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都在表揚這部片,但只有我知道好在哪

微信號:毒舌電影

微信號:dsmovie

大家好,今天又是雲舅不定期冒泡時間。

幾天不見,你們是不是又在想我?

老實說,最近舅有些苦惱。

放眼望去,爛片太多,好片太少。

那些舅都好心水的牛逼導演,動作忒慢。

比如說大衛·芬奇,他的新片還沒拍出來,舅都快等到內出血了。

沒辦法,只能反復看他之前的電影過幹癮。

大衛·芬奇雖然拍了不少懸疑驚悚的類型片,但他從來不是一個熱衷動作和打鬥場面的導演。

他電影看點不在火爆而在,味道

因為片中的鏡頭、場景、音樂、節奏,無一不精心打造,有一股揮之不去的強大氣場。

《十二宮》開始,芬奇慢慢樹立起的個人風格,在我看來,好比武俠小說中的「化骨綿掌」——

被化骨綿掌擊中的人開始渾然不覺,但兩個時辰後掌力發作,全身骨骼會奇軟如綿,處處寸斷。

大衛·芬奇的電影就是有這樣的後勁。

比如《消失的愛人》,舅不得不再次感嘆:「大衛·芬奇是導演中的導演」。

當代導演中很少有人能掌握強大的整體協調感和控制力,而芬奇幾乎沒有短板。

我們先看鏡頭,這是影片的第一個鏡頭。

剛開始看這個鏡頭,你會發現畫面和旁白的內容,好像是一個丈夫在對自己心愛的妻子傾訴心聲。

看完全片的最後一個對應鏡頭,你才會發現這個鏡頭有多麼可怕,完全顛覆你最初預設。

這,就是後勁。

《消失的愛人》沒有什麼華麗刺激的場面,卻擁有大量不動聲色的敘事處理,而且進程很快,會讓觀眾有「看不過來」的感覺。

比如這個場面,丈夫第一眼發現自己妻子失蹤了。場景看上去平平無奇,裡面的細節卻非常豐富。

比如,你會把碎掉的玻璃和壁爐架上的照片聯繫到一起,推理實際發生過什麼。

又通過導演鋪墊的情節一步步深入,產生解謎的快感。

大衛·芬奇的電影,一向看得起觀眾的智商。

一些關鍵細節,導演也會給出提示。

比如這個廚櫃上的血跡,專門給出了一個大特寫,還用最醒目的黃色便簽貼進行強調。

順便說一句,《十二宮》(2007年)以來,大衛·芬奇最喜歡使用黃色元素幫助敘事。這個色調可以參與到場景、敘事甚至是人物塑造中。

舉個簡單的例子,《十二宮》裡面的黃色計程車兇殺段落。

計程車裡兇案正在發生,然後芬奇的鏡頭從計程車慢慢向外拉出,兇手在現場的動靜、神經兮兮的配樂和居民報警的聲音交雜在了一起。

正常的時間在這裡被混合了,再加上緩緩後撤的鏡頭,讓這輛黃色計程車深深陷入了四周不斷擴散的黑暗中。

導演處理這段視聽語言的節奏,構成了一種逼格非常高的犯罪現場感和詭異感,甚至有種奇特的詩意。犯罪片拍到這種程度,不得不說是非常之有架式。

在適當的時機用適當的手法挑逗觀眾、刺激想像,正是優秀的懸疑電影必備優點。

《消失的愛人》在大部分時間採用了雙線敘事的結構,一條現實一條回憶,但這種雙線敘事裡隱藏著不少玄機和反轉。

比如每一次都會用妻子的日記本來切換到往事中,而這其中就包含了一個大詭計,包括日記本上的內容、日期,甚至筆跡的顏色,都參與到了敘事詭計中,可以說導演和編劇算無遺策,非常拼。

2010年7月18日

2011年10月2日

就算拍抒情的戲碼,大衛·芬奇仍然與眾不同。

比如在回憶線的開始段落,他拍攝了一個讓人難忘的場景。就是在糖霧彌漫的後巷,男女主人公第一次接吻。

這個場景無論從光線、色調上都是冷清、黑色的,卻配以溫暖的配樂和像雪一樣的糖霧。這樣的愛情顯得浪漫、獨特,卻還讓人有些不適,正好吻合了全片的基調。

這也是一部對美國價值觀充滿了反諷的電影。

比如經濟議題:開場,一系列小鎮空鏡頭,已經在暗示經濟的破敗,包括夫妻倆在紐約遇到的經濟蕭條、雙雙失業回到鄉下,這才引出後文。

人們懷疑的嫌疑犯,首先是無家無業的流浪漢。

接下來,女警察去到一個黑乎乎的地下場所,我們可以通過電筒光,隱約看到一個曾經繁華過的大型商場,有店面有超市有中庭,但現在卻成了一個流浪漢和犯罪分子聚集的地方,這也是對美國社會現狀的一種反映。

這片子就像女警手中的電筒光一樣,通過照亮一些小細節來折射出更大的層面。

美國一向引以為豪的發達經濟,在影片中一片衰頹,而立國之本的法律及其維護者——警察,在片中也是盡做無用功,最後草草結案

再有,媒體的作用。

這裡諷刺了美國引以為豪的言論自由。《消失的愛人》花了不少精力描繪媒體對失蹤事件的參與和誤導,強調了對傳媒的諷刺。

除了以上幾點,《消失的愛人》對美國價值觀的最關鍵反諷當然還是夫妻關係,它完全顛覆了普通意義上的美國式完美中產階級家庭。

總之本片看上去是個犯罪電影,其實洋蔥一層層剝開後,社會層面的頑疾逐步展現。說多了都是淚。

所以最後艾米回家後,那一大段黑色幽默,就像是對前面整個美國社會的各種反諷。

如果你注意到的話,妻子剛回家看到丈夫的這一段配樂,跟他們在後巷初吻的配樂是一樣的,但兩人的關係與情緒,已經天翻地覆。

《消失的愛人》有非常精準的電影語言、極度糾結的人物關係和大量的言外之意,當然不是某些影評裡所謂的「普通狗血劇」。

女性角色的表現是這部電影的魂,能看出這是原著女作家特意為之。

《消失的愛人》中的女性大多獨立、強勢,有這麼幾個人物:

男主角的母親(暗示過她支持起整個家),獨立經營酒吧的妹妹,警察系統中唯一接近真相的女警官,還有咄咄逼人的電視節目主持人,甚至還有那個搶錢的女流氓,但最華彩的內容仍然留給了女主角艾米。

當然,千說萬說,最後還是歸結在一個好故事體系裡。

雲舅覺得《消失的愛人》最吸引人的地方,還是它的敘事過程。

本片一共兩次劇情反轉——看過的就會知道,沒看過的我要是劇透了,可能會被追殺。

簡單總結就是,舅覺得最厲害的編劇技巧還不是這兩次反轉,而是反轉之後看似平靜但內裡洶湧的情緒高潮。

也就是在夫妻重聚後,大衛·芬奇讓影片大膽地走向荒誕、幽默、糾結,甚至最後變成了一個關於家庭和婚姻的黑色寓言,升華全片。

——現在我們做的一切只是嘗試控制對方、憎恨彼此,還有不斷地傷害彼此

——可這就是婚姻

可以說,芬奇這一回把驚悚懸疑類型拍出了獨特的文藝范,偏偏又非常好看,世界範圍內都是叫好又叫座。

大衛·芬奇的導演技巧,果然名不虛傳。

本文圖片來自網路

閱讀原文

熱門文章