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戚問你每月多少薪水?工程師該如何機智回答

微信號:工程師的那些事

微信號:iProgrammer

(點擊上方公眾號,可快速關注)

來源:網路,原始作者暫未找到,如有知曉,請留言 🙂

如有好文章投稿,請點擊 → 這裡了解詳情

每次一回家,看到各種親戚就覺得不敢和他們說話,不敢提錢,不敢提工作,原因是什麼呢?當然是怕他們問薪水多少。工程師的薪水雖然不少,但是也不想這樣被問來問去的,起碼咱是讀書人啊……

不過後來我在開發之餘的一次休假中,一下明白了,皮褲原理啊……

故事的發生是這樣的,有一次,我去同學家吃飯。他有個親戚從老家來看病,住在他家。同學管親戚喊老舅,我們也都跟著喊舅。老舅長老舅短的一喊,親戚高興了,把我們都當成親外甥了,挨個問我們一月掙多少錢。

老家的風俗很淳樸,淳樸到根本不會把你當外人。有個在部委工作的,我們親切地叫他毛部。毛部說一個月拿四千塊。老舅眉頭一皺:不可能!老舅說在誑他。

毛部只好說,還有點補貼。老舅問補貼多少。毛部說幾百塊。老舅:不止吧?

毛部笑了:有時候也發點降溫費、過節費什麼的。老舅:加起來多少錢?

毛部:六七千吧。老舅:肯定還有,絕對不止這個數。

那神情好像毛部的薪水是他親手定的。毛部:要算加班費的話,八九千吧。

老舅點點頭:這還差不多,我就不信你才拿四千。

實際上,毛部所有收入加起來,一月不到五千。

接下來,問一個幹IT的同學。

他月入大概兩萬。

我們怕他刺激到老舅。

IT同學滑頭,他說:老舅,你覺得我一個月能拿多少。

老舅:你也不會少了。

IT同學會意了:比毛部少一點,但沒少太多,一個月七八千的樣子。

老舅點點頭:嗯,你說的是實話。

那次經驗讓我明白一點:在回答別人問題的時候。不一定要告訴他真實的答案。很多時候,告訴他一個符合他想像的答案,可能效果更好。因為不是每一個人,都有勇氣去接受他不懂的東西,願意去理解他未知的領域。對絕大多數人來說,更傾向用已有的想法,去解釋看到的一切。這些人極度自負。固有的觀念,在他心中圍成了牢不可破的城堡。

讓·諾埃爾·卡普費雷,在《謠言》裡講過一個故事:

尼克松訪華那年,老百姓從收音機裡聽到這個消息,難以置信:

美帝國主義竟然膽敢來中國?更難以置信的是,毛主席還親自接見了他!一切帝國主義不都是應該被打倒的嗎?不解。疑惑。

很快,一則故事開始流行:

尼克松在會見毛主席的時候,看見桌上有只九龍杯。趁毛主席不注意,偷走了。當然,這不可能逃過衛兵們的眼睛。但衛兵們不敢動他,因為他是毛主席的客人。第一時間,衛兵報告了周總理。

周總理想出了一個兩全其美的妙計:

晚上,安排尼克松看一場演出,有一節是魔術表演。魔術師當著眾人的面,把手裡的九龍杯變沒了,然後說:「九龍杯在尼克松總統箱子裡。」接著,箱子被打開,魔術師用假九龍杯替換了真的,並把假的送給尼克松作為禮物。

收場皆大歡喜。

這是一個極好的例子,說明謠言是如何興起和傳播的。謠言得以流行的關鍵是,要吻合大眾的臆想。在那個時代老百姓的心目當中,美帝國主義永遠是邪惡貪婪的。

根據皮褲原理,美帝既然來了,必然心存不軌,必然要幹壞事。但,我們偉大的社會主義國家可能沒有足智多謀的人嗎?可能沒有看不出美帝國主義反動本質的人嗎?不可能,絕對有。那個人是誰呢?當然是我們的智多星,敬愛的恩來同志了。

一切豁然貫通。一切都得到了最合理的解釋。

皮褲原理的內容是:皮毛套皮褲,必定有緣故。不是皮褲薄,就是毛褲沒有毛。

碰見「皮褲原理」愛好者,就告訴他一個符合他想像力的答案吧。因為無論你怎麼解釋,都是徒勞的。

其實,我想說的是,一定不要讓自己成為這樣的人。當你對一件事情抱有成見的時候,你就把毛褲套在皮褲裡邊了。

脫了毛褲吧,——沒有毛的毛褲,還算毛的毛褲啊。

看完本文有意思?請分享給更多人

關注「工程師的那些事」,編程更有趣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