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遠熱愛,永遠熱淚盈眶——一個七十多歲的老新疆人寫給年輕人的信讓人感動

微信號:小疆有話說

編者按:最近,一位生在新疆,長在新疆的老新疆人提起筆來給一位年輕的朋友回信,回答了便民警務站、安檢、群眾工作和幹部作風等一些問題,在朋友圈引發很多人思考和關注。小編感動之餘,分享給大家。

年輕朋友:

你好。

你是「小新疆」,我是「老新疆」;新疆是我們共同的家園,我們的根子在這裡。你問我對新疆的看法,我真的難以回答。孔子說「目不足恃」,眼睛看到的東西,不一定就反映了事物的本質。我退休多年,遠離機關,遠離政策文件,僅僅根據眼見的事物就做出判斷,難免盲人摸象——不過,也好,我就把「摸象」的體會告訴你,對你提出四個問題,從常識出發談點看法:

關於修建「便民警務室」。你說是「製造維穩高壓氣氛」「處處警察崗亭,反倒使人產生不安全感」。我也與你一樣剛開始看到短短七八天,烏市街頭突然出現一座座「警務室」,也很不習慣。尤其是個別「警務室」建在十字路口人行道邊,使已經擁擠的人行道更加擁擠。但是,我理解政府為什麼這樣做。一是警察走出派出所,靠前執行警務,有利快速反應。順便說一句,烏市的派出所大多建在比較偏僻的小巷裡,已經很不適應反暴恐的應急形勢。在派出所的警察是看不到街上發生的事情,現在他們坐在警務室就可以看到大街上一舉一動。這大大增加了老百姓的心理安全感。二是一旦發生暴恐,「網格化管理」可以立刻控制其範圍,不至於擴大。暴恐分子在暗處,我們在明處,不可不防!試想,2009年前就採取這樣的措施,七五事件即使爆發,損失也會小得多!

關於越來越嚴格的安檢。我和你一樣很不適應,甚至有些安保人員態度生硬,引起反感。我年近七旬,進超市,手提袋過安檢,人要解開拉鏈,安保手摸腰部,胯部,很不舒服。沒有人喜歡這些。尤其是人老了腸胃怕涼,出門帶一保溫杯茶水,不能上BRT。實話說,我很久沒有去超市,廣場等,我只好選擇沒有安檢,沒有柵欄鐵絲網的地方散步。計程車司機告訴我,加油要檢查後備箱,要刷身份證。隨時可見武裝巡邏。但是,今天嚴格的安檢制度是血的教訓換來的,是被暴恐分子的殘忍逼出來的。我想說一句,當你遇到暴恐身受其害,你一定不再抱怨嚴格的安檢措施——也許那時已經遲了!

關於「民族團結結對子」。你說得有一定道理「交朋友,交流感情,怎麼能靠行政命令!」你那天說,去和田的一個村「結對子」,語言不通,無法交流,也不知說什麼好。一個翻譯要同時給好幾個「對子」服務。你只好照張相就回來了。想想一年要去五六次,一次就夠嗆了,不知這件事以後怎麼做下去!我理解你,我剛開始與維吾爾老鄉打交道,也是從你那個經歷那個感受過來的。但是,我理解為什麼這樣做!大道理咱就不說了,說我個人的看法。我在團場18年,師機關15年,兵團機關11年。說句實話,越是大機關離基層群眾越遠。團機關要每天面對連隊群眾;師機關也常常下基層,一般只到團場;兵團機關離基層群眾就更遠了。地方的鄉,縣,地區也一樣。實行公務員公開招考——這是好制度——帶來一個短板:許多「三門幹部」(家門,大學門,機關門)成為機關幹部隊伍骨幹,他們文化水平高,素質好,但缺乏群眾意識。講一件小事:我剛到兵團機關工作,冬天進辦公室脫了棉衣,穿了件厚毛衣,是我老伴用粗毛線編織的。幾個年輕女同事驚奇問道「團場的人就穿這樣的毛衣?那時的毛線這麼粗?」「謝謝你讓我們知道基層群眾穿的什麼,戴的什麼」。那些年輕幹部真的不知道基層群眾吃的什麼,穿的什麼,燒的什麼;不知道團場生產怎麼運轉。對維吾爾群眾了解就更少了!還有一件事,我去辦戶口遷入手續時,一位年輕女警官看著表格問,你出生在伽師?解放前那裡有漢人?我說有,但很少。聽口音她可能是在烏市長大,警校畢業,沒有去過南疆,不了解歷史。真要感謝「訪惠聚」,「結對子」給了年輕幹部補「短板」的寶貴機會!至少可以知道你的「對子」衣食住行,生活狀況,孩子教育等,至少可以逼著你學會簡單的維語,知道兄弟民族的習俗,就像蓋樓房:感情就是打基樁,信任就是混凝土基礎,民族團結就是框架結構,你每次去看望「對子」就是砌磚牆。沒有這些民族團結的大廈是蓋不起來的。再過十年八年回頭看,你的「訪惠聚」「結對子」都是寶貴人生經驗。

關於嚴肅問責。你說「最近問責查處了一些主管幹部,官場人心震動,誰還敢到南疆去幹!」我不清楚被問責幹部的具體情況,但我支持嚴肅問責,從嚴治黨!我想起一個笑話:河東河西各有一個村子,上級年年下撥防洪經費。河東村長截留經費,公款吃喝,河堤工程不下功夫。河西村長廉潔奉公,帶領群眾加固河堤,工作踏實。洪水暴發,河西堤壩穩固;而河東決口。這時河東村長急忙帶領全村堵決口,省電視台趕來現場報導,村長面對鏡頭慷慨激昂;部隊官兵趕到,決口堵住了。不久,河東村長被提拔為鄉長,而河西村長默默無聞。看了這個故事你就知道我想說什麼了。當一方主管有責任保一方平安,有責任把工作做實。如果你工作作風不實,以文件落實文件,以匯報代替調研,以投上級所好搞形式主義,以致暴恐頻發,不追究你的主管責任說得過去嗎!長期以來,一提到反腐敗重點是貪圖錢財,或者權色交易,而失職瀆職被忽視了。新疆自七五事件之後,屢屢發生的嚴重暴恐事件,警示我們作風不實,失職瀆職是更嚴重的腐敗!因為後者給各族群眾造成的生命財產損失更慘重!毛澤東在殺劉青山,張子善時說,治國就是治吏;禮義廉恥,國之四維;四維不張,國將不國。「治吏」必以嚴格問責制為抓手!不敢擔當的「官油子」「官混子」必須拿下!誰對問責有抱怨先問問他的官是怎麼來的!抓作風,抓住了新疆社會穩定,長治久安的「牛鼻子」!

不患有初,鮮克有終。不要僅僅看一事一時,要看長期工作效果。拉拉雜雜說了這些不知你是否聽得進去,就此打住。

有機會見面細聊。

陳新元

2017.元月

閱讀原文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