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樣在朝鮮戰場上守住鋼鋸嶺|大象公會

微信號:大象公會

微信號:idxgh2013

面對火力占據絕對優勢的美軍的攻擊,防守方只得採用同樣的防守策略。朝鮮戰場也因此湧現出無數個鋼鋸嶺。

文|謝開強

2016 年最好看的戰爭片是哪部?

不少人第一反應肯定是《血戰鋼鋸嶺》,這樣一部以天主教價值觀為指導思想的美式主旋律能在中國獲得票房口碑雙豐收,其對殘酷戰爭場面的高度還原功不可沒。影片上映之初,就出現了觀眾在電影院被嚇失禁的新聞。

鋼鋸嶺一役為什麼這麼慘烈?因為日軍採取的防守戰術十分特別,不是依靠堅守表面陣地,而是平時深藏洞窟,等炮擊停止、美軍爬上山頂後,突然沖出趕走美軍,再馬上沖回洞裡,形成反復爭奪的戰術特點。在雙方火力差距極大的前提下,這一戰術空前成功——一個小小的前田高地,日軍一共堅守達 10 天之久。

▍真實的前田高地(左)與影片中的前田高地(右)

為什麼要採取如此特別的防守戰術?原因很簡單,美軍火力太猛,如果沒有足夠堅固的永備工事,在毀滅性的炮火下,憑借一般的野戰築城,守軍不但不能守住陣地,反而會在美軍發起攻擊以前就被炮火大量殺傷,白白損失戰力。

實際上,這一戰術並非日軍專利,在朝鮮戰場上也曾不斷上演。

同樣的困境

志願軍入朝之初,與美軍的火力差距不亞於鋼鋸嶺駐守日軍。

以五次戰役發起時的裝備為例,聯合國軍和志願軍火力如下:

《抗美援朝戰爭運動戰若干問題研究》,軍事科學院軍事歷史研究部,P45、P48

志願軍火炮數量雖然可觀,但型號雜,口徑小,武器陳舊,摩托化炮兵較少,畜力牽引或人員肩扛多,機動性差。同美軍相比彈藥不足,在戰鬥中很難發揮出威力。

一個三連制的炮兵營一般是 12 門火炮

敵軍炮兵水平在志願軍留下的文獻中也有體現:

例如五次戰役的邵陽江作戰中,美軍調集 12 個炮兵營,在 9 天內發射了 381136 發 105 毫米以上的炮彈。

▍美軍一個炮兵陣地射擊後的遺棄的彈藥包裝筒

懸殊的火力,必然導致堅守防禦基本無效,所以當時志願軍部隊有「寧攻三個山頭,不願意守一個鐘頭」的說法。

《抗美援朝戰爭史(修訂版)》,中國人民解放軍軍事科學院軍事歷史研究所,下冊 P198

除火力外,美軍的進攻在志願軍看來也奢侈得無法想像。先是一通狂轟濫炸,然後發起攻擊,遇到志願軍火力打擊立即撤退,再來一通狂轟濫炸,如此反復。這種戰術來自於第二次世界大戰中各種高強度攻防作戰的積累。

▍二戰期間,美軍在義大利攻擊卡西諾山時,就曾把圖中這個重達 29.3 噸的240mm M1 榴彈炮強行拉到距離德軍陣地 1500 碼的地方進行直瞄射擊,玩了一把美式的「大炮上刺刀」

據各部隊總結,當時美軍進攻時一般以小部隊正面佯攻,主力迂回側後,夾擊陣地。對於不易分割接近的陣地,多以坦克逼近射擊,以直瞄射擊。同時用遠程炮火對陣地接近道路進行全面遮斷射擊,遮斷後方增援和補給,造成守軍孤立無援。待陣地上人員疲憊、彈藥消耗後,在中午或者下午發起一波全力進攻,求得一舉達成目標。

