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上不該愛的人是什麼感受?




微信號:二更食堂

微信號:shenyeshitang521

回復「晚安」

送你一道睡前暖心菜

愛上不該愛的人是什麼感受?

愛上不該愛的人是什麼感受?

層層疊疊的烏雲堆積在天幕上,眼看著暴雨就要降臨。院子裡開得正繁盛的櫻花被狂風吹得搖曳不止,一片片花瓣毫無選擇地從枝頭掉落,跟腳下的泥土慢慢混為一體。

秦念歌的手放在裙邊,小心地壓著那條剛剛過膝的中學校裙,快步地跑到主樓那扇精致又大氣的玻璃門前,推開一個僅容她過去的縫隙,快速擠進去,再把門關上。

一直到漫天狂風全都被阻擋在外,她才輕輕地松了口氣,按著裙擺的雙手也攀上了自己雙肩包上的帶子。只不過,還沒等她轉身往大廳裡走,她的身後便傳來一聲宛若來自地獄的冰冷低語:「這麼小就懂得什麼姿勢最能誘惑男人,看來,你骨子裡還真帶著你媽特有的風騷。」

聽見那個聲音,秦念歌的全身瞬間都僵硬了起來。

她抓著背包帶子的手不自覺地緊緊攥起來,緩緩轉過身去:「洺翼哥……」他不是在歐洲出差嗎?怎麼才剛去了三天就回來?她還以為自己終於能夠自在幾天。

被她稱作哥的男人此刻正在大廳的麂皮絨沙發上,他看上去頂多不過二十一二歲,但是眉宇間透露出來的狠戾與凌厲卻絕非這個年齡段的男人能夠擁有。男人瞇了下眼,眸中的輕蔑卻並沒有被就此遮去:「過來。」

他的話,向來都簡潔有力。

秦念歌渾身哆嗦了下,抓住背包帶的手指已經用力到微微泛白,可是她卻還是毫無選擇地朝著男人的方向慢吞吞地走了過去。

對於她拖裡拖沓的速度,男人顯然是不太滿意,在她跟自己還有一點距離的時候,就把鐵臂伸了過去,猛地一把把她拉在了自己懷中。

「啊--」秦念歌防備不及,一下摔在他的胸口,忍不住嚇得驚呼一聲。「吵死了!」男人煩躁地皺了下眉,伸手攫住她的下巴,倏地低下頭,把她那嬌艷欲滴的唇瓣噙在了口中。

這已經不是男人第一次這麼對她,但是秦念歌卻還是忍不住驚喘一聲,驚慌地推拒著眼前的男人。可是男人卻因為她抗拒的動作瞬間拉下了臉色,他的眸底一黯,伸手便把身上的小女人推倒在地。

她的反駁在對上男人那雙冷凝的眸子時戛然而止。她明白,不管自己說什麼,男人根本就不會關心。

因為在他的心裡,對她的厭惡與恨意早已經超越了一切。雖然現在的她只有十八歲,還應該是個無憂無慮的少女,但是,命運卻過早地地讓她明白了自己的處境。

秦念歌垂下眼瞼,遮住眸中那抹一閃而過的脆弱,撐著地面讓自己從地上爬起來。男人一直冷眼看著她的動作,微瞇的雙眸中除了嘲諷看不出一絲其他的情緒。在他毫不掩飾的輕視中,秦念歌覺得自己像是被人剝淨了衣服扔在他的面前,讓她完全沒有遁逃的能力。

她不想再在這裡留下去,可是還沒來及轉身,她便聽見樓梯的方向傳來一陣高跟鞋敲擊地面的脆響。他向來喜靜,除了必要的打掃之類的工作之外,主樓裡不允許傭人閒晃,更不用說還穿著高跟鞋。

不用回頭秦念歌也知道身後那個腳步聲的主人是誰。

愛上不該愛的人是什麼感受?

愛上不該愛的人是什麼感受?

不過才從歐洲回來第一天,就迫不及待地跟她去約會了嗎?秦念歌閉了閉眼,感覺自己的心臟似乎猛烈地縮成了一團,那疼痛幾乎能讓她墮入地獄。

「念歌放學啦?正好,我跟洺翼要一起出去吃晚餐,你要不要一起?」身後那個女人說著,已經加快了腳步走到他們身邊,伸手挽住了男人……也就是厲洺翼的胳膊,對著秦念歌露出個明媚到低笑。

來人是個美女,而且她的美跟秦念歌的清湯掛面明顯不同,顯得明艷了許多。而這種明艷卻不等於風騷,如果說秦念歌的氣質像是一朵空谷幽蘭的蘭花,那麼她的美便是大大方方的大麗花。

她們站在一起,會吸引住常人目光的那個人,永遠都不是秦念歌。看見她臉上那抹大方的笑,秦念歌的眸底劃過一絲自卑,但是她還是很快就強迫自己笑了出來。

「不……不用了薇薇姐,我今晚還有作業要做,就不打擾你跟洺翼哥的約會了。」蘇知薇聳了聳肩,理解地點點頭:「也是,學生還是學習最重要,那我跟洺翼就不耽誤你了。」

秦念歌對她點點頭,小聲回應:「那你們約會愉快,我先上去了。」

說著,秦念歌的目光掠過蘇知薇,不經意間落到厲洺翼剛剛在她身上肆虐過的長指上。厲洺翼明顯察覺了她的目光,指尖特意在她眼前輕捻了下,才輕笑一聲,把手直接抄進褲兜。

秦念歌因為他的動作輕顫了下,在他灼灼的目光中,不由得感到一陣難耐的窘迫。

「那好吧,等下次你周末的時候,我們再一起去吃飯,」

蘇知薇說著,把腦袋輕輕靠在厲洺翼的肩頭,撒嬌地道,「洺翼,你看外面都快下雨了,不然我們去我那兒,我做給你吃好不好?」

秦念歌明白,自己已經沒有了留下來的意義,又對著他們點了點頭,才轉身朝著樓梯的方向走去。蘇知薇已經無暇顧及她的離開,繼續在厲洺翼耳邊小聲撒著嬌:「如果真的下了雨,你晚上也就不用回來了。」

