騎著電動車在城市裡穿梭送餐,作為一個父親拼命掙血汗錢養家糊口。改造後乾淨儒雅宛如社會名流。

就像那條公益廣告所說的,「他們的形象是一種無奈,我們的尊重卻是一種選擇。」

不論外表、職業、貧富,多一分善待和包容。

想對電梯裡痛哭的送餐員說聲:「別哭,不急,你們辛苦了。」

作者簡介:粉象姑娘,當個熬夜患者,陪你等故事經過。微博:@粉象姑娘,個人公眾號:粉象姑娘(ID:fxgn109)。 本文經授權發布。

長按下方圖片

識別二維碼 關注視覺志

閱讀原文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