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完這篇解讀,我只想再刷一遍「霸王別姬」

微信號:毒舌電影

微信號:dsmovie

大家好,Sir今天年會被灌醉,雲舅我只好又來串班。

元旦那天,舅甩出了一份年度十佳片單,沒想到好多毒粉喊「不過癮」,既然都嫌沒看夠,今天舅就單說一部片,包詳細、包深入!

不如就聊那部……超級經典的《霸王別姬》

想過把癮的,上車。

《霸王別姬》講的到底是什麼故事?

有人說是男男基情戲,有人說是三角戀,有人說是時代劇……

都對,又都不對。

這部電影的核心,是一個男人不斷地與他的理想說再見的悲劇過程。

這個男人是誰,當然就是張國榮扮演的程蝶衣。

他才是這部電影的核心人物。

為什麼說他是核心,因為所有人物的關係是圍繞他來建立的。而且他的命運被設計得非常悲催,次次反抗次次被鎮壓。

其實就像《肖申克的救贖》一樣,這就是一種精練人生模型的敘事。它能打到大多數人的痛點,所以才能獲得最大的共鳴。

用現在的話說,具備天生爆款的條件

不過,今天雲舅不打算談敘事,畢竟太多人說過了。

舅一向不走尋常路,這回專聊導演技巧和電影語言。

《霸王別姬》整體效果正是通過對每一場戲每個鏡頭,對視聽語言的精耕細作才可能獲得。

其中最大亮點,就是對「時間」和「空間」的處理

那麼在一部電影裡,最能體現時間變化的大技巧,當然就是:對比。

同一場景、同一事物,在不同時間的對比,最能體現電影造夢的威力。

你在現實生活中要活十年二十年才體會到的感觸,電影在兩個多小時裡全給你體會了一把,這自然會把你迷得如醉如癡。

體現在《霸王別姬》裡,我舉兩個栗子。

一,打孩子。

片中有大量虐童場景,班主虐得不亦樂乎,我們也看得不亦樂乎。

就像片中台詞說的:

他們怎麼能成角兒啊?得挨多少打啊?

