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八戒證明,沒專業背景的人才敢言又忠心

微信號:六神磊磊讀金庸

微信號:dujinyong6

文/六神磊磊

今天我們聊的主題是《西遊記》。

最近越來越喜歡八戒了。小時候不懂,老覺得作者莫名其妙:豬剛鬣兄根本不懂降妖,怎麼給安排那麼重要的崗位,非讓他去降妖取經呢?後來越長大才越明白,專業不對口,那才好呢。

沒錯,剛兄是不懂降妖,人家根本就不是這個專業出身。你翻人家的履歷看看,以前一直是在水軍系統裡混的,後來做到天蓬元帥,執掌天河八萬水軍,也和降妖根本不搭界。

你要是派他去鬧海,那是專業對口,無非從淡水到鹹水嘛。可你派他去取經、去降妖除魔,那就不對口了。人家來到這個崗位上,其實是作出了很大犧牲的,是本著服從菩薩安排、把自己當成一顆螺絲釘的精神,來發光發熱的。

要說專業背景,那他確實不能和孫猴子們比。猴子生下來就是妖,一直都是在妖精的系統裡混,業務熟練,門兒清。他到菩提老祖那兒進修後,回來主持水簾洞工作,開展的第一項也還是降妖——消滅了一個叫「混世魔王」的妖怪。

猴子在妖怪裡還人脈又廣,和牛魔王都能拜把子,天下的大洞小穴、各路妖魔,他情況清、底數明,確實是難得的降妖專業人才。

但我想說的是,猴子們專業強又怎麼樣呢?

我豬兄不懂降妖,沒有專業背景,但那又怎麼樣呢?偏偏還就是豬兄好用。

專業背景太強的人,往往都有個毛病:小腳女人,畏畏縮縮,放不開步子,不敢說話,不敢表態。

你看孫猴子就是這樣,一談到妖怪的事,就是一個老調調:咱們要謹慎呀,要按規矩來呀,圈圈不能出,老鄉給饃饃不能吃,不然我們的事業就不能前進,就過不了河……

開口圈圈,閉口紅線,動不動專業掛帥,是不是膩味透了,煩透了?

更討嫌的是,像孫悟空這種人,還搞「專業自留地」,企圖把降妖的專業領域變成獨立王國,不讓師父插手,對唐僧老是講:「師父,你哪裡知道,blablabla……」「你哪裡懂得,blablabla……」口口聲聲:「降妖這事,在孫在行!」

可是豬八戒就不一樣了。

人家不是降妖的專家,沒有降妖的知識背景,腦子裡沒有那些條條框框,所以反而海闊天空,無拘無束,對降妖問題敢大膽發言,一鳴驚人。

比如孫悟空打死了白骨精,豬剛鬣就大膽發言了:

這個女人,她明明是此間農婦,因為送飯下田,路遇我等,卻怎麼栽他是個妖怪?

白骨精送給唐僧吃的饃饃、面筋,全部變成了蛤蟆青蛙滿地跳,豬八戒也大膽發言:

猴子是怕你念什麼《緊箍兒咒》,故意使的障眼法兒,變做這等樣東西,使你不念咒哩!

這樣的話,思維僵化的猴子是永遠講不出來的,只有大膽敢言的豬剛鬣,天不怕地不怕,才能講出來。

相比之下,沙和尚就拘謹得多了,盲目崇拜專業人士,說:「大師兄火眼金睛,不會看錯」。

他不明白的是,二師兄沒有「火眼金睛」,不拘泥專業視角,反而才看得遠,才能拋棄那些小規律、小教條、小情懷,看到大方向、大趨勢、大潮流啊。

八戒除了敢言,而且還忠心。

像他這種人,沒有專業情懷,就不會有專業大還是師父大的問題,也絕對沒有愛我師還是愛真理的糾結。

他和師父高度一致,上級說什麼就是什麼,不唱反調。遇到了白骨精,師父說是小媳婦就是小媳婦,說是老婆婆就是老婆婆。聖嬰大王設了圈套,向他們求救,師父說這是小孩子就是小孩子,說要救便救。

他絕不搞專業自留地,一切降妖問題,都必須是在師父、菩薩的指導下進行的,這就徹底否定了猴子的路線。在猴子和師父發生矛盾的時候,他慷慨陳詞,旗幟鮮明地擁護唐僧,不像沙僧,愛和稀泥,做和事佬,還對猴子抱有同情。

取經團隊裡,八戒也是最忠心的。

只要在師父面前,他一定表現得忠字當頭,勤勤懇懇,化齋飯之類都是主動積極上前,號稱自己要「鑽冰取火尋齋至,壓雪求油化飯來」。哪怕是睡覺,也要背著師父躲在草堆裡睡。

他藏了一點點私房錢,共是四錢六分銀子,就是這樣一點少得可憐的繼續,一路上居然都沒有工夫花,可見工作忙到什麼程度,完全沒有自己的私利。

所謂疾風知勁草,板蕩識誠臣。在師父被妖怪抓走,取經的事業發生動搖的時候,猴子、沙僧、龍馬們鬧著分行李,沒一個是男兒,八戒卻絕不動搖。

你們看猴子回過花果山,龍馬回過龍宮,剛鬣兄有回過一次高老莊沒有?

對於他的忠心,唐僧心裡是明白的,是偏愛的,曾經評價他「兩個耳朵蓋著眼,愚拙之人也」。主管說你愚拙,說你笨,那是好事,是疼你愛你。比如說:小張,你呀,還是老實。那是好話。如果找你談話,開場白就說:「你是個聰明人…」那你多半完了。

最後,豬長老對於降妖,真的像你們說的那麼不專業麼?真的是一點都不懂麼?其實完全不是。

記得在百花羞公主的寶象國,沒了猴子,八戒就給國王顯擺了一手:「老豬慣會降妖!」然後變得巨大無比,把天都要捅個窟窿。

人家別的專業不懂,變大變小難道還不會?嚇得吃瓜群眾們大叫:

豬長老,收了神通吧!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