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風口已來,社交+短影片或成資本逐鹿新目標

微信號:移動互聯網資訊

微信號:ydnews

2017年已至,微信在2016年底通過「大影片」與「小應用」讓移動社交領域烽煙再起,微信的這一動作也讓以短影片為代表的快手、秒拍、美拍上演了一場大輪回,而故事背後的思考則是移動影片與社交的想像空間。

12月15日美圖在香港完成IPO;多年來美圖一直試圖從圖片與拍照工具應用向社交社區上過度。為此,上市前夕美圖還推出了聊天社交產品——「閃聊」,針對年輕用戶群體主打花式聊天,而2016年陌陌與人人也在到處訴說社交與移動影片的故事,難道社交與移動影片的結合,真的會成為資本逐鹿的下一個風口?

影片一直是社交的標配

從 QQ的影片聊天開始,與影片相關的功能一直與社交產品存在著千絲萬縷的聯繫,但是現在更多從熟人點對點的影片變成了點對多的短影片、直播等形式。對於移動影片而言,社交的想像力在於其強大的商業化能力,一個共識就是社交類產品的商業化途徑比工具類產品要成熟且豐富得多。就像QQ 之於騰訊,在早期QQ只是一款社交、聊天工具,但之後,會員、空間等增值服務都將呈現出大潛力的盈利空間。同理對於美圖而言,之前的美拍已經表現出了社交潛力,但顯然還不夠。美圖希望加重社交的比例,單純工具性產品的變現能力實在有限。

在美圖招股書中重點提到的:美圖計劃於 2017 年上半年推出社交電子商務平台,手遊也是他們業務的重要部分。所以假如閃聊真能抓住年輕人的社交紅利,將成為美圖發展電商、手遊和廣告的重要流量入口。所以,無論是 「閃聊」還是美拍,都是美圖在抓住工具產品流量同時,希望構建社交社區以做到用戶快速經營,從而放大上市後的想像力。

社交+短影片將進入發力期

社交是移動影片商業的最大想像力,那社交就真的能和移動影片配對?我們不妨從多個維度對社交、短影片進行比較。

社交

短影片

內容質量

傳播價值大的內容質量要求高

傳播價值大的內容質量要求高

碎片化消費

碎片化場景下內容快速消費

碎片化場景下內容快速消費

產量要求

互動性

網路要求

成本低

版權成本幾乎為零

版權成本幾乎為零

長尾效應

不可控性

對比發現,短影片與社交高度重合,這意味著短影片本質上就是做 「社交」,至少是高度捆綁。

有資料顯示,2016年9月,今日頭條宣布投入10億補貼給平台上的短影片創作者,同時給予每一條優質原創短影片至少10萬次加權推薦,目標很清晰,成為「短影片創造者首選平台」。

2016年9月,微博宣布投入1億美元補貼短影片創作者,正式開啟從中國Twitter到YouTube的轉身。2016年11月,秒拍母公司一下科技完成5億美金E輪融資,將在短影片領域投入10億元,完成移動影片領域的投資布局、用戶分成和內容引進。

在眾多平台撒錢圈地的模式下,使得短影片在各大平台身影都相當活躍。這無疑給微信發射了一個危險的訊息,雖然從目前的量級上不可能取代微信,但如此四面楚歌的局勢也讓微信不得不重視短影片領域的布局。因為各大平台的矛正好戳中了微信的軟肋,而此次微信開放影片輸出端口,雖然看似被逼無奈之下的突圍之勢,但至少是迎合了當下短影片風口的趨勢。如此來看巨頭們已經完成了前期對於社交與短影片結合這類模式的嘗試,進入了發力期,尤其在處於當下短影片紅利的時局下,微信此番變革勢必會加速社交+短影片領域的市場紅利升級。

為什麼是社交+短影片,而不是短影片+社交?

近幾年短影片的生意基本上都被快手、秒拍、美拍們搶走了,如今微信將時長拉長到10秒鐘,UGC方面對短影片的注意力很有可能再次回到微信的懷抱。雖然微信目前支持的功能是對影片時長的編輯,不支持更多特效編輯,但無論微信以後是否會支持用戶對影片更多維度的編輯,僅僅這次對其短影片功能的升級,就很有可能會「誤傷」到一些原本以短影片為生的企業。究其原因,無非是以社交起家的微信相比於以修圖、拍攝起家的工具類軟體具有更強的用戶黏性。

我們從美圖公司招股書中可以看到,截至6月30日美圖產品擁有11億設備激活數據,以及4.46億月活躍數據,擁有如此龐大的用戶群,但因為美圖系產品工具屬性的原因,讓美圖用戶先天對於美圖系產品缺乏社交認知,從App store來看閃聊上線後很快便跌出攝影及社交前150名的排行榜。從工具到社交的轉型之路中,美圖至今還未煉成行之有效的獨門術。

