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歲照樣開法拉利,讓林青霞變野孩子,鬼才老頭說這才叫人生!

微信號:灼見

微信號:penetratingview

Jan.

13

灼見(微信號:penetratingview)

這樣一個瀟灑又可愛的老頭,或許是活得最明白的人了!

作者:愛奇旅(ID:i-qilv)

有這樣一個人:

12歲就外出謀生,四處流浪;14歲開始發表作品,32歲轟動中國;年過半百跑去考駕照;90歲依然不安分,偏愛紅裝,嗜煙如命,93歲依然開著法拉利到處跑。

別人曾問他長壽秘訣時,就嬉皮笑臉說自己從不養生,喜愛睡覺,不吃水果,不運動。

他叫黃永玉, 有媒體曾用了一個90後的詞「酷炫狂霸拽」來形容他骨子裡的頑皮野性幽默。

黃永玉自畫像

拜托,90後算什麼,這玩意人家老頭兒已經玩了90年了。

黃永玉,很多人給他貼上的第一個標籤就是「不正經」。

確實,不管是言談還是舉止,他總是我行我素,放蕩不羈,即使在今天看來仍然驚世駭俗。

他說:我最後一次進入女人的身體,是參觀自由女神像。

他說:教授滿街走,大師多如狗。

他說:為什麼要穿衣服,裸著最好。

去年十月份,這個老頭兒秉持著有話直說的性格,又發表一番言論,引起驚濤駭浪。

大家隨意感受一下:人真不是個東西。

不僅言論驚人,老頭兒在做事上也不打算走尋常路。

當別的大師都在畫歲寒三友,一番陽春白雪的時候,他偏偏畫了「我醜我媽喜歡」的老鼠。

當然還有其他系列:

