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多省為何特派警察進京?

微信號:政知局

微信號:bqzhengzhiju

撰文| 高語陽 編輯 | 傅凝

35歲的重慶民警陳冰行走在北京復興路南的一所校園裡

幾乎與此同時,重慶豐都縣公安局民警王立鵬和同事們也來到這裡。

這是2016年底的12月29日。一進到公安大學位於復興路南木樨地的這座校園,幾位重慶老鄉的身份便截然不同。陳冰是「考官」,而王立鵬他們,則是來參加比試的選手。

政知局(微信ID:bqzhengzhiju)小編的同事在公安大學的禮堂,就坐在陳冰的後排,充當媒體評委。

△ 開始前的評委席

△ 這麼多評委,注意了,螢幕上的分數只是測試系統!

台上,則是20多個省選出的幾十名選手。

這舞台有個名字——「全國公安機關改革創新大賽」。60多年來,這樣的比賽是第一次。

剛離開山城一天,兒子出生了

懷孕4個月的孟慶甜第一個登場。

她帶來的是公安部刑事偵查局的公安部兒童失蹤信息緊急發布平台「團圓」系統。這是上線一個多月,用於全國一線打拐民警即時上報各地兒童失蹤信息,並通過移動客戶端向周邊群眾推送的系統。

台下,就在政知局(微信ID:bqzhengzhiju)小編同事的身後,公安部刑事偵查局的一位女民警把手機架在三腳架上,用刑偵局的微博直播同事的表現。

「作為一個懷孕四個月的準媽媽,我能深刻體會到孩子對一個家庭意味著什麼。」孟慶甜在台上這麼說,「我在工作中遇到過各種案例,有孩子丟失後,家裡老人在10天左右就因為自責離世的,有媽媽在孩子丟了之後精神失常的,還有的家庭為了找孩子傾家蕩產。」

其實,孟慶甜那天是「帶病上陣」。

△ 前三個上場的代表隊一並公布得分

前一天下午,孟慶甜參加了彩排,「禮堂溫度比較低,挺冷的,我又穿著警服,也比較薄,彩排了兩個多小時,回家後就發燒感冒了,那天晚上也沒有睡好。」

孟慶甜是懷著身孕站在台上,而來自重慶刑偵總隊的民警王清山是在比賽前一日,妻子剛剛生產。

王清山說,自己12月27日離開重慶到北京,28日妻子生產,「她預產期在1月初,我想著參加完比賽回家就可以陪她生產,但孩子提前來到了。」王清山說,自己也想過要不要放棄大賽,自己先回家照顧妻子,由其他人代替自己上台。「但想了想還是不合適,畢竟我對這個項目最清楚,我來介紹最合適。」

三個人的派出所和「人機對話」

安徽馬鞍山市公安局信息中心副主任周克武的產品已在4600多個公安機關推廣。

政知局(微信ID:bqzhengzhiju)發現,他的許多創新源自1999年

當時他在農村派出所工作,所裡只有三個人:所長、指導員和周克武。所裡戶籍、治安、內勤的工作他都要做,「有時候村民來辦戶籍我卻正好出警去了,村民就白跑一趟。」

周克武是計算機專業畢業,他想到是否能讓電腦代替人回答群眾問題,幾個月的時間,就製作出了「人機語音對話系統」。群眾有什麼問題,只要向電腦發問,就可以收到電腦自動語音回答。

2003年前後,周克武又覺得,基層派出所案件多、警力少,大量的文書工作占用了民警很多時間和精力。「我就想這樣做效率不高,質量也得不到保證,能不能開發個軟體解決這個問題。」後來,周克武做出了「行政案件表格自動生成系統」,也就是「雲智辦案通」的雛形。

從那時候開始到現在,十多年來,周克武就一直在完善、改良這套系統。2013年公安部統一各省文書式樣之前,他針對各省文書式樣製作了30多個版本的軟體。十年多的時間裡,他還經常前往各地進行系統應用培訓,為開發藏文版系統,他曾兩次智力援藏半年,甚至還開發了蒙文、維文版本。

有一次內蒙古赤峰市翁牛特旗公安局法制室主任范景國給周克武打電話:「他問我要金融卡號,說是因為我把蒙文版的辦案系統幫他們做出來,局裡經過研究,要給我匯一些錢。」周克武說:「這個系統我是免費為公安機關提供的,說了免費,就絕對是一分錢不收。」

「有人說我也不賺錢,還花這麼大力氣,圖什麼,我想,能通過自己的努力為全國廣大民警提效減負,也許就是一種獲得感和成就感吧,人活著總要做點有意義的事情。」

盾牌噴出辣椒素?這就對了

北京市公安局警務實戰教官趙征和同事帶著噴射盾牌上場時,包括政知局(微信ID:bqzhengzhiju)在內的好些觀眾精神為之一振。

噴射盾牌是什麼?