當時志願軍內部有句俗話,「中不中,要看下午三點鐘」,意思是能不能守住陣地,關鍵要看是否頂得住美軍發動的這一次主要攻擊。

但如果美軍指揮官判斷白天進攻不易得手,也會組織夜襲。如在死鷹嶺,美軍冒著零下三十多度的嚴寒,組織一個營的兵力,夜間越過野外,向志願軍防守的高地偷襲得手。但兩軍對峙時,美軍有時也會組織少量人員,三五個左右,脫離警戒陣地,摸到我軍陣地附近,監視我軍動向,有的美軍士兵甚至會靠近到志願軍手榴彈投擲範圍投彈。

夜襲前火力準備時美軍發射的火箭炮

▍夜襲前向志願軍陣地射擊的美軍坦克,注意由於目標在山上,坦克火炮仰角不夠,美軍專門壘了一個斜坡抬高車體前端,增大火炮實際仰角

相似的戰術

面對美軍炮火,志願軍一開始以國內戰爭經驗修建的防禦工事基本無效。即便戰士配備土木作業工具的標準,從準備出國作戰時的「兩人一把小鍬,三人一把小鎬」,到 1951 年的「鐵鍬或者鐵鎬 每個戰士一件」,也無法有效減少傷亡。

▍志願軍正在修建工事

例如在四次戰役中,2 月 4 日,在漢江南岸防禦的五十軍只有 4 個營另 4 個連勉強堅持;3 月 7 日,三十八軍 114 師 342 團僅剩下一個完整建制連,340 團僅能組織起兩個班勉強堅持,該軍 113、114 兩個師,僅有一個團是完整的建制,其餘五個團僅有十五個連的兵力可以勉強作戰;3 月 8 日,42 軍僅有一個剛整編後的團和 21 個連有作戰能力。

▍42 軍在黃草嶺修築野戰工事準備防禦作戰

因此,當時只能採取兩種防禦戰術,一是與鋼鋸嶺日軍類似的戰法——以攻代守。

如 39 軍軍長吳信泉在五次戰役結束後講話中總結到:

▍《入朝作戰基本總結——吳信泉同志在軍黨委擴大會上的報告》,第 39 軍司令部 1951 年 9 月編印

▍攻擊中志願軍部隊

另一種辦法就是:以運動防禦為主,盡量不做堅守性防禦,在美軍準備完成,發動攻勢以前,及時轉移。

志願軍分管作戰的副司令員鄧華在題為「對美偽軍作戰的初步經驗」報告裡面就提到:

▍《抗美援朝戰爭史(修訂版)》,中國人民解放軍軍事科學院軍事歷史研究所,P439

直到 1951 年秋季,在美軍火力下如何保護自己的問題才初步解決。首先是出現坑道的雛形:挖貓耳洞,即寬 0.8~1 米,深 1 米多,頂部厚度 2~3 米的防炮洞。在停戰談判達成關於軍事分界線的協議以後,從 1951 年 12 月開始,志願軍和人民軍利用戰場相對平靜的機會,全線展開了構築以坑道為骨乾的堅固防禦陣地的大規模築城活動。

志願軍戰士在修建坑道

坑道效果極為明顯,在 1951 年的夏秋季防禦中,「聯合國軍」平均發射 40~60 發炮彈即殺傷志願軍和人民軍 1 人。到 1952 年 1 月,這個數字已經下降到 240 發炮彈傷亡我 1 人,到了 4 月「聯合國軍」要平均發射 646 發炮彈才殺傷志願軍和人民軍 1 人。