他們已經是男馬子,厲洺翼住在她那裡當然也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可是,厲洺翼的目光一瞬不瞬地盯著秦念歌的背影,唇邊卻勾起一抹若有似無的笑……

「今晚恐怕不行,念歌向來都怕打雷,今晚,我恐怕要留在家裡,好好陪她。」聽見他的話,正在上樓的秦念歌腳下一滑,差點兒摔倒在地,她趕忙轉回頭,看向身後那一對璧人。

此刻,蘇知薇滿臉的失望,正好朝她看過來,目光中似乎還含著幾分不甘,而厲洺翼的眸中卻滿是玩味。

秦念歌想要開口說自己不需要他的陪伴,但是以她對他的了解,卻又分明知道,如果自己真的說了這句話,晚上所受到的侮辱肯定會更深。

他想做的事情,從來就沒有誰膽敢改變。所以,秦念歌也只能低頭轉身,沉默地繼續往樓上走去。

愛上不該愛的人是什麼感受?

愛上不該愛的人是什麼感受?

她知道因為她的表現,薇薇姐肯定會埋怨她,覺得她不懂事。可是,在厲洺翼面前,她永遠都是別無選擇的那一個。

「收拾完就去飯廳一起吃飯,蘭姨應該就快做好了。」厲洺翼的聲音又在身後傳來,讓秦念歌的腳步又不由得一頓。

「怎麼這樣,洺翼,你不是說了要陪人家一起吃嗎?」蘇知薇委屈的嗓音裡頓時盛滿了委屈。厲洺翼低頭對著她笑了笑,那種溫柔,是秦念歌從來都未曾體會過的……

「乖,天很快就要下雨了,今天我們就嘗嘗蘭姨的手藝,吃完飯你留下來,好不好?」她留下來?那他們……

秦念歌的手掌悄悄地攥了起來,指甲掐在手心裡,掐得她一陣刺痛。而站在厲洺翼身邊的蘇知薇卻嬌羞地紅了臉,對著他重重地點點頭。而等厲洺翼抬起頭再看向秦念歌時,眸中的溫柔卻在一剎那間消失殆盡:「還不快去,十分鐘內下來吃飯。」

「是。」明明在名義上借住在展家的客人,可是對於他的命令,她卻只能像一個傭人一般,點頭稱是。背對著樓下的那兩個人,秦念歌的貝齒不由自主地緊緊咬著自己蒼白的紅唇。

在這種情況下,為什麼她竟然還會偷偷地愛上他?不敢再在他們面前做任何停留,秦念歌蹬蹬蹬地跑到樓上,沖進厲洺翼臥室隔壁的房間。

他們的房間一直都挨著……從她住進展家的那一天開始。

秦念歌失魂落魄地沖進跟房間相連的浴室,看著鏡子裡那個滿面蒼白的自己,唇邊忍不住勾起一絲苦笑。

「秦念歌,別妄想了,你看看你的樣子,哪一點能跟薇薇姐相比……何況,何況……你媽媽還是厲伯伯的情人。」所以,他向來恨她還來不及,又怎麼可能愛上她呢?

秦念歌的眼角沁出一滴淚水,脆弱地移開視線,不想看到鏡子裡自己落淚的模樣。厲洺翼給她的時間只有十分鐘,她根本沒有什麼空閒在這裡傷感。

秦念歌仰起頭,眨掉眼眶中的淚水,擰開水龍頭洗了把臉,又梳了梳頭髮,就轉身從浴室裡走了出去。厲洺翼不喜歡她太早換下校服,一直到晚上……之前,她都要老老實實地穿在身上。

秦念歌的臉上紅了一下,把雙肩包解下,掛在衣架上,便匆匆地走出了房間。因為記掛著厲洺翼規定的時間,所以秦念歌這一路都走得很快。一直到飯廳門口,剛想敲門進去,她卻分明地聽見門裡面溢出一陣若有似乎的輕喘。

她實在太熟悉那是什麼聲音,所以,不過短短的半秒鐘,她的手就僵硬地停在了門邊,呆呆地順著門縫朝裡看過去。

餐桌旁邊,蘇知薇正跟厲洺翼緊緊相擁著親吻,前襟的衣扣因為的動作不小心蹭開,甚至已經露出了裡面衣物的一角。

可是蘇知薇卻毫無所覺一般,投入地淪陷在與厲洺翼的誓死纏綿中,即使隔得這麼遠,秦念歌似乎都能看得見她臉上的表情。

秦念歌心底猛地一痛,不知所措地往後退了兩步,抬起頭,卻正好望進厲洺翼冷漠的眼裡。

他……正在透過門縫看著她……

(未完待續)

愛上不該愛的人是什麼感受?

愛上不該愛的人,可愛情裡真的有不應該嗎?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