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人對你的態度,都是你默許的

微信號:張德芬空間

微信號:tefenchangpublic

轉自周梵(ID:xfhzf520)

多人在做到夢想的過程中,會失去純粹。

而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你開始把夢想變成向父母家人證明自己的手段了。

01

你是否具有能量的人?

你一定注意到了,同樣的事情,不同的人做結果會完全不同。意思差不多的話,不同的人說感覺完全不一樣。

決定事情結果的不是事情本身,甚至不是做事的方法,而是做這個事的人的能量狀態決定的。

在我的一篇文章《改變人生就是改變能量》裡有談到這樣一個例子:

都是媽媽為家裡做飯,每個媽媽都是愛自己的家人,希望把愛給到家人,但這份愛卻不是每個人都能收到。在做事情的過程中,做事情人的動機不同,身邊人的感受也會完全不同。

例如,媽媽A是在做飯中,要證明自己是個好媽媽好主婦,基於責任和自我犧牲在做飯,覺得自己就應該把家事操持好。

這個媽媽A可能每天都盡心盡力的做飯洗衣照顧家人,但因為媽媽A在做這些時一點兒也不享受,而且充滿了付出感,對家人有很多的期待,當期待落空時,就會有指責或抱怨:

「我就是你們的保姆,伺候小的還要伺候大的!」

「辛辛苦苦給你做的飯,你就挑兩筷子不吃了?」

……

結果,事情做了很多但家人的感受卻並不好。

而另一個媽媽B可能也會給家人做飯,而她可以享受做飯的過程,也許這個媽媽在做飯的時候還會聽見她在廚房哼著歌。

媽媽B不會在這件事上附加太多其他的東西,不會希望通過做飯這事情來得到家人對自己的價值肯定,更不會用自己為家人的付出來控制別人。所以她可以放鬆而投入的對待做飯這件事,累了不想太麻煩就簡單弄點饅頭面條混一混,如果沒心情做就不做。

自然也沒有任何抱怨,無論是吃飯的還是做飯的每個人都很放鬆也享受。這兩個媽媽雖然都在做同樣的事情,但自己的能量狀態不同,所以在做事的過程和結果卻有天差地別。

能量狀態就是我們在事情過程中的起心動念。能量對了做什麼事都是對的,能量不對做對的事情也是錯的。

02

你是為了證明而行動,還是真正想去做?

很多人做到夢想過程中會失去純粹,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把夢想變成向父母家人證明自己的手段。

要向他們證明:

  • 「我很棒!」

  • 「你看錯我了,我要證明你是錯的!」

  • 「我要做的足夠好讓我的父母以我為榮!」

  • 「我要證明我絕對不比我哥/弟/姐/妹差!」

  • 「我要做的足夠好,證明你們沒有白養我!」

  • ……

我有一個19歲的侄女在英國留學,有個很大的夢想是希望在留學期間自己拍一部微電影。有天凌晨,她在微信裡告訴我,她告訴我她最近很焦慮狀態很糟,希望得到我的支持。

我問:「你為什麼想拍這個微電影?」

侄女:「因為我要圓自己的夙願。拍電影可以提高我整合資源的能力和創造力。」

我:「為什麼一定要拍微電影呢?很多其他事也能提高整合力和創造力啊?」

侄女:「因為我喜歡,而且一直想做。而且我當時想學編導而受到家人打壓時就很想拍一個,但自己魄力毅力不夠沒有堅持,現在我已經進步很多了。」

我:「既然是做自己喜歡而且一直想做的事情,就好好去享受去做就好了。」

侄女:「但就是很害怕不能完成,怕自己做不到。」

我:「想做,是給自己的。而想做到,就有證明給別人看的成分。」

侄女:「對,我想證明,我清楚。我要證明給當初反對我學編導專業的家人看。」

我:「那就問自己,如果沒人看,還想不想做?」

侄女:「想!」

最後我告訴她,那就回到最初想做這個事情的感覺裡,不要掉進證明的陷阱裡,這條路是沒有止境的,會像籠子裡的倉鼠一樣,停不下來。

03

別人對我們的態度,都是自己教會別人的

就像媽媽A,所有做的原本最初都是對家人的愛,但是做著做著就變成了付出和證明,責備和索取,家務這件事就變得艱辛和疲憊,而最初的愛也慢慢的消逝了 。

還有一些人的動力不是向重要他人證明,而是非重要他人。

我有一位朋友每天用十個小時工作,幾乎沒有娛樂,陪伴家人的時間也少的可憐,總是一副急匆匆忙忙碌碌的模樣,他的事業這幾年來也總是起起伏伏。

他總說自己時運不濟,不懂得像那些人一樣「耍手段」。而我知道根本不是努力的問題,而是他做事情時心念的不純粹,導致了他的努力和回報不成正比。

他總是跟風模仿,看什麼賺錢就去做什麼,但卻從來不明白自己真正想做的擅長做的是什麼。他關注環境多餘關注他做的事,他關注競爭對手多過關注自己,他也很少去感受自己。

他跟我說,「我現在不得不逼著自己更優秀,因為身後許多賤人等著看我的笑話。所以我要對自己狠一點,逼自己努力。」

可事實上,別人對我們的態度,都是自己教會別人的。如果沒有曾經看過別人笑話的心念,是吸引不來看自己笑話的人的。

04

證明的能量,會激發出別人想要自我證明的潛在動力

我有一位女神級別的朋友,我每次見到她都是最精致的妝容最貴婦的行頭,走在大街上絕對是儀態萬千引人註目的。

同時,無論是在電話或面對面交談,她總會把這些話掛在嘴邊:

