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局】遼寧艦穿越台灣海峽,背後有幾重警告

微信號:俠客島

微信號:xiake_island

又是一個大新聞。

據台灣聯合新聞網報導,北返中的解放軍遼寧艦編隊,1月10日晚9時沿「海峽中線」以西開始穿越台灣海峽。台「經國」號戰機立馬升空夜航警戒。

別說,這個時機點,還真讓台灣緊張。

台灣當局負責人蔡英文正在外面「出訪」呢。尤其是剛剛從美國離開,帶著「過境外交」的自我安慰,繼續下一站的打拼旅程。惴惴不安怕人半夜敲門,十之八九是做虧心事了。如此在意大陸一舉一動,正映照出當局內心的不安和掙扎。

力抗?

雖然外界因為之前的川蔡通話,對蔡英文此次「出訪」頗有期待,但蔡英文在美期間,竟沒撈著與特朗普會面的機會,到頭來只能選擇「低調過境」。實際上,非不想高調也,實不能也。

當然,蔡英文這次漂洋過海,依「慣例」手不落空,也見到了幾個美國議員和州長,倒是充分體現了對等。但特朗普已經識趣地為上台後的中美關係預留回旋餘地,這是大的框架。框架中,政治智慧比政治投機更重要。有人搞不清自己的定位和身份,非要以戰略馬前卒自任,是福是禍,已經可見於秋毫之末。

島叔試析之。

胡適之有句名言:「做了過河卒子,只能拼命向前。」美國戰略學家布熱津斯基有部名著叫《大棋局》。島叔就歪讀一下,以象棋為例好了。下過象棋的人都知曉「卒」的身份決定了,過河沒有回頭路。要不將軍,要不就中途被吃掉。在中美圍繞西太博弈的過程中,關於台灣究竟是「棋子」、「棄子」還是「過河卒子」的討論漸漸多了起來。

川蔡通話的麻辣勁兒過後,席已撤,聲漸銷,但透露出來的訊息是,蔡當局還不認這當卒子的命,既不想屬於紅方,也不想屬於藍方,心底裡一直想把自己搞成第三方。問題是,棋局中有沒有你的位置?這不僅牽涉政治智慧,更需要長遠的戰略眼光。

習近平不久前在會見基辛格時說,要避免零和博弈。這是政治大智慧,國際政治棋局裡面的金科玉律。只有政治素人或者愣頭青才不懂。號稱政壇高手當家,台灣當局卻處處透露出來零和思路。

民進黨創黨30周年,兼任黨主席的蔡英文發表公開信,聲稱民進黨「要力抗‘中國’的壓力」。這種「真心話大冒險」,除了吹吹牛皮,拿什麼去做到?遼寧艦穿台海,島內輿論出現「恫嚇論」。這種扮可憐的「悲情牌」,不過是炒李登輝和陳水扁時期的冷飯而已。一遇問題就龜縮,無和平之誠,無雙贏之智,無容人雅量。僅僅靠戰機升空的姿態,怎麼服眾?

拜托,這還只是解放軍的一次路過。

籌碼

每次台灣地區主管人出境訪問,不論落腳點在哪,大家都心知肚明,就那二十幾個梵非拉國家,過境美國才是重頭戲。能否借機出彩,才是島內關注的焦點。民進黨尤為渴盼。綠營媒體《自由時報》1月8日刊發文章,鼓動蔡英文「過境外交」可以「更積極些」,不必過於綁手綁腳。

這就是民進黨執政當局的戰略眼光。不像是為自己「開拓國際空間」,更像是堅持獅洛克裡做道場,以給對岸添堵為能事。非要上牌桌,哪有坐莊的命?