鳥是好鳥,就是話多

小屋一間,坐也由我,睡也由我。

老婆一個,左看是她,右看是她。

也不想想我為什麼對你這麼好

左看右睡

餘五十歲前,從不遊山玩水,

至今老了,才覺得十分好笑。

寥寥幾筆,卻生動詼諧,特別是旁邊的充滿機鋒的短語或段落,或諷刺,或俏皮,或溫馨,精辟得把社會剝落得淋漓盡致。

世界著名記者蕭乾這麼形容:浮漾在他粗獷的線條間的正是童稚、喜悅和奔放。

很多網友們評論他是「用生命在搞笑且最接地氣的畫家」,老頭兒並不在意。

但其實黃永玉也有正經的時候,譬如他筆下的荷花濃墨重彩,野蠻生長,有一種蓬勃的的野性美。

而這種美,他花費了幾十年才達到。

和很多人畫家相比,黃永玉並不是學院派,更多的是自學成才。

因家境貧苦,讀了兩年初中,12歲就外出打工,瓷場小工、中學教員、戰地服務團團員……三百六十行,他大概幹了一半。

不過黃永玉自小就有股韌勁,特別在作畫上。

我每天都要好好工作努力提高畫技,不然我覺得對不起那一日三餐。

每天連軸轉的打工,微薄的薪水依然填補不了作畫的大窟窿,黃永玉想到了圖書館。

和沈從文的合影,沈從文是其表叔

圖書館寬敞安靜,更重要的這些書籍全都免費享受,黃永玉牢牢抓住這難得的機會,最癡迷的時候被管理員鎖在圖書館裡也渾然不知。

或許就是這股傻勁兒,年紀輕輕的黃永玉的繪畫造詣突飛猛進。打工兩年後,他拿到人生第一筆繪畫報酬。

那時,他才14歲。

而聲名鵲起卻是在18年後。

1956年,已經在中央美院擔任教授的黃永玉出版《黃永玉木刻集》,其代表作「春潮」「阿詩瑪」曾轟動整個文壇。

黃永玉火了,蟄伏了三十多年的他第一次被推到公眾面前。

那些慕名而來的看客都快踏破門檻,不過問起作畫秘訣,老頭兒倒是坦誠沒什麼好教的。

藝術是給人帶來快樂減少距離的,而不是去為了模仿什麼,你想畫什麼就畫,不用管別人說什麼。

一如既往地傲嬌,自信。

2010秋拍會上,黃永玉1978年作《暑荷圖》以683萬成交

有讚美,自然就有爭議,特別是當你和別人不同的時候。

譬如就有人攻擊黃永玉的畫不是國畫,毫無章法可言。

老頭兒也是心大,開玩笑說:誰要是說我的畫有國風我就去告他。

還有學生出於敬仰老師的繪畫造詣,建議黃永玉成立「黃永玉派」,他卻嚴厲拒絕:狼才需要成群結黨,獅子不用。

反正,你說你的,我過我的。

世人都謂黃永玉是個鬼才,因為他不僅在版畫、國畫、油畫、漫畫、雕塑方面造詣頗深,而且還是位出版的詩集能獲得《詩刊》年度一等獎的詩人和作家。

其實他還隱藏了自己最突出的屬性——笑話手。

黃永玉愛荷成癡,迄今為止已有8000張荷花畫作,記者問你為何不用電腦作畫,老頭兒的回答也是簡單粗暴:因為在電器裡我用得最熟的就是手電筒。

記者不死心,又問:在您繪畫創作的生涯中,您對哪件作品最滿意?

一只母雞生了蛋,你問母雞它生下的第一個蛋和第三個蛋好在哪裡?母雞會告訴你嗎?

一句話把記者堵得啞口無言。

其實,黃永玉愛耍嘴皮子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年輕時追求妻子張梅溪時,他緊張得老半天才蹦出一句話:我有一百斤糧票,你要嗎?

就這樣把女神追到手,兩人也是和和美美,相濡以沫幾十年。

如今,黃永玉已經93歲了,按理說也到了頤養天年的年紀,不過他依舊心不老,還是那樣如孩子般執拗任性,活像個老頑童。

不養生,不吃水果,喜愛睡覺,除了作畫,喜歡抽空看點《非誠勿擾》,按他的話來說,就是想了解一下現在社會正在發生的事。

而且,老頭兒還有一個很拉風的愛好,收藏跑車。

德國原裝賓士S320、BMWZ4、保時捷911敞篷跑車、保時捷卡宴越野車、紅色法拉利F430…………那些酷炫十足的跑車都是他的心頭好。

偶爾,心血來潮還要跟小年輕較量一番。(感覺自帶BGM:原諒我這一生不羈放縱愛自由……

不過黃永玉也不是一直那麼調皮浪蕩的,偶爾他也會靜下心寫點東西,譬如自傳。

60萬餘字的《無愁河上的浪蕩漢子》出自一個九旬老翁之手,不得不服。

還因為同樣愛好寫作,黃永玉和林青霞成了莫逆之交,兩人經常切磋寫作技巧。

林青霞還透露自己上《女神來了》是因為當時年屆91歲的黃永玉對61歲的林青霞說「我想把你變成野孩子」,於是青霞說:「好啊!那我就變成野孩子咯!」

如今,黃永玉已經93歲了,雖然年事已高,但他作畫的速度依然驚人。吃個午飯他就能畫出一幅大作。

在佛羅倫薩寫生的時候,更是顧不上吃飯,往往拿幾塊冰冷麵包應付了事,但他的靈感好像是噴湧而出的,而那份幽默感卻凸顯其中

前段時間,他出版了一本新書《給孩子的動物寓言》,裡面是他親自繪畫並創作了138則與動物有關的寓言故事。

相對於動物畫,對動物的犀利點評更讓人心靈震顫,仿佛看見了社會的眾生相。

年齡快跨越了一個世紀,臨老了感慨世界的蒼茫浩瀚,一輩子的酸甜苦辣也都在畫裡書裡了,但對所有的人說出自己的感受不遮掩粉飾一下。

骨子裡,黃永玉還是那個充滿熱忱和睿智的老頑童。

或許就如別人所言:黃永玉是好玩的。於世事人生,他懷有一份經歷起伏跌宕,看透世界後的寬容與坦率。

而這種灑脫不是膚淺的遊戲人間,而是洞察世事人性後超脫的人生態度。

這樣一個瀟灑又可愛的老頭,或許是活得最明白的人了!

—THE END—

☀灼見經授權發布。

閱讀原文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