就是看起來起到防禦作用的盾牌,還能噴射出辣椒素,起到一定的制服嫌疑人的作用。

△ 會噴氣的盾牌,其實噴的是辣椒素

這個玄機就在握把上方,分別安裝摁壓式催淚噴射裝置,按下後盾牌噴射辣椒素,可以噴射到5米以外,遠距離就可以使嫌疑人失去反抗能力。

噴射盾牌從2014年初開始著手研發,最初,教官們對公安部列裝的十多種盾牌逐一測試,北京市公安局警務實戰教官王小曄說:「就是用各種刀和斧子砍盾牌,找到大小、形狀、耐砍能力都合適的法式盾牌」。確定使用法式盾牌之後,教官們再繼續針對法式盾牌進行刀砍實驗,「要收集各種數據,例如一塊盾牌用不同的砍法,砍多少下就砍壞了等,我們最後砍了100多個盾牌才得出完整可靠的數據。」

噴射盾牌設計出來之後還要進行無數次場景模擬測試,「我們要搞清楚比如噴射後幾秒內對方喘不上氣,幾秒內喪失反抗能力,不同的人對辣椒素都有哪些反應等,為了數據的真實可靠,我們每個人都被辣椒素噴了幾十次」,趙征說:「被噴之後主要是喘不上氣,臉部灼燒,眼睛蟄痛,我反正每次被噴之後就喪失反抗意識了,只想著閉緊眼睛和嘴,減少不適感。」

△ 演練場景

2014年初,研發盾牌的早期還發生過意外。當時,為了測試各種場景下警械的使用情況,在一次仿真模擬時,教官團安排被噴了辣椒素的教官繼續閉著眼睛亂砍,結果刀撞在盾牌上,彈到了舉著盾牌的教官頭上,頓時鮮血直流。「那位教官頭上縫了十多針,這個意外也讓我們總結出來,民警在使用盾牌時,一定要舉過頭頂,保護好頭部。」

黏合式約束帶這麼用

而今,這樣的盾牌連同黏合式約束帶一道,已在數十個公安局列裝、配發。

帶著4歲兒子上山道

讓政知局(微信ID:bqzhengzhiju)印象深刻的,還有重慶豐都縣公安局報送的彎道會車預警器。

都知道重慶山多,許多道路路窄彎急,視距較差,駕駛員常由於無法預判對向車道的來車情況而釀成車禍。

彎道會車預警器就是針對這一狀況而設計,基本原理是在道路兩端路面埋設無線地磁傳感器,采集過往車流量和車速等數據,通過無線傳感器網路技術發送到路旁預警螢幕上,如果對向有來車,螢幕就有紅色字幕提示「前方來車」,沒有來車就用綠色字幕提示「注意彎道」。

這個想法是由豐都縣公安局民警王立鵬提出並設計。王立鵬回憶,2014年春節前夕,豐都縣一處彎道發生了重大交通事故。「當時場面很慘烈,趕來的親屬在馬路邊大哭,我當時內心很難過,本來是回家過年的喜事,變成了一個悲劇。」

王立鵬就想有沒有什麼方法能減少這種悲劇。他查閱了大量的資料,還找了國外的相關設備,發現沒有可以直接拿來用的產品。之後他就自己開始研發,用了一年多的時間,讀了大量資料,進行了各種嘗試,終於將產品設計出來。接下來他又開始四處找公司開模,「工廠都是批量生產,我這才只做一個,老板都不願意給我做,沒辦法就到處跑,找工廠老板說情,好不容易才說動了一個老板。」

王立鵬的產品前後用了1年多時間,後來,為了去不同路段測試預警器,他跑了不少荒郊野外的彎道,「平時還要工作,只能利用周末和節假日往外跑,有些遠的地方來回車程兩小時,找到彎道就抱著儀器站在路邊測試,周六日就總是不在家。」王立鵬的兒子今年4歲,還處於需要人陪伴的年紀,在他做設計期間,為了既完成測試又能陪伴兒子,他周末去山道上測試時就把兒子也帶到現場。

通過選擇不同的路段作為試點後,彎道會車預警器已經在重慶全市範圍內推廣。

校對 | 李喆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