有人說,蜜月期一過就執政不順利的蔡英文,正在回歸本來面目。以「緩獨」為中心,以擁抱深綠和靠向美日為兩個基本點,希望在「聯美友日」的路線中,找到「抗中」的機會,盡量借助「外援」,對沖直面「九二共識」必答題的壓力。

面對美日拋過來的媚眼,比如日本駐台機構的改名,美國2017年度國防授權法案首次寫入「美台高層軍事交流」的內容,台灣當局自然是求之不得。這次蔡英文過境美國,有台媒扒著手指頭羅列出與蔡英文會面的美國政客:美國聯邦眾議員喬·巴頓、布萊克·法倫索爾德、得克薩斯州長阿博特等。畢竟,以後台美FTA、對台軍售等重量級議題,都還要仰仗這些「友台派」。

有了洋大人撐腰,攜西太平洋不沉航母的本錢,當局心裡當然蠢蠢欲動想當過河卒子,一邊「排中」,一邊輸誠,徘徊在楚河漢界邊緣。本想火中取栗,結果是身不由己,裹挾進中美博弈的大棋局裡,被「籌碼化」。

有島內專家在《中國時報》發文認為,美法案通過表面看來對台友好的措施,結果是福是禍尚難預料。台灣是美國用來抵制大陸崛起的「相當好用的籌碼」,從台灣的角度看,蔡英文政府「親美遠陸」的政策使得台灣的戰略縱深巨減,只能讓美國予取予求,台方毫無制衡的能力。

懷抱

特朗普和蔡英文的一通電話後,聖多美和普林西比與台灣「斷交」,這讓台灣風聲鶴唳。如今遼寧艦穿過台灣海峽成了事實,盡管選在蔡剛剛從美過境之後,也給各方預留了一些解讀空間。而蔡訪問期間有「友邦中途斷交」的警報,至今仍然沒有解除。在重重壓力之下,號稱的「踏實外交」可能要破功,擺脫不了「金元外交」的老路。到時小英的「新政」,秒秒鐘就會回到原形。

畢竟,大陸的戰略定力越來越強。除了對「台獨」零容忍的底線思維,策略和手段越來越豐富。現在兩岸軍力對比,已經不像二十年前,解放軍的戰力和戰略眼光已經遠遠超過了台海地區。恫嚇是不必的,關鍵就是看台當局會不會觸發「紅線」。

所以,到目前為止,當局的心思是司馬昭知心,但逡巡再三,只敢打打擦邊球。因為開弓沒有回頭箭。經濟規律、文化血脈都不會因為政治偏好而轉彎。民進黨做出這麼多與大環境對抗的決策,最後只能將台灣帶向更加邊緣化的境地。「權力的遊戲」在島內勉強可以應景,出了那3.6萬平方公里,就不靈了。作為想過河的卒子,心思再高,卻沒有博弈地位和足夠的叫價本錢。

遼寧艦繞行台灣省,轟-6K眺望玉山,釋放的訊息是如此清晰而堅定:台灣永遠無法擺脫母親的懷抱。有人說,遼寧艦回程中大陸有意識走了「台海中線」靠西一側,已經顯示了極大的克制。

從《大棋局》這本不厚的著作看,台灣沒有進入作者的戰略視野中。裡面找不到台灣如何自處的錦囊妙計,但結論倒是非常清晰:「幾乎可以肯定,歷史和地理將使中國人越來越堅持——甚至是充滿強烈感情地堅持——台灣最終必須與大陸重新統一。」

我們再溫習一個傳統故事。據崔豹《古今註》記載,一天早晨,漢朝樂浪郡朝鮮縣津卒霍裡子高去撐船擺渡,望見一個披散白髮的瘋顛人提著葫蘆奔走。眼看那人要沖進急流之中了,他的妻子追在後面呼喊著不讓他渡河,卻已趕不及,瘋癲人終究被河水淹死了。悲傷的妻子撥彈箜篌,唱曰:「公毋渡河,公竟渡河!墮河而死,將奈公何!」

文/東魯虯髯客

同意《大棋局》的結論!

讚賞

人讚賞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