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和你回家過年,真不是因為窮

微信號:洞見

微信號:DJ00123987

洞見(DJ00123987)——不一樣的新聞,不一樣的故事,數百萬人訂閱的微信大號。點擊標題下藍字「洞見」免費關注,我們將為您提供有價值、有意思的延伸閱讀。

作者:小富女

來源:小富女(ID: beauty-life5)

有家媒體曾經做過調查,每年農歷新年之前,全國已婚的小夫妻中,至少有3成以上會為去誰家過年而爭論不休、甚至大打出手。

去誰家過年真的這麼難?難的不是問題本身,而是背後的態度。多少男人不知道,不想去你家過年,真的不是因為窮。

01.

林小默是我們小區一位四歲男寶的媽媽。

林小默說,自從去年國慶節剛過,婆婆就隔三差五打來電話,明裡暗裡期待他們早早訂票,好一起回家過年。

小默的態度很明確:兒子回家天經地義,孫子也可以跟回去探望奶奶。但小默堅決不去,她要麼自己回娘家,要麼就一個人待在家,正好放個假,也樂得清閒幾天。

可四歲的寶寶從沒離開過媽媽,他不願意跟著爸爸,哭著鬧著要在家陪媽。

一邊是老婆的不容商量、一邊是老媽的不斷施壓,小默的老公終於忍不住爆發,他對著小默喊:你這人真自私!兩三年跟我回去一次怎麼了?有什麼不能適應?還不就是嫌我們家窮!

林小默的婆家經濟條件不好,這的確是事實。婆家在滇南的一個小鄉村,一路火車轉大巴、再轉當地的小三輪,要輾轉顛簸一天半;婆家的廁所在院子一角,是那種老式的天然茅坑;婆家的一床、一桌、一櫃、一碗,一切陳設和生活,仿佛還停留在上世紀三十年代。

但小默不願意回婆家,還真不是因為窮。當初選老公的時候,她早做過了思想準備:畢竟看重的是這個人,而不是這個人的家。

新媳婦第一次回婆家過年,她更是做足了「功課」:害怕暈車,就自己備好藥;有點小潔癖,就帶全洗漱包;給他的遠近親朋,都一應備上見面禮;此外還反復追問自己老公:你們家有沒有什麼風俗講究?

老公大大咧咧的說:沒有沒有,你就放心隨我去吧。

02.

林小默跟著老公一路大包小包、舟車勞頓回了家,才發現和想像中的完全不是一個樣。

想像中只是「窮」和「差」,比想像中更差的是「孤」和「冷」。

老公回到自己老家,仿佛瞬間變了一個人。她幾乎都見不著他,因為他不斷的被各種發小、同學、兄弟、朋友,一撥一撥的人拉出去喝酒。

老公和久未謀面的朋友們敘舊,這事不是不能理解。可他天天喝到半夜兩三點回,睡到日上三竿,接著又被另一撥人拉出去喝酒。

日復一日,每天的白天和晚上,剩下小默一個人,和言語不通的公婆難以交流,又走不出這巴掌大的小院,飯菜不合胃口也頓頓硬著頭皮咽下去,外加日日笑臉相迎前來串(圍)門(觀)的七大姑八大姨……

小默講給得空回來的老公聽,老公覺得這些都不算事。因為這裡的「過年」,就是男人們三五相聚喝酒聊天,女人們其樂融融拾掇家務。家家都如此。

有次小默見老公早上在家,正好想去廁所,就推醒還在睡覺的老公,說:我想上廁所,你家廁所門不能鎖。搞得我每次三秒鐘完事,都不敢久蹲。今天你能不能站在門口,給我看一下,讓我安心上個大廁。

老公睡意朦朧翻了個身,吐了兩字:矯情。

小默瞬間淚如雨下,打開朋友圈,處處都是一派歡天喜地、闔家團圓的氣氛。若不是為了愛、為了他,誰又願意在這辭舊迎新之時、到一窮鄉僻壤之地,給自己添堵找罪受?

三年後,孩子兩歲,考慮到婆婆看孫心切,想著老公做了爸爸或許會有所改觀,於是又回了一次婆家……

可是一切如故,除了多一個孤獨的小尾巴,再無其他。

小默當下做了個決定:你來可以,我不再來。

03.

這世界從農村走出來的窮小夥那麼多,也有娶了城裡媳婦,且一直兩相和美、羨煞旁人的。

我的朋友嘉佳正是如此。

南方媳婦嘉佳第一次回東北婆家過年。婆婆早早給兒子打了電話:你媳婦愛吃什麼?有什麼忌口?我跟你大姐正在準備年貨呢。

新媳婦第一次進婆家,嘉佳驚訝的發現,雖然家裡的一切的確略顯清貧寒酸,但洗手台上,給嘉佳備的牙刷是新的、毛巾也是新的。

婆家從不大的地方專門騰挪出一間房,給嘉佳兩口子休息。臥室裡,床單和被罩雖然不是新的,但卻明顯剛經過洗滌和翻曬,睡上去暖暖的,還有一股陽光的味道。

先生也很注意嘉佳的情緒,遇到有嘉佳聽不懂的東北老話,老公在邊上忙著當翻譯;遇到有串門的親戚問了些嘉佳不好回答的問題,老公也幫忙應付了去。

嘉佳愛旅遊,倆人還真是把「回老家過年」變成了「東北鄉村豪華遊」。嘉佳的老公每天帶著嘉佳滑冰、踏雪,看早起後的窗花、看陰雨後的霧凇、看房簷邊的冰掛……

東北人過年愛打麻將,先生很快教會了嘉佳,一家人打的時候,先生就坐在嘉佳邊上,當軍師和管帳。

某次嘉佳戰績頗豐,大姐在旁邊打趣道:老弟,你真是有了媳婦忘了姐,要不也指點姐一下?先生立刻把玩笑開回去:搬救兵這事,得找自己老公。親姐弟、明算帳,現在我倆(指和嘉佳)才是一家。

「是一家」,說的嘉佳莫名溫暖。

嘉佳是我們朋友圈中,唯一一個連續幾年跟老公回家過年的媳婦。我們說是嘉佳人好,因為他們回家要麼坐60個小時的火車、要麼是動輒上萬塊的機票,也著實不易。

可嘉佳覺得這都不是事,她說:我覺得回他家過年很好啊。既能讓他看了父母,我也感受著東北大年。而且看北國風光、冰雪世界,出門旅遊不也得奔波和花錢嗎?

想和你回家過年,只因為我們在一起的每一天,不管在哪,都是快樂的。

多少男人(婆婆)不知道,想要老婆(兒媳)回你家過年,不是靠責任、義務、傳統、道德,去反復灌輸和綁架,而是讓她真實的感受愛和家。

有家有愛,她自然也就一來再來了。

閱讀原文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