在少年戲班的時候,小豆子偷偷去看戲。老頭子剛開始是追著小石頭打,雞飛狗跳。

打完小石頭打小豆子,這一段反而是安靜的,只聽到老頭的打人聲,在相對安靜的場面裡尤其顯得聲聲驚人。

而小豆子的不出聲造成了這一場面更為悲壯,也突出之後的倔強性格。

那麼等到影片後段,這兩人成了大腕,卻因為菊仙和四爺的事情搞得大家不合,不再一起唱戲了。蝶衣抽上了大煙,小樓玩起了蛐蛐,在人物關係上跟之前的親密已經是天壤之別。

這個時候老師傅臨終時再打了一次他們。

這一次打,到成年的小石頭趴下了。

我們看上面這兩張圖,這攝影角度跟小時候那一次正好相反,兩個人的關係也反了過來。

打得也是聲聲到肉,但劇情上卻是要把兩個人打到一起。

最後師傅功成身退,溘然逝世。

一頓打還促成了師兄弟繼續登台,可謂「死得偉大,打得光榮」。

我們再來看影片的第三次打人,是蝶衣打自己的徒弟小四。

此時已經物是人非,革命小將打不得了,傳統也就沒有了。

我們看上面這個鏡頭,導演在他打人的時候給出一個遠景,視覺上降低了打人的衝擊力。

同時畫外聲音革命歌曲又起,越來越大聲。

這小四是心野了,蝶衣打得了人,留不住心。

這幾場打,體現了一種對比,就是電影處理時間的魔力,時代變了,人在其中是渺小的。一種無奈感、宿命感油然而生。

第二個栗子,影片的重要場景。

《霸王別姬》有四個向後運動的鏡頭幾乎是一模一樣的,但是在時間跨度上卻滄海桑田,可以說是非常經典。

如果你沒看出這四個鏡頭,這部電影快等於白看了好嗎……

第一個鏡頭,是講他們小時候,兩位小爺偷跑了去看戲。

這是一個跟著兩位小爺向後移的鏡頭,交待了當時的環境和他們的狀況。

程蝶衣人生剛起步,找到了理想。

第二個鏡頭,是兩位角兒成年了,他們坐上馬車去往戲院,意氣風發。

這時候一個跟移的運動鏡頭,有心的觀眾會注意到,這一段鏡頭與小豆子和小癩子偷去看戲的那段路線完全吻合,然而已時過境遷,彼時的小子現在成了大腕,春風得意。

他們的關係達到了影片的最高點,接下來就一路走低了。

第三個鏡頭,時間來到解放後。

小四跟隨解放軍部隊歡呼雀躍的路線,這個向後移動的鏡頭,自然與蝶衣與小樓,小豆子與小癩子曾經走過的路線一模一樣。

這一次人非物也非,改天換地了,新一輩小將上位了。無論是聲音、動作、聲彩,都形成一個全新的對比,紅旗隨處飄,歡樂家家送。

第四個鏡頭。文革開始了,蝶衣出場。

仍是那麼漂亮的一身戲服和妝扮。可這個時候,越漂亮越反動,蝶衣的後果可想而知。

同樣的向後移動鏡頭,跟前四次已經是天翻地覆的變化。

路線仍是一模一樣,可這回,是批鬥霸王跟虞姬,是體現人性至惡之路,是一條通向地獄的路徑。

這幾個鏡頭的對比完全體現了電影獨特的美,它表現了時間與空間的流轉,令人久久難忘。

但這還不算影片的大招。

編導還有一個更加明顯、直接十萬點爆擊,直接彰顯空間變化和時間流逝——

對演唱《霸王別姬》這支曲目的表演。

這部電影一共正式在舞台上唱了八次《霸王別姬》,基本上唱這出戲,時間是一次比一次短。人物狀態一次比一次低落。最後一次,還直接自殺了。

每一次空間設置的特點和劇情上的表達意圖都不一樣,讓人回味悠長。如果你沒看明白這八次唱,這部電影也等於白看了。

不信我們一起來數數。

兩個小家夥偷偷去看戲,《霸王別姬》第一次出場。下面人都和現今的迷妹看韓國小鮮肉似的,一個個不能自拔。

注意看台上的橫匾《盛代元音》,處於京戲地位最高的時期。

這個場面是對小豆子的人生理想最大刺激。

《霸王別姬》第二次上演,張公公的府上堂會。

高大上的私人會所范,這個空間設計就不一樣。

演出獲得滿堂彩。

但是小豆子卻被張公公看上了,造成一個視覺與劇情的反差。

第三次出演《霸王別姬》,虞姬的唱腔絕妙,然後他又被袁四爺給看上了。

所以除了舞台外,這場戲的空間更多強調出了袁四爺包廂的視角。

一個男人介入到師兄弟的親密關係中了。

所以說,電影的空間設定、鏡頭機位必須得有敘事的含量,一招一式不能胡來。

第四次上演《霸王別姬》,上回是多了個袁四爺,現下是多了個菊仙。

人家還沒唱完呢,你看這菊仙穿著身白衣服就退場了。忒不給面子。

這回跟上回袁四爺不同,是一個女人介入到師兄弟的親密關係中了。

說白了,這兩人唱這出戲,導演就沒痛快地表現過一回,次次都憋著使壞。

第五次唱《霸王別姬》,被國民黨軍痞們給騷擾了,大家還猛打了一場。

可以看到整個場景的色調都跟之前完全不同,變成藍色冷調。

代表著整個京劇藝術都快崩潰了,跟鼎盛時期形成了對比。

第六次唱《霸王別姬》,程蝶衣因為煙酒誤嗓,有一句沒唱好,卻引發了解放軍叔叔們寬容地唱起了紅歌,時代變了。

從上面這個鏡頭來看,人民群眾占的空間面積已經遠遠超過角兒了。人民翻身做了主人。

而程蝶衣的唱戲狀態也越來越差了,在人物曲線上就是一個欲抑先揚的暗示。

第七次唱《霸王別姬》,蝶衣直接就不讓唱了,被徒弟小四搶去了位置。

師兄結婚後,愛情沒了。京劇也被搶走,暗示著蝶衣人生最後的意義消失了。他退到了後台,只能眼睜睜看著師哥和京劇都被革命小青年搶走。

第八次唱《霸王別姬》,死別。

影片把最後一段的視聽處理得極為精致,形成雋永的高潮段落。

悲涼、卻又絕美。

總之,八次唱《霸王別姬》,八次的時空處理都極度精致用心。

不得不說,無論是拍《霸王別姬》、演《霸王別姬》還是我們看《霸王別姬》,都得相信這句話:

不瘋魔不成活。

本文圖片來自網路

閱讀原文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