而作為得到美圖投資的臉萌團隊在將策略調整為「先成為一款讓用戶玩不釋手的美圖工具」後成功打造出了爆款的FaceU,但顯然這種策略調整是以付出整片社交領地為代價的。不難看出在QQ上線了與FaceU極其相似的短影片特效掛件後,基本上切斷了FaceU在聊天工具方向的後路。而FaceU又不甘心淪為更加工具性的「年輕版美圖秀秀「,無奈之下也只有另辟蹊徑,向影片版Tinder的陌生人社交方向探索(如果互相喜歡對方的萌影片,就會成為好友)。然而後有QQ追兵,前有以中國版Tinder自居的探探堵截,以陌生人社交起家的探探顯然比FaceU在用戶的社交認知和App內用戶關係鏈沉淀上有著先天的優勢。

在UGC層面,用戶更願意將內容在朋友圈進行展示,而非影片工具類app上。由於用戶對於工具類產品缺乏社交認知,這就導致用戶很難有意識的在工具類產品內沉淀自己的社交關係鏈,可能將自己在其他社交平台中的社交關係引入到工具類產品中。所以無論FaceU、美拍們將其美圖影片功能做的如何強大,用戶也不習慣在他們的App內完成內容分享,而更習慣於將自己在FaceU、美拍上創作的內容進行外部分享到微博、微信等社交平台上。這就是為何此前美圖及拍攝工具類產品向社交轉型如此之難,而微信本次升級小影片功能卻顯得順水推舟。

有類似困局的不止FaceU和美圖,支付寶也不甘心只當錢包,這幾年一直死磕社交,可用戶卻並不買帳。工具類產品給用戶帶來的認識是目的性極其明確的,用戶一旦對產品的固有認知形成,日後想要扭轉非常困難。這也是為什麼社交+短影片的產品模式,可能要比短影片+社交更容易走通。

代際是社交+短影片模式的最大門檻

但微信目前面對的最大危機無疑是代際問題,隨著大批家長用戶的入駐,微信老齡化的現象愈加明顯,現在的95後、00後,除非是萬不得已,否則一定會選擇一個父母不用的社交網路去玩,美國95後、00後就不用Facebook,而是用Snapchat。從2012年到2015年,Facebook上45-54歲的用戶增速高達46%,而13-17歲的用戶數卻下降了25%。隨著長輩陸續加入Facebook,越來越多的年輕人不能自由地發表自己的想法。而更有趣、有魅力的snapchat的出現狂吸這群年輕人,據2016年的統計數據顯示,目前美國13-34歲之間用戶群體的85%以上都在使用snapchat,占比最高的用戶來自18-24年齡段的青年,接近40%。年輕用戶從Facebook遷徙到snapchat的歷史與今天的情況也是何其相似,同樣的情況說不定很快也會在微信身上上演。

所以,如今互聯網核心用戶群中所出現的代際差異一定會催生新的社交網路,但從目前國內社交市場來看,拋去老牌的社交軟體QQ、微信,以及主打荷爾蒙類型的陌陌、探探等應用,再忽略掉努力在向直播領域轉型的人人,還有單純做戀人社交的小恩愛,還剩下擁有一定量級用戶數的社交平台已經屈指可數,筆者翻看近期 App store 社交類榜單似乎只有以興趣沉淀為主的same和以大學生社交起家的tataUFO還依然屹立。

而這兩家中tataUFO在其新版本中已經上線了短影片類功能。縱觀tataUFO從創立至今一直在深耕年輕人社交領域,從其對外發布的用戶數據上看,得益於初期從985、211大學起步,tataUFO收獲了大批優質認證學生用戶,目前註冊用戶數已經突破了600萬,而本次最新推出的5.0版本中也增加了短影片及借鑒instagram的閃拍功能。

在最新發布的官方海報上,tataUFO喊出了「年輕人的朋友圈」的口號,對準了如今微信老齡化、關係網繁雜所帶給年輕人用戶群體帶來的一些列痛點問題,給這群個性鮮明的年輕人提供屬於他們的社交領地。擁有深度的社交產品認知優勢,以及優質校園用戶基礎的tataUFO,如今邁出校園,開掘更多場景,進一步向年輕人市場發力。

就筆者觀察,tataUFO本次版圖擴張可謂蓄謀已久,在拿到軟銀領投的pre-B輪融資後tataUFO已無後顧之憂,而一直以來積累的大量優質用戶無疑將成為其本次大刀闊斧擴張版圖的最大助力。

一直以來在年輕人社交的各方面積累或許會讓tataUFO成為年輕人逃離微信後的首選,這樣的話,在微信面臨代際問題的局面下tataUFO或許會成為2017年社交領域的最大黑馬。如今,在新增了短影片與閃拍兩大重量級影片功能後,tataUFO也已經成功走到了這次社交+短影片的社交領域新風口之上,如此得天獨厚的優勢之際其表現如何讓我們拭目以待。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