  • 「我們好久不見,我最近很忙,剛剛投資了一個近千萬的大項目。」

  • 「哦,我昨天剛從美國回來,什麼時候約出來見見吧。」

  • 「下個星期沒法一起去遊泳了,下個星期我要去上海出差接著可能還要去趟巴黎。」

後來我發現每次和這個朋友約見的時候,我準備出門的時間都特別長。我會花更多的時間挑選衣服,更多的時間化妝,更多的時間弄頭髮。談話間,也會不留痕跡的表現自己,心裡暗暗較著勁。

我留意到,幾次和對方見面或通話之後,我都感覺到自己能量下降了,心境也不如談話之前喜悅平和。我意識到我內在有個想和對方競爭,不想被對方比下去的動力出來了。我的小我被別人的小我勾出來,玩著彼此證明的遊戲。

就像埃克哈特·托利在《新世界·靈性的覺醒》這本書裡談小我的時候說,小我就像人們養的小狗,當你把你的狗牽出去的時候,如果對面也走來一個人牽著狗,兩只狗會迅速認出對方並彼此糾纏。

05

當你放下比較,平和就會出現

小我也是佛家說的「我執」,沒有「我執」心的人都是很有力量的,他們很容易就可以做到不卑不亢,不以物喜不以己悲。

「我執」心太強時,就很容易被外部的人事物影響,患得患失,又卑又亢。這時候就會失去力量,偏離了自己的中心,離本源的自己越來越遠,被別人帶跑而不自知。而事實上我這個朋友身上是有很多很棒的特質的,堅強,獨立,勤奮,好品味……

這些都是我欣賞的,當想要自我證明的部分被勾出來之後,最初和這個朋友親近的原因就忘記了,反倒掉進和對方一起玩起「誰更美更牛逼」的把戲中。

所以對我們散發出的能量和被周圍的能量所帶來的起心動念要保有高度的覺知,不要讓純粹的初心被小我自我證明的妄念污染了。

後來我學著放下證明的動力,每次見面不再費心打扮,穿上舒服的牛仔褲或者棉麻衫,真心的欣賞她中正的支持她。

而她也逐漸卸下她的「鎧甲戰衣」,見我的時候也穿上了球鞋棉襯衣,她說,「每次穿成那樣真的很累,都是給別人看的,還是這樣舒服。」

每個人都有很多的小我,相處時一不留心,小我的自我證明的動力就被別人勾出來,一旦玩起了這個遊戲,就會上癮,會無法停止的一直玩下。

而且不論何時何地只要想玩,你一定能找到對這個遊戲樂此不疲並且棋逢對手的人,但如果你決定不玩,不管身邊誰來勾你,這個遊戲都玩不起來。

06

真正的夢想來自於我們的天賦

我們所身處所環境裡,污染源是很多的,有時候,我們自己也是污染源。

當我們護持好自己的初心,只是純粹地去踐行自己的夢想時,你是絕不會有艱辛的感覺的。

好萊塢著名導演,斯皮爾伯格說,即使是在他在剛剛入行時他從沒感覺到任何疲憊,每天早上都早早起床,為今天要做的事情興奮的睡不著覺。

真正的夢想來自於我們的天賦,那是一種不得不做的感覺。

我認識一位非常棒的作家說,她寫的東西好像都不是她自己寫的,是那些文字自己流淌出來的。就像台灣著名創意人李欣頻說的,非寫不可,不寫會死。

我也常常有這種感覺,我常把我寫文章比喻成母雞要下蛋,母雞要下蛋如果不能下,那真的很痛苦。有時候感覺到內在有些東西要出來,如果找不到時間寫出來會憋得難受,當終於抽出時間寫完之後就會有一種酣暢淋漓的感覺。

如在我那篇《刪光別人,剩下真正的自己》裡說的:

「做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情時,力量是無限的。從來不覺得辛苦並且非常享受,也輕鬆的在很短時間內拿到一些成果。因為一開始這件事就不是為任何人做的,那是內心一股湧動的原始動力。」

後來我的侄女跟我說,當她放下想要向家人證明的念頭時,自己的狀態變的很好,突然一切都變的順暢起來。

夢想裡蘊藏了我們天賦,那是我們來到這個地球的目的。有時不是你選擇了你的夢想,而是夢想選擇了你。我們來到地球上,是為了給出自己的這份禮物的。

當我們不把從心迸發的夢想變成小我自我證明的工具,而只是純粹去享受它,然後借由做到夢想的過程中重新認出自己。

那,全世界都會來支持你!

···

作者 | 周梵 ,身心靈成長導師,資深關係教練,影響了數千家庭。時而清醒時而混沌自以為聰明的人。 微信公眾號:周梵 (ID:xfhzf520),原標題:《為了證明自己才去完成的夢想, 注定過程會無比艱難》轉載已獲得授權。

閱讀原文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