▍坑道內正在包餃子的志願軍戰士

工事上的進步,加上志願軍裝備在蘇聯援助下的迅速現代化,和作戰經驗的積累,人員素質的提高,使得堅守防禦作戰進步明顯,標誌性的成果就是著名的上甘嶺戰鬥。

比鋼鋸嶺更鋼鋸嶺

在關於上甘嶺的革命戰爭電影和紀錄片中,一般都會強調美軍炮火之猛——小小的兩個連級陣地山頭,戰鬥結束以後,標高被打下去一米多。實際上,這是雙方共同努力的結果。

▍美軍轟炸機瞄準鏡內的上甘嶺表面陣地

為支援上甘嶺作戰,志願軍共投入各型火炮五百三十多門。除 15 軍 45 師編制內的炮兵營和高炮營以外,還加強了十一個營的炮兵(不含高射炮兵),其中重火炮 133 門 (含喀秋莎火箭炮)於敵重火炮相對比約為 1: 2.45,雖然還處於劣勢,但對於兩個連級陣地爭奪來說,已經給對面的美韓軍留下深刻記憶。

據統計,在 43 天的上甘嶺戰役中,志願軍史無前例地發射了 35 萬發以上的炮彈。具體到各部隊,如 45 師炮兵營編成內的山野炮,一門炮平均每天至少發射 176 發炮彈。戰鬥最激烈時超過 300 發。光是這一數字,就已經超過國內戰爭時期,南昌反攻十五個中國師打出去的全部山野炮彈數量總和。

▍志願軍炮擊下的敵軍陣地

裝備水平的提升主要依靠蘇聯。中國政府從 1951 年 1 至 2 月期間接收蘇聯交付的首批 36 個師的武器裝備後,第三批入朝的 3、19 兩個兵團率先完成蘇械換裝:軍增配一個炮兵團,兩個高炮營,師擴編一個炮兵團,團擴編一個炮兵營,營、連火力全面加強。

▍國內改裝基地接受蘇制火炮訓練的志願軍

▍志願軍使用蘇制郭留諾夫重機槍在進行戰鬥

到了 1952 年,又再次增強基層部隊編制武器:每個班增加三只沖鋒槍,步兵連增加三挺輕機槍和一門 60 炮,機炮連增加一門 60 炮。而在國內改裝基地完成換裝的大批摩托化炮兵已經成為志願軍獲勝的重要因素。

▍《抗美援朝戰爭史(修訂版)》,中國人民解放軍軍事科學院軍事歷史研究所,下冊 P308

▍「大反擊」中的喀秋莎火箭炮

除裝備外,部隊素質也在迅速提高,從剛入朝時,對現代化戰爭和美軍的不適應,到能較為熟練的使用各種武器,組織起密切的步炮協同。

中國人民解放軍軍事科學院軍事歷史研究所,對一到五次戰役——運動戰時期的炮兵運用存在的問題綜合總結如下:

▍《中國人民志願軍炮兵部隊抗美援朝戰爭戰史(初稿)下》,戰史資料之十一(地炮),P79、P80

到上甘嶺作戰期間,步炮協同已經可以做到,防禦作戰時,有時步兵只要向炮兵通報敵軍準備發起進攻,告知位置。炮兵火力即可直接打垮對方攻勢,步兵剩下的事情,就是在無線電裡面高呼「炮兵老大哥打得好」。

「外行談戰略,內行談後勤」。上甘嶺戰鬥這種高強度的對抗,需要消耗大量物資,為保證作戰,當時蘇聯提供的大批汽車已經成為前線運輸的骨幹,不到 2 年時間,汽車保有量翻了十倍。以 1952 年 10 月 30 日的大反擊為例,志願軍後勤部一共投入了兩百多台汽車,接近九百畜力,還有近八千多人的運輸擔架員。

▍在國內準備赴朝參戰的汽車部隊,裝備的是蘇制蘇聯吉斯-150 汽車

上甘嶺戰鬥中,志願軍在作戰、後勤各個環節上已遠遠超過駐守鋼鋸嶺的日軍部隊,而戰場慘烈程度猶有過之。如果梅爾·吉布森有幸生在中國,中國觀眾對上甘嶺的印象應該就不只是蘋果、炒面和堵槍眼了。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